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六十六章经营城市(下)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三局双扣,周昌全和侯卫东赢了三局,楚休宏和晏春平已经尽力,只是今天晚上两位领导手气很好,牌也打是精,他们只能投降称臣

老邢一直坐在办公室看电视,当然,他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在看电视,四分之三的时间在打磕睡,偶尔还有几声鼾当服务员过来说几位领导要离开,他马上振作精神,迎了出去

“周省长,我安排了夜宵”

周昌全也有些饿了,只是他腻味了大鱼大肉,嘴巴特别馋豆花饭的香味,道:“老邢,别忙乎了,客走主人安,走了”

老邢在益杨粮站工作之时,在站长领导上守着粮站的大门,唯一的安慰就是养在门前的盆景盆景固然好,说到底也只是一种寄托,身遇不平寄情山水,实在是另一种无奈谁知到了退休之年,他居然有了重创业的机会,在原有的体系中他早无翻身之力市场经济提供给他机会,让他赚钱不少,让老树开枝,获得了另一种形式的尊严

他坐在办公室候着周昌全和侯卫东,一来这两人是沙州印象的大客户,二来心怀感激之心,三是认识了当权派,可保自己平安,不受人欺负

侯卫东与老邢握了手,道:“你要想办法再寻一个店,别想着拆迁以后在原地重开,这事变数大,不保险”

走在店外,侯卫东上了周昌全的车,两人都坐在后座

侯卫东最懂周昌全心思,道:“老领导,吃点夜宵,豆花?”周昌全想着白饭下豆花的美味,有些流口水,道:“这个时候,哪里找豆花?”

侯卫东兴致勃勃地道:“我知道有一家夜豆花店,专门为出租车司机提供夜豆花听说味道还不错”

一行人沿着大街去找夜豆花,十来分钟以后,在岭西广场的东侧,找到了明亮的店铺店铺前停放着一长串出租车,出租车驾驶员或单独、或是聚在一起,吃着简单而古老的食品,

这些出租车驾驶员常年在车上当搬运工,将旅人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根本没有时间看闻,对周昌全的面容不熟悉当周昌全等人进入了店铺以后,除了胖胖的服务员,没有人理睬这一行人

周昌全很享受这种平民生活,拒绝了楚休宏帮着打调料的建议,道“我自己来,豆花好不好吃,一半的功夫在调料上”

在打豆花的瘦子闻言,道:“这位老先生是行家,我的豆花用的是井水”

周昌全不信,道:“你有打井的许可”

豆花瘦子无奈又愤恨地道:“我向水务局递了好几次申请,水务局那个眼镜科长到我这里吃过好几次豆花,就是不给我办许可证害得我每天都要到城外去运井水,所以豆花价钱比一般的要高些,不过货真价实,味道绝对正宗”

侯卫东亲自去点了菜,很快,桌上有雪白的豆花,煮得粑粑的蹄花汤,金黄色的萝卜烧肥肠,热气腾腾的排骨蒸笼,让人看了极有食欲

周昌全拿着调料回来,见了满桌菜,道:“你们年轻人多吃肉,我这年龄再吃这些肉,晚上绝对睡不好,我只吃豆花和白干饭”

单纯的米饭没有酒精、美女以及**,剩下的就是纯粹饭香,咬着绵扎而有味的豆花,大口扒拉着白干饭,饭香和豆花香混合在一起,进入嘴里的感觉很是实在

晏春平的妻子春天前一段时间有了身孕,为了能够调到省交通厅来,两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忍痛做了人流,如今春天还住在岭西政府的一间单身宿舍里

晏春平此时最想回家照顾老婆,可是此时周昌全和侯卫东在小店吃得津津有味,他的身份,让他无法开口而且与周昌全在一起的机会难得,春天的工作调动,还得依靠着两位大佬

吃完了豆花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

侯卫东坚持着将周昌全送到了家门口

两人站在门前草坪,又说了一会话楚休宏和晏春平两人很知趣地躲在远处

“在省政府工作的感觉如何?”

“我在老领导面前不说假话,目前加倾向于做实际的工作”

“我知道你的心思,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也很了解,把你纯粹当作幕僚太屈才了,也不适合当副职,你最适合的还是主政一方”

“谢谢老领导对我的信任”

“你在成津做得很好,收拾了残局,当时不少人认为你太年轻,控制不了成津的复杂局面”

“有你的支持,这才是把成津工作做好的最大保障”

周昌全笑了起来,道:“别给我戴高帽子,今天我们两人就谈些实在的事,省政府副秘书长虽然做的是幕僚的事,可是毕竟站在省政府的角度看问题,对提高你的心胸、开阔视野有好处,而且,在省政府工作能提高你在全省的知名度,也是一种资历,对以后上台阶有好处”

侯卫东严肃起来,挺直腰,目光平视专心听周昌全说话

“在省政府工作一年,你到岭西市政府去工作,争取进市委常委”

侯卫东明显征了征,他迅分析了此话的真意:“这是周省长的意思,还是朱建国的意思,如果朱建国有这个意思,事情就好办,若是周省长单独的意思,还有些难度”转念又想道:“周省长是很稳重之人,他若是没有把握,就肯定不会说出来此时将这事说了出来,就意味着有相当的把握”

他脑中飞地分析,口里道:“老领导,你对我的栽培,小侯永生难忘”

他这一句也确实是真心话,在他的仕途生涯中,有三个人起了关键作用,一是遇害的秦大江,他利用村支书的职务之便,演绎了一场跳票大戏,二是县委书记祝焱,他让侯卫东由副科变成了正科,由副镇长变成了益杨管会主任,三是市委书记周昌全,在市委工作期间,他担任了县委书记

有了县委书记这个平台,侯卫东才能担任沙州市政府领导

岭西市是副省级城市,若能成为常务副市长就进入了正厅行列,也进入了岭西市的决策圈从沙州副市长到省政府副秘书长,再从省政府副秘书长到岭西市委常委、副市长,转了一个大圈子,侯卫东从副厅终于有可能上升到正厅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提拔重要,换一句话,每一次重要提拔都是有看不见的手在推动

朝中有人好做官是金科玉律侯卫东也算朝中有人的人,到了厅级以后,要想再往上升,同样是困难重重如今周昌全说了这个想法,侯卫东明白,要把想法变成现实还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会有太多的变化

在侯卫东与周昌全谈话之时,晏春平悄悄给春天打了电话,春天有过县委招待所服务员经历,对晏春平很是理解,一个劲说自己的没有事,可是晏春平听到春天有气无力的声音,心里急得很拿出手机不停地看又不停地看着侯卫东与周昌全

侯、周两位领导却一点不着急,两人还点起烟

两根星星点点的火光抽在侯、周嘴上,烧在了晏春平的心上

好不容易等到周昌全挥手上楼,晏春平一看时间,已是接近一点钟

“秘书长,送您回家吗?”

“不,我到医院”

侯卫东坐在后排,看着岭西市的一排排路灯,心里别有一番滋味

前几天,他是以省政府副秘书长的眼光看这座城市当省政府副秘书长毕竟隔了一层,多指导,而不是实际操作,这让精力旺盛一心做事的侯卫东很无奈

今天与周昌全一席话,他看这座城市的眼光变了,或许一年以后,他就将成为这座城市的领导者,要亲自推动着这座伟大城市的发展

在这座城市二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在城市管理者中又多了一个侯卫东的名字

想到很快就能在重要岗位上做具体工作,侯卫东两眼兴奋得发光只是他整个面部表情还是很平静,没有让楚休宏和晏春平看出自己的激动心情

进了医院,站在病室前,医院的门都有个供护士医王观察的小窗,侯卫东透过房门上的小窗朝里望了望,在壁灯之下,母亲已经睡着了,父亲睡到另外一个床两人睡得很安静,安静得让侯卫东心酸

刘光芬在睡梦中与儿子有心灵感应,她睁开眼睛,见到了小窗外的儿子,将手伸出被窝,招了招手

等侯卫东进屋,刘光芬心疼地责备道:“小三,这么晚,你来做什么”

“昨天忙,没有来看你,今天无论再晚也得过来”

“你开车吗?”

“没有”

“没有开车,那赶紧走,别让司机等久了”

“车已经走了,我就在这里睡”

侯永贵也醒了,问了几句,听到儿子要在病床睡觉,揉着眼睛道:“没有床,别在这里挤”他弯腰下床,从裤子里取出钥匙,道:“我车停在外面,你自己去开”

侯卫东坚持道:“爸,你回去睡,我陪妈”

侯永贵喝了水,这才清醒过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咕噜着,“要来陪床就早点来”不过,儿子能来陪床,他心里挺高兴

刘光芬叮嘱道:“老头,你上了岁数,手脚没有以前灵了,开车慢点”

侯永贵交待了几句,拿着车钥匙,走了

侯卫东站在门口看父亲,在昏暗的灯光下,父亲原本挺直的腰也弯了,背也微微有些驼了他在心里道:“父亲在也不是当年带着手铐抓犯人的警察了,他老了”

没有洗漱,侯卫东上了床

刘光芬多年没有与儿子睡在一个房间,看着小儿子的侧脸,挺高兴她发出一声感慨:“小三,可惜你没有儿子,这么优秀的基因没有人继承”

侯卫东突然涌出了将秘密说给母亲的冲动。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写的不错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