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五十九章火灾(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段英的博士爱人梁进文在省人民医院上班,已是很有名气的医生,刘光芬住院不久,她就从丈夫口里得知此事她跟小佳通了电话以后,约了副总编王辉一起过来看望

有了美满的婚姻,她将往日的一段恋情深埋在了心中,在侯卫东面前基本做到了神情自然,询问了刘光芬的病情,又道:“你调到了省城,小佳何必留在沙州,早点把她调到岭西”

侯卫东道:“现在也正在商量此事,只是一时没有合适的单位”

“你在省政府当秘书长,调动小佳的工作应该是转而易举”

“小佳不愿意丢专业,可是对口的单位没有合适的岗位,现在就拖了下来”

王辉初识侯卫东之时,侯卫东还是益杨开发区主任然后一步又一步走上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岗位,王辉见证了向上的全过程,因此对侯卫东充满了信心,道:“**的干部都是砖头,哪里需要哪里搬,根本不用考虑专业,卫东现在是金融办主任,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我敢保证,卫东肯定是岭西历史上最出色的金融办主任”

交谈了几句,王辉和段英各自取出了一个红包,递到了刘光芬手里

刘光芬推辞着,王辉弯下腰,握着刘光芬的手,亲切地道:“刘阿姨,我们都是卫东多年的好朋友,也没有买什么,这是心意”

刘光芬偷眼看了一眼侯卫东,侯卫东微微点头,她还是将红包收了进去王辉和段英都算是好朋友了,看望生病的母亲,送个红包,完全是人之常情而且,从红包的厚度来看,也就在一千元以内,是友情红包,收了绝对无碍

将两人送到门口侯卫东分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目送着段英与光明顶王辉离开了医院

回来之时,侯卫东烟瘾发作,来吸烟室抽烟正抽着,见到一个大花蓝直奔母亲病房方向,侯卫东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只看见了这只大花蓝,凭直觉判断是看望母亲刘光芬

母亲生病以后,他一直控制着不让外人知道,可是此消息仍然流传开来

刘光芬生病住院,对侯家人来说是深深的痛苦对很多人来说则是一则好消息,他们可以借此机会与侯卫东、侯卫国接触,也不怪这些人势力,向上的门路是稀缺的,他们得抓紧手里的一切机会

生活就是这样直白,让人经常为之感慨

侯卫东有意在吸烟室多呆了一会,这时接到了小佳的电话,“你在哪里,我刚刚到医院,步主席和步高还有我们张局长都在病房里,赶紧过来”

小佳和园林管理局局长张中原一起到岭西在收费办就遇到了步海云和步高

步海云曾是小佳的上司,小佳当年从园管处调往建委,以后由事业编制转为行政编制,都是步海云点的头,因此,她对步海云向来尊敬至于步高则往事,往事不必再提,如今只是普通朋友

步海云曾经是周昌全安在市政府的钉子,与侯卫东关系向来不错听说他亲自来了,侯卫东赶紧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回到了病房

正在寒暄,大哥侯卫国也回来了,他身后跟着公安局局长老粟以及公安局的班子成员,进门之后,房间里全是身高体胖的汉子,把病房挤满了

几帮人都是熟人,先问了刘光芬的病情,然后互相问好

专门为刘光芬作护理的护士长进来为刘光芬测血压、量体温,她对此见惯不怪,自顾自测完了血压,然后对屋内人道:“各位领导小声点,病人需要休息”

到医院来看病人,主要是表示个意思,见了面,问了病情,心意也就表达到了,寒暄了十来分钟,步海云、步高、张中原、老粟等人便告辞而去

侯卫国、侯卫东将一行人送至门口

老粟与卫国、卫东两兄弟打了招呼,然后对步海云道:“步主席我们去喝一杯,请你老人家检阅我们公安班子”

步海云笑呵呵地道:“好啊,今天机遇难得”

张中原也是局长,可是他这个园林局长不如公安局长有份量,就站在一边听他们说话

老粟上车前,才对张中原道:“张局,你不能走,我们好久没有喝酒了”

侯卫东、侯卫国、小佳目送着七八辆小车消失在医院大门,这才回到病房

护士长又走回病房,她的神情依然冷冰冰的,对侯家兄弟道:“病房不是市场,天天车水马龙,还让不让病人休息”此护士长是康院长特意调来为刘光芬服务,技术最好,也是最有性格的护士长她与刘光芬在一起有说有笑,可是对侯卫东、侯卫国等人素来不假颜色

侯卫东对这位技术精湛的护士长很有几分尊重,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应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

“那就好”护士长不带表情地点了点头

侯卫东当领导多年,见惯了对自己的笑脸,对于护士长这种神态,倒觉得神奇得紧

等到护士长离开,侯卫东道:“老妈,这里人多了,我们换一间病房”

刘光芬摇了摇头道:“客走旺家门,这么多人来看我,说明我的儿女很能干,当妈的心里骄傲,如果没有人来看我,我还会担心你们”她指着柜子道:“这一柜子都是钱,你们两兄弟要好好处理,别因为这事给你和老大惹一身骚”

望着刘光芬的笑脸,侯卫东突然心酸起来,“这就是侯家三兄妹的妈妈,自己已经睡在了病床上心里挂着的还是儿女们的事情,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真如此”

侯永贵从外面走了回来,进来道:“我在外面看见来了不少人,好象还有公安局的几位领导”他是几十年公安,却只是在开大会时远远地见过沙州市局的领导,今天在走道处见到了沙州市公安局的所有班子成员

侯卫国道:“不知粟局长从什么地方得知了老妈的病情,今天要下班,通知领导班子开会,然后就一齐到了岭西”

一家人坐在病房里,聊着家常,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一点,侯卫东道:“今天晚上我在这里睡觉,爸回家去好好睡一觉”

侯卫国道:“小三,你就在岭西上班,陪老妈的时间多,我在这里睡觉”

侯永贵大手一挥,道:“你们明天要上班,都给我回去睡觉,我就在这里睡”

“今天几组药都输完了,晚上就是观察,我不要紧,你们别争了,都回去”两兄弟还要争,侯永贵固执得紧,谁也劝不动,大家也只得依了他

侯卫国暂住在侯卫东家里,母亲刘光芬的病情如泰山石一般压在他们的心中,两兄弟相对无言默坐了一会,侯卫国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易中岭一审死刑”

对于侯卫东来说,易中岭已经是死人了,调到省政府以后,沙州的官事、人事也无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听到大哥提及易中岭,他并不在意,随口道:“罪名有增加吗,涉及到其他人没有”

侯卫国道:“宁玥当了市委书记她和朱民生的观点一样,只抓当年益杨县检察院的案子,其他事都淡化处理,基本没有涉及到其他干部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少干警都在议论此事”

侯卫东年龄比侯卫国小,可是政治经验却运其兄,道:“宁玥的做法我完全理解,处理了易中岭,可以示好不少干部,做为任市委书记,稳定是第一位,议论此事的干警是没有站在全局看问题”

两兄弟心情都不怎么好,谈话亦很压抑,突然,窗外升起了火光,侯卫东和侯卫国连忙走到窗边,只见远处一片火光

“糟了,发生火灾了,火势还不小”侯卫东的家在十七楼上,这个楼层在岭西市里也算是高楼,站在窗前,可以俯瞰岭西市的大片城区很快,消防车嚣叫声刺破了天空,将公路沿线睡梦中的人们吵醒,很多人站在窗边,看到了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小佳闻讯也从房间出来,道:“遭了,烧起来了”

侯卫东苦笑道:“今夜又是不眠之夜,估计很快就会有电话通知”

侯卫国道:“这应该是岭西市的事,不应该由省政府副秘书长出面”

侯卫东指着起火的地方,道:“起火的地方是全市最大的一片城中村,人口特别密集,消防通道也很狭窄,很难救援这一次火太猛,若死了人就麻烦了”他到了省政府以后,平时并不怎么管事,可是他心里特别明白,金融办的事情是例行政事,没有太多的难度周昌全最看重之事是城中村的改造至于改造城中村的真实意图,他没有猜透朱建国和周昌全的意图,因此一直都在静观其变

侯卫国有些疑问,道:“现在是晚上,你能准确判断是哪一个区域”

侯卫东顺手从窗边柜子里取了一个平常观察城中村的望远镜,看了一眼,递给了侯卫国,道:“我以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成员,没事就从望远镜

小佳也从卧室出来,双手撑在窗台上,看着远处的火光,又接过侯卫国递过来的望远镜,看了一会起火地

正看着,侯卫东手机响了起来

“秘书长,我是楚休宏,老庙城中村起大火了,周省长正前往火灾地,我已经通知驾驶员过来接你”楚休宏声音不急不缓,成熟老练

侯卫东放下电话,道:“电话来了,我去现场了”

小佳赶紧给他取过外套,道:“火太大,你注意安全”

“放心,我是省政府副秘书长,主要是协调,现场指挥应该是岭西市的领导,冲到第一线的是消防武警,负责救护的是医生”侯卫东穿上衣服,挥了挥手,道:“今晚睡不成觉了,明天早上我就不去医院”

下楼等了几分钟,办公厅的小车就停到了脚边

火灾现场一片混乱,外围是黑压压看热闹的人群,有笑声、有喊声,也有哭声和焦急的呼声,许多穿睡衣的人挺着脖子,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冲天的火光以及在火光映照下的浓烟

进了临时指挥室,省委常委、熊大传正在发出咆哮,道:“你***干什么吃的,消防栓没有水,赶紧想办法去,别他**楞在这里”

消防支队头头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看了火势,转身吼道:“火势太猛,所有消防车全部调来,不够,把铁州消防也调过来”

侯卫东被现场感染,他没有去打扰熊大伟,见市政府秘书长在面前,一把将其抓了过来,指着大火,问道:“秘书长,里面还有群众吗?”

周昌全在公安厅领导陪同下,也来到了现场,看着滚滚浓烟,皱起了眉头

熊大伟也见到了周昌全,赶紧过来

周昌全顾不得寒暄,劈头问道:“老熊,有人员伤亡吗?”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说道: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