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8章

上一章: 下一章:

舒彦说,她今天来,目的就是想摸一摸情况。她觉得不能老是他们出击,自己这边防守,关键时刻,该出手时就出手。如果这边也出手,那边就会两线作战,难免手忙脚乱。现在闹腾得欢的几个人,屁股干净吗?她绝对不信,关键在于你是否有证据。她甚至相信,黎兆平手里一定有。只要有确凿的证据,来一次绝地反击,正所谓伤其五指,不如断其一指。如若能够将他们之中打倒一个,其他人。可能没那么嚣张。

黎兆平明白了她的话,摆了摆头,说,这根本没用。那几个人,齐天胜似乎还算干净,我有一种感觉,齐天胜不是不贪,而是贪的目标更大更高,他贪的是权力。为了这一目标,他可以克己复礼。至于其他几个人,杜崇光不贪?杀了我都不相信。多的不说,我只说一点,杜崇光的烟瘾奇大无比,每天至少要抽五包烟。而他抽的是什么烟?极品江南,这种烟,出厂价都是一千八百元一条,也就是说,杜崇光每天抽烟,需要九百元,一个月二点七万。杜崇光还特别喜欢喝酒,每餐都要喝,就是禁酒令,也对他丝毫不起作用。他每天要喝一斤酒,而且非茅台不喝。仅烟酒两项,每月就需要四万五千元。这样的人,能是清官?至于林志国,我就更清楚了。此人是个典型的官痞,没有不敢做的事,没有不敢拿的钱。问题在于,现在立案去查,查到猴年马月去了,刀口上他们都是马前卒,上面有人保的话,没有真凭实据,案子都没法立下来,怎么查?

这话提醒了舒彦,她说,既然这样,我们就搞一次斩首行动,直接针对陈运达。整个江南省,谁不知道他是个恶霸地主?他的事一定不少,只要有人去查。

黎兆平肯定地说,陈运达这个人,在整个官场,还属于比较特别的一个。如果说他像别的贪官一样四处伸手,我还真的不太相信。在这一点上,陈运达和齐天胜是比较相近的,他们更远大的目标在权而不在钱。另一方面,如果说陈运达在经济上一点问题都没有,我同样不相信。我就是搞房地产的,雍州市乃至整个江南省,哪家房地产公司最大?雍江地产。雍江地产的幕后老板,正是陈运达的外甥古昌华。雍江地产还只是一家二级公司,其母公司新城实业,那可是江南省知名企业,民营企业中,绝对十名以内。古昌华能有多大本事?如果没有陈运达的权力,他别说成为江南省第一大房地产商,就算是混个小康,恐怕都难。

然而,要调查陈运达和古昌华之间的经济来往,显然是一项庞大的工程。至于其他方面,黎兆平确实知道陈运达一些事。比如陈运达当市委书记的时候,稿过一个柳泉开发区,那个开发区的面积,比雍州市的新雍开发区还大。陈运达当时在大会上说,特事特办,这件事,任何单位任何人不准阻挠,谁阻我撤谁的职。他在开发区组建了一个办公室,将工商局、国土局、规划局、公安局等几十个部门的权力归总于这一办公室,使得这个办公室的权力大得无边,一切手续,能省的省,能免的免,一个章子解决问题。鬼吹灯小说金庸小说全集

当初,这个开发区轰轰烈烈,说是要创造超深圳速度,省城的几大媒体,连篇累牍进行了报道。在这个开发区中,陈运达重点保证的是新时代高科技园项目,这个项目的总规划高达一百亿。他多次强调,所有一切部门,都要为这个项目开绿灯。就因为这一路绿灯,政府在土地出让、财税收入等方面放了大血,而项目投资人胡汶轩,前期用于投入的资金,几乎全是贷款。正因为这个开发区、这个项目,陈运达创造了一个GDP神话,他也因此顺利上调省政府。

陈运达上调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越来越明显,国家调整了相应的经济政策和金融政策,胡汶轩的资金链断了,项目拖了下来。直到今天,柳泉开发区都是一个烂摊子。可因为是陈运达抓的重点,谁都绕着走,不敢去碰。这件事背后,有没有问题?肯定有大问题。但有没有陈运达的问题,别人就不清楚了。

听到这话,舒彦大为惊喜。她说,如果雍州新城的大股东是古昌华,那不难查出来。

黎兆平摆了摆头,说这事并不那么容易。无论是古昌华还是陈运达,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异常敏感,他们大概早已经做好了相应的准备。何况,陈运达肯定在这间公司周围撑起了一张大网,除非是赵德良或者彭清源亲自抓,否则,根本查不出问题。赵德良和彭清源如果亲自指挥查雍州新城,就等于和陈运达彻底翻脸,政治风险实在太大。

舒彦并不认同黎兆平的说法,她觉得,雍州新城的事,整个雍州人都知道,只是因为背后的势力太强大,案子才被压了下来。可无论陈运达有多么强大,现在的市委书记是彭清源,省委书记是赵德良,只要他们两人下定决心,就一定可以旧案重提,一查到底。无论陈运达或者古昌华有什么办法洗白那些钱,也不可能踏雪无痕,何况,生命悠关的时候,那些替他洗钱的人,不可能铁板一块吧?退一步说,这边一旦开始调查雍州新城,陈运达不可能不知道此事是针对他而来。他也就会明白,人家并不仅仅只是被动挨打,也有反击的时候,而且力度不小。

黎兆平仍然觉得,这个想法欠考虑。如此一来,就等于赵德良和陈运达的公开宣战。这场战争打下去,会是个什么结局?这就好像一盘棋,斗来斗去,都是车马炮,那叫布局或者开局。一旦老帅相见,那就是残局了。省委书记和省长大打出手,事情一旦闹到中央知道,搞不好中组部或者中纪委都会派工作组下来,结果很可能就是两败俱伤。这种玩火的搞法,任何一个具有政治智慧的人,都不会干。

相反,舒彦如果对彭清源或者赵德良提出这件事,只会让他们觉得,舒彦这个人政治上不成熟而且非常可怕,最好是离远一点。对于彭清源或者赵德良来说,事情只要不闹到无法收场,就算是和陈运达斗败了,最多也就是异地做官。公开宣战,结果不是谁胜谁负或者是否能有乌纱帽的问题,很可能是会不会进监狱的问题。

这是一种破釜沉舟你死我活的搞法。这种搞法不留任何余地。其实也是逼对手拼死反抗。这是古代军事家们最忌讳的一种战法。历史上,大概也只有白起、项羽、霍去病、成吉思汗等有数的几个人用过。就算是项羽,也并不是每次都用这种战法,许多时候,还是留有余地的。黎兆平说,如果赵德良和彭清源愿意拼死一战,倒还好说,假若他们觉得这样斗下去损失太大,那么,就有彻底可能退缩,那时,麻烦就大了。

他们谈的时间够长,杨诚刚在外面催了几次,舒彦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向他提起周小萸被绑架一事。没有说,她是不想黎兆平担心。他毕竟困在这里面,外面的事,他完全管不了。假若他不能很快知道外面的消息,那还不急死?尤其他现在这种精神态度,说不准此事就变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告别黎兆平,她急于赶回雍州并且找到黎兆林,如果真是黎兆林绑架了周小萸。她一定要将此事处理好。当然,她没料到,此时的黎兆林,根本就不在雍州。路上,她终于打通杨晓丹的电话。她问杨晓丹在哪里,杨晓丹说在三亚。

舒彦心中暗自惊了一下,杨晓丹怎么跑到三亚去了?和黎兆林一起去的?她说,兆林的电话怎么一直关机?他和你在一起吧?你叫他听电话。黎兆林果然和杨晓丹在一起。听说他在三亚,舒彦心中一把火。你哥哥被关了进去,我还在四处为他奔波,你倒好,不仅跑去游山玩水,连手机也不开。甚至都不事先告诉我一声。

舒彦冲着他发了一通火,黎兆林便解释,他并不是来三亚旅游,而是来处理一些紧急事务。舒彦说,处理紧急事务?什么紧急事务?是不是周小萸?黎兆林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说,姐,你说什么?什么周小萸?

舒彦说,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周小萸被人绑架了,是不是你干的?

黎兆林说,周小萸被人绑架了?这个王八蛋,终于报应了?太好了。

舒彦说,你别跟我乱扯,你说,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黎兆林说,姐,你怎么不相信我?

舒彦语气强硬地说,兆林,我不想听你说更多。我只提醒你一句,这件事,如果不是你干的最好。如果是你干的,你立即把人放了,不然,会有很多麻烦的。挂断电话后,舒彦想,看来,真不是黎兆林干的。如果他绑架了周小萸,哪里还有心情跑到三亚去?既然不是他干的,她心中的一块石头,也就落了地。

失去自由的第一个晚上,周小萸受尽折磨。这种折磨并不来自许乔生或者任何人,而是来自那些小飞虫。不知是不是许乔生他们有意抓了一些蚊子放在这间屋子里,周小萸从来不知道世界上会有如此之多的蚊子,也不知道蚊子竟然如此之大,攻击如此之猛。整个晚上,她都在和蚊子战斗,可面对这种小飞虫,人实在是太无能为力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成了小飞虫的攻击目标,而她的身体又完全不设防。

到了后来,她竟然发现,自己的鼻孔里面、指甲缝里面以及其他一些身体极其隐蔽的地方,都曾发生过激烈战斗。战斗过后,留下的是一个个出血点和隆起的小肿块。那时,她只期望天早点亮。她知道,这些小飞虫是夜行动物,只要天一亮,它们就会集体撤退。

总算熬到天亮了,她也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攻击虽然有所减轻,却并没有完全消失。根本原因在于,这间房子的窗户被封死了,里面的光线很暗。在这种暗淡的光线下,蚊子们充分发扬了一不怕苦二不怕累连续作战的精神。一夜没睡,困得要命,可周小萸意识到,自己得活动,否则,就难以避免遭受那些小飞虫的攻击。

她很快替自己找了点事,先是将这个小小空间打量了一下。这是一个约二十平米的空间,砖石建筑,只有一扇窗,但那扇窗被封死了,不仅无法从窗口逃出去,甚至是光线都很难从窗口进来。她注意看了周围的墙,下面大约一米五高是石块垒成的,上面是青砖,没有工具,她根本无法破墙而出。再看看空间里面,除了瓶装水以及堆放在一张报纸上面的面包,再无他物,甚至连卫生纸都没有。憋了一夜的尿让她难受,她需要排泄。实际上,她早便有了排泄的欲望,只因为她有洁癣,不愿意污染自己很可能需要生存一段日子的空间,因而一直忍着。及至有了微弱的光线,可以看清周围环境之后,她才意识到,空间里没有任何可装便溺的器物。在此情况下,她只好走到房间的一角,蹲下来放松。从此,这里便成了她的排泄区。最要命的是,她的生理周期提前到来了。离开雍州的时候,她算过日子,知道生理周期将在一周后到来。平常,她的生理周期不是太准,有时会提前有时会推后,总体来说,还算有规律。

第二个晚上,她又和那些小飞虫战斗了一晚,好不容易到了凌晨,朦胧朦胧睡了过去,突然觉得下面三角区有些异样,湿漉漉的。最初,她也没当一回事,直到天亮后,还是湿漉漉的,便想找点纸擦拭一下以探究竟,向四周看了看,根本没有可用的纸,最后只好用手试了试,见到一丝血迹时,她还怀疑,是不是蚊子的攻击或者因为挠痒被自己抓破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