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16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接下来的任务非常清楚,主要力量,集中搜索两条小路,每条路派出四名武警战士和两名公安干警。另外七条路,每条路派两名武警战士和一名公安干警。另外八条路,各派一名武警战士。他们临时建立了前线指挥部,指挥部就设在一辆车上,这辆车和一辆军用卡车以及车上的十名刑警队员一起,游动在公路上,随时准备增援某一个小组。

正准备行动的时候,移动公司行动小组又传来新的线索,同样是一份通话记录。在新的通话记录中,出现了一对新的手机号码,为了方便,我们把这两个号码标记为H和I。在约十分钟前,H主动呼叫l,通话三分半钟。l的信号出现在Z基站,H是在移动之中,最先出现在X基站,三分半钟的通话时间里,横跨了两个基站。移动公司的相关人员将H通话时历经的两个基站连线,推测认为,此刻正乘车西行,目标很可能是凤凰镇。这个方向,与扎南是相符的。说不定此人正赶往扎南。

得知这一消息,朱队和杨队商量了一下,安排了一位当地民警,在Z基站的起端设点,对进入2基站区域的汽车,进行登记。其余的人,按照安排,迅速进入搜索行动。

这是一种拉网式搜索,力量相对较为分散,为了不至于出现遗漏,所有行动小组,进展速度都很缓慢,每向前一步,都需要和指挥小组取得联络,随时将他们看到的建筑物通报给给指挥小组。

世上有些事情,果真像命运安排好了一般。如果黎兆林下午没有干蒸,舒彦又及时找到了他,事情的结局,很可能是另一个样子。正因为联络上出现了时间差,黎兆林失去了将这件事从容了结的机会。即使如此,他还是有时间的,比如就地释放周小萸或者许乔生打完电话后,他手下的人能够及时将周小萸带离。即使许乔生给他们打来电话时,他们仍然有机会从容离开。

可是,负责执行的人并不清楚局势的严峻,他们行动迟缓,加上事前脱光了周小萸的衣服,带她离开,必须令她穿上衣服,而她又不肯配合。就在他们要给周小萸穿衣服而周小萸拼命挣扎的时候,极其重要的时间,悄然流逝。就算此时耽误了一些时间,如若行事周密,他们很可能迅速将周小荧带离现场。极其关键的是,出门时没有堵住周小萸的口,使得她跨出门便有机会呼救。

当初,设计将她押,到这里,充分考虑了山区的隐蔽性。凡事有利就一定有弊,山区便于隐藏,可现在也正是山区给他们带来了麻烦。若在城镇,周小荧呼救的声音,被各种嘈杂掩盖,一定传不远,就算是传出去了,也不会引起注意。在山中则不同,山谷有回音功能,等于形成了一个自然放大器,将周小萸的求救声放大了。

周小萸的第一声呼救,传到了正在搜索的武警战士耳中。这一消息很快被告之指挥小组,指挥小组当机立断,命令该小组成员离开山道,借助两旁的树木掩护,隐蔽向前推进。其他小组成员,迅速向此地靠拢。山下,指挥小组还留有一个机动小组。迅速跟进。这些命令刚刚下达,移动公司小组再一次传来信,H再一次呼叫I。目前,这两部手机正在通话中,而且,H已经到达2基站。

指挥小组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认为H已经到达这一地区。极有可能将车停在路边,然后徒步上山。指挥小组因此通知机动小组,不忙着去山上接应,而是注意路边的汽车。对于任何停在路边的汽车,均要进行检查,发现可疑情况,立即将车主扣押,。

考虑到情况变得复杂起来,指挥小组当机立断,撤回了其他小组,所有力量,迅速向一个地点集结,同时,指挥小组也离开现址,向那条山道与公路交接处迅速移动。山下,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山上,对此一无所知。

许乔生留在山上的只有三个人。在许乔生看来,三个男人要带走一个女人,那是太容易了。问题在于,当这个女人拼命挣扎时,三个男人,也不一定能够十分顺利。他们好不容易将周小萸弄出了门,一个不留神,周小萸开始大喊大叫。事出突然,他们手忙脚乱地制止时,又被周小萸抓住机会咬了其中一个人的手。如此一来,当时的场面更加混乱,他们此时才想到,应该堵住周小萸的嘴,并且将她绑住。可临时决策,一时既找不到塞嘴的布,也找不到绑她的绳子。情急之中,一个人脱下了自己的袜子,塞进周小萸的嘴里。

海南天气炎热,这些人在山上呆了很长时间,条件极差,好多天没洗过了,袜子奇臭无比,薰得周小萸差点昏过去。没有绳子,他们便就地取材,弄了些藤,将周小萸结结实实绑了。这样一折腾,又浪费了不少时间。许乔生已经驾车赶到了,打电话和他们联系,才知道他们还在山上,愤怒地将他们骂了一通,要求他们扛着周小萸立即下山。

可这件事并不那么容易做,三个人扛吧,周小萸的身高不够一米六,头和脚都不是扛的部位,第一个人只能扛她的肩部,第二个人得扛住她的大腿,第三个人才能扛着她的腰部。如此一来,三个人挤成一团,走起路来非常艰难。如果两个人扛呢?周小萸的身体没有被固定,她拼命挣扎,两个人的肩搁不住这具身体。他们不得不弄断一棵小树,再弄来一根藤,将周小萸和这截树绑在一起。干这些事是需要时间的,他们缺少的恰恰是时间。就在三个人将周小萸绑好,扛在肩上,正准备下山时,武警小组已经极其隐蔽地向他们靠近。

他们扛着周小萸刚刚走了不到十米,四名武警战士和两名刑警,从不同的方向跳出来,迅速扑向他们。三个大男人,肩上扛着个人呢,对于仿佛从天而降的武警以及刑警,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一时间傻了,乱作一团。六名武警刑警一心想迅速制服三个男人,此前已经作了分工,两人对付一个,六个人迅速扑向他们的目标,于是,十个人全部倒在了山道上。被绑着的周小萸是被扑倒的,同样,那三个男人也是被扑倒的。整个过程显得简单干脆,几秒钟之后,战斗就已经结束了,三个男人分别被戴上了手铐,绑在周小萸身上的青藤被解开。

小组负责人问了周小萸几句话,证实了她的身份。小组长立即给指挥小组打电话,报告这一消息。指挥小组命令,将人质和犯罪嫌疑人就地隐藏,留两名武警战士看守,其余的人,迅速沿原路下山,争取在山路上堵住正在赶来的那个神秘的H。

许乔生并没有上山。所有人中,只有他和黎兆林最清楚附近可能有公安人员,所以,他的车并没有停在那个上山的道口,而是向前开了一百多米,拐了一个弯,在那个岔道口看不到他的车时,才停靠在路边。他就在车上给山上打了电话,要求他们迅速下山。

他将车停在这里,确实有利于自己隐蔽,可同时,也影响了他观察那个岔道口的情况。时隔不久,机动小组的武警战士。便已经出现在那个岔道口。他们并没有发现停靠在这里的可疑汽车,而停在前面弯道处的许乔生,同样也没有发现他们。机动小组给指挥小组打电话,说明此地的情况。指挥小组估计,这辆车,很可能停在附近,要求机动小组继续向前搜索。坐在车上的许乔生,一直关注着车后的情况,当机动小组的越野车出现在视线时,他异常警觉。

虽然这辆车挂的是民用牌照,可许乔生一眼就认出,这辆车挂的是雍州市车牌。当兵出身的许乔生,立即意识到不妙,好在他的车没有熄火,松开刹车,一踩油门,汽车便开始前行。后面机动小组也发现了这辆车,正准备靠过去拦住,见这辆车要溜走,他们也加大了油门。许乔生驾驶的是普通轿车,两轮驱动。行动小组驾驶的是越野车,四轮驱动。在车辆上面,许乔生处于弱势,加上他是原地静止启动,速度一时上不来,后面的车立即追上来了。

因为还不清楚山上的情况,担心打草惊蛇,行动小组不敢鸣警笛,仅仅只是与许乔生的车并排而行,并且探出窗外,挥手要求许乔生停车。

行动小组不知道,许乔生在部队时是汽车兵,后来又给首长开车,驾驶技术超一流。他的车子,性能虽然不如对方,可他仍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速度调到了最快。越野车上,驾车的是一名武警战士,同样是汽车兵,也是开飞车的主,加上自己的车况更好,根本没将许乔生放在眼里。他希望自己的车超前一点,然后扭转车头,将许乔生逼到路肩上,最后逼到沟里去。

许乔生自然清楚这一点,关键时刻,玩了一招紧急刹车,使得越野车迅速超离自己,他则在有了足够空间之后,就地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调转车头,迅速向前飞奔。越野车对于许乔生的车技缺少足够估计,发现情况有变时,两车间的距离,已经拉开了几十米。越野车紧急刹车,却不敢像许乔生一般亡命,只得通过正常方法调转车头,待重新启动追逐时,两车间的距离,已经有了好几百米。

许乔生心里清楚,以自己这辆车,要想摆脱越野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不了多久,越野车就会追上来。对方既然是警察,车上一定有电台,他们可以通过电台呼叫增援,自己的前面,很快将会出现堵截的车辆。他必须想办法尽快脱身。可他还没来得及想出脱身之法,看到有一辆武警的卡车迎面驶来。在这样的地方,很少能见到武警的车辆,此时出现这样一辆车,只有一种可能。诛仙小说

许乔生根本来不及细想,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迅速从卡车旁冲了过去。卡车调头慢,待将车头调过来,许乔生的车,早已经超出很远,且后面的越野车,也已经超越了卡车。如此一来,许乔生的后面,有了两辆追车。到底是当兵出身,此时的许乔生,十分冷静,他想到,就算自己出事,只要黎兆林不出事,余下的钱,自己还是可以拿到的。他必须将这里的情况告诉黎兆林。

就在飞车过程中。他抓过手机,拨打了黎兆林房间的电话。也是忙中出错。平常,他和黎兆林联系,打的是黎兆平在三亚使用的一部手机,这次因为情况紧急。他拨打的是黎兆平在三亚的房间座机。

黎兆林正在房间里等待消息,电话一响,立即接了。许乔生告诉他,自己刚刚到达此地,随后便发现有警车追过来。现在,正有一辆警车和一辆卡车在后面追赶自己,前面是否有别的警车拦截,尚不清楚。山上的情况如何,他也来不及联系,估计情况不妙,说不定,周小萸已经被营救。

黎兆林说,你先给山上打个电话,问问情况,然后再告诉我。挂断电话,黎兆林意识到,此地不能再留。他迅速清理东西,和杨晓丹一起来到前台,结清了账目,驾驶自己的汽车,迅速离去。途中,黎兆林还希望接到许乔生的电话,以便掌握确切情况。他甚至多次冒出给许乔生打电话的念头,思之再三,还是放弃了。

他不打电话是对的,因为就在他们通话之后不久,许乔生的前面,出现了一辆卡车和两辆越野车组成的路障,三辆车的附近,站着十几位持枪的武警战士和刑警。后面,那辆越野车已经追了上来。在这种情况下,他如果再跑,可能是死路一条。无计可施,他只好放慢车速,将车停在路边。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