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98.1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无论是官场还是商场,将女人当成某种流动资源,以谋取相应的利益,并不是今天才有,自古亦然。比较典型的例子,吕不韦将自己的小妾送给了秦公子。

至于当代,早些年是娶高官的女儿为妻,以此作跳板,而今天,自己的老婆若能得到某个高官的宠爱,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事。尤其是某些商场中人,他们巴结高官的时候,无所不用其极,将老婆的宿夜权当成礼物送给高官的,亦不乏英人。

巫丹和黎兆平的关系,林志国一开始就清楚。那时,他对巫丹着迷,竟然觉得只要能够娶到巫丹,其他的事,都可以不计较。当然,他也曾幻想过,结婚前她有什么,那些事均与自己无关,一旦结婚,她总该改变一下自己。后来,他也渐渐想通了,毕竟和巫丹结婚后,他在官场顺风顺水,他认为巫丹有旺夫命,就算她做得再出格,他也忍了。女人嘛,只要他需要,哪里找不到?

后来传出风言风语,说巫丹和赵德良有关系,是真是假,他没有证实也无法证实,甚至也从来没想过要去证实。证实又怎样?只是徒增烦恼。反正戴一顶绿帽子是戴,戴两顶也是戴。省委书记的红颜知己不是一般人想当就能当上的,自己这是撞大运了,怎么着,自己也可以从这件事中捞到点回报吧。

问题在于,他是秘书出身,秘书的命运,永远和自己服务的那位首长联在一起。他一朝为陈运达的秘书,终身就为陈运达的奴才。他若想往上攀,伯乐如果是陈运达,那还好说,如果攀的是陈运达的对头,别说陈运达这条线的人,就是官场其他人,也会认定他是过河拆桥两面三刀的人物。那样一来,在官场,再没有人敢信任他了。

陈运达积极酝酿送走袁百鸣的时候,正是林志国仕途极其微妙的时候。那时,他当了几年县委书记,正想挪一挪位置。林志国不想掺和这种权力斗争,他敏感地知道,这是一个并不喜欢好斗分子的时代,斗争或许能够今你获得某些东西,但也一定让你失去更多的东西,比如容量。落霞小说网二号首长

他找各种借口,推掉了那次斗争。那次事件的得力干将,是齐天胜和卢新华,他们找的突破口,是蒋雨珊。蒋雨珊是江南官场一个极其特别的女人,这个女人非常漂亮,只要看到他,你就无师自通地懂得了古人为什么将某种女人称为尤物。最初,蒋雨珊只是省家电公司的一名清洁工,属临时工性质。那个时代,临时工几乎没有转正可能,但并非铁板一块,特权在任何时候都存在,关键看你是否成为那个享受特权的人。

蒋雨珊对于特权的理解或者说对于自身的理解与众不同,也可以说,她对于资源的置换原则理解不同。正是通过资源置换,她取得了总经理的特别信任和承诺,很快由清洁工变为机关采买员,不久又成为公司业务员,并且因为业务骄人,被提为业务副经理。

到处都追大求全,政府部门一再强调要做大做强,省家电公司也开始膨胀起来,成立了集团公司。没料到,市场说变就变,公司每况愈下。蒋雨珊主动请缨,到一间亏损严重的分公司担任经理,几个月便扭亏成功。蒋雨珊是名交际花,真正的商场官场两栖动物,当时省里的几任领导,没有一个不对她青眼相看的。

蒋雨珊有一句名言,她说,在商品社会,什么都是商品,人也是商品。商品一旦进入流通,就有一个增值或减值的过程。有些人,当科长当处长,一级级往上升,这就是在增值,也有些人,当百万富翁然后千万富翁,也是在增值。谁都理解她这一席话的潜台词,作为女人,你今天跟这个男人睡,值一百元,明天跟那个男人睡,值一千元,你就是在增值。

一般来说,女人一旦成为床上骁将,肯定会减值,在男人眼里,这个女人不值钱。可蒋雨珊是个特例,她的人生,一直处于增值通道之中,跟她接触过的男人,没一个说她不好,反而争着为她出力。在相当一段时间里,蒋雨珊被称为江南第一名女人,没有她走不通的门路,没有她办不成的事。

可是,她在最后时刻,走错了一步路,撇开省长陈运达,扑进了袁百鸣的怀里。对于蒋雨珊和陈运达之间的交往,林志国是最清楚的。蒋雨珊是林志国当秘书之后不久认识陈运达的,两人的关系进展迅猛。那时候,手机还是稀罕物,即使是副省长,也没有专配的手机,蒋雨珊认识陈运达的第二天,就给他送来一台摩托罗拉小砖头。这台手机此后一直放在林志国的包里。此时的蒋雨珊,并不仅仅和陈运达关系亲密,和省里很多领导人关系都极为特殊。最绝的是,她能将这种关系处理得很好,谁都没有为此吃醋。

不久之后,袁百鸣来到江南省,并且在三个月后坠入了蒋雨珊织就的温柔乡。对于这样的事,陈运达原本是能够理解的,毕竟美女属于公共资源,你又没有申请专利,既然你用得,人家也一样用得。偏偏这位新书记对蒋雨珊十分迷恋,不希望其他人染指。而陈运达和袁百鸣的关系恶化之后,原本希望蒋雨珊替自己充当新书记身边的间谍,却被蒋雨珊拒绝了。

蒋雨珊拒绝陈运达,有一个原因,真正的人事权掌握在袁百鸣手里,表百鸣迅速把她提拔为副厅长。而且安排在财政厅。当时的财厅厅长是陈运达的人,陈运达和袁百鸣之争,迅速演化为财厅正副厅长之争。陈运达自然不肯失去极其关键的财权,暗中运筹帷幄,指挥齐天胜、卢新华以及财厅厅长等人在前面冲锋陷阵,很快就将蒋雨珊拿下了。

这个案子轰动全国,但最初却不是江南省爆出来的,根本原因,袁百鸣将这件事捂住了,齐天胜通过外地朋友,将有关资料透露出去。袁百鸣自然在这里呆不住了,只好换个地方做官。

整个事件,林志国都是旁观者,这件事让他肝胆俱寒,也彻底明白,上船容易下船难,自己和陈运达的命运,是紧紧连在一起的。眼下这件事,他也知道颇为棘手,并非赵德良有多深的道行,而是陈运达有点太过急躁,选择的攻击点太成问题。有关这一点,林志国的估计也不足,原以为黎兆平整个一公子哥儿,哪里受得了苦?进去就撂了。那时再乘胜追击,扩大战果应该并不是一件难事,达到目的,也就轻而易举。现在弄得泥足深陷,大家都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