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2章

上一章: 下一章:

照此发展下去,只要市党代会一开,彭清源的市委书记位置一坐稳,温瑞隆最多在市长这个位置干到下一届人大召开,然后就很难说了。理论上,温瑞隆去了人大或者政协,作为常务副市长的邓初华,仍然有希望接替他担任市长。可理论毕竟是理论。理论和实际相差十万八千里。

邓初华是温瑞隆这条线的人,温瑞隆连自己的职位都保不住,又怎么可能保住邓初华的位置?温瑞隆一旦下来,雍州市市长的位置,就要看赵德良和陈运达之间,权力平衡的结果。有消息说,陈运达既然无法阻止彭清源到雍州长担任市委书记,雍州市市长的位置,他就要牢牢地抓地在手里。问题在于,赵德良要在江南省巩固自己的一把手地位,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地将雍州市让给陈运达,而陈运达,也不乐意让赵德良和彭清源组成权力联盟。不管赵德良和陈运达之间权力平衡的结果是什么,温瑞隆面前,似乎都是一局死棋。

怎样才能将这局死棋走活?当然只有一个办法,搬走彭清源。然而,以温瑞隆的能量,足以撼动彭清源吗?彭清源担任市委书记,经过了许多道程序,首先,需要赵德良首肯,省委常委会集体讨论推荐。可这一决定,还不是最后的定案,必须报中组部。中组部自然也无权决定一个省会市一把手的任命,最终研究决定此事的,是中共中央。只有中央定下来后,再在市党代会上走最后一道程序。

要阻止彭清源担任市委书记,只有一条路可走,中央认定此人不适合担任这一职务。要让中央产生这种认定,那也只有一个办法:让中央认定此人身上有很多问题,需要以观后效。不希望彭清源担任市委书记的,并不仅仅只有温瑞隆,还有陈运达。目前,陈运达的省长一职,还属于第一任期,两年后人大选举,他当选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然而,两年后,陈运达五十七岁,勉强再任一届省长,往后就没戏了。如果想再上一层楼,一定要在这几年当上省委书记。

第一任期里,先是袁百鸣担任省委书记,与陈运达过招时,被三招两式挤走了,接着赵德良来了。赵德良这个人,书生气十足,在江南省又没有政治根基。所以,他来江南省任职三年,基本保持低调,大家都看不出他有多硬的手段。直到赵德良提名让彭清源担任雍州市委书记,陈运达才有些着忙了。陈运达意识到,彭清源一旦成为市委书记,赵和彭之间,就会结成利益联盟。这种格局一旦形成,在省委常委中,陈运达就成了少数派。可是,陈运达又不能在常委会上公开反对这一提名。毕竟,由常务副省长担任市委书记,你认为是平调,可以,你认为是略往上升了那么一点,也正常。省里既然有这种意思,彭清源本人也愿意,在中央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同样的道理,陈运达要想阻止这件事,也只有一条路可走,让中央认为彭清源不宜重用,必须以观后效。这么一观,关键性的时间过了,彭清源的政治生命,也就结束了。因为共同的利益,陈运达和温瑞隆走向了联合。这种联合,无论是对温瑞隆还是邓初华,都是一种无奈。邓初华不喜欢以这种方式解决政治问题,他觉得,这是缺乏政治智慧的表现。可是,如果不这样解决,这盘死棋,就没法走活了。

邓初华是个在政治上有大志的人,他十分自律,抽烟喝酒都十分节制,尽管他的酒量很好。他也很有能力,担任常务副市长五年,在雍州市留下了很好的口碑。雍州人提到他的时候,都亲切地叫他初华市长。可是,官场是一个极其特殊的竞技场,官场的升迁,并不在乎你的能力你的政绩或者你是否自律,而在于一种官场秩序的完整。这种秩序的决定权,并不在金字塔的底部,而在顶端。顶端让你上,你就可以上。顶端不让你上,你再有政绩再有能力,也没用。

对于邓初华来说,这确实是一种无奈。既然温瑞隆要争一下,邓初华尽管不赞成这种方式,也不得不投身其中。毕竟,争一下,还有点希望,如果不争,恐怕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卢新华是市政府办公厅秘书长,邓初华的下属。见到邓初华,卢新华连忙站起来说,邓市长,我让开,你来玩几把吧。对于打牌,邓初华半点兴趣都没有。不仅仅只是打牌,所有游戏,他都没有兴趣。他觉得,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将有限的生命用于这种无聊的游戏之中,是一种自我放纵,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对于面前这个圈子,他一点都不喜欢。他没有坐上牌桌,只是在一旁观战。

杜崇光把这些人约来,当然不是为了打脾,见人来齐了,他便提起话头。今天上午,广电局进行党员投票,推选省广电系统党代表候选人。文宣口产生的党代表候选人,程序上是各部门报送,然后由省委宣传部审查,组织部复核,再由整个文宣口选出的党员代表票选。此前有风声传出来,宣传部希望推选黎兆平为党代表,杜崇光想阻止这件事,抢先一步,在局党组讨论将黎兆平双开。这一计划流产后,他便寄希望于党员投票。他知道,黎兆平在广电系统属于五五分的人物,对他好的人非常好,对他不好的人,恨死了他。而那些恨他的人,大多是拥有投票权的人,加上杜崇光运用权力的结果,黎兆平被选为候选人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杜崇光想,正式投票的时候,丁应平定会前来坐台。丁应平一旦坐在主席台,局面就可能被控制。为了化解这一可能的危机,杜崇光想到了一种办法,将整个广电系统的推荐人分成几个组,分组投票再集中验票。如此一来,丁应平即使为黎兆平坐台,也只可能坐一个会场,不可能去全部会场。

果然如其所料,投票开始前,丁应平到场了。进门一看,只是几十个人,脸色当即一变,问杜崇光。杜崇光说,广电系统的工作性质特殊,有些人去外地拍片,有些人晚上要录制节目,无法集中,所以,只好采取分组投票的办法。分组与否,没有严格规定,丁应平明知杜崇光玩了花招,却又不好发作。杜崇光暗自得意,觉得丁应平失算了,自己轻易赢得了这场胜利。令他没有料到的是,下午记票结果出来了,黎兆平不仅超过了半数,而且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二。这个结果如果报上去,黎兆平的党代表候选人身份,肯定被确认。连广电部门都阻止不了此事,将来整个文宣口搞差额选举的时候,被选下来的可能性,就非常之小。

此事异常被动,杜崇光必须和这些人商量一个具体的应对办法。上次,他们在林志国家见面的时候,蒋为纲和赵正全有事未能出席,事后也清楚他们讨论的结果。那时,他们虽然听到风声,彭清源和赵德良有可能选黎兆平当党代表,他们都认为这件事难以实现。既然最大的一个堡垒被攻下了,他们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卢新华说,无论如何,坚决不能放他出来。

杜崇光显然想得更多一些,他说,不放?能有什么理由?落霞小说网

此后好一段时间,全都沉默了,每个人都在想着心事。黎兆平的党代表身份一旦确认,不让他出来的前提只有三个,一是查到了确凿证据,只要将证据往省委一摆,省委也无计可施。二是陈运达跳到第一线,写一纸批示,龙晓鹏便可以将这一纸批示当成尚方宝剑。三是黎兆平死了。离省党代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代表身份,最近就会确定。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已经不多,在这极短的时间内,是否能够拿到黎兆平犯罪的证据,他们心里都没有底。

尽管即使党代会召开,只要拿到确凿证据,其代表资格,也会被中止。可毕竟,只要黎兆平的资格一旦被确定,纪委就得放人,而黎兆平一旦被放出来,以他的活动能量,说不准短时间内,就可以掀翻一批人。真的出现这种情形,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陈运达作为省委第一副书记,亲自批示,对黎兆平一案继续审查。但这样做,对于陈运达来说,政治风险极大,如果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政治上就会非常被动。尤其是党代会召开之时,仍然拿不到黎兆平犯罪的证据,陈运达就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至于最后一种情况,可能性自然存在。但是,黎兆平没病没灾,自然死亡的可能性太小,能不能想点别的办法?所谓别的办法,那就是杀人灭口,真的闹得死了人,就玩大了,谁敢承担这个责任?所以,这样的话,大家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绝对不会拿出来说。

整个事件中,第一个被摆上前台的是龙晓鹏,第二个是杜崇光,这两个人,均已经没有退路。所谓不成功便成仁,就是他们目前的处境,一旦事败,杜崇光别说再升一级,就是目前的位置,是否能坐得住,都难说,所以,他最急。加上他的牌技本来就最差,手上的钱,输得也最快,三万块在不长的时间里,便已经输掉了一大半。

杜崇光心里有事,哪有心情打牌?他约这些人来,原是想他们能够提出很好的主意,见大家全都束手无策,他更是急了,问邓初华,初华市长,你一直在司法部门,我们这里,你是真正的法律专家。你说说,有什么办法?

邓初华说,你们都喜欢打牌,我没这个兴趣。我觉得,这件事就像打牌,如果手中所有的王牌全都出完了,怎么办?

赵正全说,那还能怎么办?等死。

蒋为纲接过话头说,那也不一定,也可以静观其变。说不定对手会出错牌,比如判断错误或者犯低级错误。当然,这样的几率非常小,但并不是没有。

卢新华说,等对手出错,这样太被动了。我们得掌握主动才对。

杜崇光再次和卢新华一致了,他说,对,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一定要主动出击。选准一个突破口,全力以赴,把黎兆平这个钉子户攻下来。

邓初华说,最近,我恶补了一下经济和金融方面的知识。比如说炒股吧,你已经明确看到股市进入了熊市,较普遍的做法是止损。如果你做庄,不想止损,就必须有两大先决条件,其一,你手中还有足够的后备资金,其二,你有丰富的足以刺激市场的题材。两者缺一不可,有了这两大先决条件,你确实可以逆市而行,就算在市道不是太好的时候,你不能拉得太高,至少可以将股价保持在一个相对高度,等大市转强的时候,你就大获全胜。我们目前的形势,到底是牛市还是熊市?难以确定,两种可能都有。正处在一个分水岭上,资金我们并不缺,我个人觉得,缺少的,就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题材。

杜崇光不甘心,反问,这么说,难道我们没戏了?

邓初华正要回答,手机响起来,他拿起一看,立即接听,嗯嗯呵呵几句,挂断后立即拨了另一个电话,说,我是邓初华。你们是不是接到吴芷娅的报案?到底怎么回事?接下来,又是嗯嗯呵呵了半天,最后说,立即动用侦技手段,查出最后那个电话的发出地点。挂断电话后,邓初华对大家说,题材来了。

大家一听,竟然同时停止了打牌,一齐望着他。他说,周小萸不是失踪了吗?极有可能是被绑架了。几个人同时叫道,周小萸被绑架了?谁会绑架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