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0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这一行动让黎兆平有种不祥的感觉,他突然觉得,今天这事没有那么容易过去。尤其重要的是,他们差不多将自己捉奸在床,这事一旦传出去,很可能是毁灭性打击。就算他们要对自己采取行动,为什么不选别的时候,恰恰选在自己和巫丹做爱的时候?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他们密谋已久?

密谋已久?这个词跳出来的时候,黎兆平脑中那不祥的感觉又增加了十分。

龙晓鹏在房间里四处看看,又走到巫丹的梳妆台前,拿起一瓶CD香水,打开盖子,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搬开梳妆凳,坐下来,掏出极品江南香烟,刚往嘴里塞,旁边立即有一名手下替他点火。

黎兆平暗想,王八蛋,这烟说不定还是老子送的。

龙晓鹏坐在那里,显得气定神闲,没有说话。另外三名纪检干部站在房间里,同样没有出声。隔壁房间有声音传来,是一个女人很尖利的声音,忽高忽低。黎兆平想听清她在说些什么,可是很奇怪,尽管她的声音有时震得房子颤抖,却无法听清。他揣度了一下目前的形势,觉得有必须采取主动。

有一名纪检干部走到他的面前,向他伸出右手。他抬眼看了一下,认识。他姓王,是一名科长,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有几次请龙晓鹏吃饭,龙晓鹏和王科长一起来了。王科长叫龙晓鹏,有时是龙书记,有时是老板。有一次饭后,龙晓鹏提出要桑拿,黎兆平晚上恰好还有点事,作了一番安排后离开了。雍州几家高档会所,黎兆平都是VIP会员,消费时只需要签单,年底一次性结清。黎兆平第二天特意赶去补签,发现龙晓鹏和这位王科长消费了近九千元。如果仅仅只是桑拿,肯定花不了这么多钱,毫无疑问,两人不仅做了全套服务,还拿走了诸如烟酒一类的消费品。对此,黎兆平非常理解,男人嘛,就像是蓄水池,池子里的水满了,一定要溢出来。水不满或者不溢,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池子漏了,一是死水一潭。

他一时没明白王科长伸手的意思,问道,什么?

手机。王科长说,我们暂时替你保存。

看来,这是在玩真的?他这么说了一句,稍犹豫片刻,还是掏出三部手机,递给王科长,然后向前走了几步,侧身坐到了床上,背向后一靠,右腿顺势曲起,搁在床沿上。

你以为是玩假的?龙晓鹏说,还是爽快点,都说了吧。

说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黎兆平说着,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

龙晓鹏说,你也不用这种态度,你该说什么,你心里清楚。

黎兆平说,说行贿还是说受贿?如果行贿的话,十几年来,我在牌桌上输给你的钱,没有一百万,也有好几十万吧?具体数目我还真记不清楚,不知道你有没有记账?还有,这么多年,你向我要了多少烟?保守点估计,光是极品江南,就有一件。这种烟,市场上卖两千四一条,光这一件,就超过十万。精软江南有多少?五十件有没有?这就有差不多二百万。你说,这是索贿还是行贿?还有,你吃过我多少次饭,你记得吗?你喝过我多少酒,你记得吗?这些加起来,不会少于一百万吧?天啦,这账还真不能算。这样算下来,恐怕有好几百万。你说,是我行贿还是你索贿?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