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二十二章隔离的时光(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侯卫东亲自给老乡长高长江继了水。又递了一枝烟过去,此时他已决定帮助老乡长,可是他首先打击的是高长江的期望值。

“高乡长,我们是老关系,就不给你打官腔了,如今全国都在抗击非典,好的典型和坏的典型都要抓,你的侄女恰好就成了坏典型,如今县纪委的文件已经出来了,木已成舟,你来晚了。”

高长江听到侯卫东一口就回绝了自己的请求,着急地道:“老弟市长,我这侄女才当妈妈,而且是双胞胎女儿,有些怕惧感是情有可原,现在一棒子把人打死了,总得给人改过自新的机会。”

“如果是在平常时期,这事就是小事一桩,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这个非常时期不是说着玩的,卫生部长都被免职了。”

高长江被拒绝以后。感觉脸上挂不住了,可是想着侄女殷切的目光,尴尬地笑了笑,继续套交情,道:“老弟,我的侄女就是你的侄女,这事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忙,你现在是市长,这件事还不是小菜一碟。”

高长江是侯卫东进入仕途的老师,十年后再见面,侯卫东却觉得这个老师的心思在自己眼里如透明人一般,一方面,侯卫东离开青林山以后接触的都是沙州精华,一个赛一个的精明,另一方面,高长江退休以后成为退休老头,与社会也渐渐隔绝了,此消彼涨,侯卫东确实感觉在高长江面前是游刃有余。

他说了两句为难的话,然后话锋一转,道:“如果是其他人,此事只能如此,可是老乡长出面,我还得想些办法。”

高长江闻听此言,知道事情又有了希望,道:“请市长老弟一定要想想办法。”

“老乡长,先不忙。我要和你侄女谈一谈,先了解情况,然后再说下一步的事情。”

高长江侄女进了屋,坐在侯卫东面前颇有些局促不安,不敢看侯卫东的眼睛,手脚也没有搁处。

侯卫东也就没有再绕弯子,道:“你是什么学历?”

“什么?”由于事关自己的命远,且是第一次见到市领导,高长江侄女紧张得紧,没有听清楚侯卫东的问话。

高长江接话道:“她是在卫校读的书。”

侯卫东脸色郑重地道:“如今全国都在抗击非典,作为医务人员脱离岗位,就等同于战士在战场上临阵脱逃,错误是严肃的,县纪委已经出了通报,文件也是不可更改的。”

高长江侄女长得眉清目秀,是那种贤妻良母类型,被侯卫东此言弄懵了,不知如何应对。

“我有个主意,如今省里在办护士的大专班,你如果有兴趣就去读书,我可以给你报个名。毕业以后,你想回益杨也行,想留在沙州也可以。”

高长江侄女婿就在沙州东城区教书,两人分居两地,想了不少办法都不能团圆,此时受了处分,反而能读大专,又能到沙州医院工作,这完全是天上掉陷饼的事情。

两人走出门,高长江侄女脸若桃花,看着满街的口罩也不觉得刺眼,反而充满了幸福,道:“舅舅,这是真的吗?”

有了这个圆满的结果,高长江很有些意气昂扬,道:“当然是真的,侯卫东是沙州副市长,正儿八经的副厅级在职干部,办这些事情还不是小菜一碟。”他一边走,一边道:“侯卫东当初分到上青林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天天跟在我的后面,下村、修路、办石场,都是我为他参谋的,没有我也就没有他的今天,我的事情他能不帮吗。”

高长江侄女只顾得高兴,虽然觉得此话有些吹牛的成分,也没有说出来。

对于高长江侄女来说,这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如果没有高长江这一层关系,或许她就被开除了,此时有了侯卫东的关系,她就能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若按迷信的说法,这是高长江修来的善缘,让侄女免除了苦难。

对于侯卫东来说,这是一件小得很的事情,祝焱夫人蒋玉新现在到了省卫生厅工作,正好管着这一摊子事情,让她出面说句话,读个大专,在医院找个工作实在是小事。

高长江两人走出不久,县委办主任桂刚又过来请示,道:“省教育厅江副厅长要到沙州大学,要视察抗非工作,蔡书记让我来请示您,看您是否一起过去。”

“这个时候来视察工作,江厅长这是工作扎实。”侯卫东原本想说“江厅长这是添乱”,临时改口为“工作扎实”又道:“既然来了,也就是客人,也还是去陪一陪。”

来到了沙州大学,经过了检查。侯卫东这才到大学的小招与江厅长见了面,江厅长是出身于教育系统,挺有学者风度,这一次非典专门负责全省大学的抗非工作,才把岭西和铁州的学校走完,沙州是他的第三站。

在非典时期,大家心态都发生了变化,中午的一餐酒吃得就很含蓄,大家谈话的中心仍然围绕在抗击非典工作之上。

吃完午饭,江厅长没有休息,告辞而去。侯卫东来到沙州以后,一直住在县委招待所,虽然晏春平买了内外衣服,可是他上了小车以后,心里突然特别想回教授。

到了教授楼,侯卫东吩咐道:“小晏,你们先回招待所,下午三点来接我。”

刚上了楼,正在拿钥匙开门,隔壁的门却是吱地响了一声,侯卫东如有心灵感应一样,回头看着这道门。

郭兰推开门,抬头就看见了侯卫东,她并不惊讶,道:“你回来了。”

“你不是在上海,怎么回来了。”侯卫东上下打量了郭兰一眼,压抑着心中的喜悦。

“我妈摔了跤,小腿骨折,我飞回来照顾她,昨天回来的。”

“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在益杨,负责指挥县里的抗非工作。”

郭兰抿嘴一笑,道:“我知道,报纸上写得清楚,你每天的活动都有益杨日报作记录。”在成津组织部当部长之时,郭兰表情经常是严肃的,此时站在门口轻松一笑,顿时让侯卫东感到如沐春风,略略上翘的鼻尖带着几分调皮。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怕打扰你工作。”

“到上海读书,你变年轻了。”

“真的吗?”郭兰又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总觉得这里有人在等着我。”

郭兰脸微红,道:“我去买点吃的,一会就回来。”

进了门,侯卫东三步并两步就走到了阳台,站在阳台上,可以看到郭兰的身影,郭兰似乎知道楼上有人看她,回头看了一眼,笑了笑。这才走向商店。

“我有些累了,想睡一会,什么时候来接我,听我的电话。”等到郭兰背影消失在了树木中,侯卫东马上给晏春平打了电话。

经过前几天的紧张工作,益杨县的抗击气氛已经完全营造了出来,各项工作进展得比预计得还有顺利,岭西电视台还到益杨来进行了采访,侯卫东是副市长身份来推动益杨县的工作,应该来说比较成功。

至于益杨县具体的事情,还是得由县委县政府来操作,不是侯卫东的职责了。

侯卫东放响了音乐,将门虚掩着,只等佳人回来,他听到隔壁响起了开门声音,又过了一会,防盗门被轻轻推开了。

两个心灵和肉体都渴望着对方的人儿意外在抗击非典中相遇了,紧紧相拥在一起,嘴唇都急切地寻找着对方。过了良久,两人嘴唇才分开,侯卫东心情极佳,道:“现在是非典时期,接吻不利于抗击非典,你不怕非典吗?我可是天天在外面乱跑。”

郭兰凝神看着侯卫东的眼睛,道:“与你一起得非典,我不怕。”

侯卫东在欢欣的同时,在心灵深处却突然有些淡淡的忧伤,他只是抱紧了郭兰,将一具温润的身体紧紧抱在了怀里。

在晚上五点,晏春平给侯卫东打了电话,侯卫东道:“肠胃不太舒服,带点拉肚子的药。”他又特意叮嘱道:“我身体不舒服的事情,不要给蔡书记、高县长说,免得他们紧张。”

就在这天晚上,沙州大学西区突然出现了六例发热病人,有学生也有教师,在凌晨四点,段衡山接到了消息,立刻给沙州市委作了报告,同时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侯卫东在睡梦中被惊醒,听了报告,他半天没有说话,道:“我正在沙州大学西区,教授楼,昨天陪着江厅长吃了饭,肠胃不舒服,就住在了西区。”

段衡山也苦笑道:“我也在西区,也住在教授楼,我们是楼上楼下。”

侯卫东果断地道:“我马上给蔡恒打电话,按照应急预案,立刻隔离西区,我和你就留在西区组织防疫工作。”

段衡山没有想到侯卫东会主动留在西区,他道:“侯市长你就别留在西区了,赶紧出去,趁消息还没有传开,我留在西区坚守,组织师生。”

“段校长,别说了,按预案办,没有人可以搞特殊,非典就是一场战争,我不能临阵脱逃。”

益杨沙州大学的疫情很快上报到了岭西省委省政府和沙州市委市政府,侯卫东亲自向省长朱建国报告了沙州大学西区的情况,听说侯卫东主动留在了疫区,朱建国连说了三声“好。”

凌晨五点,沙州大学西区完全封闭,大量身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卫生人员开始进行全面消毒,浓重的消毒水味呛得人无法呼吸。

天亮以后,西区近千名老师和学生正在惶恐不安之时

在西区的停止使用的老广播室突然传出了声音:“西区的各位老师和学生,我是沙州市副市长侯卫东……我和段校长恰好都在西区,我们将与一千零五十六位同学老师一起共同渡过隔离时间……在西区将建立临时的党支部……我相信,胜利一定属于坚强的沙大人,我和段校长将与你们同在……”

郭兰站在阳台上,她看着湖光山色,听着空中飘来的广播声音,异常平静。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