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96.4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龙晓鹏自然不甘束手就擒,他一定会奋起反击。他原本就是纪委副书记,他或许在审讯黎兆平之余,对她进行侦查。作为律师,她很清楚自己和龙晓鹏一样,是不干净的,行贿是她的常规工作手段,不仅拿钱行贿,也拿性行贿。他如果对她进行侦查,要找到这方面的证据并且将她送进监狱,不是一件难事。惟一的麻烦在于,她的律师资格在省里注册,而不在市里,表面上,龙晓鹏管不了她。但也并非完全如此,他是可以通过一桩发生在市法院的诉讼案进行立案的,那就要看他能否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这样一件案子,而且是一件由纪委来办的案子。

另一方面,舒彦既然已经向龙晓鹏宣战,她其实也就是向他背后的势力宣战。她之所以这样做。是基于一个最基本的判断,那就是彭清源和赵德良坐在同一条船上,他们都不愿看到黎兆平成为这条船上的那个破洞。同样的道理,他们也一定不愿看到舒彦成为这条船上的第二个破洞。如此一来,这场较量的胜败,就并不仅仅是舒彦和龙晓鹏之间的胜败,而是赵德良和另一股她目前还不清楚的势力之间的胜败。她相信,这场战争的最后结局,几乎等同于一场赌博,获胜者,第一得益于自己的实力,第二得益于自己的速度,第三得益于自己的运气。这三个方面,任何一方面起到了关键性作用,都可能改变整个结果。

正因为如此,舒彦也常常想,自己是不是在冒险?结果有没有可能黎兆平没救成,将自己也搭进去了?即使最终实现了自己期望的结果。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能为黎兆平所理解,是否能够得到黎兆平的回报?

当天下午,舒彦赶到了省人民医院,在高干病房找到了周小萸。周小萸当时正在一位领导的病房里聊天,整幢楼,似乎都可以听到她放肆的笑声。她的那种笑声很特别,既不是爽朗,也不是开怀,更像是一种极度性兴奋时的呻唤,就像空气中有一种特别腻的物质在穿透着,让整个天空变得浓稠起来,令处于这一区域的人,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舒彦和这位领导很热,彼此打过招呼,说了几句带色的笑话,便对周小萸说,周护士长,我找你有点事。然后又对领导说,徐主任,我把周护士长借用一下,你不会有意见吧?徐主任便开玩笑,那你打个借条吧,写明用途,使用方法,使用时间以及补偿方式。

周小萸显然清楚舒彦的目的,不太情愿自己被打扰,又有点身不由己,走出房间后,便问舒彦有什么事。完美世界小说

舒彦看了看长长的走道,反问她,我们就在这里谈?周小萸这种女人,不能公之于众的事情太多,又深知舒彦来者不善,便没有出声,带着她来到护士长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一位护士,周小萸将她支走了。里面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舒彦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她的面前。周小萸看了一眼那张照片,紧张的神经,似乎松了一下,问她,这是什么意思?礼拜五秘书网

舒彦问,你认识她吗?

周小萸说,不认识。

舒彦又拿出另一张照片,递到她的面前,说,你仔细看看,认真想想,你真的不认识他?

周小萸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带点挑衅地说,我一定要认识她吗?舒彦又拿出同一个人不同角度的照片放在她面前,说,你看仔细一点,到底认不认识。周小萸说,你拿出再多照片也没用。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我也完全不明白你要干什么。

周小萸有一个本事,很善于记人。无论什么人,只要她接触过一次,就能记住人家的面部特征,过了很长时间。都能说出个一二三。

舒彦问,我听说,只要你见过的人,你都可以记住,是不是真的?

周小萸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她,你能吗?

舒彦也不回答她,而是更进一步说,这么说,你确定你不认识这个人?

周小萸再一次肯定地说。我肯定地告诉你。我不认识。

舒彦说,你应该认识他,否则没有理由。

周小萸说,我为什么应该认识她?全世界有六十亿人口,难道我都应该认识?

舒彦将那些照片收起来。周小萸以为她准备离开,甚至已经做好了送客的准备。没料到舒彦从包里抽出另一张纸,问她,这是你的签名吗?纸上确实是一个签名。签的正是周小萸的名字。这是通过电脑处理之后复印的文件,原文件签在什么地方,难以判断。周小萸是护士长,需要她签名的地方很多,要想得到她的签名,并不是一件难事。她坦率地说,看起来像。舒彦又拿出另一张纸,问她,这个呢?你认为是你的签名吗?周小萸有些烦她这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大概想快点结束,说,是。舒彦变戏法似的拿出第三张同样大的纸,上面同样是龙飞风舞地签着周小萸的名字。这次,不待舒彦问,周小萸便回答,这个不是我的签名。舒彦将三张签名收起来,说了声谢谢,又说,对不起,打扰你了。接着转身而去。

周小萸以为她是来五十万汇款的事,高度戒备,非常担心自己不留神说漏了嘴。可她万万没想到,舒彦竟然是为了这么两件莫名其妙的事来找自己,便有点不依不挠,在门口拦住了她,说,我希望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舒彦轻轻将她推开,说。你去问那个指使你栽赃陷害的人吧。说过之后,扬长而去。

舒彦并没有离开医院,而是躲在车库里,双眼一直噔着周小萸那辆红色别克凯越。今天所做的两件事,结果都在她的预料之中。虽然她觉得有些累,感觉却是出奇的好。至少,舒彦已经证实了,去银行汇款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周小萸的熟人,那个签名,也根本不是周小萸的。可以肯定,有人拿了一张假身份证,冒用周小萸之名,汇出了那笔款子。尤其特别的是,这张假身份证,仅仅只是拿周小萸的身份证换了照片,加上周小萸本人承认,那笔钱是她汇出的,以及她写举报信的事,说明她至少对背后的内幕知情。

现在,舒彦来了一招打草惊蛇,周小萸当时没有意识到,事后一定会想到麻烦出在哪里,要不了多久,她很可能会离开医院,去找那个指挥她栽赃的人。当然,她也完全有可能打个电话问一问,如果那样,舒彦的计划就流产了。可她有一种感觉,这种事是见不得人的,周小萸一定不肯在电话里说。她甚至希望周小萸和某个人约着在喜来登三十八楼见面,如果那样的话,她就意外捡到宝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