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98.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杜崇光将杯子端起来,认真看了看,又将鼻子凑上前,闻了闻香味,说,两片叶子。这种茶,颜色看起来好,但不经泡。第三遍就没味了。大概是七月的茶,雨水不够,所以少了点润的感觉。还有,炒功一般,火候没有把握好,有的炒过了,有的又不够。茶场施多了化肥,茶味就走了。小林,不是我说你,这种茶,根本就不是人喝的,喂猪,猪都不喝。

林志国顿时十分尴尬,恨不得躲到地球以外的什么地方去。齐天胜担心这几个人闹出什么不愉快,转移了话题,说,别扯这些咸淡了,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他端起面前的茶杯,想喝,似乎想起杜崇光刚才的话,又放下了,说,最近发生了好多事,我一件一件地说。第一,舒彦在盯着搞这件事,她已经取得省检的特许,允许她全程跟进黎兆平案件。

卢新华打断了他,这件事我们早就知道了呀。就算省检特许了,那又怎样?县官还不如现管呢。人在我们手里,主动权就在我们手里。她能翻得了天?

齐天胜说,我要说的不是她能不能跟进,而是这件事背后,有些东西,是我们并不了解的。舒彦是什么人?就算她有通天的本事,也只是一名律师而已。她为什么能够拿到省检的特许?这件事本身,说明她背后有人在支持。不然的话,她肯定拿不到那份文件。

杜崇光说,你认为谁在背后支持?彭清源还是赵德良?

齐天胜说,两个人都有可能。昨天晚上,彭清源本来有两个重要外事活动,但他借口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把这两个活动都推给了温瑞隆。可是,他并没有去任何一家医院,却又去机场接了北京一位首长的夫人,接着就去省委见赵德良。

卢新华说,彭清源去见赵德良,也不一定是为这件事吧?

齐天胜摆了摆头,说,肯定是这件事。前天,舒彦去找过周小萸,给她看了几张照片,这些照片,是银行录像的截图。这说明舒彦已经拿到了银行录像,并且知道,周小萸根本就不是行贿人。接着,舒彦去市委见了王宗平,估计是将这一消息通报了他们。

卢新华说,银行一天有那么多人来来往往,她怎么就能认定?银行职员又怎么肯定某个人办的是哪一笔交易?这种事,在法律上站不住脚。

齐天胜说,在法律上站不站得住脚,不由我们说了算。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你们想想,如果他们并不准备拿上法庭,仅仅只是拿来当判断的依据,结果会怎样?

林志国沉默了半天,一直都在认真地听。到了这里,他有点忍不住了,说,我们应该立即向老板汇报,终止这件事。这样下去,风险太大了。

卢新华说,终止?怎么终止?把黎兆平放出来?黎兆平是什么人,你不是不知道,抓进去是一只狗,放出来就是一头狼。而且,要放就一定得给他一个说法,我们怎样给说法?

林志国说,其实这很简单,证据不足,罪名不成立。

卢新华立即说,如果这么简单就好了。你不想想,黎兆平在里面挨了打,肯善罢干休?就一个罪名不成立把他放了,他不闹翻天才怪。诛仙小说

在这件事上,杜崇光出乎意料地站在卢新华的立场。他将烟头拧灭,说,我不同意把黎兆平放出来。一旦放出来,他就会变成一条疯狗,还不知会咬多少人。

齐天胜说,那也不见得,只要他还在体制内,就不得不服体制管。

卢新华说,我只知道,任何一个将军,都不喜欢撤退。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撤退的时候,背对着敌人,完全没有防御能力,只能被动挨打。现在,战斗已经开始了,你们认为自己还有可能全身而退吗?你们如果这样想的话,那就实在太天真了。只要我们一退,我们所有人,立即完蛋。

林志国说,就算是进攻,那也需要一个办法。一开始,我们寄希望于从黎兆平身上打开缺口,现在的事实证明了我当初的预感,这条路根本走不通。

在这个问题上,卢新华显得异常固执,他说,我就不相信黎兆平没问题。他有那么多财产,这些财产都是怎么来的?清水塘和融富中央国际那么大两个工程,还有以前的那些工程,不是有没有问题,而是我们怎么打开缺口。话说回来,就算真的查不出真凭实据,能不能办他个财产来源不明罪?他到底有多少财产?到底有多少是能说明来源的?志国有一句话,我是认同的,那就是需要一个办法。我想,我们不能务虚,得务实。如果是战争年代,我们就是参谋部,我们得拿出一个完整的作战方案来给首长参谋。

我个人觉得,关于黎兆平一案,一定要查下去,正面进攻不行,我们就侧面迂回。我们可以查黎兆平的财产来源不明。我们都知道黎兆平很有钱,但是,他到底有多少钱?这些钱来路都是清白的吗?有没有说不明白的?有没有通过行政资源得到的项目?就算黎兆平没有。黎兆林有没有?陆敏有没有?他们的生意做得那么大,我就不信他们每一分钱都干净,都可以拿出来见阳光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