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五十三章生活还要继续(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第七百五十三章生活还要继续(上)
…………………………………………

刘光芬先是觉得好笑,随后一股凉气从脚底升了起来,她有些紧张地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在众人张口结舌之时,侯卫东忙道:“你们怎么回事,大清晨都跑到我这里来,妈,你怎么也来了?”

何勇胖脸上也挤出了笑容,道:“我来找卫东问事情”

刘光芬脸色渐渐变了,近日以来,身体有诸多不适,咳嗽、低热、胸部胀痛,还偶尔有些痰血,她心里已经有了警惕或者说是强烈的不安,只是为了安慰大家,一直憋在心里不说出来,此时见到最亲密的家人背着自己聚在小三家里,顿时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我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刘光芬眼巴巴地看着众人,道:“我得了癌症?你们不能骗我要让我知道”

“我能承受,永贵,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你们不说,我去问医生”

刘光芬直截了当地说出了真相,让众人措手不及

要说出真相,必须要征得侯永贵同意,侯卫东便用目光示意父亲侯永贵咬了咬牙齿,与侯卫东的目光对视一眼,道:“老太婆,你们进屋去说”

侯永贵握着刘光芬的手,进了屋

时间如凝固了一般,只听见客厅里座钟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一声刺耳的铃声响起,把众人吓了一跳侯卫东赶紧接了手机,看号码,是洪昂的电话

洪昂道:“卫东,大局已定,宁即将出任市委书记,这是岭西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市委书记,罕见”

侯卫东拿着话筒走到了阳台上,低声道:“那谁当市长?”

“据说是杨,当初省委有意外派干部过来当市长,可是宁也是从省里派下来的,对沙州情况还不是太熟,因此考虑用一个对沙州比较了解的干部”洪昂电话时声音很是愉快,道:“调动干部就是迁一发动全身,这一下,沙州的干部将要动一番了”

“你有什么安排?”

洪昂笑道:“这个说不准要等到两个主要领导安排结束以后,才轮到我们这些副职”

洪昂与赵东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一段时间总是在岭西活动,听其声调,肯定也有了相应的安排

职务升迁,素来是官场人物最有兴趣的话题,也是官场人物永恒不变的话题只是侯卫东心情实在不佳,对这个话题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他尽量控制住情绪,与洪昂有问有答或许是洪昂情绪挺不错的原因,他没有听出侯卫东话语中的勉强意味,又聊了一阵,这才结束了通话

此时不管是宁玥当市委书记,还是杨森林当市长,都和侯卫东没有什么关系,他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走回客厅,他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然后将手机放在桌上

侯永贵和刘光芬进屋谈话,转眼就过了一个多小时,侯家兄妹在屋外等着,宽阔的客厅原本空气通畅,此时只觉得无比烦闷

接近十二点房门打开了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房门口,最先走出房门的是侯永贵,他眼睛有泪痕,脸略有些浮肿刘光芬跟在身后,相较侯永贵来说,她显得加镇定

“别丧着脸,得坏了病,哭也没有用,我跟你爸商量好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全家一起治疗”刘光芬是强自镇静,说着说着,也就抹起了眼泪

侯卫东道:“妈,我们家有钱,要找全国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来治病,实在不行,我们到国外去”

刘光芬抹着眼泪,道:“我现在活一天就是赚一天,你们每周都要回来看我,我的孙子孙女也要回来,让我带个够”

母亲的勇敢,基本上符合侯卫东的预想,可是当母亲说出了“活一天就是赚一天”之时,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既为母亲自豪,也深感痛心

侯永贵认真地道:“卫东,火佛煤矿我就不去了,你要找人守着何红富人能干,但是必须得有人压着他,否则日久生变”

侯卫东眼下没有心思去想火佛煤矿的事情,道:“何红富跟了我这么久,没有什么大问题,暂时就让他负责,我找个财务人员去监督就行了这事不是当前的大事,爸爸就不用操心此事,你安心陪着我妈”

刘光芬强作欢颜,道:“我就到岭西第一医院,那里的技术很不错了,卫东,你赶紧到岭西买一套大房子,卫国、蒋笑,小英、何勇,你们每个星期都要来看我”

她又道:“今天一家人都在,我们先去吃午饭,然后找个专业摄影师,我们多照几张全家福”

以前,刘光芬是全家的主心骨,有了刘光芬,侯家才是完整的侯家,才是侯卫东永远温馨的梦

如今刘光芬得了重病,她是全家的凝聚力所在,因此,当她提出吃饭以及照相的要求,所有人都围绕着他的指挥棒在转

请专业摄影师的任务交给了小佳,小佳开车出去之时,侯卫东交待道:“你一定要找最好的摄影师,我妈的意思是想留下最后的记念,还有,你回来以后,要把小囝囝也带过来”

蒋笑则承担了预订伙食的任务她在刑警队搞过内勤,对各个饭馆比较熟悉,按照刘光芬“吃好、不贵”的要求,她亲自开车,到郊外去找农家乐

蒋笑和小佳领命而去,侯家人全部围坐在沙发上,刘光芬看着生龙活虎的几兄妹,禁不住悲从心来,又不愿意让儿女们太悲伤,便到了卫生间关了门,暗自落泪

侯卫东知道母亲的心思,她是要趁着在人世间的最后时光,与家人聚在一起他暗道:“小丑丑和小小丑丑也是我妈的孙子,如果她能看见这两个小家伙,肯定即意外又生气,会开心”

这只能是个想法,不管是从家庭还是从生活来说,那一个家庭绝对不能出现的,最好的状态就是生活在一个平行的空间里

世界开了一扇门之时,也就关了另一扇门,每个人都不会太特殊

经过十年奋斗,侯卫东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各方面都走上坡路,但是,他最爱的母亲却意外得了病,这个病,或许是金钱、权力都治不好的

子欲孝而亲不在,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

以前听过另一句话,叫做“尽孝在趁当时”,这一句平常话,此时如铁锤一样敲击着他的心灵深处,让他痛在心灵的最深处,无法用语言表达

过了半个小时,蒋笑打回电话,道:“我选了一个地方,在郊区,名字叫做汉湖有山有水我们在那里吃饭,然后就在汉湖照相”

刘光芬道:“与其到汉湖,我们还不如到益杨的沙州学院,那里也是有山有水,小三还有房子在那里,我要到火佛煤矿去看一看,那是你爸退休以后呆的地方,我还要到上青林去看一看,那是小三工作的第一个地方”

侯卫东不想走这么远,道:“有山有水的地方多了去,何必到沙州学院”

刘光芬听了,道:“小三和小佳是在沙州学院读书,没有沙州学院就没有小三的今天,我就想到益杨走一走,到沙州学院去照相,看一看我家小三曾经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得知了病情,她猛然间特别怀旧,也格外珍惜所剩不多的时间

侯卫东只能道:“好好,你愿意到那里都行”

最后,一家人就在月楼前的水陆空吃了午饭,然后将专业摄影师接了过来,在月楼前照了些相

侯卫东担心母亲累着了,在月楼照完相,又劝道:“妈,我们就不去益杨了,你回去睡午觉,下午我们一家人再找地方玩”

刘光芬现在恨不得每分钟都和自己的儿女在一起,道:“我不累,身体也没有问题,你们要把我当成好人看待,别刻意照顾我走,我们今天到益杨县去走一走,明天我们一家人都请假,一起到吴海县,以前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我都想去走一走在吴海,我们一家人玩两天,然后安安心心到岭西去做手术,即使我死在手术台上,也就不会留遗憾了”

侯卫东怒道:“妈,你说些什么,我们全家人一起,一定要将你的病治好,你千万不能灰心”

最后,还是按照刘光芬的要求,一家人开车前往益杨县

侯卫东、小佳还有小囝囝坐了一辆奥迪车,何勇一家人开了一辆宝马车,里面坐着专业摄影师,侯卫国开了一辆越野车,刘光芬和侯永贵就坐在越野车里

下了高,刘光芬道:“我们先不到沙州学院,直接去看火佛煤矿,然后到上青林山,那里是我家老头和小三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侯永贵就准备给在前面带路的侯卫东打电话刘光芬又道:“你别给小三打电话,他在开车,就给小佳打电话”

“我没有小佳的电话”

刘光芬拿过手机,飞快地拨通了小佳的电话,讲了自己的安排

在火佛煤矿和上青林转了两个多小时,三辆车才来到益杨沙州学院

在侯卫东读大学的时候,刘光芬来看过他,此时旧地重游,她一景一物都看得仔细

在教授楼前,一家人在专业摄影师的指导下,就以湖水为背景照相

在楼上,郭师母站在阳台上,看到了侯卫东一家人,便给刘光芬打了电话,道:“刘老师,你来玩吗?”

以前刘光芬与郭师母见过两次面,两人算是认识听到招呼,刘光芬就上楼与郭师母见面,站在门口,看到客厅里挂着的郭教授相片她顿时感同身受,眼泪花就在眼眶里打转

两人坐在客厅里,聊起来就没完没了

侯家诸人就到了侯卫东房间里休息

郭兰买了些东西,走回教授楼,见到了三辆好车,其中一辆是侯卫东的车,觉得很是惊讶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