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57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因为出了很多汗,两人都有严重缺水症状。爬起来喝了水,又一起进了浴室。原本说好了一起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下,岂知洗着洗着,彼此的欲望之火,又熊熊地燃烧起来。第三场战斗,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开始了,从浴室打到客厅,又从楼上打到楼下。到底转战了多少个地方,郑砚华都记不清了。

陆敏说,她丈夫是一个懒惰的农夫,让他的土地抛荒已经多时了。

郑砚华有些不相信,说,你这么强烈,怎么可能忍得住?

陆敏苦笑,说就像有个段子说的,她的丈夫是抄煤气表的,一个月来一次。他可能是天生这方面不是太强,就是他们刚结婚的时候,他也只能一个星期一次。

郑砚华当时便想,他的精力,肯定是在外面消耗了,只是她这个傻女人不知道而已。

坐在阳光海岸等龙晓鹏的时候,郑砚华回味着和陆敏交往的所有细节。他知道,自己对陆敏是真动了情。他非常喜欢她,既喜欢她办事的方式,更喜欢和她做爱。以前,他常听人说,夫妻关系好不好,与他们的性生活是否和谐,有很大关系。他一直不信这话。他和自己的妻子性生活就不太和谐,妻子有洁癖,总觉得这种事不干净,每次做的时候,心理负担很重,里面也很干涩。他和她做,要么是很快就完了,要么是她里面已经完全干了,他动作的时候感到疼痛,不得不中止。可这并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他们一直爱得很深。直到和陆敏在一起,他才意识到男人们为什么如此迷恋这件事。

然而,即将到来的这个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这件事太令他不安了。

龙晓鹏进来的时候,郑砚华表现得极为冷淡,甚至没有请对方坐。龙晓鹏主动坐下来,然后自我介绍。听到龙晓鹏的名字,郑砚华的眉头皱了一下,反问,这么说,是你在办这件案子?

龙晓鹏意识到,接到他的电话后,郑砚华已经打听过,便说,是的,我是这个案子的负责人。

郑砚华只见过黎兆平两次,不能算熟。但同在这个圈中,彼此有很多相同的朋友或者说盟友,偏偏黎兆平又是一个话题人物,尤其是餐桌上,与他有关的事,经常成为佐料。综合各种信息,郑砚华得出一个印象,黎兆平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比如说,他当记者的时候,经常出席各种记者会,而每个会,主办方一定会准备红包,名曰车马费。多则上千元,少则一两百元,平均也有三五百元。有很多记者,整天就在跑会议,目的就是为了收红包。据说一个月下来,有的记者可以收到上万元的红包,有些记者一天跑十几场。整个雍州媒界,只有黎兆平最为特别,他从来不收红包。还有些记者,总在想方设法打听人家的坏事丑事,将其写成稿子,拿给当事人看。当事人一看,这事如果见报,麻烦肯定大了,只好和记者谈判,拿出一笔钱将稿子买下来。对于这类稿子最敏感的一是企业,二是政府部门。郑砚华在下面政府当过首脑,多次碰到这样的事。这些记者很精明,直接给钱他们,他们不好拿,出资方也不好入账。最好的办法,是给广告,他的个人收入,便在广告提成中。黎兆平当了十几年记者,从未这样收过人家一分钱。陆敏是雍州市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之一,哪怕将来黎兆平有可能和陆敏离婚,这钱也是二一添作五,如此有钱的黎兆平,怎么会受贿?郑砚华觉得这事很令人费解。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