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099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齐天胜并不完全同意林志国的意见,或者说,他同意林志国前面的方案,却不认同后半部分,他觉得,既然战斗已经打响,就不应该一条道走到黑,应该全面开战,不能等黎兆平这条路走不通以后再考虑开辟新战场,主动的办法,应该是现在就开辟新战场。

卢新华说,我赞成现在就开辟新战场。不仅要开辟第二战场第三战场,还要开辟第四战场第五战场。我们开始不是有计划吗?我觉得,现在是全面开花的时候了。

林志国暗吃了一惊。全面开花?他想到了一个词:最后的疯狂。当初,考虑发起进攻的时候,他们提出了一大堆方案。

第一个方案涉及一起十几年前发生的矿难事故。那是一座金矿,矿主是当地一地痞,他的背后,有一大串身份特殊的股东,县里以及地区领孚,相当大一部分,都在这座矿里占有股份。矿难发生时,有一个工班正在地下采掘作业,因为冒顶,十七名矿工被埋,仅救起一人。上报事故时,下面仅仅报告受伤十四人,死亡一人。彭清源是当时的行暑专员,且担任过那个县的县委书记,据说,他的儿子彭牧是那个矿的最大股东,那个地痞矿主,其实是他的傀儡。不过,这毕竟是十几年前的旧案,当时国家对这类事件的处理,也没有后来严厉,此时进行调查,难度非常之大。

第二方案仍然涉及彭清源的儿子彭牧。彭牧挖金矿赚了大钱,于是不再挖矿了,改行搞金融投资,名义上说是金融投资,实际上是在股市上做庄。他和上市公司联合起来炮制虚假信,恶意将股价拉高,大赚其钱。本省的几家上市公司,他几乎全部轮番做过庄,然而,这件事调查起来难度更大。一来,彭牧早已经离开江南省,将公司搬到了北京,领导干部子女在当地经商的纪律套不上他。其二,他和上市公司联手做庄的事,没有证监会参与调查,根本无法进行,可证监会调查需要确凿的证据,这样的证据,他们一时拿不到。其三,此案涉及的所有人,均属于利益共同体,获得证据极其不易。落霞小说网

第三方案涉及彭清源的妻子向梅芳和妻弟向荣生。彭清源的婚姻是时代的产物,当时讲究越穷越革命,讲究政治荣誉。向梅芳当时是县环卫所的工人,他们在县劳模会上相识,然后组成革命家庭。彭清源的婚后生活一直不太和谐,夫妻俩不仅话说不到一块,甚至连睡在一张床上,都显得多余。但官场就是奇怪,以向梅芳一个小学文凭,竟然妻凭夫贵,一路当到了劳动厅的副厅级调研员。向梅芳的弟弟向荣生,文革时的初中毕业生,原本是一个混混,但在姐姐的活动下,当上了一个地级市的副局长,此人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连彭清源都不止一次说过,像向荣生这样的流氓无赖,竟然能够当上副局长,为什么没有人查他?大家都知道,如果查向荣生,一查一个准,纪检部门关于他的举报信,有几麻袋,就是没人查他。这个方案被否定,根本原因在于,即使查实了向梅芳向荣生姐弟有经济问题,这把火,能烧到彭清源头上吗?他多次呼吁有关部门查向荣生,早把自己撇清了。

第四方案涉及本省最大的房地产商之一张玉馨。张玉馨的母亲是彭清源和陈运达高中时的老师,尤其喜欢彭清源,多次表示要认彭清源为干儿子。那时有人和她开玩笑,说不如让他当你的女婿好了。张玉馨当时才只有五岁。高中毕业后,张玉馨没有考上大学,在社会上混了好几年,后来托彭清源的关系,安排在县房管局当打字员,不久转干。彭清源到地区后,又将她调到了地区房管局,职务也变成了副科长。许多人包括向梅芳在内,怀疑彭清源和张玉馨有特殊关系,只是一直未得到证实。彭清源在地区工作后期,张玉馨下海了,开起了房地产公司。最初,她主要承建地区各局的一些办公楼家属楼,积累了一定资本后,才开始囤地建住宅区。张玉馨的业务主要是在地级市和各县里,在那里,她总是能够拿到最好的地块,取得最佳容积率,并且在银行贷款诸事一爵风顺。张玉馨从不涉足省城,有人说,这是圆为彭清源在省城,他们之间,早已经达成了默契。房地产业跟众多的政府部门打交道,没有强大的权力支持,根本玩不转。麻烦在于,像张玉馨这样的堡垒,你能在短时间内攻得下来吗?

第五方案涉及彭清源的秘书王宗平。王宗平大学毕业后便分到了市直机关,一直从事文秘工作,多年没有太大变化。他的父母属于较早下海经商的那一类人,开始是从南方倒嘴服装到雍州来卖,后来发展到自己开服装厂。正因为家里有钱,在机关工作的王宗平,显得非常干净争,不结帮不扎派,因此也一直都在官场边缘。王宗平的父亲有一位官场朋友,此人后来当上了雍州市委副书记,并且让王宗平成为自己的秘书。这名副书记在任的时间不长,便被安排去政协当副主席,实际却是将他调开查他的经济问题。王宗平受此案牵连,被调查了半年时间,结论是与这桩赍腐案没有丝毫关系。经历此案的王宗平,坐了好几年冷板凳,曾无数次想辞职下海经营父亲的公司,可父亲坚决不同意。后来,彭清源的秘书被外放,由唐小舟推荐,王宗平担任了当时的常务副省长彭清源的秘书。也就在王宗平担任彭清源秘书两个月后,省内一家企业高价收购了其父的服装企业。坊间有传闻说,其父的企业其实亏损严重,早已经入不敷出,这起收购,是王宗平一手促成,背后一定有权力运作。

除此之外,还有两宗与贷款有关的案子,一宗与商业划地有关的案子,一宗港商投资案,三宗国有企业收购案,两宗高速公路建设案。也还有几桩过去的遗案,有可能牵涉彭清源。比如他担任地区行署专员的时候,曾主持建设过一条公路,由他亲自担任总指挥。后来,这条公路成了典型的豆腐渣工程,三年不到,几乎整个路面,都重新整固了,尤其重要的是,其中一座桥坍塌,兄了人。事后查明,实际负责这项工程担任副总指挥的交通局长收受了大量贿略。当时也有很多人认为彭清源绝对不可能干净,可就是查不到丝毫证据。人们相信,是那位交通局长当了彭清源的替死鬼。

再就是蒋雨珊案件,据说,彭清源也曾是蒋雨珊的裙下之臣,他们之间,有没有经济上的来往或者买官卖官,是一个问号。可是,这些案子,如果一桩桩地查,存在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在于,几乎所有的预案,均与赵德良无关。赵德良是外来干部,来江南省才三年时间,没有复杂的关系和利益。如果不能将赵德良收进笼子里,这个计划就没有意义。

省里调查高级干部,必须赵德良点头,省纪委立案。就算你有办法越过省委,直通中纪委,因为赵德良不属于回避对象,中纪委也会充分考虑赵德良的意见。如此一来,案子能不能立下来,都是大问题。其二,列出那么多的预案,能不能拿到确凿证掘,他们并无十足把握。其三,有些案子,如果能深入地查下去,即使不能抓到彭清源的腐败罪,至少也可治他个渎职罪。问题在于。这些案子查起来不容易,很可能需要几年时间,还需要实力强大的专案组。对这类案子立案,只有市委或者肖委才能调动力量,政府部门,根本无法插手。其四,有些案子已经属于历史,早就定了案的,现在翻出来,可能存在很多麻烦。其五,也是最关键一点,只要查这些案子,就一定大动干戈。如此一来,必须在省纪委或者省检察院立案。省纪委或者省检察院,根本不可能听他们指挥。最后之所以选中黎兆平,也怪林志国多嘴。林志国说,我们何不查一查周小萸?林志国提出这一想法,是受了蒋雨珊案的启发。蒋雨珊和周小萸,是两个典型女人,她们都是通过自己的石榴裙铺开官场关系。周小萸将男人当成自己身上荣誉的羽毛,四处张扬。彭清源是她接触过的最高级别的首长,自然成了她炫耀的资本。像周小萸这种女人,和男人上床时,胆大包天。一旦被调查,定然胆小如鼠,说不定一个小时不到,就全都撂了。那时,她提供的一切,就是一颗政坛炸弹,以用来打击政敌,也可以用到制肘某些不听话的干部。这个建议,并不需要太好的想象力。当初,他们利用蒋雨珊,很容易将袁百鸣掀下马了,现在如法炮制,再弄出一个同类型案件,即使不能对赵德良产生大的影响,彭清源撤下马,对赵德良,应该也是一大打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