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别的奥妙 就是领导率先垂范——石仲泉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014年5月21日上午10时,我们如约来到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石仲泉家中。让我们感到震撼的是,他的家俨然是书的海洋,客厅也成了书房。窗外藤蔓青葱,绿意盎然,给家里更增添了几分温馨和静谧。访谈是在略显局促的餐厅里进行的,没有过多的寒暄和客套,我们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在一个半小时的交流中,他博闻强识而又谦虚质朴的学者气度和拳拳的忧国忧民之心,让我们深受感染,印象深刻。

记 者:首先,请您简要谈谈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解。

石仲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的时间已经有几年了,但给大家深刻印象的,我认为还是习近平总书记今年“五四”青年节在北大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一个概念性的东西,是书面语言,比较抽象,跟老百姓来解释不能说没有难度。尽管出台了相关文件,也作了很多阐释,但总好像还隔着那么一层。习总书记这次讲话把问题化繁为简,说白了,就是个“德”字。

大家都知道什么叫“德”,以德为先、德才兼备。德,有小有大,小是个人之德,大是国家之德、社会之德。这就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三个层面吻合起来,一下子让大家都记住了。

这个“德”,就我的理解,有两重性,或者说有两个方面的内涵:一个是政治道德,一个是伦理道德。政治之德就是我们讲的政治立场、政治态度、政治观点,应当说多少年来一直都很强调这个。

伦理道德呢,尽管也一直强调,但相对政治道德而言,有时候可能强调得不够。这样就造成了目前的一些现象,比如,对干部伦理道德方面的要求,包括过去对干部的考察,有时候认为是小节,不到触犯刑律的时候就不那么重视。实事求是地说,当前伦理道德方面的滑坡比较厉害,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更应强调这一方面。

记 者: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发展的过程中,精神的力量和价值观的力量都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党的历史上在塑造党员和群众的价值观方面有哪些成功的经验?

石仲泉:应当说在革命战争年代,包括新中国成立初期,我们在价值观的塑造方面,是取得过非常成功的经验的。

比如,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很多英雄形象,不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像苏联的保尔·柯察金,激励了几代人啊。

再者是集体主义精神。中国共产党能成为这么一个坚强的组织,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以集体为本位,不是以个人为本位。革命能够取得伟大胜利,社会主义建设能够取得历史性突破,都是与集体主义精神分不开的。现在我们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怎么强化这个集体主义,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还有就是艰苦奋斗的精神,这是我们的传家宝。依靠这个,中国人到哪里都能生根,都能够站得住脚。我到过黑河,当地的同志讲,有一次一位中央领导同志来到黑河岸边视察,对面就是俄罗斯,他发现对岸码头的吊车活儿干到一半儿,货物还悬在半空中,工人就下班走了,当时才下午四五点钟。领导同志说,在中国很难找到这种事,总要把活干完才会走。在我看来,什么叫中国精神,这就是中国精神。

我们现在说改革开放30多年成就,实际上从工作日来说,三班倒,24个小时工作,一天相当于三天,30多年实际上干了一百年的活儿,折合起来是一百年才能取得的成就。欧美发达国家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中国人艰苦奋斗的精神。

中国梦的实现,要有艰苦奋斗的精神,要作长期奋斗的准备。我认为,把目标定得更远一些,把困难想得更多一些,不盲目乐观,这样的自信才是扎扎实实的自信。

从党的历史来看,价值观的塑造跟思想政治路线是紧密相连的。我觉得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经验。思想政治路线正确,价值观的塑造就会比较顺利、成功。反之,思想政治路线错误,比如“文革”时期,我们价值观的宣传也会发生很大曲折,包括当时树立的典型,很多都是站不住的。

有些典型的塑造是非常成功的,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比如焦裕禄,尽管他在兰考只待了一年多的时间,但他全身心投入工作,“心里装着全体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这是多么伟大、崇高的精神境界啊!这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就是核心价值观。习近平总书记说,上中学的时候听到焦裕禄的事迹很感动,我们当时也是很感动的。焦裕禄精神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啊。

再比如,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中讲的,要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像这些话,一定要反复宣传。这“五种人”的概括很深入人心。我觉得凡属于经典性的典型人物或者典型语言,包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宣传上都不能淡化。

这些年我们可能在不断追求新的语言表达过程中,把一些过去成功的、经典性的东西忽略掉了,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价值观某些方面的弱化、虚化。所以,不要炒概念,一会儿这么说,一会儿那么说,新的语言多了,记不住的。新词一定要简约,首先考虑老百姓能不能接受,能不能记得住。

凡是要广为宣传的表述一定要大众化、通俗化;不要从抽象的书面语言出发,而要从实际出发。有时候,一些说法费了那么大的劲,还是普及不了,不能怪老百姓反感、不接受,要怪就怪那些概念太绕口、太复杂。过去一些传统的东西基本都好记,通俗易懂,直白明快,有中国气派、中国风格,老百姓愿意接受。我觉得这是值得借鉴的经验。

记 者:当前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问题、难点、要害在哪儿?怎样破解这些难题?

石仲泉:一个是刚才说的问题,我们的宣传要通俗化、大众化的问题,老百姓如何接受的问题。再一个,很重要的,是不能人格分裂“两张皮”。有人官话连篇,老百姓就是不接受。因为他头天在台上讲得很好,第二天一查,结果是贪污腐败分子,关起来了,这有什么说服力呢?台上正人君子,台下男盗女娼,那怎么行呢?跟过去比,现在不少党员干部的威信,应该说与老百姓的企盼有不小的差距。要承认我们的制度建设还有不少漏洞,许多机制不健全,光在理论上自圆其说不行,实际监管方面还是没有完全到位。

2013 年我到中央苏区走了走, 很感念苏区时期的老百姓,他们的确是死心塌地跟着共产党走。江西兴国县过去有一个县武装部长,叫江善忠。中央红军长征走了,他们就坚守,打游击。在一次护送伤病员的路途中,被敌军包围了。为了让别的同志送走伤员,他自己引着敌军到了一个山头,四周都没有路了,子弹也没有了。敌人就让他投降,他坚决不降,还把自己的褂子撕下来,写了一封血书:“死到阴间不反水,保护共产党万万年。”然后纵身跳下悬崖,壮烈牺牲了。这个故事让我的心灵受到很大震撼。我常常想,现在我们的党群关系、干群关系,还能不能出现这样的感人情景。再发生战争,老百姓会不会像江善忠那样去保护共产党?值得我们反思啊!

党的十八大讲的,作风问题关乎党的生死存亡,这不是危言耸听。

这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从目前来看,应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但能不能把一些问题彻底解决,让每一位党员干部真正从心灵上来一次洗礼,重塑自己的价值观呢?应当认真思考。环境变了,物质条件好了,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精神动力,怎样避免渐渐滑坡、慢慢褪色呢?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赶考”任务远没有完成,我赞同。要解决这个问题,我看,没有别的奥妙,就是领导带头,特别是“一把手”带头,率先垂范。“一把手”不带头,不做出榜样来,一切都是空的,党员不带头起模范作用,那些规定要求都是落实不了的。我们有些领导干部既当官又要发财,所以经不起查,一揭开盖子就吓人一大跳,这怎么得了?!就算宣传技巧炉火纯青,领导不践行、不作表率,起不了任何作用。为什么周恩来在老百姓心中形象这么高大呢?就是以身作则、鞠躬尽瘁,就是为民操劳、不谋私利。普通党员学雷锋、中层干部学焦裕禄、高级领导干部学周恩来,我们的党风就一定能好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能落到实处,道德滑坡问题就能解决。

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方面,我们确实还存在许多需要改进、完善的地方。当然,重塑高尚的、老百姓所认可的价值观,不可能一蹴而就,还需要一个过程。要长期坚持,像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这样坚持下去,持之以恒地做,终究会有一个大的改变。一些东西只要制度化、阳光化,全方位地接受老百姓监督,许多问题都能解决。靠加强制度建设,完善、健全体制和机制,这是根本立足点。

在价值观建设方面,就机关干部来说,包括秘书工作者,要以身作则,当好表率,树立榜样。价值观的培育,关键在于落实,在于从我做起。如果我们几百万公务员都能起到带头作用,都堪称好样的,就能成为党和国家的中坚力量,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关键时刻就能够顶得住、冲得上。机关干部要带头发扬艰苦奋斗精神,坚决反对“四风”。只有党员干部带头改变一些不好的作风,才能保证党的执政根基不动摇。

记 者:作为造诣很深的党史专家,请谈谈您在治学方面的心得体会。

石仲泉:我以前讲过,研究党史,不能光在办公室、图书馆查资料,最好去到实地走一走。“走走党史”算是我的一个发明吧,这对我的研究工作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我去年走了红军西路军线路,发现过去我们讲的存在不少问题。如地名,一条山战役,都以为“一条山”是座山,其实根本没有山,名字叫“一条山”,是一个村庄,在不远的旁边有一个长条形的高地。再如,倪家营子,西路军在那儿坚守着,要建根据地,一般以为是个村庄,其实这是四十多个村庄的联合体,它不是一个村庄。到实地一走,才能改变这些望文生义的印象。过去这些地方谁也不知道,都是这么辗转相抄,传下来的。只有走了才知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所以要坚持实地考察。这只是很小的例子,还有一些重要的发现,由于时间的关系就不详谈了。

再者,怎么样突破一些传统的看法,突破一些随大流的看法,我觉得也非常重要。做学问不能人云亦云,要有自己的一些经过研究之后的观点提出来商榷,这一点非常重要。搞宣传与做学问有共性,也有区别。就政治性较强的党史研究来说,两者都要跟中央精神保持一致,这是共性。其区别在于,搞宣传主要是诠释性的,将中央精神说清楚、准确、生动,就可以了。但做学问就不能仅仅是对中央文件或对领导讲话的一种诠释、一种解说,还要有自己的观点、看法,要有些新意。

另外,做学问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保持一种学术风骨。这不是“反潮流”,而是树立一种好的风气,老同志要给年轻人树立一个榜样。现在一些年轻学者,有点像“墙头草”随风倒。对“风向”要善于辨别,正确的要跟,不正确的不能跟。这也有价值观的问题。做学问既要解放思想,又要实事求是,要创新,不能盲目跟“风”,这些都是辩证统一的。

(转载自《秘书工作》2014年第6期)

较旧一篇:
较新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