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三十四章靶子(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省长朱建国在岭西就是明星脸普通老百姓绝大多数不认识居委会主任,但大多数都见熟了朱建国的长相如此一来,微服私访就成了困难之事,或者说是一种奢求

在当今的政治理念之中,清官意识早已经成为了被批判的对象,但是在人群中仍然有着对清官的集体潜意识,既然拦不住快飞驰的轿车,到固定的衙门去喊冤也就不失为一种选择如今上访群众喜欢跑首都,除了现实的政策导向之外,也还有着文化渊源,而且这种文化渊源加久远,加具有生命力

朱建国进入静园之时,将寻常的西服脱掉,换上了没有标牌的茄克在岭西,大公司老总们在闲时喜欢穿唐装,以示高雅,而高级领导反而不太喜欢在公共场合穿唐装,喜欢用休闲茄克

朱建国见到侯卫东,第一句话就是:“侯卫东,最年轻的县委书记”

侯卫东此时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见高志远那么激动,他内心平静表情却如春天般温暖,当朱建国伸出手来之时,他上前一步,微微弯腰,双手握住了朱建国宽厚有力手掌,道:“朱省长好”

他没有在私下接触过朱建国,因此还采取了观其言察其行的态度,恭敬有加,却张驰有度,并没有过于亲密和讨好

蒋笑道:“朱伯伯好”

朱建国上下打量了蒋笑,道:“你这丫头,怎么不到省城来,我又不是座山雕,你怕什么?”

蒋笑小时候长期在蒙家出入,与朱建国甚为熟悉,只是朱建国调入省城以后,才渐渐少了接触,她在读幼年之时,看了林海雪原,就叫朱建国为座山雕,当时朱建国已是县委书记了,为此,蒋笑还挨过打此时,朱建国提起了旧事,让蒋笑忘记了站在面前的是省长,仍然是以前的朱伯伯

朱建国的爱人是岭西一所重点中学的校长,挺严历的老太婆伸手取出一个小盒子,道:“这是一套小银器,给我侄孙子”

蒋笑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个银手镯和一个银项链,项链是小侯卫国的生肖这种礼物,是岭西寻常人家互赠的礼物,但由省长夫人送出来,在侯卫东眼里自然有深的含义

杨森林与朱建国关系又不一样,他并不急于上前打招呼,等到大家寒暄得差不多了,才凑上来,喊了朱伯伯和阿姨

蒙厚石是这场好戏的导演,在现行体制之下,他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过着舒适的生活,如一个隐士,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有所不甘,这种不甘深埋于内心深处,甚至他本人都没有认识到

他对于侯卫东有一种偏爱,相较于杨森林侯卫东加草根,加富于传奇色彩,不知不觉中,他将自己的不甘和梦想投射到了侯卫东身上今天朱建国过生,他就将侯卫东也约了过来,当然,提前也给朱建国说了此事

进入了静园,就是家宴了,蒙厚石对侯卫东道:“会打双扣吗?”

此时有朱、蒙、杨、侯四个男人,打双扣自然就是四个人打,打双扣的过程就是加深认识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将很自然

对于蒙厚石的提议,侯卫东心领神会,道:“当过乡镇干部,怎么不会打双扣”

“技术如何”

“还行”

蒙厚石笑道:“你们两个小年轻陪我们打一局,但愿小侯的水平也不错,否则没有意思”

经过蒙厚石这么一说,侯卫东大致判断出了朱建国的性格:“这是一个典型的出生于解放初期的干部,经历过文革,从基层一步一步升起来,这类人性格颇为复杂,即有造福一方的宏愿,又因为文革经历而擅长于斗争”

“这一类人走上高位以后在金钱上容易走极端,或者是极端贪婪,或者是两袖清风从打牌的方式看,朱建国和周昌全都属于不贪之类”

侯卫东想到了这里,偷眼看了朱建国一眼,朱建国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与现场的人和事根本没有关系

服务员摆好了小方桌,打开了扑克,四人就坐上了桌朱建国坐了桌子,习惯性地伸出了宽厚的手掌,将扑克握在了手里,哗哗地洗着,扑克就如年轻女子娇嫩的手,在一双宽厚手掌中扭来扭去,想挣扎,却是胳膊扭不过大腿,最终低眉顺眼地趴在桌上

侯卫东细心地观察着朱建国的行为细节,暗道:“朱建国的权力欲挺重,是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人,难怪能当上省长”

摸牌之时,蒙厚石道:“你们两人就算把吃奶的劲使出来,也不一定能打过我们两个老家伙,别让我们失望”

侯卫东丝毫不怀疑蒙厚石的话,只要在基层工作过的领导干部,都对双扣有所研究,便聚精会神地开始打牌

果然,朱、蒙两人牌打得极精,只要出两三轮就将对方的牌猜得**不离十,侯卫东和杨森林确实没有相让,却一直处于下风

一局结束,朱、蒙获胜,朱建国心情极佳,道:“先吃饭,吃完饭,再来打两局,两个小伙子打得不错,胆子也不小,哈哈”

吃饭之时朱夫人问道:“笑幺妹,你家那位是刑警,刑警多危险,又长期顾不了家,干脆换一个岗位”

蒋笑是由刑警调入出入境管理局,结婚前,她对当刑警的丈夫很是自豪,可是结婚以后,她时常在深夜里担心着丈夫的安危,感受自然不同,道:“侯卫国是犟拐拐,让他不当刑警,他绝对会跟我急今天是在出发之时,突然发生了案子,才没有来成”

朱夫人摇头道:“当刑警不好,太危险了,还是调一个单位,森林,你在管组织,想办法给妹夫调一个单位”

杨森林看了蒋笑一眼,道:“调动工作简单,只要侯卫国同意”

蒋笑对侯卫东道:“卫东最清楚他哥的性格,把警察荣誉看得很重,调动工作很难”

这时,朱建国突然说了一句,“这事简单,既然侯卫国是好警察,又是优秀刑警支队长,那就让他当分管刑侦的副局长”说了这句话,他便闭嘴不言

杨森林“喔”了一声,道:“知道了”

蒋笑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局,有些惊讶,有些高兴,她乖巧地道:“谢谢朱伯伯”

吃过晚饭,侯卫东和杨森林又陪着朱建国和蒙厚石打了两局双扣,朱、蒙两人配合得极好,思维也很严密尽管侯卫东和杨森林的牌技不错,手气不错,还是输了

整个晚上,大家都专注打双扣,没有谈到工作上的事情,没有谈到侯卫东将要到省政府办公厅任副秘书长之事不过,经过一晚上的牌战,侯卫东明白,他算是通过了朱建国的目测

回到了省党校的寝室,侯卫东想着今天晚上的经历,尽管这是一个极其有收获的夜晚,他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伴君如伴虎,他当过县委书记和市委书记的秘书,以前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一路过关斩将,如今即将当上省政府副秘书长,反而感觉得有些怕惧了

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枝烟,喝了几口清茶,他没有给大哥打电话,这等好消息,蒋笑肯定会迫不及待地给侯卫国打电话,用不着他浪费口舌

正想着,侯卫国的电话打了过来,即将升官,他自然也挺高兴,只是最后说了句:“这是些什么事,我们刑警队冒着生命危险与犯罪分子搏斗,命远却是被你们这些官员所决定,想起来让人愤怒”

侯卫东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是特例,全省有几个人的老婆敢叫省长为座山雕,就是嫂子叫这么称呼”又道:“既然给了你这个位置,你也别客气,好好办点案子,也就不枉了这次提拔”

“这算什么事”

“你别在这里发牢骚了,你不当副局长,自然另外有人来当副局长,说不定比你要差许多,明白我的意思吗”

侯卫国当刑警支队长,对警察管理体制、队伍建设以及刑侦都有许多感悟,此时突然获得了一个大的平台,牢骚归牢骚,他还是摩拳擦掌,很有些劲头

放下电话,侯卫东发了一会呆,才将费尽心血写成的稿子改了一遍,觉得没有什么破绽了,这才发了一个电子邮件给段英

早上,他跑完步,刚刚回到宿舍,就接到了段英的电话

“卫东,稿子看了,质量很高,有理论有实例,应该是你对国有企业改制的总结性文章”

侯卫东谦虚道:“我不擅长写文章,为了写这篇文章,很费了心血”

郭兰道:“我把文章送给了王主任,这一次组稿,他要审”

十一点,侯卫东接到了王辉的电话,王辉道:“卫东老弟,我看了文章,写得很好,但是有些问题,我要当面同你谈”

“有什么问题?”

“问题倒没有,只是,目前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被炒得很热,你这文章一出,我担心会成为靶子”

“有这么严重”

王辉道:“有些事情你不了解,我们见面谈”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看到最后无法在看下去了,怕我沉迷在虚拟的人物中。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