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69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她见王宗平不回应,便又说,会不会有另一种可能?比如说,有人承诺的更多?

王宗平说,这怎么可能?

舒彦问,为什么不可能?

王宗平说,你也不想想,在雍州,谁最大?

舒彦说,在雍州最大不一定在江南省最大。何况,马上要召开党代会了,结果还难以预料呢。

王宗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盯着舒彦看了好半天,才说,你的意思是……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陆敏和郑砚华原本已经约好,今天下午一起打球,然后一起吃饭,当然,也包括共度一个美好的晚上。她事先已经将房间订好了,左等右等,不见郑砚华到来,打他的手机,他将信号掐断了。陆敏知道,当领导的人,身不由己,许多时候,要处理一些重要事务,比如和什么重要人物见面之类,一时不方便接听电话时,便可能掐断电话。当然,领导还有另一个不方便,那就是电话得二十四小时开机。

既然他不方便,她便决定等他。她想,过一会儿,他可能找个机会给自己发个短信说明情况。左等右等,等了一个多小时,既没有他的电话,也没有他的短信。一个多小时不是个短时间,就算是重要领导接见,对方总会有上厕所的时候吧?总会有抽烟的时候吧?趁着这个时间给自己发个短信,总还是可以的。再说了,现在可是吃饭时候,就算是再重要的领导,也一定要吃饭吧。

会不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这似乎是惟一的解释。

闲着也是闲着。陆敏不断地打电话。她的关系很多,若想打听什么重大消息,在很短时间内,便可以得到结果。但是,她打了无数个电话之后,感到有些奇怪,所有的反馈都似乎表明,在雍州甚至江南省,此时并没有任何极其特殊的事件发生。

她再一次拨打郑砚华的电话,又是被掐断了。不过,这次很快有一条信息发过来。他在短信中说,一切都结束了,请不要再找我。侯卫东官场笔记

那一瞬间,她简直就要疯狂,立即回了一条短信,为什么?你应该给我一个理由。

他说,我当然有充分的理由。我不希望彼此伤害,这样道一声再见,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她丝毫不肯相让,说,你知道,我从来都不会在乎什么再见。只要你的理由充分,我保证此后再不纠缠你。

郑砚华回了一句极富意味的话,曾经沧海,何必巫山?他显然是将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诗句改了一下。意思是叫陆敏不要再纠缠了。

陆敏的想法不同,她正处于一个巨大的危机之中。或者说,她的婚姻,一直都处于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之中,多少年来,她就在这个黑洞里挣扎,眼看就要挣扎出来重出生天了,可这一切难道是镜花水月,梦中玫瑰?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