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三十五章靶子(中)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下课以后,走出教室只觉烈日当空,水泥地面上冒着热浪,侯卫东额头上的汗水瞬间就流了出来

到了车库,奥迪车内温度至少有五十度,开门之后就有一股热浪扑了过来,打开冷气,过了好几分钟,侯卫东才坐进了小车里

来到了“沙州印象”餐馆,见王辉正在与老邢说话,老邢拿了一把大蒲扇,正在卖力地扇着,王辉白衫衣上已经湿了一片

“老邢,你搞什么名堂,站在门口不进屋”

老邢看到侯卫东进屋,叫苦不迭,“老弟,是生意没法做了,三天两头停电,温度这么高,客人都不来了”

王辉在沙州印象吃过好几顿饭,与老邢也熟悉道:“老邢,现在全岭西都在电荒,岭西电力严重不足,只能分片区拉闸限电,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老邢叹气道:“这一条街道没有什么重要政府机关,因此三天两头停电,如果钱书记和朱省长住在这附近就好了”

侯卫东近期住在省党校,平时出入都在有档次的地方,虽然知道电力紧张,却没有想到紧张到了这个地步,笑道:“以前没有空调一样过,热点就热点,弄几样辣点的菜,我们来以毒攻毒”

“我安排了麻辣鳊鱼,还有风干鸡…都是老弟的保留菜”

“今天就以毒攻毒,多放辣椒和花椒,出一身汗水,也就通透了”

由于没有电,沙州印象餐馆罕见地只有侯卫东和王辉两个人,他们为了凉快,将桌子放在了大厅,然后房门打开,风便流通起来,稍稍让人感到凉快

喝着冰镇啤酒,侯卫东发了问:“王主任,你说为什么会电荒?这是普便现象还是偶然现象,与当前的经济有什么联系?”

王辉在秃顶上冒着些汗珠一滴一滴往下流,他干脆就将衫衣脱了下来,只穿了一件背心,这个打扮就和大街小巷的普通劳动大众相差无多

他喝了一口冰镇啤酒,道:“电荒与重工业化和地产热有关,不仅是岭西,上海、广东、江苏和浙江,甚至煤炭资源丰富的山西,同样出现拉闸限电的尴尬,主要原因是钢铁、化肥、水泥等重点耗煤行业持续发展,带动用电负荷和用电量节节攀升”

这时,老邢亲自端着一个大盆子走了进来,道:“两位领导,这是酸菜水米子,汤鲜肉嫩”

喝着酸菜汤,品着细嫩的大河鲜鱼,侯卫东感受到了一片火热,这和当前的经济形势是息息相关的

从2003年开始,国内经济内外俱旺,无比繁荣,与此伴生的是对上游能源的空前饥渴上青林火佛煤矿猛然间变成了一个制造钞票的怪兽,从一月到八月,侯卫东数钱数到了手抽筋,他不止一次给父亲侯永贵打电话,让他控制一下进度,别光顾着赚钱,还是得注重安全

侯永贵基本上住在了青林火佛煤矿,他每天早上起床,就能看到一辆一辆的运煤车等在矿上,无论他走哪里,总会有无数香烟和香烟后面的笑脸,作为曾经的派出所所长,现在火佛煤矿一把手,他清楚地知道,大家尊敬的并非他本人,而是掌握在手的煤炭,他皮笑肉不笑的接过烟,巡走在黑乎乎的矿上

先当兵,又当了公安,一辈子都在阳气极重的部门,这让侯永贵带着些霸气,而司机们多是行走江湖的老手,俗称十个司机九个坏,还有一个偷油卖此时老公安霸守着火佛,正好是一物降一物,火佛一片祥和,没有打架,没有偷盗

有的司机在等着装煤之时,闲着无聊聚在一起小赌几把,侯永贵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听到王辉议论起国内经济形势,侯卫东不由得想着父亲退休以后散发余热的劲头,心道:“学经济不必钻在大本理论中去,生活处处都是学问,衣食住行皆是经济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邢的沙州印象和青林镇的火佛煤矿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两人从用电谈起,很快谈到了侯卫东的稿子

“你的稿子我看了,总体上没有问题,从你的稿子看得出来,你接受了吴敬链的一些思想国有企业改制是一个敏感话题,有太多针锋相对的观点,而且每一种观点都代表着背后的势力,所以你这篇文章,有可能会受到攻击”

侯卫东一直在基层务实,虽然从上青林以来就喜欢读报纸上的社论,可是他毕竟长期在基层工作,和从事理论界的知识分子有着本质的区别,对于这里面的争端也不甚了了

“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将实践中的所思所想提炼出来,如此而已”

“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侯卫东口里说简单,暗地里也下了大量功夫,他又道:“王主任你注意到国务院的动作没有,今年三月,大家在抗击**之时,国务院宣布成立了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集合了原中央企业工委、财政部、国家经贸委和国家计委等部委对国有企业的管理职能,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直属企业达到近两百家,这就是大家称的中央军,大多数是垄断企业”

王辉聚精会神地听着

“国资委的成立有相关政策的出台,意味着什么?”侯卫东反问了一句

“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格局调整,大型国有企业全盘控制上游的垄断型行业,而轻、小、集、加为特征的民营企业在产业下游的则处于完全竞争领域市属企业主要特点是什么”侯卫东掰着手指,道:“轻、小、集、加,这就是沙州市属企业的特点,与民营企业高度重合,所以我认为可以全部改制”

讨论了一个小时,王辉被说服了,道:“稿子水平倒是够发表水平了,与吴敬链的思想也接近,不过,你要做好受到攻击的准备”

在八月底,侯卫东的稿子顺利发表

他的文章经过删节以后,发表在了《岭西日报》上,虽然经过删节,可是其精神全部表达了出来

由于**影响子省党校的课程,因此从6月重开学以后,课程安排得很紧,安排了十天休假,然后在九月份继续上课

侯卫东的文章发表以后,原本以为会受到攻击,不料文章发出以后,除了小佳打来电话祝贺,如石落大海,没有激起半点波浪,这反而让他感到有些失落

而调入省政府任秘书长一事,说了有两个月的时间了,却一直没有正式下文,这让侯卫东增加了一些忐忑不安

岭西官场就如雪人,温度稍有变化就会变形,侯卫东在任周昌全秘书之时,见过太多的临时变卦之事,就算正式文件制作出来,只要没有发出来,仍然有翻盘的机会,所以江湖中言,只有正式任职文件发出来以后,才能算正式任命

9月2日,省党校准备了一次视察活动,全体市局级干部班一起到了铁州深入铁州的田间地头,视察铁州提出工业发展,并在铁州开了一次座谈会,任省委副书记高义云发表了“牢固树立科学发展观,积极探索符合实际的发展路子,努力走出一条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

在座谈会上,侯卫东想到了两个问题,一是高义云升官以后,谁来当省委组织部长,二是什么是科学发展观的真正内涵

这两个问题都暂时无解

9月3日,侯卫东突然接到了段穿林的电话

“侯市长,你的文章被批了”

“什么,被批了,被谁批了?”

“8月30日,在首都召开了一次国有资产改革工作会,将你那一篇稿子当成了靶子,被列为了重点批判对象”

段穿林顺手将一份杂志拿到手中,念道:“国企产权改革实际是国有资产的廉价大转移,是把五十年来职工用心血与汗水积累起来的国有资产转移到极少数权贵手中,一些官员与企业家合伙盗窃国有资产,最近,有一位叫做侯卫东的地级市副市长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在一份省级党报上发表了贱卖国有资产的宣言,他恨不得将所有资产全部转移到一小部人的手中”

侯卫东自嘲道:“呵,还点了我的名字,这下我在全国范围内出了名”

段穿林道:“你别小看了这些人,在现实中,理论总是为了现实服务的,你被人点了名,不是好事”

聊了几句,侯卫东放下电话,突然间心神不宁,暗道:“我是不是办了一件蠢事,为了一张投名状,真把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

转念又想到日收斗金的煤矿,他忍不住道:“真是傻,自己开了煤矿,又有石场,还写什么国有企业改制文章,这不是无事找事吗”

“前几天到底在想什么,难道被猪油蒙了心”

“做人一定要低调,老人家说得好,韬光养晦,办好自己的事才是正道”

在房间里转了几圈,侯卫东想了想“每临大事有静气”的定心剂,一咬牙齿,恶狠狠地道:“文章已经发表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总结经验,人死乱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个**”

第七百三十五章完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4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2. 石场不是卖了吗?说道:

    石场不是卖了吗?

  3. 石场说道:

    石场不是卖了吗?

  4. 匿名说道:

    没有电还能喝冰镇啤酒?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