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四十二章少壮派(中)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

拉开了门,门口赫然是省交通厅厅长陈曙光

“陈厅长,稀客,快请进”侯卫东一边将陈曙光请进了宿舍,一边暗自纳闷:“陈曙光是大忙人,又是堂堂的交通厅长,今天怎么有空跑到了我这个小地方”

陈曙光环视了宿舍,道:“岭西厅级以上干部百分之一百地都在党校宿舍住过,我以前也在这里住过,就住在隔壁”他上次来党校学习之时,还跟着蒙豪放,根本做不到脱产读书,只是到宿舍睡地午觉

闲聊几句,侯卫东道:“陈厅长,有何指示?”

陈曙光道:“没有指示,我过来办事,经过党校门口,想起兄弟在里面,过来瞧瞧”

“呵呵,我一直想请陈厅长和小勇吃饭,又怕打扰你,今年交通厅的压力也不小”

“这一段时间就用一个字来总结,累,累得象狗一样,省里提出建设贯通全省的高路网,岭西有一半是山区,这个任务重得很”

与陈曙光聊着,侯卫东着实纳闷,心道:“陈曙光确实没有什么事,他到我这里来做什么?这不是他的风格”

陈曙光突然道:“老弟什么时候到省政府”

侯卫东知道这些事情瞒不住陈曙光,痛快地承认了,“周省长给我提了此事,我也在等着下调令”

“当了副秘书长,你十有**要联系交通建设,我们两兄弟合作一定很愉快”陈曙光一边说,就一边站了起来,道:“事多,不聊了,小勇在成津的水电项目就要结束,等到项目搞完综合验收,我们三兄弟聚一聚”

侯卫东此时正在等着沙州市长宁玥,也不便于挽留陈曙光,将他直送到车前

这时,有进出的干部向陈曙光打着招呼,这些打招呼的干部都是各地市厅级官员陈曙光只是微微点头,算是答复,态度依然有些傲慢

“吴厅长近期要回来,到时我通知你”

“我随时恭候”

陈曙光与侯卫东握了手,上车,开走

陈曙光曾经是侯卫东在省里的强援,但是随着蒙豪放调到中央,前省委书记秘书的身份在岭西省内就显得独特而敏感,侯卫东与他的关系渐渐就有所疏远当然,这种疏远悄无声息,当事人甚至都不甚明白

从本性来看,侯卫东喜欢和赵东、洪昂、季海洋等人交朋友,他与这两人的共同语言挺多,在一起言谈甚欢,也没有多重的心理负担

而陈曙光是另一类人,他们不是从基层一步一步做起来的,从气质到思想都与侯卫东有些差异,这种差异是从经历中逐渐产生、积累,最终定格,成为了一种行为习惯

比如,陈曙光可以很自由地拿着金卡到会所潇洒地消费,对异性的态度也很随便侯卫东最初参加工作之时,青春年少之时,还数次到娱乐场所活动,随着职务和阅历增加,他如今基本上不去这类娱乐场所,他不是戒欲的清教徒,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种环境

比如,陈曙光为人挺强势,对下级严历,侯卫东则对下级在工作上要求严格,平时倒是挺和气

比如,陈曙光关注于官位,侯卫东的注意力即有官位,多却仍然在做事之上

这些细节积累起来,就是人生态度和气质性格,侯卫东与陈曙光尽管两人关系尚可,交往之时也觥筹交错,却总是达不到酒适知已千怀少的境界

看着离尘而去的汽车,侯卫东反复琢磨道:“陈曙光何许人也,前省委书记秘书,岭西省交通厅长,精明得如孙悟空一般,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我这里来闲聊他这是什么意思?”

想起最后几句话,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心道:“在岭西,交通厅一般都是由常务副省长来分管,岭西如今缺一位常务副省长,也就是意味着周省长有可能进入省委常委,成为常务副省长”

如果此事成立,陈曙光顺路看望的理由便比较充分了作为协助周昌全工作的省政府副秘书长,他和陈曙光的位置来了一微妙的互换,如今陈曙光需要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的支持了

转念又想道:“凭着陈曙光的背景和性格,似乎没有必要拉拢我这位还未上任的副秘书长如此迂尊降贵,应该是有所图谋?”

侯卫东的思维受了十年锻炼,习惯于透过问题看本质,他回到了宿舍,对于陈曙光的到访做了两个估计:

一,陈曙光肯定想要升一格,所以做事才会小心翼翼,才会将方方面面抹平,自己如果成了为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服务的副秘书长,倒还真是值得抹平的对象

二,陈曙光是交通厅长,而交通厅长已经变成了高危行业,他提前来协调副秘书长,难道心中已有暗鬼?

正在默想着,杨柳到了宿舍

“侯市长,宁市长到了,就在楼下等着”杨柳环视着宿舍,她见到侯卫东宿舍里没有冰箱便记在了心里

“杨柳,你早点给我打电话,我过来迎接,怎么能让宁市长等在楼下”

杨柳抿嘴而笑,道:“我原本想打电话,宁市长说不必了”

侯卫东与杨柳合作多年,两人在工作上挺有默契,杨柳还通过侯卫东的关系在农机水电局买了一套家属房,因此,侯卫东也就没有跟她客气,道:“走别让宁市长等久了”

侯卫东大步下楼,杨柳身材娇小,她加快了步频,紧跟在侯卫东身后

在院里,停着宁玥的车和侯卫东的座车,晏春平站在车前等着,宁玥拿着电话在一个角落打电话,她剪了短发、干净而清爽

打完电话,宁玥与侯卫东握了手,也未寒暄,直接谈到了工作:“明天到了体改委,你来汇报沙州国有企业改制的问题,传过来的汇报稿子我看了,在提法上略作了修改,主要是管理层收购的问题,基点是实践,目前根据有关要求,已经暂停了管理层收购,到时若乔主任问起,你可以客观地讲一讲利弊”

昨天接到电话,侯卫东就有准备,道:“管理层收购只是一种手段,手段是为目的服务,不存在对或者错,关键是在改制过程中加强监管,具体监管有三条措施……”他鉴于理论文章在岭西日报登载以后惹出来的风波,即将面对着中央部委的领导,就小心得多,就再次与宁玥商量

宁玥道:“我同意你的看法,补充一点,自从得到财政部的文件以后,我市已经停止了管理层收购,总之,沙州是在中央指导下摸着石头过河,敢闯但是不乱闯,我认为这就是汇报的基调”

侯卫东与宁玥交谈了几句,便各自上了车

两辆车直奔机场

在车上晏春平有些期期艾艾地道:“侯市长,我准备结婚了”

“嗯,结婚,这是好事”侯卫东又笑着问了一句:“是春天吗?”

晏春平傻笑道:“就是春天,她想请侯市长来当证婚人”

春天原来是成津县委的服务员,如今能成为市交通局办公室的干部,全靠了侯卫东的提携,换一句话说,春天的人生轨迹因为遇到侯卫东而发生天大的改变作为改变命远的这只手,侯卫东心里也是有着相当的成就感

“没有问题,到时我来当证婚人”侯卫东看了晏春平一眼,道:“你爸一门心思想抱孙,结婚以后,赶紧生小孩子,免得你爸着急”

晏春平红了脸,道:“我和春天暂时不准备要小孩子,先读书,拿个文凭,然后再要小孩子”他最近在沙州听到许多事,想要当面给侯卫东说,只是看着一旁的司机,便忍住了

进入岭西机场,侯卫东和宁玥进了候机室的贵宾休息室宁玥进入机场以后,表情就颇为严肃,侯卫东便心知有事,并不主动开口,等着宁玥继续说话

宁玥道:“有一件事,你要知道” 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顿了顿,又道:“易中岭这人嘴狠,咬出了许多人”

侯卫东脸色平静,等候着宁玥继续宁玥虽然是市长,但是她也是女人,女人主动开启了话头,多半就不会停下来男人此时当好听众就是最大的配合

“他交待说向马市长行贿两百万,时间、地点都说得很清楚马市长也承认了此事”

在益杨工作之时,易中岭与马有财关系走得挺近,这一点侯卫东早就清楚,因此听到此事并不吃惊,只是脸上显出了吃惊的表情

“易中岭原本以为能将马市长拖下水,他的算盘打得很好,他没有想到马市长是受党多年的老干部,怎么能转易上当,几年前,马市长就将两百万按规定打到了廉政帐户”

侯卫东没有想到马有财会这么有谋略,不禁高看了他一眼,口里道:“易中岭这是临死前拖人下水,垂死挣扎而已,他自己受财,就认为所有人都爱财”

宁玥感慨一声:“马市长顶住了诱惑,但是沙州不少干部都有问题,局一级至少牵涉了五人,说不定,这将是沙州官场的一次地震”

杨柳颇为知礼,在两位领导谈话之时,主动拉开了一段距离,她在一家书店假装看书,随时观察着,时刻准备为领导们服务

宁玥抛出了谈话的主题,道:“马市长要调到人大,如果省委征求我的意见,我推荐你接替马有财,作为常务副市长协助我工作”

这下侯卫东真的吃惊了,心道:“以宁玥如此灵通的消息,难道不知我要到省政府当副秘书长?”

“我能接受她的建议吗?”

“她提到沙州官场地震,还是另外的意义吗,与朱民生有什么关系?”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