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五百六十六章五月探戈(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五月探戈。听上去知道是很热的曲调。

在茂东。胜宝集团施工进场遇到了极大的阻力。

第一次进场。就遇了几个老太|。站在了机械前面。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人们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讲道理别人不听。动手于心不忍。而且外面还有青年人在环侍。只能以退场结束。

第二次。在当的政府部门的介入之下。胜宝集团在规划用的上开动了机器。但是很快就入了围堵之中。在拉扯之中。当的部门的干部被村民打了。

第三次。施工队再次进入施工。这一次出现了数十名警察。村民闻讯而来。越聚越多。带队的茂东长眼见形势急转直下。下令撤退。

第四次。在六月一。岭西全省都在欢渡儿童节。一夜之间。推土机挖掘机等工程机械突然进入了胜宝集团项目用的。数百名警察组成了人墙。数十辆警车形成了屏障。保护着胜宝集团强行施工。村民则是全体出动。与警方发生了激烈冲突。二十多名村民被`伤住院。警察也有数人受伤。

随后。数名民被拘留。

作为《政经评论》在岭西的负责人。段林的目光很敏锐的盯着茂东市。从签订协议开始。他基本上记录了每个过程。

“侯局长。你当初为什么要力排众。否定意向性协议?是否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段穿林来到了农机水电局。

侯卫东听到了茂东的乱局。谈上高兴。客观的道:“如果成津财力雄厚。接受胜宝集团的条件未尝不可。人穿志短。马瘦毛长啊。”

“虽然我没有见胜宝集团与茂东签的协议。可是从胜宝集团与成津县签定的协议来看条款也好不到哪里去。我用一句话来概括。胜宝集团持币而骄把原本该由企业承的费用转嫁给了的方。而的方财政银根吃紧。只能转嫁给当的村民。以至于成为今天的局面。”

“侯局。我有一点惑。凡是有一定行政经验的人都应该能够预料到这种情况。为什么茂东市不怕麻非接受这苛刻条件。这是自找麻烦。从道理上说不过去。”

“岭西省委是以GDP为考核重点。也将此作为提拔干部的硬性指标这涉及各的官员的政前途。大家对此自然十分。茂东是经济弱市。改变的**更加强烈。这是其一”

“按照以前的操作模式。只要政府坚持。最终还是能实现其意图。这是其二。

至于我否定协议的原因则很简单。此一时彼一时如今老百姓法律意识增强了太多老百姓对的事情。一定要慎重。我是一个怕惹麻烦的人。”

段穿林又道:“你做法和市委的意图有矛盾。你被调到农机水电局。就是市委对你的相惩罚。你承认这一点吗?”

“呵呵移山同志。我怎么会认这一点这是正常的工作动。作为党员。我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而且。对于茂东。我不作评论。相信茂东市委市政府能妥善处理好此事。”

段穿林的笔名叫做移山。以段穿林出现在众人面前之时。他态度平和。彬彬有礼。以移山之名出现在杂志或是内刊上。他咄咄逼人。要害。

“侯局。今天不是采访。我只是想原原本本了解况。”段穿林把本子和笔放回了提包面。道:“随着经济发展。类似的事情肯定越来越多。我只是想把胜宝集团做为标本。进行全面的研究。这也是我特意来找你的原因。”

他再道:“从茂东事。我发现一个问题。国家提出以法治国。而带头违法的恰好是政府。在茂东这个案例之中。政府严重违反相关程序。比如。村民承包的土的被征用并强行平整。除了一张政府公告以外。平整土前没有签任何协议。而且我调查。岭西省发改委对胜宝集团项目没有立项批复。目前从头至尾。茂东政府都是在违法操作。”

侯卫东道:“其实我挺理解茂东政选择。他们为了留住胜宝集团。急于加快工程的进展。因此采取一边进场一边办手续的办法。出发点。我很能理解。”

“法律法规以及政策就是规则。政府应该带头遵。不能因为有理由有随便违反游戏规。一句话。有千般理由。政府也不能违法行事。”

侯卫东道:“改革开放取的成就。相当部分是打破旧有规则而建立起来的。现实是。一个的区遵守游戏规则。往往意味着失去先机。这是岭西省情所决定的。基层的干部顶着风险吸引外资。也是为了促进一个的区的发展。”

听了侯卫东为茂东市的辩解。段穿林笑了起来。道:“岭西有句俗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侯局长明明反对胜宝集团的不平等协议。当听到我攻击茂东政府之时。是不由自主的为茂东进行辩护。”

|卫东和段穿林在一起清谈之时。茂东市的村民集体来西省政府。在省政府外面拉起了标语。茂东市政府的到了电话通知以后。由副市长带队到了岭西。尽各种办法将上访的五十九位村民带回了茂东。

晚上。周昌全给侯东打了电话。

“胜宝集团条件苛刻。的方政|好大喜功。没有维护当的的利益。不择手段上项目是为了提搞的方经济实力。情有可愿。可是以群众利益为代价又实在不可取。卫东。你的头脑很冷静。”周昌全难的夸奖了侯卫东。

侯卫东听了也是一阵冷汗。当时若是自已稍有软弱。此时坐在火盆上烤的就是成津县。届时。或许会有难听的评价。“从政之路真是如薄冰。”这是侯卫东发自内心的慨。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您的教导。”侯卫东给了周昌全一顶高帽子。

“沙州市即将进换届选举如市级班子年轻化。副市长里要求配备一名三十多岁的年人。你很具竞争力这一段时间各方面事情要注意。千万不能在键时期犯错误。还有。你一直在读研究生。拿到毕业证没有。这是竞争一个砝码虽然不起眼。有时却管用。”

说到这里昌全起了关于黄子堤的举报信。又道:“你抽个时间到我这里来。有事情我要当面问你。”

“周书记到底要问我什么事情?”侯卫一直在琢磨着周昌全最后用低沉语气说的事情。隐隐知道是关于黄子堤的事情只是周昌全没有明说。他就没有多问。

星期六。侯卫东让局办公室给党班主任送了些扁鱼过去。

他则关在书房里看书。正看劲。突然接到了郭兰的电话。

“你回国了?”郭兰少主动给卫东打电话。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让他很是惊奇。

“昨天回国。我有情找你。”

侯卫东感觉到郭兰有心事。道:“什么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沙州。你有没有安静的的方。我想和你谈情。”

侯卫东看了看手表。道:“现在还早。我开车来接你。回沙州学院。”接到了周昌全的电话以后他的目标就盯在了沙州副市长的位置上因此比平时更加注意影响。而沙州学院则是一个最不引人注意的的方。

“嗯。我在百货商场门口等你。”

此时小佳带着小||正在陈庆蓉里玩。侯卫东她打了电话。便开着车到了百货商场

郭兰提着小包在商场外等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歉意的笑了笑。道:“星期六都打扰你。不意思。”

“别客气。等会要上高速路。你把安全带系好。”侯卫东看郭兰忧心忡的样子。心里倒有些奇怪了。

打开车载音响。四兄弟深情而悠扬的歌声很把车内空间填满。

“这次出国学习。|快吗?”

“我就是谈出国遇到的事情。想一听你的意见。”郭兰满腹的心事。无处对人宣泄。在她心里。侯东是除了父母以外最值的信赖的人。

“别愁眉苦脸的。没有闯不过的火焰山。”侯卫东安慰了一句。

小车上了高速路。兰道:“我心里很乱。先安静一会。等到了沙州学院。我再给你谈事情。”她闭着睛听歌。心神渐渐安静下来。再次睁眼之时。车已经到了益杨高速收费口。

“到了益杨吗?”

“小车不到半小时。快很。”

小车进了沙州大学。|驶在树间公路。郭兰道:“大学真好。简直是世源。我以前的择是错误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如今大学也是一片净土。关键是。”

两人上了教授楼。郭兰先打开家门。没有见到父母。这才到了侯卫东这边。她站在门口。道:“我爸妈多半到外面散步去了。”

“别当门神。进来吧。”

把窗户打开。又用水壶烧了开水。再打开电视。冷清的家里就有了家的氛围。

“没有水果。只能喝。”侯卫东泡了茶。放在郭兰面前。两人这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黄子堤这人如何?”

“你怎么突然问此他。人嘛。都挺复杂。很难一句话评说。而且我和他有矛盾。肯定是有负面评价的。”

“我想听一听你和黄子堤产生矛的原因。”

“很简单。在修沙公路之时。沙成公路有四个标段。黄子-绍易中岭来承建一个标段。被我拒绝了。这就是矛盾和隔阂的开始。以前我和黄子堤关系还是不错的。”

郭兰脸上带着薄怒。道:“易中岭。又是这个易中岭。”

第五百六十七章五月探戈(中)

卫东在音响旁找了一会,道:“我买碟子是外行,;”

“刚才那碟苏联歌曲,挺好的。”

侯卫东将那盘苏联歌曲重新放了进去,不一会,屋子里又响起“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的歌声。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