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02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龙晓鹏并不理她,沿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他说,你怎么想,我都不会怪你。我要告诉你的是,正是我一直顶着,才没有立案。我对他们说,黎兆平的事,是他个人的事,没有必要搞诛连九族。

陆敏再一次讥讽地说,那我应该怎样感谢你?在家里为你立一个牌位,成不?

龙晓鹏说,你对我有气,我能理解。但气归气,事归事,不能混淆一谈。作为朋友,我必须告诉你,眼下这件事,无论我的主观愿望如何,都不可能长久地顶下去。有一个基本事实,不仅你清楚我清楚,还有很多人都清楚。你开公司的钱,是黎兆平的,公司的很多业务,是黎兆平的关系网在起作用。不管调查的最终结果如何,一旦立案,牵扯面就大了。别的不说,一旦立案,因为你的公司实际也是黎兆平的公司,公司的账号,就要封存备查。公司的账号一旦被封,经济损失会有多大,我无法估计,相信你也难以估计准确的数字。你们正在上的融富中央国际这个项目,会不会让你破产?这所有一切,都需要你好好地想清楚。

陆敏说,既然你挡得了一时,挡不了一世,那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龙晓鹏说,当然有意义。完成任何一件事,并不止一条路可走。俗话说,条条道路通罗马,一条路走不通,不妨换一条路试试,说不定就可以走通了。

陆敏说,听龙书记的意思,你似乎替我想好了一条可以走得通的路?

龙晓鹏说,是的。确实有这样一条路,而且,应该是惟一可以走得通的路。

陆敏语冷冷地笑了一声,说,愿闻其详。诛仙小说

龙晓鹏说,其实很简单,和我们配合。也就是香港电视剧里常说的,当污点证人,指证黎兆平。

陆敏没有应答。再次冷冷地一笑。

龙晓鹏认为陆敏在评估这件事的风险,她其实是想干的,但目前还有顾虑。或者说,她其实早就想干,只不过在等待一个机会。他说,我也知道,你想和黎兆平离婚,但又有很多顾虑,比如财产分割,可能还有其他一些顾虑。假若,我是说假若,调查的结果证明,你和本案无关,仅仅是黎兆平的财产有问题,那么,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其中属于黎兆平的部分,也可能被没收。那样,你肯定会损失一大笔。退一步,假若立案侦查,你的账号被封存,光是一个融富中央国际,会产生怎样的雪崩效应,相信你一定清楚。只要你当了污点证人,我们对你法外施恩,既不封存你的账号,也不对你进行立案侦查,只要有可能,我们不去涉及与你公司相关的一切,你甚至可以完全保全目前的财产,还可以把融富中央国际项目继续下去。你好好想想,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结果吗?

陆敏知道,这一招,确实够毒辣的。别说查封公司账号,就算现在这样的调查,对于融富中央国际的融资,也产生了巨大影响。此事若是再拖一两个月,兆元公司,都可能崩盘。另一方面,她又想,这真是最有利的吗?站出来指证黎兆平,会给儿子留下什么?在他的心目中,我这个妈妈就变成了犹大,变成了可耻的告密者。对于儿子来说,父亲可能在他心中倒了,紧接着,母亲又给了他沉重一击,他将来的人生,会出现什么样的改变?就算我留给他再多遗产,可他的精神世界,却是巨大的永远无法还清的赤字,金钱对他有丝毫意义吗?何况,就算她和他们配合了,真的能够保证避免这次灭顶之灾?真如他们所说,将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他们说不定用这种办法打败黎兆平。接着就对她动手吧。这些人,怎么能信?

更退一步,男人在外面做什么,有多少是和女人合谋的?陆敏做生意,确实动用过黎兆平的关系,比如她想批租哪块地,自己搞不掂的时候,会通过黎兆平出面,黎兆平一旦出面,往往事半功倍。但黎兆平出面,到底是他平常积累的人脉起作用,还是暗中行贿了?她确实不清楚。

在她的心目中,黎兆平是强大的,在整个江南省,似乎没有他摆不平的事。而黎兆平从来都不会因为某项具体的业务去送礼行贿,也不会在某项业务完成之后给对方提成。他常说,那是最蠢的人才会做的事,而他,往往将事情做在前面。黎兆平处理人脉关系的手法,可以用龙晓鹏来形象地举例。这么多年来,黎兆平从来没有少给龙晓鹏好处,如果将这些好处一笔笔记下来,进行一番加法运算,那是一个非常大的数目。如若再用银行的方法进行一番利息计算的话。数目就更加惊人。相反,如果不进行这样的计算,那么,黎兆平施予龙晓鹏的,就是小恩小惠,小到他足以理直气壮地当黎兆平专案的执行人。除了利益之外,黎兆平还利用自己的关系为龙晓鹏做过很多事,龙晓鹏和汪鼎臣竞争纪委副书记,黎兆平在关键时刻出了手。事成后仅仅只吃了龙晓鹏一餐饭而已。龙晓鹏的儿子考大学差几分,黎兆平出面将他录到了雍州大学,事成后龙晓鹏请校长吃饭,埋单的还是黎兆平。这样的事很多,和贪污受贿扯不上半点关系。而这么多年来,黎兆平最多也只不过通过龙晓鹏过问一下某件案子,或者替某个人说一句话而已。

在整个江南省官场,黎兆平有大量这类施过恩却没有任何索取的关系。当然,黎兆平也不蠢,他一旦需要索取的时候,肯定就是一笔大生意,而人家将这笔生意给他,只不过顺水人情,并不违反原则,甚至就这桩生意来看,不存在丝毫经济来往。除了这一类事情,就算陆敏想和龙晓鹏配合,也没有可以定性的证据。

另一方面,龙晓鹏确实今陆敏进退不得。中国的生意人,有几个没有问题?如果真的对她立案侦查,她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清白吗?她不能。而龙晓鹏这样的人,说翻脸肯定是要翻脸的,就算她真有什么证据,帮助他们坐实了黎兆平的罪名,龙晓鹏会放过她?她不敢相信。龙晓鹏没有出面找她的时候,她还真想过,是否可以利用这种办法自保。现在,龙晓鹏真的出面找她,反倒提醒了她,自己和黎兆平,其实早已经套在了同一根绳子上,既跑不了他,也跑不了她,谁都别想独善其身。

卢新华他们决定控制周小萸的时候,发现周小萸请假了,已经好几天没来单位上班。他们不知道,有人抢在他们前面将周小萸控制了起来,而控制周小萸的幕后策划,是黎兆林。黎兆平被双规之初,黎兆林觉得天塌地陷,完全没有方略。几天之后,舒彦开始过问这件事,他似乎看到了某种曙光,可那也仅仅只是某种侥幸的想法,他并不完全相信舒彦有足够的能量将哥哥弄出来。

随后,他知道这件事与一个叫周小萸的女人有关,并且仅仅涉及五十万元,他便认定,这是一起栽赃案,只要撬开周小萸的嘴,一切便能大白于天下。从那时开始,他进行了一番策划,并且开始实施这一策划。舒彦拿到省检的文件之后,他甚至觉得,用不了几天,哥哥便能出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他的预想发展,整个案件,明明是周小萸在栽赃陷害,舒彦却不同意将事情摆到桌面上来。龙晓鹏显然参与了阴谋,还违反原则,在没有定性的情况下,将黎兆平双规,大搞刑讯逼供。以黎兆林的性格,他要将相关的证据,直接送到中纪委甚至送到全国人大去。可舒彦不同意那样干。他不明白舒彦到底怕什么。人都已经关进去了,如果不快点想办法弄出来,变数随时都会发生,此事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对于黎兆林的疑问,舒彦仅仅只是一句:这件事涉及到官场很多东西,而官场太复杂,一时也对你说不清。你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舒彦这话,其实已经说得非常明确,并不是对别人说不清,而是对黎兆林说不清。和他的哥哥黎兆平相比,黎兆平无论哪个方面,都差太远了。而这件案子,叉实在太敏感。比如说,黎兆林认为,那些录像资料已经证明,周小萸根本没有汇五十万,汇款的另有其人。这难道还不能说明是阴谋?舒彦怎么对他解释?第一,仅凭那段录像,可以怀疑周小萸并不是汇款人,却不能证明是栽赃。第二,就算能够证明周小萸是栽赃,也无法终止这一案件。因为毕竟有五十万贿款,龙晓鹏等人,也是在查这五十万贿款,如果不能证明这笔钱就是龙晓鹏栽赃,就不能说他们办案是非法。理论上,他们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证明黎兆平的清白。目标是一致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