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四十章少壮派(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三位少壮派在俱乐部谈了很久从岭西的历史、现状,谈到了对岭西未来发展的设想

官位能至厅级的干部,都是从千军万马中爬出来的,是踩着无数基层官员的肩膀一步一步突出重围,多数都是精明强干之人

不少愤青将市长们看成蠢货,其实市长们不是蠢货,而是他们对社会认识得太浅

在岭西,不少人混迹于街头的年轻人,人到中年以后就回归到了社会主流,成为社会的骨干,他们看不惯年轻一代肤浅和冲动,又因为单调、乏味和保守被年轻人所批判当年国外的嬉皮士也有类似的经历

赵、洪、侯三人都有当秘书或是秘书长的经历,养成了谨言慎行的习惯,平时甚少谈理想人生和政治见解,此时在明郎月光之下,面对着波光粼粼的小湖,将阳光下的厚重盔甲脱下,天南地北地闲聊着,无拘无束

聊了一会,话题聊到了媒体,赵东想起了一事道:“卫东发在岭西日报的那篇文章捅了马蜂窝,我至少看到了六篇文章点了你的名,你胆子不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侯卫东写了这篇文章以后,引起了一些非议,可是他的这篇文章恰好合了省政府朱建国和周昌全的胃口,总体来说是利大于弊,

“那篇文章与其来说是理论文章,准确来说是我对沙州国有企业转制的总结,加上那天参加了国内几位经济学家的座谈会,受到了一些启发,这才写了这篇文章”

洪昂道:“这篇文章的时机稍为有些不合适,目前社会上对贫富悬殊意见很大,你这篇文章出台,就算是写的是真话,也会被扔臭鸡蛋也不知对你的调动是否产生影响”

赵东所站角度不一样,道:“理论是一回事,实践是另一回事,钱书记和朱省长都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知道岭西的社会现实,知道做事的艰难,不会在意在意那些闭门搞理论者的胡说八道”他特意强调道:“我对真正的理论家还是心存敬意,在国家转型期间,孙治方、薛慕桥、吴敬链等经济学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而有一些书斋型的学者,脱离了奔腾的大时代,我瞧不上这类人”

他又对侯卫东道:“卫东这些年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很多人都认为你是秘书党,我不同意这种看法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进步,卫东能成长,关键在于能做实事,岭西进步不是说出来的,是老老实实、扎扎实实做出来的”

三人聊得很尽兴,似乎在这一刻都回到激情飞扬的青春时光

其实,侯卫东才三十出头,洪昂和赵东也并不老,可是经历了官场起起伏伏的熔炼,他们的心态都比年龄来得苍老只有在特定的环境之下,才能恢复他们的本来面目有甚者,经过长时间的官场生活,他们的本来面目甚至会与官场面目重合,高度统一

此时,三位还算年轻的厅级干部在月光下,再次指点了岭西的江山,说了些实话

开着车,在《离家五百里》的歌声之中,侯卫东开着车行走在岭西城市之中在一般的省,省会城市与省名不同,岭西是唯一的省名与省会城市相重合的城市 这是一座大城,也是有着英雄传统的大城,而自己就将成为省政府的副秘书长,看着这座城市的眼光又不相同

从俱乐部出来,一路灯火辉煌,进入城中心,有一块区域的灯光突然暗淡下来,建筑不仅矮小且杂乱无章,给人的感觉就如时光在这一片区域停止了,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停留在改革初期

这是岭西著名的城中村

从狭义上说,城中村是指农村村落在城市化进程中,由于全部或大部分耕地被征用,农民转为居民后仍在原村落居住而演变成的居民区,亦称为“都市里的村庄”从广义上说,是指在城市高发展的进程中,滞后于时代发展步伐、游离于现代城市管理之外、生活水平低下的居民区

岭西市的城中村分为两类,第一类是指在建成区内环境脏乱的城市角落岭西市约有这类的“城中村”五个 ,具体分布的区域为东城区一个,西城区一个,礼文区一个,岭城区两个;第二类“城中村”主要是指规划城区内的行政村,大多分布在城乡结合部,约有十二个,居住人口二十一万人,占地面积 五点五万公顷,违章建筑六万间,建筑面积九十三万平米,违章建筑涉及常住人口四千户

侯卫东驾车经过的地方是岭城区最大的城中村,这个区域城市化进程相对滞后市政基础设施匮乏,房屋破旧,违法建设、违章建筑和私搭乱建严重,环境脏乱,且人口密度大,外来人员相对集中,社会管理混乱,城市公共安全隐患多

在这个城中村附近,楼盘的价位要比相近似位置低上五百元到一千元,岭城区政府和岭西市政府早就想对此进行改造,却由于里面情况复杂,方案修改了好几套,却总是无法下定最后决心

从城中村穿过以后,顿时就灯光大亮,光明与黑暗几乎就在一线之间,城中村的低矮房屋与高楼大厦只有一条公路之隔

今天意外的收获,是与赵东猛然间拉近了关系,当然,没有以前修渠道的功夫,也就没有今天水道渠道的意外

“朱民生永远不可能真心对我,他是很冷静的一个人,手下都是他的棋子而已”

“今天我们三人合谋,就是为了拖朱民生的后腿我怎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难道这也是政治的一部分”

侯卫东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埋头苦干,他是解决实际问题的能手,但是并不是整人害人的能手,除了易中岭以外,他基本做到了对事不对人今天,与江昂和赵东在一起,他对人不对事

这一次聚会很寻常,却在寻常中有着深刻的变化

回到宿舍,他洗了澡,清清爽爽地坐在了窗前想起了沙州破积案战役一事,便给大哥打了一个电话,手机传来“无应答”的女声“无应答”的原因是多种多样,侯卫东并未多想,略作休息,上床睡觉

在沙州,侯卫国正守在办公室里,破战案战役打响以后,他基本上就以办公室为家,指挥着数个专案组的行动

今天有一个专案组得到消息,外逃多年的犯罪嫌疑人流窜回沙州,这是一个持枪杀人的恶性案子,犯罪嫌疑人是当地黑社会团伙重要成员,手持枪械,极度危险,且关系复杂,与警方也有联系

为了达成行动的突然,专案组严格保密,实行抓捕前,所有警员交出了手机由于准备充分,晚上的抓捕行动很顺利,专案组警员将犯罪嫌疑人扑倒在床上之时,犯罪嫌疑人的手已经握在了仿六四手枪之上

首战告捷,令任副局长侯卫国很是欣慰

晚上十点,专案组又接到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

一名专案组警员几乎是冲进了办公室,报告道:“侯局,我们监听到了易中岭的电话,他给他爸家里打的,打了七分四十秒,已经确定了大致方位,他是在岭西打的电话”

侯卫国果断地道:“专案组的同志作好准备,以最快度赶到岭西”

在岭西市刑警支队的帮助下,抓捕工作进展得很是顺利,凌晨五点,潜逃的易中岭被捉获

由于易中岭案子涉及到前市长黄子堤,侯卫国不敢怠慢,一直以专案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的身份督战当捉住了易中岭以后他也就跟着参战民警上楼

易中岭在戴上头套之前,看了酷似侯卫国的警官,道:“你是侯卫国”

刑警不客气地给他戴上了头套,他大叫:“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侯家人”

在侯卫国眼中,易中岭就是一张奖状,也就不屑于多费口舌

专案组民警仔细地搜查着房间,一名专案民警从抽屉里取出了十来张照片,翻到第三张,出现了一张大家都很熟悉的面孔——沙州市副市长侯卫东

民警下意识地将手上动作停了下来,扭头去看着侯卫国

看到眼前的照片,侯卫国心里暗自吃了一惊,他不动声色往下翻,这十来张照片只有两个主人公,一个是侯卫东,另一个是一位相貌隽永的女子

侯卫东和这位女子并没有合影,可是从照片中可以看到相似的背景,尽管照片没有日期,还是可以看出这是在同一个地方在相同或相近时期拍的照片

他极有经验,拿着照片来到窗口,对着照片,他很快就找到了拍摄的背景——一个普通的楼门洞

“小三肯定和这个女子有关系,被易中岭无意中撞破,他就拍了照片,在合适的时间抛出来”

“易中岭应该是认识侯卫东和这个女子,他处于逃亡之中,恰好在这个普通的小区先后看到了小三和那女子,于是怀着阴暗的心理,将两人照了下来””

“不过,他们没有合影,能证明什么,在**广场相同位置留影的人比比皆是,又能证明什么”

“小三让我留意易中岭,果然有些道理,他们两人是互相都关注着对方”

侯卫国是刑警思维,即严密又发散,他站在窗前,基本上还原了事实

那名专案刑警接到了侯卫国递过来的照片,低声问了句:“头,这个怎么处理”

侯卫国斜了他一眼,道:“我们搞搜查是寻找证据,不是搬家,哪些有用,哪些没有用,都有明确规定,严格依法办事就行了”

那名专案刑警一直是侯卫国的手下,两人挺有默契,听到如此说,专案刑警就将照片随手丢在桌上,口里道:“这些照片没有什么意思”然后又在其他地方去搜查

早上,当侯卫国出现在省党校侯卫东面前,讲了昨日战果,侯卫东道:“警察认了真,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若不是我提起,易中岭的案子就真的成了积案,难道破案真的需要外力推动,这可是你们的本分”

第七百四十章完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