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05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黎兆平知道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晚会他参加了,也是他和张承明等人一起,把赵德良送到了广电山庄信息,尤其重要的是,当晚,巫丹根本不可能去赵德良的房间,她整个晚上,都和黎兆平在一起。

另一方面,黎兆平也会想,难道这些都是空穴来风?有没有一种可能,赵德良真的和巫丹走到了一起?如果答案是肯定的,现在这件事,有没有可能是赵德良一手安排的?会吗?如果真是赵德良导演了此事,他干嘛要拖上巫丹?这样做,难道不怕他和巫丹的关系暴露?对于赵德良来说,巫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女人和职位哪一个更重要,男人永远分得清楚明白。女人失去了还可以找到,官位失去了永远不会再回来。相反,有了官位也就有了女人,有了女人却与官位八竿子搭不上界。赵德良根本就是一个政治动物,就算他会冲冠一怒为红颜,也一定会讲究策略。

如此说来,此事由赵德良导演的可能,应该是不存在的。那会不会是另一种可能?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针对他黎兆平的,而是冲着赵德良来的?

这个想法冒出时,黎兆平暗自惊了一跳,甚至比直接目标是自己更令他惊惧。

江南省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省,这个省所有的男人都有政治情结,文化中充满了政治智慧,平常男人们在一起,话题永远只有两个,要么是女人,要么是政治。政治智慧,渗透了男人的血液,成为他们生命的重要组成。赵德良之前,已经有六任外来的书记省长被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赶走了。这次遇到的赵德良,偏偏也是一个政治智慧丰富政治手腕极其强硬的,他们因此想到了这种办法与赵德良一拼?就算他们以为赵德良和巫丹有那种关系,想从自己这里打开突破口,问题是,这么一件小事,能打败赵德良吗?根本不可能。相反,赵德良没有打败,自己因此倒大霉,却是完全可能的。

龙晓鹏显然把准了黎兆平的脉。他站起来,走到黎兆平面前,说,你不要阴阳怪调。按理说,我们应该马上将你带走。如果把你带走,我们是不是也一定要把巫丹带走?如果把她也带走,外面是不是会立即知道这件事?这样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你心里一定比我清楚吧。我没有这样做,是替你着想,你别拿好心当驴肝肺。这件事的分量,你好好掂量一下,我劝你最好是在这里解决,以便我们能对巫丹网开一面。不然,这件事就复杂了。

黎兆平简直想跳起来,冲到窗前,然后像田亮一样腾空跃起,将窗台当成十米台,以一个最优美的姿式完成生命的最后一次闪光。是啊,如果他不认罪,他们一定会将自己和巫丹一起带到纪委,那时,他和巫丹的关系,就会闹得全省都知道了。可是,要他认罪?让他认什么罪?他坚信,自己没有罪。如果说,像他请龙晓鹏吃饭、打牌有意输给他以及给他送烟送酒甚至是请他桑拿泡吧也算是罪的话,那他认罪,甚至认大罪,认十恶不赦之罪。可在司法实践中,因为这一类事被定为行贿罪的,好像还没有过。

不,这不是罪。有人说,这是在打擦边球,也有人说,这是在钻法律和政策的空子。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条鱼游在社会这个大海之中必需具备的生存手段。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