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黎兆林相信舒彦有巨大的活动能量,同时也怀疑,她的能量是否足以将这件事摆平。所以,他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停止。

相信别人总是虚的,相信自己才最真实。黎兆林的计划其实很简单,既然是周小萸栽赃,只要拿到周小萸栽赃的口供,事情就迎刃而解。拿到口供的办法也只有一个。周小萸这个女人,一辈子渴望成功却并不怎么成功,毕竟是养尊处优的,何曾吃过苦头?撬开她的口,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只要给她吃些苦头,她就怕了。

黎兆林也知道,武力胁迫周小萸的风险很大,但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件事之所以不尴不尬地卡在这里,就在于没人敢于牺牲。中国的事,最怕就是将事情I嗣大了,一旦闹大,所有事情,就摆到了前台,谁想捂盖子都不可能,幕后想伸的手,也只好缩回去。周小萸栽脏的事实一旦确定,那些在背后支持周小萸的手一旦缩回,周小萸就失去了依凭,就一定得想办法自保。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假若黎兆平被定罪,他相信,自己也一定逃不了,很可能得陪着哥哥坐牢。既然牢狱之灾很难避免,不如铤而走险,说不定还有一条生路。就算最终定他一个绑架罪或者别的什么罪,那也比他和哥哥两人呆在监狱里强。他甚至相信,只要哥哥在外面,他就一定有办法好好照顾在监狱中的弟弟。这可说是最好的结果了。

黎兆林常常拿自己和哥哥开玩笑,说他和黎兆平惟一共同点,就是从同一个黑洞里爬出来的。虽说一娘生九子,九子九个样,其实,遗传基因的强大,超出我们所有人的想象,而成长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也是终生的。既然从同一个黑洞里爬出来,就一定会有诸多共同点。许多地方,甚至近乎于程序的复制。侯卫东官场笔记静州往事

黎兆平黎兆林兄弟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好交朋友,而且交朋友的理念也出奇的一致。这一点,源出于他们的母亲,她就是一个以德报怨的人。两兄弟从来不在乎别人给了自己什么,只在乎自己给了别人什么,他们往往沉浸于某种施予能力的自我欣赏。当然,两人交朋友的范围截然不同。黎兆平所交的朋友,绝大多数是官场,其次是文化场,第三是商场。第三类人中,单纯的商场人士或者说那种眼睛只盯着金钱的人,黎兆平是不交的。也就是说,黎兆平所交往的人,全都是有地位有身份会拿捏分寸的人。

黎兆林所交往的,却是社会人士,三教九流,至于哥哥的朋友圈,他倒没有半点兴趣,也交不上,根本谈不到一起。因为哥哥的关系,他认识很多官场中人,他觉得那些人太过虚伪,为了政治利益,什么都可以失去。他也认识不少文化名流,在他的眼里,这些人要么是太酸迂,要么是太谄媚,属于藤生植物。至于商界人士,就更显出了藤生植物的本性,远不像他所交往的江湖人士那般直爽率性。

兄弟俩的交友理念虽不同,交友方式,却出奇的一致,简单地形容,就是阳光普照,雨露滋润。可如今的社会,有福同享的朋友多,有难同当的朋友几乎没有,天下熙熙,无不为了一个利字。无论是黎兆平还是黎兆林,交了那么多朋友,有几个真正肯为他们两肋插刀,彼此心里都没有数。但黎兆林相信,利字当头,重赏之下,勇夫还是有的。何况,黎兆林的计划,并不是明日张胆地绑架,只是利用某种手段,将周小萸控制起来。最终即使获罪,也只是限制人身自由。以一大笔钱换取这个罪名,天下不知有多少人愿铤而走险。

他物色的具体执行者名叫许乔生,是黎兆林当兵时的铁杆战友。许乔生没有完成自己的服役期,因为他长得很帅,又给首长开车,这两项资本令他在女人面前十分得宠,而他又无法抗拒美色的诱惑,常常和驻地附近的女性滚到一张床上,结果背了个处分,离开了部队。离开部队以后,许乔生跑到南方打工,可每一个地方都无法干得长久,因为他总是将单位里的男女关系搞得极其复杂。

后来有一次,黎兆林去南方旅游,邀请在南方的战友聚会,许乔生觉得自己混得不好,没脸见战友,没有出席。黎兆林听说后,特意安排时间去拜访他,此后便常常给他一些好处。有几次,许乔生向他借钱,他丝毫不犹豫,出手非常大方。这次,黎兆林想到要用人时,立即想到了许乔生。在黎兆林的计划中,许乔生是一位来自海南的大老板,意外地和周小萸相识并且一见钟情,然后不失时机地约周小萸去海南旅游,借此机会,将她扣下来,逼她说出真相。

像周小萸这样的女人,性能力超强,一般的男人,根本无法满足她。这也正是她不断需要男人的原因。黎兆林找住了她的弱点发起进攻,效果出人意料。许乔生执行这一方案的第二天,便在魅力十射酒吧找到了机会。大概是处于敏感时期的缘故,周小萸远离了身边的那些官场男人,加上心情郁闷,便跑到酒吧去消遣。许乔生不失时机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请她喝酒。几瓶啤酒下肚,气氛上来了,两人很快变得极其热乎,等喝到十几瓶的时候,他已经把她楼在怀里,摸遍了她的全身。此时,他提议去她的房间,自然是水到渠成。

当时,周小萸或许只想一夜情,天亮后便说分手。这种经历对于她并非第一回,倒也无所谓。可许乔生不干,对她死缠滥打,不断地发手机短信,说是爱上了她,说尽甜言蜜语。周小萸被他弄得心花怒放,浑身都潮湿起来,难以自抑,当天下午跑去和他见面。

经历了前一晚,彼此再没有任何羞涩,见面就直奔主题。许乔生年轻力壮,生龙活虎,又是拼着命要征服周小萸,使上了浑身解数,三点见面后,两人就一直在床上滚。晚饭时间,许乔生打电话叫餐,要了牛排和红酒。服务生送餐来时,周小萸仍然躺在床上,许乔生也仅仅只是披上浴巾而已。

他住的是豪华大套间,周小萸躺在里面的大床上,根本不可能有人知晓。服务生离开之后,许乔生将食物摆在桌子上,倒了两杯红酒,再叫周小萸出来。周小萸披着浴巾出来。许乔生立即替她拉开椅子。她娇媚地看了他一眼,眼中流光溢彩,电波四射,轻移莲步,走到椅子前,正准备将自己丰硕的臀部搁上去,他却伸手扶住了她的肩,并且顺势扯下了她的浴衣,让她完全赤裸着呈现在自己面前。周小萸猛地愣了一下,似乎不知是该坐下,还是就这么站着。许乔生却表现得极其优雅,仍然扶着她的肩,轻轻用力,将她按坐在椅子上。他将她的浴衣搭在另一只椅子背上,又将自己的浴衣脱下来,也搭上去,再端起酒杯,将中的一只迷给她。

那一瞬间,周小萸的心开始急速地跳起来。自己在世上活了四十多年,可算阔人无数,年轻的时候,也曾浪漫过,可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到了后来,接触的男人越来越多,那些男人似乎只需要她的性,只需要她的性器官,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甚至连过程都是能省则省。她渐渐也就习惯了,身体仿佛有开关一般,想开则开,想关则关,能够收放自如。直到此时,她才意识到,她真正需要的,其实就是这牛排,这红酒,这暖昧的灯光以及灯光照射着的无牵无挂赤诚相见的身体。

那一瞬间,她突然有了一种当处女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的心中,涌起无穷无尽的波涛。许乔生真是一个造气氛的高手。他先拿过了她面前的牛排,替她切成小块。酒是由她自己喝,牛排却是他用叉子又住,递到她的口中。最让她受不了的,还不是这些温馨的小动作,而是两人的身体之中,似乎有什么气体散发而出,弥漫在空气里。她知道,这是性的味道,或者说,是动物发情的味道。人变成人之后,是完全退化了。动物不同,一旦发情,身上便会有许多分泌物,这种分泌物的味道充斥在空气之中,空气便会暖昧起来,并且越来越暧昧。人用衣物将自己裹成了粽子,这种味道,便也被裹在了虚伪之中。异性既不可能从她身上发出的味道判断她是否发情,更无法从她分泌物的味道判断是否自己喜欢的那一类。

周小萸喜欢这种味道,这种味道令她潮动汹涌。她也说不清为什么,是真的很喜欢和许乔生一起,如果不是体力消耗太大,她宁愿两人一直躺在床上,不停地做爱,直到快乐地死去。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