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1章

上一章: 下一章:

不从朋友之谊看,就算看一看自己今天的日子,如果没有黎兆平,他想都别想。

现在是黎兆平最艰难的时候,张云峰不仅不站出来替黎兆平分担丝毫,却眼见公司出现困境,想抽身走人。哪怕陆敏恨黎兆平恨得矛痒痒,可这种恨,与张云峰的过河拆桥,是完全不同的。

大概正因为黎兆平交了张云峰这样的朋友,陆敏对他的恨,才会更深几分。她会想,你黎兆平在外面的时候风光,也不想想,这一辈子,到底交了几个真心的朋友?你有钱有权的时候,狐朋狗友像苍蝇一样飞来了,你一旦落难,这些人连再看你一眼都显得多余。龙晓鹏翻脸了,张云峰也显形了,还有其他一些,同样让陆敏看透了人情冷暖。

当然,陆敏甚至也恨那个舒彦。舒彦的老公是一个副厅级干部,她本人也算是在官场边缘混饭吃的人,遇到这种事,谁不想撇清自己绕开了走?像张云峰那样,如果仅仅只是不想惹麻烦,陆敏也还是理解的。舒彦却自己贴了上去。她和黎兆平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她完全不必顾忌老公的感受?落霞小说网

陆敏认识舒彦,但说不上关系密切。黎兆平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像舒彦一样成功的出色女人,也有好几个。陆敏本能地与这些女人保持着距离。她在商场中混,太知道男人是什么玩意了,别的男人都是色中饿鬼,难道只有自己的男人是特例?她才不信。既然明知老公可能和别的女人有染,你能怎么办?捕风捉影地大闹?显然不明智,找个私家侦探查清他的花花事,然后和他离婚?她不想自己受伤。既然如此,最好的办法,就是离他身边的女人远一点,眼不见为净,这是避免受伤的最好办法。

黎兆平刚刚被双规的时候,陆敏确实铁了心要离婚。一来,他是在巫丹的床上被带走的,整个雍州城都传遍了,她的朋友,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以前,她还能风光地行走在人前,这件事以后,她无论出现在哪里,都能从人们的目光中读出一个词:弃妇。当然,除此之外,她还有一种如释重负,认定自己可以完全坦然地和郑砚华在一起了。

可没想到,节外生枝,自己的一个大意,今郑砚华迅速远离了。此时,她才意识到,郑砚华其实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当这根稻草失去之后,自己就是漂浮在大海上的一片叶子,一片无根无底无所依附的叶子。正当她焦头烂额,处处不顺的时候,龙晓鹏主动找她来了。如果说张云峰是只白眼狼。那么,龙晓鹏就是一只更大的白眼狼。只可惜法律严格,杀人需要偿命,否则,见到龙晓鹏的那一刻,她一定拿支枪,将里面所有的子弹射向他的胸膛。就算他抓黎兆平是奉了什么人之命,也没有必要选中那样一个特别的时刻。就算他身不由己,一定要选中那样一个时刻,也不应该派人跟踪自己。就算职责所在,派人跟踪了自己,也不应该以此来要挟郑砚华。就算这一切都是办案需要,可自己的儿子黎克还只是一个中学生,为了孩子的成长,他也不应该去骚扰。这个人人性中所有的卑劣性,全都在这个时刻突现。仔细一想,让她怎么不恨黎兆平恨得牙痒痒?看他都交了一些什么样的朋友。平常什么好处都让这些人占尽了,岂知人家拿着他的好处又暗中替他挖坟墓,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混账的东西吗?见到龙晓鹏的那一刻,陆敏便知道,这一天又一次陷入了心灵的彻底灰暗。

她原是想出来散散心,龙晓鹏的出现,使得她这一整天乃至今后一个时期的心情,彻底地灰败。陆敏原有一个和她以前的生活相比十分疯狂的计划,上午是打网球,中午去喜来登的自助餐厅暴饮暴食,下午先做美容,然后桑拿,晚上去诺亚方舟唱歌跳舞。这个一天疯狂计划中,打网球是陆敏的例常活动,以前每个星期至少打三场。至于饮食,陆敏一向十分讲究,这大概也是她的身材至今保持姣好的原因之一,暴饮暴食的事,她以前是绝对不干的。

而真正可算得上疯狂的项目,则是晚上诺亚方舟的活动。诺亚方舟是雍城极其有名的一间娱乐城,被雍州人私下里称之为鸭吧。那里消费高得惊人,接待的客人仅限于女性。说得直白一点,就是一个供有钱女性消费男色的场所。此前,陆敏听说过那间娱乐城,但从未涉足。她的朋友中,有不少人是那里的常客,可她有精神洁癖,不喜欢自己的身体被任意的男人接触。这次,陆敏决定彻底地放纵自己一次,之所以在去诺亚方舟之前安排很多的活动,她也是想进去之前,让自己疲惫不堪,以至于有足够的心理:隹备和身体准备彻底麻木。受陆敏邀请参加这次活动的,是雍州几位最为著名的女性,她们有商场强人,也有高官太太。这些人,都是陆敏商场关系中最核心的组成。

陆敏有几张特殊的信用卡,这几张信用卡的母卡在她手上,子卡便在这些人手上。也就是说,这些人随时可以用这些信用卡消费甚至是透支,信用卡上的余额一旦不足,银行就会用短信提醒她,她会在第一时间补充余额。尽管她们的关系非常密切,可她们并不是常常见面,毕竟大家都是忙人,且每人有着自己的小圈子。

此前,她们中的每个人,都曾多次表达想聚一聚的愿望,只是陆敏一直忙于自己的房地产项目以及和郑砚华的约会,没能顾得上。此次,陆敏向她们发出邀请,她们起初不十分情愿,可毕竟使用那张特殊信用卡的频率太多,以后还想继续使用,便在犹豫数秒之后,答应下来。

这次,陆敏没有去碧玺温泉酒店。自从上次的事之后,她对碧玺温泉酒店心存忌讳,不仅不再去那里,而且决定将那里的别墅出售。只是现在房地产市场不景气,问的人不少,真正买的人却没有。倒是她那辆同样给自己带来辛酸的宝马X5,挂牌当天就被别人买走了,她现在换上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6。

网球刚刚开始,陆敏还在热身,龙晓鹏就带着几个人走进了省体育馆的网球场。一切看上去者是预谋在先,龙晓鹏和他的同事像是在拍电影一样,排着很整齐的品字形,龙晓鹏走在最前面,几位同事呈梯队跟进。看到这阵式,当时在场上打球的两位女友,立即停了下来。或许,她们心中在想,他们是不是来逮捕陆敏的?如果是,自己就真不该答应这次邀请了,搞不好,会给自己的丈夫惹下大麻烦吧。

龙晓鹏故意不看其他人,直接走到陆敏面前。还好,他没有用公事公办的辞令,而是对她说,陆敏,我找你有点事。即使如此,陆敏仍然感到了他用词的不同。此前,他一直叫她妹子。在中国的生意场上混,陆敏绝对不敢说自己纯洁,因此心中难免有些慌乱。听到他的话之后,才强装出一副镇定,问道,是逮捕吗?

龙晓鹏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说,没那么严重,只是有些事,需要找你谈谈。陆敏很想说,既然只是普通的谈谈,有必须搞得像逮捕一样吗?她没有说,而是站起来。龙晓鹏没有看她,而是看着另外几个愣在那里的女人,说,你们继续吧,耽误不了你们太多时间。然后转身向停车场走去。陆敏没有看自己的女伴,非常机械地跟在龙晓鹏后面。龙晓鹏极其准确地走近了陆敏新买的汽车,这充分说明,对陆敏的一切,他了如指掌。陆敏见龙晓鹏站在汽车旁边,再没有说话,其他同事也没有跟过来,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掏出钥匙,打开车门,坐上了驾驶席。

龙晓鹏随后坐上了副手席。车门关好,陆敏并没有发动汽车。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启动汽车,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驶向一座悬崖或者是撞向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妹子。龙晓鹏以这个特殊的称呼开始了这次谈话。陆敏以极快的速度打断了他,说,别叫我妹子,我担当不起。我也不可能是你的妹子。有什么事,你直说吧。

龙晓鹏说,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对我怎么看,我不怪你。我把你叫到这里来,只是想就你目前的处境,和你沟通一下。陆敏冷冷地哼了一声,并没有应答。龙晓鹏继续说,你目前的处境,有些,你显然是知道的。但我要告诉你,有些,你一定不知道。上面已经下了命令,要对你、对你的公司、对黎兆林进行立案侦查。

陆敏立即打断了他,反唇相讥,说,你们没有立案?那也就是说,你们没有立案就开始侦查了?这符合法定程序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