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六百九十九章黑白(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在事故当天,晏道理安抚了留在村里的家属,又接到镇里的电话,让他赶紧到火佛煤矿去招呼红坝村村民

他是知道内情的,赶紧到了煤矿

在处理此事时,市安监局也派了三位同志参加,他们看了火佛煤矿处理事故的现场,在青林镇政府与村民谈判之时,一名安监局的同志使不动声色地来到了围观人群之中

他看到了一位矿工模样的人,便散了烟,道:“听说这个矿是侯卫东开的,他开的矿怎么也出事了?”

矿工抽着烟,他没有理会第一点,道:“青林这边的煤矿都是高瓦斯矿,容易出事,火佛这边设备最好,安了瓦斯报警器,这是第一次出事,煤矿要出事,谁能说得清楚”

那人又继续问道:“这是侯卫东的矿?”

矿工道:“我不晓得,矿长是何红富,平时倒有一位侯老头在这边”此人来到矿里只有一年多时间,对矿上的情况还是一知半解

此时,晏道理恰好在劝说村民,耳朵里听到这几句对话,他斜着眼睛看了那人一眼,心道:“这人还有些怪,怎么总是问侯卫东,莫非有什么名堂”一般来说,智者多虑,晏道理仔细看了那人,越看越是怀疑,凑了过去,仔细听那人说什么

“平时你看到过侯卫东来没有?”

晏道理在一旁接口道:“侯卫东在市里当官,到矿上来做什么,我几年都没有见过他了”

那人见晏道理一幅农民相,道:“我听说这个矿就是侯卫东的,他还真有钱,买得起煤矿,这几年赚钱赚惨了”

晏道理对眼前人已经很有怀疑了,道:“老板是谁管我们屁事,只要按时发工资就行了”他对那名矿工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就知道火佛煤矿工资最高,条件最好,老板大方”

那一位矿工并不认识晏道理附合着道:“火佛煤矿伙食好,澡堂子还是淋浴,还给工人买了保险,工资也高”

晏道理散了一枝烟给那人,道:“你是县里的干部,怎么不到里面?”

那人道:“我是安监局的”

晏道理觉得此人奇怪,正想再问他几句,这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

“侯卫东叫你回来处理这事?”

“他没有明说,就是这个意思”

晏道理脑筋转得快,道:“侯卫东这人精明,他派你来处理这事,你一定要好好办,办好了就能得到他的信任”

晏春平道:“我走之前,给侯叔叔打了电话,他说可以出十万,明里不好办,暗中都可以操作”

“既然侯卫东愿意出十万,这事就好办了”以晏道理的眼光看来,钱是最缺的东西,有了钱,村里的事情就太好办了又道:“对了,我刚才遇到一位干部,很有些奇怪”

晏春平得知此事,赶紧给侯卫东报告

经过一天紧张的讨价还价,加上晏道理暗中帮着矿上使劲,死都明里拿了六万补偿,暗地里又各拿了四万聚在矿上的人也就散了,县安监局给火佛煤矿下达了整顿通知,也就撤回了县里,一场风波基本上消于无形

侯卫东对于瓦斯爆炸并不是太担心,当他听到了晏春平的报告以后,他便猜到这多半是省纪委的人跟了过去,尽管无法证实这个想法,他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了,我不想这事了”侯卫东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将所有烦恼扔进太平洋

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案头上的改制方案

这个改制方案是借鉴了最流行的管理层收购,进行了调研以后,请省计委鲁军作了指导,并征求了绢纺厂管理层意见,在各职能部门共同努力下,做出来的绢纺厂改制方案

沙州市绢纺厂改制方案:由现有领导层作为经营团队融资控股、职工持股并引入战略投资伙伴的产权改革方式,绢纺厂管理层持股比例为51%,绢纺厂职工通过工会持股29%,引进战略投资持股20%……

侯卫东已经看了好几天,他将火佛煤矿一事扔在了一旁,在方案中加了两条要求

要求一:管理层按政府规定不以国有资产抵押融资

要求二:为做好清产核资,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绢纺厂改制要充分利用社会中介力量,由岭西中介机构介入改制进程,市政府多个部门协同监控资产评估报告初稿由监管部门认真审核,交市政府部门反复讨论,并将意见反馈给评估机构

写了两条补充意见,他才在方案前面的意见栏签下:“原则同意此方案,送子堤市长阅示,侯卫东”

黄子堤看了方案,把侯卫东叫到了办公室,道:“方案我没有意见,目前全省都在流行管理层收购,绢纺厂就是沙州市管理层收购第一案”

“我有一个问题,如果真不准国有资产抵押融资,绢纺厂的管理层哪里有资金持股51%,如果谁有这个能力,此人一定是贪污分子”

“也就是说,你这个管理层持股的方案根本不能实行”

侯卫东也考虑到这个问题,道:“如果用国有资产抵押融资,则是用国资的油来熬国资的骨头,管理层等于空手套白狼”

黄子堤扶了鑫丝眼镜,道:“岭西比起经济发达省,还比较封闭,这个方案出台,我们要背骂名,一句败家子是跑不了的”

侯卫东心里只想将事情做好,道:“骂名无所谓,我是分管领导,就由我来背这个骂名”

黄子堤道:“绢纺厂职工比较多,可以将职工持股提高到32%左右你将此方案修改以后,先召集绢纺厂领导层见个面,听取他们的意见”

蒋希东、项波、杨柏、高小定等领导层很快来到了市政府,将改制方案初稿发给众人

蒋希东苦心经营多年,今天终于要见分晓了,内心如擂鼓一般,脸上却仍然是黑脸黑面的样子,闭了一会眼睛,这才打开了厚厚的草案

看到管理层持股比例,他心中一阵狂喜,几年来,他们团队一起另起炉灶,将厂里的利益剥离了一块在三大销售公司,这三大公司的资金就是他们用来管理层持股的资金我

抬起头来,正好看见了杨柏的目光,两人眼中皆有压抑不住的笑意两人目光一碰就分开,低头掩饰着

约摸半个小时,侯卫东问道:“这个草案,大家有没有意见”

厂长项波脸上一阵发白,他当厂长以前,一直是党委书记,被蒋希东排挤在了决策层以外,这也意味着,他前几年并没有多少财产,因此第一个发言:“绢纺厂资产不少,管理层持股51%至少有好几千万甚至上亿,不准抵押融资,大家就是卖屁股也拿不到这么多钱”

蒋希东针锋相对地道:“我愿意卖房子卖血,也要把钱凑出来,大家愿不愿意?”

所有高管异口同声地道:“我们都愿意”

项波见到所有高管都是神采奕奕,包括杨柏都是满脸笑意,他顿时感到大事不好,联想到隐约听到的事情,暗道:“这是一个圈套,我还是被蒋希东耍了”

他当厂长这一年,给易中岭行了不少方便,可是易中岭话说得漂亮,其实并没有拿出实际行动他的家底也就是三十多万,算上房屋 贷款项多能凑到五十万,这个股份在的厂里,自然就只能算是小股的

散会以后,项波发疯一样去找易中岭,易中岭在岭西办事,项波连忙坐车赶到了岭西到了岭西,易中岭却又上了回沙州的高路

折腾了几个来回,终于在易中岭别墅中找到了人

“虽然签了销售合同,前期铺垫了不少费用,我还亏了钱,能拿多少?”易中岭说得轻描淡写

项波急红了眼,道:“易总,你怎么能这样,当初不是说好了,销售的利润五五分成,现在怎么变卦了”

易中岭一脸无奈,道:“我们说的是利润五五分成,现在销售公司根本没有利润,如何分?”

“易总,我可是拿的低于成本价给你,怎么会没有利润?”

“我刚才不是说了,销售渠道的建立要花钱,培训人员要花钱,租房子要花钱,现在公司还没有利润,这事可怪不得我,如果这个模式再坚持一年,我们就能赚钱了,可惜了”

看着易中岭皮笑肉不笑的面容,项波恨不得一拳打过去,可是他还是忍住了

等到项波离开,易中岭到了后面的那幢别墅,此时黄子堤正在悠闲地享受着美人和美酒

“改制方案是由侯卫东提出来的,责任他来背,但是战略投资者有两家,其中一家占9%,这家公司是由易中岭暗自控股,而这家公司里有黄二的45%股份,妙的是,黄二是外国国籍”

黄子堤想到这里,不禁为自己的聪明而自得

“侯卫东这个改革先锋,倒也真有功劳。”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