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0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可是,讨论这一方案的时候,大家立即想到了一个问题。周小萸这个女人就是一张宾馆的床,任何人都可以睡。如果周小萸将所有这类关系全部说出来,很可能在江南政坛引起一场绯色地震。到底会将哪些人拖下水,无法预料。利用周小萸作为突破口,或许可以打击对手,也还存在一种可能,就是伤及自己人。从女人入手打击对手,这类事在政坛是非常忌讳的,原因正在于被你选中的目标,可能十分复杂,牵扯面太大,很多人可能因此受到伤害。

当然,这一方案被质疑,还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原因之一,蒋雨珊是一名副厅长,个人又有经济问题,本身的分量够重,作为炮弹,杀伤力非常之强。周小萸却仅仅只是一名护士长,只是一个政坛边缘人物,除了性,经济问题根本扯不上,杀伤力非常有限。其二,就算可能打击彭清源,却丝毫不会影响到赵德良,目标没有对准,攻击就会失去意义。其三,齐天胜和周小萸是中同学,两人私交不错,周小萸是齐天胜手里的一枚秘密武器,他不愿意将周小焚牺牲掉。

话题从周小萸引到了黎兆平身上,提起这一话题的是卢新华。周小萸的女儿吴芷娅参选雍城之星,一直得到黎兆平的照应。坊间有一种说法,所有当选雍城之星的佳丽,都会被潜规则。表面上,前十名是被评委或者大众选出来的,实际上,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当选,是因为大老板们提着装满钱的密码箱,和佳丽之间,达成了某种默契。

一旦涉及黎兆平,杜崇光的兴趣大起来,他早就看这个人不顺眼,要对他动手呢。他说,从黎兆平入手,有几个好处。他既是赵德良的同班同学,又和彭清源的关系相当好。他本人号称亿万富翁,可他的钱来得干净吗?谁也不知道。杜崇光是广电局长,可雍城之星选透,黎兆平却不让他插手。

齐天胜也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黎兆平和巫丹的关系,全省都在传说,最近又有更进一步的新版本,说赵德良也是巫丹的裙下之臣。如果打击黎兆平,从一个小案子入手,不会引起高层注意,一旦突破之后,便将着力点引向别的方面。彭清源刚到雍州,立足未稳,便将两个大工程交给黎兆平,这里面会没有猫腻?据说,这两大工程,赵德良也是插了一脚的,这把火一旦烧起来,彭清源和赵德良,肯定就完了。尤其重要的是,查黎兆平很隐蔽,对一名处级干部上手段,尤其是一名事业编的处级干部,动静不可能太大,不太可能惊动真正的目标人物。落霞

杜崇光对这个方案大加赞赏,卢新华自己就是方案提出者,自然不会反对。这个意见,渐渐占了上风。林志国虽然反对,却不坚决了。毕竟,他是个政治动物,在政治面前,其他的一切,他是可以舍弃的。最终,方案报上去,由老板定盘子。陈运达听完齐天胜的报告,只说了一句话,我听说黎兆平有两多,一是钱多,二是女人多,是不是真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具体操作,陈运达自然不会过问。那时,林志国便想,牺牲就牺牲吧,牺牲了巫丹,也不能说是多大的损失。结婚这么多年,她的私生活从来都没有让自己省心,甚至弄得他连孩子都不敢要,担心帮别人培养后代。趁着这个机会,正好可以把婚离了,再找一个年轻漂亮能保证种子百分之百纯净争的女人,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他没料到的是,会有一个叫舒彦的女人跳出来掺和这件事,使得事件迅速升级。被动局面一旦出现,这些人又一次提出全面开战。对此,林志国并不认同,他觉得,这事仍然从周小萸身上打开缺口比较好。要战斗就会有牺牲,与其牺牲更高职位的人,不如牺牲周小萸。如果他的估计不错,周小萸会提供一批名单,其中包括彭清源。以此为突破口,促成省纪委对彭清源立案,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届时,他们这些人,均可以置身事外,这是一招借刀杀人的妙计。

出于个人的考虑,齐天胜仍然不同意这一方案,他的理由很充分,毕竟一开始,周小萸参与了其中的一些事,如果将她惹翻了,一通乱说,可能彻底翻盘。

卢新华认为,翻盘的可能不存在,毕竟,事情掌握在他们手里,周小萸是完全可以控制的。就算她说得再多,材料不公开,说了也是白说。何况,周小萸仅仅只是两性问题,向她说明厉害,恩威并施,她应该明白,这场战斗如果不胜,可能受到最大损失的是她。相反,如果胜了,就算有什么对她不利的事,只要上面有人,一样可以替她解决。所以,周小萸这张牌,一定要打,并且要打好,要和其他的牌同时打。卢新华甚至大叫: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林志国的脑子里,疯狂两个字挥之不去。他一点都不乐观,甚至觉得,这样下去,当炮灰的,肯定不仅仅是周小萸,包括在座的所有人。现在,他惟一的期望,就是大老板比他们高明,在关键时刻叫停。除了停止这场战斗,他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

陆敏的日子不好过。郑观华已经半个月没有和她联系了,这种情形,以前是从来不曾有过的,这是否说明,他真的彻底将自己放弃了?有一个什么人说过,如果让一个男人记住女人,那就和他性交。相反,如果让一个男人忘记女人,那么,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连声音都别让他听到。仅仅半个月,她甚至已经忘了郑砚华的模样,哪怕下再大的力气去想,也想不起来。她真正想忘记的是黎兆平,可她办不到。她从来都不会认为这是因为自己骨子里深深地爱着他,相反,她更倾向于这是黎兆平给她带来的打击太沉重。这段时间以来,因为情绪极度糟糕,也因为房地产市场经历了上半年的顶峰之后,在国家政策的一再调控下,出现了见顶迹象,新楼盘的销售率比上个月锐减了百分之五十。

张云峰认为,这一切与市场无关,而是因为黎兆平被双规的影响,消费者知道黎兆平是个贪官,又知道这个楼盘是黎兆平的,担心黎兆平案会影响到这个楼盘。此外,融富中央国际项目,张云峰一开始就不同意,这个项目的贷款额太大,周期太长,从技术层面看,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可能倾家荡产。然而,黎兆平坚决要上这个项目,张云峰不好反对。此次,借助这一机会,张云峰相抽身而退,昨天已经和陆敏摊牌,要撤股。

这件事,又给了陆敏巨大打击。当初,黎兆平开始做生意的时候,因为身份特殊,弟弟黎兆林又在部队,许多事情,不得不依靠别人来具体执行。张云峰是黎兆平在电视台一个领导的儿子,那个领导对他非常好。张云峰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又没法安排工作,到处打工,每一处都干不了多长时间。黎兆平恰好需要人,将他带在身边。最初,他只是跑业务拿提成,黎兆平成立公司,便给了他股份。后来,黎兆平的业务做大了,将公司分成了两大部分,实业的部分,交给陆敏,由张云峰当她的副手。实业公司的注册资金一千万,张云峰出资一百五十万。黎兆平的经济实力,远不止这个数,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张云峰的经济实力不够。为了增加张云峰在公司的股份,黎兆平才退而求其次。一千万根本不可能搞房地产,就算是划地都不够。

公司成立后,划的第一块地,就有三千多万,一期投资需要两个多亿。其余的钱从哪里来?全都是黎兆平和陆敏去拉的贷款。就算黎兆平和陆敏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无抵押,的情况下拿到两个亿的贷款。好在那时的房地产政策和现在不同,可以卖楼花,因此也就有了滚动开发的机会。黎兆平和陆敏通过各种办法贷款五千万。这也可以说,公司的总投资是六千万,而张云峰的投资是一百五十万,占总投资份额不到百分之二点五。可实际上,张云峰仍然占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换句话说,无论是黎兆平还是陆敏,都可以不要张云峰的那点投资,如果认为他善于经营,可以聘请他当总经理。之所以用这种方式和他合作,完全是给他一个发展的机会。这个项目做完,他们赚了近一个亿。接下来又做了几个项目,每一个项目的批地、贷款,都是陆敏和黎兆平完成的,张云峰主要负责公司的管理。现在,公司已经做到了超过五十亿的规模,张云峰的身家,已经有了七八个亿。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