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七十章短暂的时光(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振农宾馆与对面小楼相对而立中间只有二十来米,二十来米有街道、小型绿化带和人行道,这是振家集团最标准化的布置,也是最普通的一段社会

小楼带着斜顶,与其他小楼的格局一样,普通,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郭兰站在小楼的阳台上,目光注视着侯卫东

侯卫东感觉到了这一道目光,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阳台上的郭兰

两人的眼光瞬间就胶着在一起,各自拿着手机,却不再说话,隔着二十米的空间互相望着这一刻,两人除了凝望,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没有做

过了好一会,侯卫东反应了过来,对着手机温柔地说:“你也来了,住在对面?”

“振农表叔的家就在这里”

侯卫东尽管收集了振农集团不少资料,也知道张振家很低调,却没有想到堂堂董事长居然住在这样的小楼里吃了一惊,道:“张振农是董事长,怎么会住在这里”

对面的楼房在振农集团的社区里,毫不起眼,如一位面容平庸的中年男人,混入人群中就再也无法让人想起

“振农表叔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也是一个犬儒主义者他的集团资产过亿,管理着十几个工厂,建有学校、医院,可是他没有专车,没有好衣服,吃着粗茶淡饭老妈还到家里糊盒子,他的儿子读大学还得自己打工,这样的企业家难道会违法”郭兰的声音格外清晰,她平常说话总是风轻云淡,因为表叔受到了不公,她的语言就比寻常要激烈

郭兰出来工作就在组织部,组织部的同志嘴上把着门,措词讲究严谨,她说话原本就带着书卷味,在组织部工作数年以后,语言是严谨,如今天这样直抒胸臆,甚为少见

侯卫东道:“我到振农集团来,就是实地走一走看一看,了解真实情况”

“希望你到群众中走一走,他们的说法才是最真实的”

侯卫东不再谈工作上的事情他一字一顿地道:“我要见你,等一会我开车到外面的镰刀处,你过来”

在他心里,**与道德一直在反复搏斗,相互拉锯着,轮番占着上风此时眼见着对面楼上的郭兰,他便毫不犹豫地尊从了内心的真实愿望,立刻与郭兰见面的想法就是夏天最猛烈的暴雨,从天而降,无法躲藏

郭兰内心同样在挣扎,听到了侯卫东稍显霸道的语言,这是侯卫东帮她作出了选择她长舒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客厅中的母亲与表婶,轻声“嗯”了一声

侯卫东挂断电话,来到隔壁,对晏春平道:“我有事出去一会,有事电话联系”

晏春平正在和吴波两人争论着什么,闻言马上站起来,道:“我去叫于飞跃”

“我自己开车出去,叫小于休息”他又对吴波道:“明天暂时不通知县政府,我们就在外围摸一摸情况找机会到振农集团家里去坐一坐,最好找到了几户借款人,在他们手里看一看借款凭条”

拿着钥匙,侯卫东稳重地出了门,到了楼梯处,他的稳重不翼而飞,一路小跑,下了楼梯走到宾馆前台之时,他放慢了脚步,两眼不斜视,不疾不徐地出了宾馆

坐上了车,他放下前车镜,打量了自己的面容到了省政府以后,他在工地上的时间明显减少,脸上皮肤较之以前白了许多他摸了摸下巴,心道:“黑一点看上去男人味,现在长得太白了,以后要注意户外运动”

小车在穿着振农集团工作服的行人身旁穿过,停在了振农集团标志性镰刀之下侯卫东如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工作者,透过倒车镜注视着大门郭兰穿着短大衣走了过来,在倒车镜里,她比平常在胖一些,加生动

上了车,侯卫东与郭兰对视一眼

“到了上海,你比以前朴素了”

“我化了淡妆”

“要热风嘛”

“嗯”

“开车出去转一转”

“嗯”

两人各在一方,互相思念着,谁知见面情怯,心里的话明明可以用箩筐来装,说出来却是不咸不谈几句

小车迅开出了龙堂县沿着高路上了第一次见面的风景区在高路收费站前,侯卫东将车靠了路边,俯身过去,给郭兰带上了安全带这是一个很亲密的动作,郭兰的发丝轻轻拂过脸颊,让他感觉很痒郭兰身上散发着淡淡茉莉花香,沁人心脾

过了收费站,侯卫东将车载音响打开,《离家五百里》优美的曲调从小车的各个角落迸将出来,音符如肥皂泡一样在密闭空间中左冲右突

if you miss the train im on,

you will know that i am gone.

you cahe whistle blow

……

郭兰特别熟悉这首歌,随着音乐轻轻地哼唱着小车密闭性能很好,车载音响挺棒,车内回响着音乐声和她轻柔的呤唱声这是两人的世界,密闭的小车在高移动着,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世界,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

远远地看见了高路出口,侯卫东飞快地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郭兰,郭兰安安静静地坐在了椅子上,听音乐,看两旁飞驰而过的风景

在上海读书这一段时间,她接触最多的是前室友张永莉,两人关系相处得挺好,对于张永莉来说大姐姐郭兰的生活方式太沉旧了,在无人之时,经常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她虽然郭兰并没有完全接受张永莉的思想观念,可是潜移默化之下,两人都互相影响了对方

郭兰走出表婶家门之时,将所有的犹豫与挣扎抛在了脑后,至少,在这一个短暂的时间里,她将痛痛快快地爱一回,作一回真实的女人

小车上了风景区,树木顿时高大且密集起来浓浓的绿意将世界笼罩

开进了风景区最豪华的假日酒店,侯卫东并没有马上下车,他坐在驾驶室观察了一会,在酒店的院子里,停了几辆车,都是岭B牌照,而且从车牌的号码来看,这几辆车也不是铁州的官车

探明情况,侯卫东这才下车,出去到前台做了登记

上楼之时,侯卫东牵了郭兰的手,两人十指相交,紧紧握在一起

进了房间,等到服务员离开,侯卫东捧着郭兰的脸颊,道:“让我好好看一看”郭兰头微微抬起来,带着三分羞涩、三分矜持和四分幸福,道:“我经常在梦中见到你”

闻听此语,侯卫东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怜爱,道:“我对不起你,无法给你一个家,甚至是一个承诺”郭兰伸出纤纤手指,放在侯卫东嘴唇,道:“别说这些,难得有机会在一起,让我们融入到大自然之中,忘掉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烦恼,只有我们两人在一起”

“好,这属于我们两人的时间”侯卫东取出了手机,原本想关掉,可是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关掉手机是不明智的行为,他稍稍犹豫,还是将手机调整成了静音模式

调整了手机模式,侯卫东和郭兰进了屋

郭兰脸色红润,坐在沙发上,身体有些僵硬手脚没有地方放置

侯卫东推开门,伸头看了阳台,又将通往阳台的门关紧从桌子里拿出空调摇控板,调到致热模式,27度

郭兰看着侯卫东忙来忙去,等到他开空调之时,脸红,下意识地用手指绞着围巾尽管从表婶家出来就知道此事,可是当真面对之时,她的一颗心还是象要从胸腔里迸出来

侯卫东开了空调,又烧了开水,取了要付费的好茶叶,泡了茶水,端来放在了郭兰的桌前

做了这些事情以后,他拉着另一张椅子,坐在了郭兰身旁,随后又站起来,用手探了探空调的风口,道:“温度起来了”他脱掉了外套,挂在了旁边的衣架上

郭兰也感受到了热度,站起来,取下围巾,挂在了衣柜的衣架上然后又脱下了短大衣,也挂在了衣柜的衣架上

侯卫东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到郭兰将大衣挂好,他上前一步,从身后抱住了郭兰

这是一具柔软、轻香而火热的身体,侯卫东紧紧抱着,在她的耳边低语:“我爱你,兰”听到“兰”的称呼,郭兰似乎进入了热带海洋,无所不在的温暖包围着她她转身,紧紧抱着侯卫东,喃喃地道:“我也爱你,卫东”

热吻之后,侯卫东额头上已有汗水,他抚摸着郭兰光滑的后背,道:“我们去洗一洗”

郭兰满脸红晕,道:“我先去洗”

侯卫东坚决地道:“不,一起洗,你要帮我搓背”

“我没有帮人搓过背”

“不会就学,简单”

侯卫东抱着郭兰进了卫生间,卫生间开着一面窗,窗外可以看见远处山峰上的森林

“卫东,关掉窗子”

“窗外景色宜人,又是大山之颠,何必关掉”

郭兰娇羞无比,抱着双臂,道:“关掉嘛”

等到卫生间窗户关掉,就听到哗哗流水声,还有悄不可闻的说话声、呻吟声。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