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65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这件事里有两个悖论。悖论之一:既然彭清源已经出面,假若彭清源真希望吴芷娅进入前三名,可以直接告诉黎兆平,相信黎兆平不会拒绝也不能拒绝。那也就是说,周小萸根本不需要花一分钱,便可以轻而易举地让女儿进入前三。然而,周小萸为什么又花了这笔钱?会不会不是她花的,而是别人栽赃?悖论之二:周小萸送钱的目的,既然是让女儿进入前三,那么,打钱的时间,就一定在决出第四名之前。事实上,周小萸汇钱的时间晚了两天,前三名已经确定,吴芷娅出局了。

从逻辑上看,这件事太容易搞清楚了。如果黎兆平的暗示确有其事,彭清源和周小萸母女都有关系,周小萸就不应该举报黎兆平。如果不是周小萸举报黎兆平,那封举报信,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是周小萸举报,这个弯,又是怎么转过来的?她没有在彭清源那里达到目的,因此才来这么一手?

敲门声响起,王宗平来了。

王宗平和她开玩笑,说,什么事找我找得这么急?没有人陪了吗?

她说,你放心,就算我没人陪,也不会找你。

王宗平说,看来,我的级别还不够。告诉我,需要什么样的级别?看我努力一下,能不能有希望。

舒彦说,我没心情和你贫,我烦得很,你最好别惹我。

王宗平在她身边坐下来,将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说,谁惹我们的大律师生气了?

舒彦说,我刚刚从岳衡市赶回来,在那里见到黎兆平了。

王宗平将手从她肩上挪开,坐正了自己,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弄清楚了?

舒彦说,现在可以肯定,确实是周小萸往他的账上打了五十万,说是要让她的女儿进入雍城之星选美的前三名,结果在第四名止步了。也确实是周小萸写了举报信。

王宗平一下子跳了起来,真是周小萸,不可能吧?

舒彦多少带点揶揄地说,你为什么认为不可能?我告诉你,我直觉这件事非常可疑。第一,某人往另一个人账上打了一笔钱这种事,并不能作为立案根据,只能作一般调查,因为无法排除栽赃陷害的可能。第二,周小萸的目的是要让女儿进入前三名,汇款的时间,却是第四名确定之后。这已经明显违背常理。第三,在这样的背景下,只应该是调查,而不该是立案。市纪委却先把人抓了,这太反常。

王宗平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踱了好多圈,停下来,对她说,那边还有个房间吧?你打开,我去打个电话。

舒彦将那扇门打开,王宗平立即进去,随手将门关上了。她想,他给谁打电话?给周小萸?似乎没有必要这么神秘吧?应该是打给彭清源。这么说,黎兆平的猜测是对的,周小萸果然与彭清源有关系?仔细一想,这也并非不可能。周小萸是雍州的名女人,名声不在舒彦之下。仅仅从性方面说,周小萸的名气,甚至更大一些。有关周小萸性器官特别的传说,舒彦也听到了,但她非常怀疑,天下的女人不全是一样的吗?还真有人生着与众不同的性器官?无稽之谈嘛。可男人们似乎就信这些,甚至是那些达官贵人们,都梦想着和周小萸春风一度,体验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特别。彭清源也是男人,他大概也不能免俗吧?如果黎兆平的说法正确,他是和她们母女一起上床,天下又有多少男人经受得了这种诱惑?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