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98.5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卢新华说,黎兆平只是在省管单位工作而已,广电是个什么性质的单位,你们又不是不清楚。广电局是行政单位,电视台却是事业编。广电的干部属于双轨制,当着政府的官,拿着企业的钱。广电的处级干部,人事关系在广电的人事处,广电自然有权决定。

齐天胜说,我刚才说的是理论,但并不等于实际上此事不能操作。

杜崇光立即问,怎么操作?你刚才也说了,省委组织部不同意,一切都是枉然。

卢新华说,省委组织部和监察厅,才不会管你的内部粮票。昆仑小说

林志国对这种搞法非常忧虑,他说,一般情况,上面肯定不会插手这件事。但上面插不插手,主动权在上面。我们既控制不了监察厅,也控制不了组织部,他们要插手,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齐天胜说,一定要双开黎兆平,难度肯定是很大的。不过,双开黎兆平,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只是要阻止黎兆平当选党代表。当选党代表,必须基层党员的选票。基层党员不投票,他们也没办法。那么,阻止基层党员投票,有什么办法?我们出面做工作,制造舆论,肯定是方法之一。如果广电局党组做出双开决定,不管这个决定上面批不批,影响都会很大。下面要双开的人,上面却要选为党代表,肯定会引起那些投票代表心理上的抵触和反感。只要有一部分投票代表拒绝给黎兆平投票,那就达到了我们阻止黎兆平当选党代表的目的。其余的。都是次要的。

卢新华说,对,这才是关键,就算不能双开,也可以留党察看嘛。按照党章规定,留党察看的党员,没有表决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们之所以有这一提议,就是为了对付他们选他为党代表。既然他没有了被选举权,就没有这一隐患了。

林志国知道,这些人已经疯了。在他们眼里,权力是万能的。可他觉得,权力虽然是万能的,毕竟权力也是一个平衡器,并不由某一方执掌,而是双方较力。如果在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对黎兆平予以双开,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可现在的局面是博弈已经开始,整个江南省官场,到底有多少人明白这是一场博弈?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们知己,可知彼吗?

一旦将双开黎兆平的事提上广电局的议事日程,这事儿就闹大了,暗斗有可能变成明争。公开对抗的结果不可预料,赵德良或许不能将陈运达怎么样,但要对付像林志国这样的干部,太容易了。对于此事的前途,林志国充满了忧虑。同时他也清楚,这件事只要陈运达不刹车,大家就算明知死路一条,也得冲下去。既然如此,那就应该从被动寻找主动,希望有绝处逢生的机会。

尽管他和齐天胜以及卢新华同属一个阵营,可他瞧不起这两个人,他们有勇无谋,一介匹夫而已。他有些恨陈运达了,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看上了这两个莽夫?同时他又想,没办法,这就是官场。官场就像垃圾场,随处可见一堆一堆的大草包,却又被官场的光环包装得人模狗样。官场不需要能力不需要智慧,只需要你成为官场平衡的砝码。既然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最后的努力,就一定要有组织有计划,每一步都要计算好。

林志国深思热虑一番后,提出了自己的方案。林志国说,目前的形势下,如果能对黎兆平双开,是一个较为直接的办法。双开决定一旦作出,他就失去了党员身份,也就失去了当选党代表的身份。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这件事遇到什么阻滞,我们得有预案。如果双开的目的未能达到,退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刚才老卢提到留党察看。这是办法之一。

我们还得有更进一步的预案,那就是连这一目标都无法达到,怎么办?那么,就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黎兆平当选。以我的估计,这件事也不乐观,文宣口一直抓在宣传部的手里,政府这边插不上手,控制力极弱,宣传部长丁应平又是赵德良的人。双开需要广电局党组一致同意,还需要宣传部和组织部批准,手续繁复,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就算是留党察看,也同样存在这一问题,如果宣传部或者组织部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此事就可能泡汤。

所以,这件事只能智取,不能硬攻。我认为,比较可行的办法,是在两性关系上做文章。电视台的男女关系比较乱,社会上有一种说法。说江南广电是一个将好女人变成荡妇的地方,女人本身就是一张最好的床,床自然就是供人睡的。问题在于,男人都有一个情结,不能容忍自己的床被他人唾了,尤其是在未征得自己同意的情形下偷偷地睡。

可以在电视台散布黎兆平和哪些女人睡过的消息,甚至可以说,这是双规期间,黎兆平坦白交待的。这类事,谁知道真假?消息传播之时,肯定有很多男人受伤,其中有投票权的人,到底受伤者有多少?杀伤力有多大?谁都无法预料。假如权力的威力足以抵御这一杀伤力,那么,还需要更进一步的预案。

林志国,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如果最终黎兆平当选了,那么,就得预备两条路,其一,释放黎兆平,其二,硬抗下去。此时,如果硬抗,就一定得有更加充分的理由。走到这一步,那就进入白热化了。如果没有铁的证据又拖着不放人,省委完全可能作出决定,将所有办案人员调离甚至撤职。

此时,惟一能够使出的杀手锏,就是老板的批示。但如此一来,便将老板推到了一线,这场博弈,也就到了彻底翻脸老帅相见的阶段,再没有任何转寰余地了。我认为,最好不要出现这样的结果。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这就像是打扑克牌,小王如果想赢大王,惟一的办法,就是躲过大王的攻击,让更小的牌去当炮灰。直接面对,死去的一定是小王。

真的到了这一步,最明智的做法是释放黎兆平,给自己留有余地和实力,至于下一步怎么走,那要看大老板的意思。大老板如果认为可以就此撇出战斗,出于官场平衡考虑,对手或许也会就此罢战,那么,至少为下一轮战斗留住了实力。大老板如果要继续战下去,那就需要选择新的战场和攻击点。甚至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林志国的分析是客观冷静的,同时,也最能代表杜崇光的心声,最能分解他的压力。他第一个表现出了对林志国的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