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33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陆敏说,我也不是太清楚。我接起电话,听到的是对方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我当时就一肚子的火,哪里还想到问别的?

舒彦说,那你再给她打个电话,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敏说,还打电话?她是一个泼妇,我不是找骂吗?

舒彦说,既然这样,你把她的电话给我,我来打。

张云峰的老婆毕竟不熟悉舒彦是什么人,听说是律师,自然不好对她发脾气。舒彦问了她很多问题,她非常客气作答。

舒彦知道了,这是一次逮捕而不是传讯。舒彦得出这一结论的理由有几个,第一,纪委的人出现后,拿出过一张纸让张云峰签字,只有正式执行逮捕,才会出示逮捕证,需要签字。第二,在张云峰还没有签字之前,纪委的执行干部已经给张云峰戴上了手铐,这也是例行程序,只有逮捕,才会被戴上手铐。除此之外,纪委执行小组对张云峰的家进行了搜查,还正式通知他的家人,张云峰涉嫌经济犯罪被逮捕,并且要求其家人替他清理了一些衣物等生活用品。

舒彦与张云峰的妻子通电话时,陆敏的手机响了。陆敏看了一眼号码,不熟悉。为了不干扰舒彦通话,她没有接听。电话铃响过时间后,自动断了,可没过半分钟,电话铃再一次响起。陆敏只好拿着手机站起来,走到一边去接听。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哭声,陆敏心中暗自惊了一下,问她,你别哭。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事?

对方说,她是陶向阳的老婆,陶向阳刚刚被纪委的人带走了。

刚才听舒彦问张云峰的老婆,陆敏有了经验,问她,是怎么带走的。她说,是戴着手铐带走的。又问,出示了逮捕证没有。她说,他们拿了一张纸,让陶向阳签了字。

舒彦熟悉法律程序,觉得这两起逮捕大有问题。当然,她因为不太了解情况,自然无法排除一种可能,即黎兆平坦白了,牵连了张云峰和陶向阳。如果没有取得黎兆平的口供,在完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张云峰和陶向阳实施逮捕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就算取得了黎兆平的口供,这类逮捕,也不应该是纪委执行,而应该是检察院反贪局或者公安局经侦部门。毕竟,被逮捕的人,都不是公务员,没有行政职务,纪委对他们没有管辖权。

舒彦立即给杨诚刚打了个电话。杨诚刚说,这几天,他们对黎兆平的审讯停止了。此前,他们抓得很紧,一帮人长期住在这里,采取二十四小时车轮战,轮番上阵。可是,一个星期前,那些人突然就不见了,只留了几个人看守。

舒彦又问,是不是前几天审讯的时候,黎兆平说了什么?

杨诚刚非常肯定地说没有。人一直控制在这里,从未离开过。黎兆平的情绪虽有反复,但总体来说,非常坚强。

既然黎兆平那边没有出问题,会不会是黎兆林那边出问题了?落霞小说网

舒彦又给冷青打电话。冷青将这几天龙晓鹏带人去捞黎兆林的情况告诉了舒彦,并且向她保证,黎兆林控制在他的手里,龙晓鹏根本不可能捞到。

打了这两个电话,并且证实这几天龙晓鹏一直在努力将黎兆林抓在手里之后,舒彦有了某种预感。显然,龙晓鹏在黎兆平那里一无所获,便想改变方向,把黎兆林抓在手里。黎兆林毕竟不是黎兆平,龙晓鹏以为,黎兆林更容易被突破。只要通过黎兆林拿到证据,一是黎兆平参与绑架策划和指挥的证据,一是黎兆平通过黎兆林行贿受贿的证据,那么,龙晓鹏就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这恰恰是他放弃了对黎兆平的审讯,全力以赴想将黎兆林抓在手里的原因。

可他没料到,对于黎兆林的控制,冷青这边早已经有了充分准备,根本没有给龙晓鹏留下任何机会。正因为没有突破黎兆林的机会,龙晓鹏才着忙了,希望通过别的途径,取得实质性进展。目前所知的两起逮捕,显然就是这种外围努力的信号。和双规黎兆平一样,这两起逮捕,在程序上大有问题。这似乎说明,对手已经进入疯狂状态,完全不遵法理程序完全不计后果了。

既然如此,接下来被逮捕的,很可能就不仅仅是张云峰和陶向阳两人,极有可能包括陆敏甚至包括自己,要阻止他们的疯狂,自己必须做点事。鬼吹灯小说

舒彦于对陆敏说,这件事很蹊跷,你得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下一步,他们可能逮捕你。听到这话,陆敏顿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问道,那怎么办?

舒彦说,这是非常时候,我的感觉如果不错,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的疯狂,是非法逮捕。这充分说明,他们是在垂死挣扎。越是这样的时候,事态可能越严峻,我们面临的压力也就越大,困难也就越多。当然,最后的疯狂,总是竭尽全力的拼死一搏,持续的时间,会非常短。最终的结果,就看双方哪一方能够咬着牙坚持到底。应该说,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龙晓鹏。相反,龙晓鹏的敌人,却有两个,一个是我们,一个是时间。他之所以如此疯狂,也恰恰说明,他已经意识到,他根本跑不赢时间。除了孤注一梆,破釜沉舟,他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所以,你要充分认识到一点,我们不怕拖时间,可他拖不起。我们的战略,也只有一个,就是和他耗,一直耗到他的时间用完为止。

陆敏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下一步,无论发生什么,我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拖时间。可现在,我们总不能坐在这里等吧。你觉得我们应该做点什么?

舒彦说,我刚才已经说清楚了,无论是我们还是那些人,都是在和时间赛跑。对我们有利的是,我们可以静观其变,以时间换空间。他们却不行。至于到底怎样和时间赛跑,到底怎样以时间换空间。这个我不能教你,你自己考虑。我建议你不要留在这里了。留在这里,是浪费时间,你离被逮捕的时间,可能已经非常接近了。这是个敏感时候,时间对于你极其宝贵。所以,该做什么,你自己考虑,考虑好了就去做。我相信你的智商,这点事,肯定难不倒你。至于我,我可能和你面临同样的局面,他们说不定会逮捕我。当然,不是万不得已,他们可能不会动。毕竟,我是律师,我了解执法程序,他们对我不太可能乱来。现在,我并不担心他们会对我做什么,但我必须有所准备。我还需要打几个电话,进一步核实情况。有什么事,我们随时联系。

告别舒彦,陆敏就在想,她最后几乎是将自己赶走的。赶自己走,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说自己离被逮捕的时间很短,这极短的时间,非常宝贵,是什么意思?有一点,陆敏意识到了,舒彦其实是在暗示自己,这极短的时间,应该充分利用。怎么利用?再想想舒彦说的那些话,静观其变,以时间换空间,和时间赛跑,我们不怕拖。拖字,让陆敏眼前一亮。舒彦实际上已经说清楚了,她们的策略,就是和龙晓鹏那帮人拖时间。怎么拖?陆敏进一步想,龙晓鹏不是想逮捕我吗?我可以让他抓不到呀。如此一来,不是拖了?对,先出去躲一段时间。自己是公司董事长嘛,既然是董事长,常常就会有一些业务活动,因为业务出差,谁能说清自己是潜逃?就算不是因为业务出差,自己前一段时间太紧张了,想出去旅游,应该没有问题吧?对了,旅游,自驾游,出去十天半月,这个时间,不是拖出来了?只要离开雍州,将手机关掉,他们找不到人,大概只有急得跳脚了。

这个念头产生后,她原本应该立即走人。她如果决定走,那是很容易的,别说去国内的某个地方旅游,就算是立即买机票出国旅游一趟,也不是问题。可是,她觉得走之前,需要安排一些事情,尤其是儿子黎克需要安排。

儿子黎克正在江南师大附中读高二。这是整个江南省最好的中学,也是全国升学率排名靠前的中学。一般孩子进入这所学校,需要花大钱,陆敏也花得起这个钱。可黎克十分争气,不仅没让父母出一分钱。而且是学校主动录取他的。进入中学之后,学校立即安排他当了学生会干部,目前是学生会主席。尽管如此,无论是黎兆平还是陆敏,对国内的应试教育,都非常忧虑,他们有一个计划,等儿子读完高中,就将他送到美国去,远离这个毁人不倦的应试教育体系。

没想到变故突起,黎兆平被双规。陆敏知道,父亲是儿子的脊梁,是儿子的精神支柱,父亲一倒,儿子幼小的心灵,会受到怎样的打击,无法估计。她暗自拿定主意,无论如何,不能将这件事告诉儿子。好在她和黎兆平都经常出差,儿子又是住校,要隐瞒他,应该不难。可她没料到,龙晓鹏将事情做得很绝,竟然跑到儿子的学校去,找了很多老师同学谈话,结果,学校所有人,都知道黎克的父亲被双规的消息。黎克受到打击,连学都不肯上了,目前一个人躲在家里,门都不肯出。

陆敏别的都不担心,最担心的是儿子。儿子正处于成长阶段,她怕这次的事,给儿子留下巨大的心灵创伤。此时决定出去避一避的时候,她首先想到,一定得回去一趟,给儿子一点心理准备。可她哪里知道,那些人已经等在她家楼下,她的汽车进入小区,龙晓鹏立即发现了。他们并没有迅速采取行动,而是悄悄地跟了过去。

回家后,陆敏第一时间走进儿子的房间。黎克正在打电脑游戏。看到儿子,陆敏的心都疼了。黎克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从小学到高中,几乎不需要她操心,学习成绩一直优秀。别的家长为了孩子择校操透了心,黎克进入重点高中,没有要她花一分钱,反倒是几所学校抢着要他。黎克很多同学的父母因为孩子沉迷电脑游戏,苦不堪言,陆敏也没有这样的体验。黎克的个性非常特殊,他不追星,不沉迷电脑,永远能够在学习中找到乐趣。然而,这次的变故,似乎将他以前建立起的一切,全都毁了。她劝他去上学,他坚决不去,每天留在家里,整天就是玩电脑游戏,甚至连话都懒得说。她进门的时候,儿子甚至连转过头看她一眼都省了,更不用说打招呼。

她走到他的身后,说,儿子,能和你谈谈吗?

谈什么?他问,手上的活并没有停,也没有转头看她。

她说,谈谈你爸的事。

他说,你别谈,我不想听。

她说,那我们谈谈我们目前的处境。

他说,我不想谈,我也不想知道。

她说,这是一次危机,不仅仅是你爸的,也是我的,是你的。是我们家的一次危机。是一劫。我们必须面对。

他说,我宁可不要。

她说,现在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已经来了,我们必须面对。你是我们家的男子汉,以前,你爸在,我们家的天,是你爸撑着。现在,你爸出了些麻烦,你成了我们家惟一的男子汉,撑起这个家的责任,就落到了你的肩上。

藜克捂住自己的双耳,说,我不要,我不听。

陆敏说,人必须经历一些东西,才能走向成热……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陆敏并没有意识到可能是纪委的人来了,现在是晚餐时间,她认为那些人也是人,应该会吃饭。所以,她对保姆说,小雯,你去看看是谁。很快,陆敏听到了龙晓鹏的声音,她因此意识到,一切都晚了。既然来了,她的心也就静了。她很坦然地走出来,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见龙晓鹏带着三名纪检干部,已经出现在家里。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