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4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手机通信得靠建在全国各地星罗棋布的基站来中转接收。一般来说,城市基站的覆盖范围大约是一公里,乡村基站的覆盖范围大约是二公里。这也就是说,全国大约每二平方公里范围内,便有一个基站。任何一部手机,只要出现在该基站覆盖范围之内,无论你是否呼叫,只要处于待机状态,基站的电脑,便会有显示。某一部手机处于移动状态中,从一个基站区域进入另一个基站区域,通过基站的电脑系统,一目了然。理论上,你完全可以精确掌握某一部手机的移动路线图,从而掌握手机机主的移动路线。但是,对于某一基站来说,同一时间可容纳手机数量是一千部,电脑如果对本区域内所有手机信号的情况进行记录,那么,其记录资料将在极短的时间内,今电脑主机瘫痪。故尔,基站的电脑,往往没有”记忆”功能。基站电脑不记,三亚移动公司的电脑却会记,因为他们需要利用通话时间来计费。

正是这份详细的记录,查明了在这一时间段内,与周小萸的手机有联系的全部电脑话号码,并且将周小萸的最后消失时间,确定在三亚市凤凰镇扎南村。由此判断,周小萸若真是被绑架,藏参地点,应该就在这一带。三亚市局刑警队的朱副队长向雍州同行介绍了扎南的情况。扎南是三亚市凤凰镇的一个村,过去的建制是公社,后来改为乡。几年前,小乡撤掉了建大乡,扎南便划归了凤凰镇。这是一个山区村,主要居住着黎、苗、汉等民族,经济较为落后,属于贫困地区。扎南在三亚市北部,直线距离并不远,大约五十公里。

朱副队长估计,绑匪之所以选择此地作案,有一种重要原因,就是此地属于山区,有多处废弃的矿坑和工棚可以利用,当地外来人较一般地方多但整体上又显得人迹罕至,便于藏匿。万一事败,撕票然后抛尸较为方便。他甚至认为,绑匪在此地实施绑架然后就地藏匿都有可能,因此,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可以置于这一地区。

正当他们讨论时,派往电信部门的同事传来一份更为完整的电话记录。杨全勇对记录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份记录,完整地划出了周小萸在三亚的活动路线图,从三亚机场开始,而在扎南结束。尽管犯罪分子不断在调换手机卡,可每次调换,难免留下蛛丝马迹,比如三亚市区X基站有一个手机号成为本案若隐若现的影子,与扎南方面,有多次联络,此外,扎南地区出现的新号码,引起了高度重视。最终,专案组得出判断,目前,周小萸很可能被藏在扎南的2基站一带,半径两公里范围内。有一个人在X基站指挥整个行动。

杨全勇认为,下一步,应该三个方向同时行动。移动公司那边,将这个时间段内,X基站和Z基站之间,所有联系过的号码找出来,并且划出这些号码的活动路线图。三亚市局,可以派出一定的力量,围绕X基站查找那个遥控指挥者的落脚点,区域内的酒店是重点排查对象。第三支力量,组织人员赶赴扎南,在Z基站覆盖范围内进行搜索。

杨全勇的分析判断,得到了三亚同行的认同,他们立即调集力量,由派出所对三亚湾的酒店进行调查,再派出一支力量同雍州警方带着一队武警战士,分乘两辆卡车四辆越野车前往扎南。移动公司那个小组,则在抓紧时间排查可疑手机号。

舒彦是下午快三点得到消息的。那时,她正驾车前往市委办公厅,准备通过市委办公厅再向龙晓鹏等人施加压力。昨天投票结果出来,广电局尚未向宣传部报告,各方面已经得到了消息。舒彦很清楚,这是一场较力,广电局拖不了几天,名单一旦上报,此后的所有程序走进来相对要容易得多。龙晓鹏那帮人,也不会轻易就范,他们一定会采取拖延战略。

从昨天晚上开始,舒彦已经开始跑各种关系,希望尽快促成黎兆平的释放。就在到达市委门口时,她接到了王宗平的电话。王宗平在电话里说。你在哪里?说话方便吗?

舒彦说,我在车上。

王宗平说,你现在立即下车,找个公用电话给我打过来。

舒彦心中猛地抖了一下。王宗平从未如此谨慎过,这似乎说明,他对她的通信工具已经不再信任。难道说,自己的手机已经被窃听以及汽车上被安装了窃听装置?仔细一想,这是完全可能的。她迅速调转车头,开到一个公用电话亭前停好,利用那个电话拨通了王宗平。王宗平说,出大事了。

舒彦脑子里嗡的一声响,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王宗平说,已经确定,周小萸真的可能被绑架,地点在海南省三亚市。公安局已经派专案组赶去三亚了。

舒彦说,我给兆林打过电话,他非常肯定地说,根本没有这回事呀。盗墓笔记小说在线阅读

王宗平说,是不是他绑架了周小萸,还不能最后确定。但我怀疑就是他干的。你现在立即找到他,如果是他干的,必须立即放人,否则,这件事麻烦大了。记住,别用你的电话,用公用电话,或者另外买一部新手机并且用新卡,还有,最好别在你的车上打电话。王宗平并没有多说便挂断了电话。

从语气中,舒彦感觉到王宗平异常恼怒。去购买新手机和手机卡的路上,舒彦仔细分析了一下形势,确实是严峻到了极点。上次和黎兆林通话的时候,他正在三亚,现在得到的消息证实,周小萸被绑架到了三亚。除了黎兆林,还有别的可能吗?此事不管是否与黎兆平有关,对方,都会认定是黎兆平在幕后策划。仅此一点,对方已经有了足够的理由继续羁押黎兆平并且向省委办公厅报告。被双规的黎兆平竟然策划了一起绑架案,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他有问题吗?此时,哪一位领导,还敢为他出面?

问题的严重性似乎还不仅仅于此,现在,无论是赵德良还是彭清源以及他们的两位秘书,都是黎兆平的背后支持力量。一旦确定周小萸被黎兆林绑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场权力斗争如果最终不得不捅到更高层,一起刑事绑架案,将使得其中一方所有的证据左右失去效用,变得苍白无力。

未雨绸缪,为了让自己不至于陷入政治上的绝境,最好的办法,就是当机立断,抽身而退。此后,他们可能不再过问黎兆平一案,甚至可能希望黎兆平立即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形势急转直下,舒彦感到灭顶之灾,正像海啸一般向自己扑来。她现在惟一的希望,就是这件事不是黎兆林干的,或者就算是他干的,还有最后挽救的机会。

买了手机和卡之后,她立即来到外面的大街上,拨打黎兆林的电话。可是,黎兆林关机了,电话根本不通。打杨晓丹的电话,通着,却没有人接听。反复打了好多次,同样如此。舒彦急得几乎要疯掉,她拨打他公司的电话,公司的人告诉她另一个电话号码,同样不通。无可奈何,她只好一次又一次拨打杨晓丹的电话。找不到黎兆林,去市委办公厅已经没有意义,舒彦只好回了喜来登三十八楼。再一次拨打黎兆林和杨晓丹的电话,结果仍然一样。她给杨晓丹留言,声明有急事,希望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告诉黎兆林并且回电。

舒彦给黎兆林打电话的时候,也正是杨全勇等人整装出发的时候。黎兆林此刻正在亚龙湾五号度假酒店的干蒸房里。做生意的人,生活没有规律,晨昏颠倒。可这段时间住在亚龙湾,黎兆林别的事一概不闻不问,只等周小萸熬不住说出真相,生活倒是规律起来。每天早晨六点,他就起床了,和杨晓丹一起,先是跑步,接下来游泳,早餐后,到了股市开市时间,他便回到房间,看一看股市行情,了解一下几个操盘手的工作情况,必要的话,对投资结构作一点调整。中午饭吃得比较简单,由酒店送餐到房间。下午三点,股市收市,他便和杨晓丹一起进入干蒸房,蒸上一段时间,然后游泳。

从泳池上来,已经是下午五点。杨晓丹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看到几十个未接电话,竟是同一个号码。虽然陌生,可同一个电话打了几十次,显得异常重要和紧急。她没有查看舒彦留下的那条信息,而是在第一时间回拔过去。舒彦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接起电话,劈头就问,你们这一下午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杨晓丹听出舒彦的声音,说,姐,你怎么换号码了?

舒彦顾不上和她解释,说,把电话给黎兆林,我有事找他。

黎兆林披着浴巾,正躺在沙滩椅上喝饮料。杨晓丹将电话递给他时,他不知道对方情况,小声问,是谁?

杨晓丹说,舒彦姐。

黎兆林接过来,问道,姐,有事吗?

听到黎兆林的声音,舒彦气不打一处来,在电话里骂道,黎兆林,你这个混球,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黎兆林莫名其妙,不明白舒彦为什么突然对自己发脾气。他是那种糙人,脾气如同一堆干柴,一点就爆。情急的时候,天王老子地王爷,他也不怕。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黎兆平,谁的话,他都不听,更没有人敢给他半点颜色。现在,舒彦竟然如此这般的骂他,他怎么受得了?当时就恼了,大声地说,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舒彦说,这话该我问你。你口口声声告诉我,周小萸的事与你无关。我为你哥的事整天奔走,你却在这里横插一杠子,你说,你什么意思?

黎兆林没料到又是为了周小萸的事,也不清楚舒彦到底听到了什么消息。关于这件事,他是绝对不能承认的,所以口气缓和了许多,说,姐,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舒彦说,那你告诉我,什么人会绑架周小萸?为什么绑架周小萸?

黎兆林说,姐,你这是听谁在胡说八道?谁会绑架那个骚货?如果想和她做那事儿,她是来者不拒,犯得着绑架?如果想弄点钱,她有钱吗?干嘛绑架她?

舒彦说,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没事干,和你打电话玩呀?我告诉你,你已经一只脚跨进牢门了,还在做梦吧?

黎兆林说,姐,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舒彦说,不明白?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周小萸在三亚,你也在三亚?

黎兆林暗吃一惊,略愣了片刻,试探性地问,周小萸在三亚?有这样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舒彦说,你太小看警方,也太高估自己了。警方只需要通过电脑网络查一下,就能搞清楚,周小萸失去音讯之前,购买了从雍州前往三亚的机票并且登机,而周小萸失踪之前,在三亚使用过她的电话,最为关键一点,她在失去自由之前,曾打出过一个求救电话。这个电话足以确定周小萸被绑架的确切地点,范围不超过两公里。

舒彦说的这些,黎兆林半点都不知道。此时,他才意识到,这件事麻烦大了,所以脱口说道,有这样的事?

舒彦说,我还可以告诉你,公安局已经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此刻很可能已经到了三亚。我真不知道该怎样说你,雍州这边,我已经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好了,你哥已经被广电局选为党代表候选人,只要他的党代表资格得到确认,市里就必须放人。现在倒好,被你这么一通胡闹,整个事情复杂了。如果最终确定,绑架周小萸的是你,那些人肯定把屎盆子往你哥头上扣,说是你哥策划了这次绑架。有了一起刑事案,省里市里那些领导,谁还敢站出来替你哥说话?你把你哥害死了,你知道吗?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