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34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陆敏站在二楼,看着楼下几个人,以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我是说一整天右眼皮老跳,原来是白眼狼要来。

龙晓鹏并没有理她这句话,而是从包里掏出逮捕证,同时掏出一支笔,对她说,你是陆敏?

陆敏愤怒地说,废什么话,你又不是今天才认识我。

龙晓鹏举着逮捕证,站在那里说,我是雍州市纪委的龙晓鹏,这些是我的同事。我们正式通知你,你因为涉嫌经济犯罪,被依法逮捕。这是逮捕证,请在上面签字。

陆敏此时站二楼,她在考虑,自己是下去,还是等他们上来。没等她拿定主意,已经有一名女干部上来了,她来到陆敏面前,掏出冷冰冰的手铐,铐在陆敏的手上。此时,陆敏的身后,传来轰的一声响。她转头一看,儿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口,看到母亲被铐,顿时天旋地转,轰然一声倒在了地上。

陆敏大吃一惊,顾不得自己,连忙转身,跨出几步,赶到儿子面前,蹲下来,伸手去扶儿子。她的手上戴着手铐,极不方便。好在儿子很快就醒过来,正准备支撑着爬起来。陆敏戴着手铐的手碰到儿子的身体时,他的脸上顿时现出极度的恐惧,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并且向后退了一段距离,嘴里说,不……不……

陆敏说,儿子,妈妈刚才就想对你说,你现在是男子汉了。你已经长大了,应该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面对生活给你带来的打击。

儿子叫着说,我不想当男人,我不要。

陆敏说,这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而是一切已经来了,你必须面对。人生有时候就是如此,很多事,不由你选择,你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你如果被命运打倒,那你就注定是个弱者,一辈子只能屈辱地生活着。只有那些勇敢面对命运的人。才能成为生活中的强者。

儿子说,我不要,我不要做强者。我什么都不要。

陆敏的心都疼了,眼泪噗噗地往下掉。她并不害怕自己即将面对的一切,可她害怕这件事给儿子造成的打击。如果说这是一次劫难的话,那么,这次劫难毁坏最大的,并不是她和黎兆平的生活,而是儿子黎克的人生。作为母亲,她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儿子人生的完整健康,可此刻,她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到她惟一能对儿子说的是,儿子,记住,人不要怕打击。现在,你可能觉得打击是无法承受的,但等你经历了更丰富的人生之后,你会觉得,打击让你成熟,让你坚强,让你有了更大的承受力和更强的生存力。总有一天,你会对自己所经受的全部打击,心存感激,因为所有的打击,都会成为你人生巨大的财富。

她用戴着手铐的手搂着儿子的时候,没有人上前将他们母子拉开,让她得以有机会,将自己身上全部的母爱,以这样一种方式,传递给儿子。她能感觉到儿子的身子不抖了,他似乎正在逐渐摆脱某种东西。她因此获得一种特别的安慰,也有了一种特别的信心。她继续对儿子说,刚才,妈妈想找你谈谈,是因为妈妈担心,错过了这次机会,你将独自经受一生中最沉重的打击。妈妈怕你太年轻,经历的事太少,完全承受不了。儿子,可现在,妈妈抱着你的时候,能够感觉到,你正在获得一种力量,你正在迅速成熟和长大。你的物理成绩很好,你一定知道,力学里面,有一种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原理。其实,人生也充满了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你的人生经历了锤炼,你就获得了一种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有点类似于反作用力。让你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经历这样沉重的打击,妈妈确实感到非常抱歉。但妈妈同时也相信,我的儿子,一定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男人,你一定能够熬过这一关,并且变得坚强起来。你一定会让妈妈为你感到骄傲的。

儿子在她的怀里深情地叫道。妈妈。

陆敏说,你已经答应了妈妈,是不是?

儿子郑重地点了点头。

陆敏激动地在儿子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说,儿子,妈妈太高兴了。你比妈妈想象的要坚强得多。你放心,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妈妈回来的时候,希望你已经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成为一个坚忍不拔的人。成为我们这个家真正的顶粱柱。

儿子说,妈,我不怕了。诛仙小说

陆敏说,那太好了,现在,你自己能站起来吗?侯卫东官场笔记

黎克果然站了起来。

龙晓鹏那些人已经完成了对黎家的搜查。其实,这种搜查,多少有点例行公事,早在黎兆平被抓进去的第二天,他们已经搜查过一次。和那次一样,他们大概是一无所获。

龙晓鹏多少有点愧疚地说,好了,亲情表演完了。可以走了吗?

陆敏拿眼看儿子,发现儿子的目光很坚定。她说,来,儿子,拥抱妈妈,和妈妈告别。

黎克伸开双臂。拥抱了母亲。趁着母子间拥抱在一起的机会,陆敏轻声说,记住,生活上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去找舒彦阿姨。她是你爸爸和你妈妈最好的朋友,她会帮助你的。

陆敏走后,舒彦回到了三十八楼的那间办公室。这一段时间,她感觉就像坐过山车,一会儿飞上天,一会儿又跌下地。随着各种不同的消息,她的情绪急剧地变化着,忽喜忽悲,忽明忽暗。同时,她又觉得,这个官场,就像是在下一盘围棋,你出招我应手,出招的时候,抱着强烈的一招致胜心理。可实际上,一招致胜肯定不存在,因为对手永远不会被动挨打,他还会应手。应手也并不是被动防御,而是防中有攻,攻中有守。她想到了围棋中的一个术语:打劫。不错,自己和黎兆平目前所经历的一切,正是打劫,打的是一场官劫。这是一局极其有趣的棋,下棋的是两个人,赵德良和陈运达,至于其他人,诸如龙晓鹏、舒彦、周小萸等人,全都是握在他们手里的棋子。这局棋下了很长时间,现在出现了一个关键性的劫,这个劫,就是黎兆平。

陈运达第一次攻劫。将黎兆平双规了。这个劫打得有些无理。却毕竟是一个劫。那么,赵德良就得应,不应,这个劫就被提了,一大片棋,就会被吃掉,甚至可能是生死劫。赵德良的应手,便是支持舒彦出来替黎兆平奔波。当舒彦拿到高检的文件时,这次官劫,完成了第一个回合。

赵德良应得不错,看起来,将难题抛给了陈运迭,自己这边的形势,豁然间变得开朗起来。但这种开朗,仅仅只是一线天光。舒彦很清楚,那些人绝对不会轻易就范,他们手中还有劫材,这个劫,还会一直打下去。果然,他们采取了拖字诀,反正优势在他们手里,他们还有更多的手段更广阔的空间,他们不需要着急。相反,赵德良这边,不能不急。毕竟这颗子被提了,一旦让对手有机会将子连上,自己就再没有机会了。所以,赵德良不得不施救。他施救的办法,是让黎兆平当选党代表,这是第二轮打劫了。这个劫比较凶狠,一旦目的达到,陈运达那边,前功尽弃。所以,陈运达紧急应对,使出一招,对黎兆平实行双开。可是,他的目的性太明显,手法太凶悍。赵德良这边很快发现了他的意图,立即应手,再下一子,派出丁应平,轻易将这一招化解了。

第二轮打劫,就此结束,形势仍然不明朗,劫口仍然留着。就在这紧要关头,赵德良这边出现了一着奥棋:黎兆林将周小萸抓到了手里。最初的判断,只要周小萸开口,承认她并不清楚那五十万的事,便可以证明,黎兆平是被栽赃陷害。单从这个方向设想,这是一着妙棋,一子落下,满盘皆活。然而,这着棋是个意外,是黎兆林代表赵德良下的,而不是赵德良本人下的。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着错得太远了,差不多错到了满盘皆输的程度,陈运迭只一个应手,将周小萸救了出来,并且使黎兆林成了在逃犯而黎兆平成了刑事犯罪嫌疑人。

第三个回合,由于这一着臭棋,整个棋局,陷入了绝杀境地。而此前所下的当选党代表候选人那着棋,因此成了废着。赵德良毕竟是高手,处变不惊。关键时刻,他使出一个应手,进行一次全省执法程序大检查。听到这个消息,舒彦在心中大叫了好几声妙。她顿时觉得天高云淡,艳阳高照。然而,接下来,又是两条不利的消息,先是听说,因为黎兆林绑架案的影响,黎兆平的党代表候选人身份,没有得到省委确认,接着又听说,纪委书记夏春和因为痛风住院,执法大检查的事,可能往后拖。舒彦当然知道,这两件事,都不是单纯的,一定有什么力量在幕后活动,这洽恰又是陈运达的应招。这个应招的结果,使得执法程序大检查一事拖了下来。赵德良这边,再一次陷入被动。

下一步怎么走,舒彦心中没底了。赵德良到底还有没有后着,她不知道。她惟一清楚的是,形势越来越严峻,也越来越难以看清。可赵德良胸有雄兵百万,如此严峻局面下,竟然能够从容应对,他将郑观华安排到雍州市,又将温瑞隆安排到省政府。仅此一招,雍州市党代会平稳闭幕,陈运达的联盟出现大的分化。

恰在此时,陈运达那边,也出现了臭棋。这步臭棋,到底是陈运达所为,还是像黎兆林出错一样,是下面的人自作主张?舒彦无法判断。理性地分析,这件事,太容易被抓住把柄,也太着痕迹,不像是高手出招。形势仍然极不明朗,官劫还必须继续往下打。到底怎样做,才能让对手目前这一招成为真正的臭棋?

舒彦在紧急思考。显然,她不能坐在这里,应该做点事。此时,她想到了汪鼎臣,认为自己应该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那里有没有更明确的消息。他是市纪委的组长,至少更接近对手,他应该可以获得更多有利于自己的消息。

她拿起手机,拨了汪鼎臣的号码。可她一连拨了几遍,汪鼎臣没有接听。她正要再拨时,那部常用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以为是汪鼎臣回电话了,没有看号码,立即接了,结果,传来的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打电话的是黎克。母亲被那些人带走后,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母亲最后那句话,其实是暗示他,将这件事通知舒彦阿姨。黎克知道父亲的朋友中,有一个叫舒彦的阿姨,是一位著名的律师,但他本人并不熟悉舒彦,也根本没有联系电话。他非常聪明,上网去查舒彦的名字,很快便查到了舒彦的相关信息,并且得到了她的业务手机。

打通电话后,黎克问,请问,您是舒彦阿姨吗?

舒彦略愣了一下,说,我是舒彦,你是哪一位?

黎克说,我娃黎,叫黎克,黎兆平是我爸爸。

舒彦问,黎克,发生了什么事吗?黎克说,我妈妈被他们抓走了。

舒彦略想了想,有很多话想问黎克,又知道,无论是黎兆平家的电话,还是自己的这部手机,都已经没有任何安全可言,因此对黎克说,黎克,别怕。你听阿姨说,你把自己的东西清一下,然后住到阿姨家去,阿姨现在就过去接你。

一边驾驶汽车,舒彦一边想,看来,陆敏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自己当时很想劝她出去躲一段时间。只要龙晓鹏那些人找不到她,暂时也不可能投入更多的人力通缉她,拖上十天半个月,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有了这个时间空档,风头很可能过了,或者执法大检查开始了,那时,对方肯定不敢再胡作非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