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七百七十四章机遇(中)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侯卫东心里有两个纠结:

第一个纠结是火佛煤矿进入2003年以来,全国煤炭突然卖疯了,价格接连翻番,而且供不应求益杨县火佛煤矿资源厚,前期投入亦足,管理水平相较比其他小矿高,于是变成了一头会造钱的怪兽,每月侯卫东看帐都会心惊肉跳

当初侯卫东从周强手里买煤矿之时,正在仕途失意之时,走仕途或者走商道,两种选择还在心里徘徊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时间之内会由益杨县走向岭西,会由科级干部变成厅级干部

在这个过程之中,侯卫东由于石场和煤矿被审查多次,从法律角度来看,这些产业属于刘光芬,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参与调查人心里都明白,这就是侯卫东的产业

摸着石头过了二十几年的河,这个社会已经越来越宽容,火佛煤矿得来理由正当,经营合法,大家多的是羡慕口里或许还会义正辞严,心里则是不以为然

进入省政府以后,事情发生了变化在基层,干部们实质上是都是执行者,是做事的,政治意味并不浓到了省一级,政治氛围明显不一样,火佛煤矿便成为了侯卫东的一块心病

侯卫东的政治意识在当了县委书记以后开始觉醒,到了省政府已经变成主动的意识,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政治家,火佛煤矿就是猴子的红屁股,随时会引起政敌的注意,会成为政敌的靶子

但是,火佛煤矿是一座会造钱的机器,轻易放弃,谈何容易,他设想了好几种处理方式,都不理想

政治理想与火佛煤矿,成为侯卫东的第一个纠结之处

第二个纠结就是郭兰

十年来,侯卫东与几个女子也有亲密接触

段英是两个年轻人在迷茫之时的互相依靠,然后挺起胸膛,各自奔向自己的的前程,各自追寻自己的幸福,回忆此事,他在心里并没有负担

李晶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她性格坚强、洞察世事,经过初入社会时痛苦的蛹化终于破茧成蝶,成为自由的地球人对她来说,侯卫东是生命中一次最美的邂逅

可是郭兰不同,侯卫东与郭兰交往,深深在感觉到了对小佳的背叛,对于很多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上偶尔出轨,在他们的思维中不算背叛,只有心灵上的出轨才是真正的背叛

侯卫东与郭兰远隔千里,却是经常仰望天空,思念着在上海的郭兰,这种思念,就是对小佳的背叛扪心自问,他也是爱着小佳的,这份爱已经转化成了亲情,敦厚而绵长对于侯卫东来说,两份感情都很真诚,这也是让他最为纠结的地方

听说郭师母要来,他看着在病房忙里忙外的小佳,很不是滋味不过,母亲刘光芬的手术在即他的两大纠结都让位于母亲的病情

与母亲刘光芬交谈以后,侯卫东找到了院长康有志

院方很重视11月9日的这一次手术,进行了专家会诊,还请了在该领域有全国影响的专家,如今万事俱备,只等明天的手术

康有志作为一院之长,即是专家,也是医院的行政长官,在他当专家之时,对岭西省市官员不屑一顾,当有人托请之时,他很是清高当他成为省第一人民医院以后,他的社会角色发生了彻底变化,作为医院当家人,他要享受一系列权力的同时,要对全院医生负责,要对医院的前途负责,要对就医的病人负责,专家意气必须让位于现实考虑,他对手握权柄的重量级人物关系也就越来越好

侯卫东母亲住院,这是他进一步与省政府保持密切关系的好机会,康有志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表达了善意

“秘书长,你就放心了,你母亲的病发现得很及时,术后存活率很高”康有志看出了侯卫东的紧张,主动安慰

侯卫东表示感谢以后,抛出了橄榄枝,道:“康院长上次说的事情我给建行杜行长谈了,他也认可了,没有什么问题省第一医院这块金字招牌,至少值五个亿”

省人民医院要改建住院部,尚差一些资金,上次康有志给侯卫东谈了,他没有想到侯卫东这么快就将此事落实,高兴地道:“秘书长,我代表全院感谢你”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想着母亲明天就要上手术室,侯卫东心里有着无名的焦灼,他站在拐角的吸烟室,几口就将一枝烟吸完了

“卫东,今天是9号,我记得你母亲要做手术,祝手术成功”周昌全此时正在机场,在临上飞机前,他抽空给爱将打了电话

侯卫东还真没有想到周昌全会打电话,道谢以后,暗道:“周省长公务繁忙,还记得此事,难得”

他顺手又拿出一枝香烟,刚刚点燃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是一串奇怪的数字

“你好,我是侯卫东”

手机里传来李晶的声音,“伯母要做手术,怎么不出国来做,美国这边我可以联系”

侯卫东有些惊,问:“你在香港,还是美国,怎么知道这事?”

“我在美国,来了两个星期了吴兴忠总经理给我说过伯母的事他问我要不要送礼,我说算了前天,祝梅给我打了电话,也说了此事”李晶此时还躺在床上,声音有些慵懒

侯卫东一直将母亲生病之事作了保秘密处理,但是仍然成了不是公开的秘密,他为此很无奈

“祝梅这个小机灵,她猜到了我们的事,说话间挺打抱不平”

侯卫东想起祝梅那日的态度,这才恍然大悟,道:“难怪有一天她表情不对,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是学画画的,观察力敏锐得很,再说,小丑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谁都看得出来”

聊了几句,李晶听到侯卫东无精打采,道:“不聊了,你也没有心情,但愿伯母手术成功”

侯卫东突然闪出一个念头,“精工集团一直在收购煤矿,能否就将火佛卖给精工集团,免得这煤矿成为心腹之患”精工集团董事长是小丑丑的妈妈,卖给了李晶,算是皆大欢喜之局他一时没有下定决心,暂时没有在电话里说起此事

刚吸口烟,电话又响了起来,却是杨柳的电话

“秘书长,宁书记来看伯母,已经进了岭西”

侯卫东没有想到宁玥会亲自过来,口里道:“太客气了”此时他只想静静地待一会,可是宁玥亲自来,他必须得去接待

回到病房,与母亲说了几句,便出去迎接沙州市委书记宁玥,侯卫国是沙州市公安局长,也跟着出去迎接

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就见到一辆奥迪车开了过来,却不是沙州牌照,侯卫国是公安局长,习惯性地关注车牌,道:“这是茂云的车牌”

侯卫东脱口而道:“祝书记的车”

车停下,祝焱、蒋玉、祝梅依次从车中下来侯卫东急忙跨了几步,与祝焱握了手,他现在还无法判断祝焱的来意,只是道:“祝书记好”

祝焱指着他,道:“刘老师要做手术,你也不说一声,若不是蒋玉知道此事,我还蒙在鼓里”

侯卫东心里暖洋洋的,真诚地道:“祝书记这么忙,我怎么敢打扰你”

说话之时,他抽空看了一眼祝梅,祝梅低着头,手里提着花篮,不说话

祝焱在事前并没有打电话,此时见侯卫东和侯卫国两兄弟都站在门口,道:“你们在等人”

侯卫东解释道:“宁玥书记要过来,我陪祝书记先进去,大哥在这边接人”

正说着,又有三辆车开进了医院

来者是沙州市委书记宁玥、组织部长洪昂以及秘书长粟明俊,另外还有沙州市公安局长老粟

一行人略作寒暄,朝病房走去,迎面碰上了医院院长康有志

病房站满了人,刘光芬知道这些大领导能来看望自己,都是冲着儿子,心里即高兴又自豪即将离开病房之时,她对在场的领导道:“感谢各位领导都我们全家的关心照顾,做完手术,请各位领导到家里做客,我给领导们敬酒”

她说得自信乐观,完全不象是即将进入手术室的癌症病人,在场人听了都露出笑容侯卫东听在心里却加心酸,上了手术台,就有风险,这让当儿子实在难以心安

护送刘光芬进入手术室,祝焱一家人最先告辞,张小佳等人陪着宁玥,侯卫东就送到门口

蒋玉道:“卫东别太担心了,刘老师发现得早,手术应该有效果”

祝焱与十年前相比,身体要胖了一些,但是相貌与十年前当县委书记时没有多大差别,只是气质上加深沉了一些他在上车前,与侯卫东单独站在一边说话,“你的性格适合独当一面,放在省政府当幕僚太可惜了,准备在省政府工作多久?”

侯卫东没有完全说老实话,他也无法完全说老实话,道:“刚进入省政府,正在适应过程之中,下一步如何走还没有考虑明白”

祝焱道:“你这个岗位很能锻炼人,可是毕竟是在幕后,不宜久留,争取早些转到第一线去”他此时已经得到了一个重大消息,省委组织部人选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中央相关部门即将到达岭西,而他将是主要考察对象

侯卫东是聪明人,当祝焱接着又说这话题之时,他顿时将隐约的传闻联系起来,眼前顿时一亮,点了点头,道:“谢谢祝书记指点,我会认真考虑”

两人就如一定境界的内家高手,比划几个动作就互相明白对方的深浅等到祝焱离开,侯卫东仍然看着远去的车屁股

回到病房时,宁玥一行也告辞

等到领导们离去,就只剩下家里人,他们全部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外,焦急地等待着

侯永贵原本又黑又瘦,此时所有皱纹都连在一起,整个人一下就觉得苍老了十岁

人来人往都是浮云,只有亲人的安危才最为真实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