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96.2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龙晓鹏说,你这是何苦?你这样硬撑,到底能撑多久?不如痛快点,反正横竖都是要进监狱的,进了监狱,就不会像现象这样受罪了。

黎兆平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老子有机会,肯定日你娘。

龙晓鹏勃然大怒,几步跨过去,准备再次对他实施暴刑。可到了他的面前,发现他对于刑罚已经麻木,整个人极其迟钝,自觉这样玩也很无趣,便悻悻地停下来,想了半天,才说,你要日我娘?那我太欢迎了。我正担心我娘一个人在天堂孤单寂寞呢。不过,我有点担心,你这辈子目的女人太多,死了之后,只能进地狱,上不了天堂。是吗?

黎兆平极其艰难地说,我估计你很快就要下地狱了,到时候,你们母子,岂不是天地阻隔,永远没法超生了?

黎兆平永远是高傲的,他这一辈子,大概从出生起,就没有输过人。读书的时候,学习没输过人,打架没输过人,工作之后,就算有人职位比他爬得高,可他那张嘴和那目空一切的气势,从来都没输过。龙晓鹏第一次认识他,就是被他那张嘴征服的。当时,龙晓鹏便惊叹,天啦,这张嘴太厉害了。它是刀子,可以杀摔任何人,它也是火炬,可以照亮任何人。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和他做朋友。这次,他也觉得自己有点利令智昏,违背了打从认识黎兆平就定下的基本原则。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他是没法回头了。只得硬着头皮往前闯。

他说,你想过没有?现在你是囚犯。我是办案官。

黎兆平立即改了曹雪芹的一句诗,说,今天审我人笑蠢,他日审你知是谁?

这话让龙晓鹏心惊肉跳。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就算前面荆棘遍地,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往前闯。此时的龙晓鹏,已经没有任何法律底线,惟一的底线,就是逼迫黎兆平就范。他很清楚,这是摆在他面前惟一的出路。

你以为你有机会?他冷笑,却笑得有些尴尬。说,我看,你还是准备下半生过另一种日子吧。

黎兆平说,听说过最新农夫和蛇的故事吗?

龙晓鹏的心再次咯噔了一下。农夫和蛇的寓言,中国人大概没有不知道的。说是一农夫见一蛇冻僵了,顿起恻隐之心,将蛇捂在自己的怀里。人身的热量令蛇活了过来。蛇活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将农夫咬了一口。黎兆平将这个故事改了一下,在很多餐桌上当成笑料。

他说,其实,农夫当然知道蛇,当初,他捂进怀里的,根本就不是蛇,而是美女。一个美女冻僵了,他能不动心?可这不是一般的美女,而是美女蛇,醒过来之后,立即变成蛇了。农夫说,日他妈,真是便宜没好货。老子以为今晚可以开个荤了,谁知道她先拿老子开了荤。这样也好,老子今日免总算有肉吃了。他将蛇扔在地上。然后寻草药去了。过了一会儿再回来,那蛇又冻僵了,并且又还原成美女。他冷冷一笑,说,小样,和老子玩阴的?你狠老子比你还狠。说着,一刀切断了她的头,蛇身竟然没变回来。晚上,他先用蛇头汤下酒,然后就抱着女人身子睡觉。黎兆平提起这个故事,自然是暗示说,他就是那个农夫,以前曾有恩于龙晓鹏,没想到龙晓鹏是蛇蝎心肠,反倒咬了他一口。如果这一口咬不死他,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黎兆平之所以敢这样说,也是吃定了龙晓鹏。认定他的这一口,根本咬不死自己,仅仅伤点皮内而已。等他有机会反击的时候,那就不是一点皮内之伤了,而是生死之难。龙晓鹏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黎兆平现在是被自己关在笼子里,成了病猫,一旦有机会让他出去,他定然会成为猛虎。

和黎兆平周旋一上午,身心俱疲。普通人以为审讯犯人是斗智斗秀,以前,龙晓鹏审讯过很多犯人,确实是猫玩老鼠,兴致盎然。可面对黎兆平则完全不一样,仿佛被审讯的不是黎兆平,而是他龙晓鹏。这种内心的煎熬,别人是无法体会的。临近中午,另一个小组来换班,龙晓鹏站起来离开。

刚刚坐上汽车,手机接到一条短信。这条短信显然发来多时,只是因为他关机了,才在他的门口徘徊,一旦他将门打开,它立即钻进来了。短信只有一句话:省检已批准舒的申请,制定对策。龙晓鹏的心绪原本就很坏,这条短信,让他更加的坏了。他突然恶狠狠地骂了一声,准备回宾馆换身衣服,然后出去放肆一回。岂知回到房间,又遇到当头一棒。他才刚刚进门,门都还没有关上,就听到有人叫自己,转头一看,一身名牌并且洒着浓浓香水的舒彦浅笑吟吟地站在自己身后。

舒彦的美艳多次今自己想入非非,此刻见到她,他仿佛见到鬼一般,心灵深处的震动,简直无法形容。他明知故问,你?你怎幺会在这里?诛仙小说

她指了指对面的房间,说,我住在这里呀。龙晓鹏抬头望去,房间的门是开着的。他有一种印象,自己回来的时候,这扇门也是开着的。并且,他还记得,这个房间昨天晚上住的是一个男人。这是否说明,舒彦早已经知道他住在这里,并且摸清了他住的房间,然后将对门的宿客赶走,自己住进这里等他了?他更进一步想,今天一大早,舒彦肯定是等在省检,拿到省检的文件之后,便马不停蹄赶到了这里,然后开着门在这里等自己吧。

她也知道,如果给他打电话,他不会说实话,对于他和黎兆平的关系,她是太清楚了。哟,这么巧呀,看来,普通的握手即将成为上帝的握手了。龙晓鹏说了一句俏皮话,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并且顺势揽住了她的腰。

她并没有拒绝,他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暗中想,看来她是有求于自己?既然如此,下午就不必去歌厅了。关上门后,他立即转过身,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并且将嘴往她的脸上拱。她一把将他推开,在沙发上坐下,眼睛四处看了看,最后停在那台手提电脑上。龙晓鹏的心猛一缩,太阳穴突突地猛烈跳动起来。电脑的屏保还在闪动,旁边插着一只U盘。电脑只要受到轻微振动,屏保就会消失,随后将显现屏幕上暴风影音的播放器。

昨天晚上,为了缓解压力,他带了一位小姐出台。这位小姐颇有几分陆敏年轻时的风采,令他想入非非。可不知怎么回事,真刀真枪上马的时候,他老是不得要领,情急之中,他突然想到了王雷留在这里的那些U盘。他将u盘找出来,插进电脑,直接拖到后段。他站在电脑前,仔细欣赏了一阵,有了感觉后,再回到床上。后来,他竟然连电脑也没关,U盘也没有退出,便呼呼大唾了。如果舒彦好奇,动一下电脑,事情可就麻烦了。他实在没料到会出现这样一个不速之客,还以为一般人不会进自己的房间。他很想一个箭步冲过去,将U盘拔出来,又担心这样做太冒险,只好强行将这个念头压下。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