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35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可她毕竟是律师,陆敏又很难说没有潜在罪行。哪怕是牵出别的罪行,自己如果叫她出逃的话,那就是教唆犯罪。所以,她只能暗示,不能明确地出主意。现在陆敏落到了他们手里,事情更进一步复杂化了。

身为知名律师,舒彦太清楚房地产商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没法办黎兆平一个受贿罪,也完全可以办陆敏一个行贿罪。只要罪名一坐实,陆敏身为黎兆平的妻子,那些人刻意要将罪名往黎兆平身上栽,大概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何况,黎兆平受贿的事不会有,行贿之名,大概也是完全安得上的。

这件事不能拖,拖下去,后患无穷。只要陆敏顶不住,将一切都说了出来,要想救黎兆平,就难于上青天了。形势急转直下,而且,看上去是越来越不利于自己这一方。面对这突然的变故,自己怎么办?牌是双方打的,陈运达已经打出了一张大牌,自己这边,有什么牌足以消耗对方的力量吗?舒彦想不出来。

恰在此时,手机响了,又是那部常用手机。舒彦接起一听,一个怪怪的声音问她,请问,是舒律师吗?

她说,我是,你是哪一位?

对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你这个电话不安全,你能不能换一个电话回拨给我?舒彦立即想到,这个电话,可能是刻意变声的,而且是一三五开头的号码,应该是一个刚刚启用的新号码。对方如此谨小慎微,说明这个电话异常重要。她当即关了电话,将车停在路边,下了车,走到离车稍远的地方,用另一部手机回拨过去。

她说,我是舒彦,请问你是哪一位?

对方应该使用了某种变声器材,声音听起来像个孩子,又像个不男不女的阴阳人。他问,这是你的手机?刚才你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看号码很陌生,就没有接。

舒彦立即想到了汪鼎臣,她说,你是……

话还没说完,汪鼎臣立即打断了她,说,电话是不安全的,请你注意别用称呼。果然是从事反贪工作的,小心到了极点。

舒彦只好说,那好,我听你说。

汪鼎臣说,不知舒小姐是否知道,今天有一系列的逮捕行动。

舒彦说,是的。我已经知道这个消息,分别有陆敏、张云峰和陶向阳,是吗?汪鼎臣说,如果我的估计不错,可能不止这三个。舒彦说,还有别人?谁?

汪鼎臣说,至少还有一个叫陆澄的。

舒彦又是一惊,问道,陆澄?这是个什么人?

汪鼎臣说,我侧面了解过,他是陆敏的大哥。他们现在抓这些人,就是一次典型的突破外围行动。他们的目标是明确的,就是要把黎兆平的外围一网打尽。陆敏是黎兆平的老婆,张云峰是黎兆平最早的合伙人,也是陆敏现在的搭档,是黎兆平外围中极其重要的人物。陶向阳也是如此,他是黎兆平的司机,对黎兆平的事,应该是最了解的人之一。至于陆澄,估计对黎兆平的事了解比较少,但对陆敏的事,了解应该不少。所以,抓陆澄,实际是在扫陆敏的外围。接下来,他们可能更进一步对陆敏的外围采取行动,这些人包括陆敏的另外一个哥哥和妹妹。黎兆平的外围,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那就是他的弟弟黎兆林。黎兆林是他们一张极其重要的牌,既然他们抓不住黎兆林,就一定会想办法突破黎兆林的外围。所以,黎兆林的老婆曾娅莉,以及曾娅莉的一些社会关系,同样可能成为他们的重要目标。

舒彦说,如果真像你说的,这就是一次大搜捕。一下子逮捕十几个人,动作实在太大了,检察院大概要接连开几天会,仔细研究之后,才会开出这些逮捕证吧。

汪鼎臣说,你说得很对,检察院签发逮捕证,是有严格程序的,相关部门申报之后,需要好几个人审批。像这种一次逮捕十几个人的行动,肯定需要通过检委会集体讨论。据我所知,这次的逮捕,根本没有通过审批,甚至没有报批,自然就根本不可能通过检委会,根本就没有走程序,一个人就办了。市检大概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

舒彦倒吸了一口凉气,惊问道,有这样的事?这简直太疯狂了?

汪鼎臣说,确实是疯狂。我估计,他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疯狂阶段,想孤注一掷,不顾一切拿到黎兆平经济犯罪的证据。

舒彦问,市纪委是什么态度?

汪鼎臣说,我不知道福同同志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我是最早得到消息的人。如果我的估计不错,书记副书记们可能还没有得到消息。如果舒小姐有办法,从上向下问起这件事,可能更有利于此事的解决。

结束通话后,舒彦并没有立即上车,而是在思考这件事。一连签发了十几张逮捕证,却没有走例行程序。这件事,到底是龙晓鹏个人所为,还是他背后的力量在暗中指使?龙晓鹏这个人,虽说胆子大,可舒彦不太相信,他的胆子会大到如此程度。这种搞法,等于是在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是龙晓鹏自作主张,那就说明,他已经脱离了背后的政治力量,开始另搞一套了。他为什么要另搞一套?难道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过河卒子,随时都有被牺牲的危险,他只有用这种自杀式行动,来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果真如此,那就充分说明,像龙晓鹏这些人,已经感觉到了空前危机,整个事态,可能在极度的混沌之后,迅速走向明朗。

汪鼎臣建议自上而下向检察院施加压力,这显然是一个好办法。至此,汪鼎臣先后两次给自己出主意,他的主意,还真有其可行性。选黎兆平为党代表的建议,就是他出的,现在,他又建议自己直接将这件事捅上天,形成一种自上而下的压力。汪鼎臣的这个建议,固然有其个人目的。龙晓鹏擅自开出逮捕证一事如果被调查,无论黎兆平案的结果如何,龙晓鹏都不太可能继续担任纪委副书记一职。对于汪鼎臣来说,无疑是一次绝佳机会。

王宗平听到这个消息时,完全不敢相信,说,这不会是真的吧?龙晓鹏是不是疯了?

舒彦说,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上帝要他灭亡,先让他疯狂。龙晓鹏已经没有路可走了,只有置之死地,才可能有最后一线生机。

王宗平说,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舒彦说,我从两个方面得到消息。先是黎兆平的儿子黎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妈妈被抓走了。接着,汪鼎臣给我打电话证实龙晓鹏可能签出了十几张逮捕证。

放下电话,王宗平立即敲门进入彭清源的办公室。彭清源正在和温瑞隆谈话,党代会圆满闭幕,政府班子的调整,即将进入程序,温瑞隆在雍州市,属于站最后一班岗。将来,两人都是省委常委,还有很多机会坐在一起。而他们在雍州市搭班子的时候,多少闹了点不愉快,需要趁此机会,好好消除彼此的芥蒂,修复关系,不将情绪带进新的工作岗位。

王宗平敲门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彭清源显得有点惊讶,问道,宗平,你有事吗?

王宗平走到彭清源身边,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几句。彭清源的脸色立即变了,问道,消息准确吗?

王宗平说,我还没来得及核实。

彭清源说,正好,瑞隆同志也在这里,你详细说说吧。静州往事

听了这话,温瑞隆略愣了愣,问道,什么事?

王宗平说,我刚刚接到一个消息,龙晓鹏对黎兆平的妻子、司机等十几个人实施了逮捕。王宗平有意没说市纪委,而是强调龙晓鹏本人。

逮捕?温瑞隆说,什么时候的事?

王宗平说,就是今天下午和晚上的事。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已经执行了四宗逮捕。据说,接下来,可能还有十几宗逮捕。有人打听了一下,说这些逮捕证的签发,都没有走例行程序,是龙晓鹏私自签发的。市纪委其他负责人甚至检察院的相关领导,都还不知道这件事。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

彭清源已经拿起面前的电话,拨了一串号码,对着话筒说,老吴吗?我是彭清源……我刚刚听说,你们检察院今天签出了十几张逮捕证,对黎兆平的妻子、司机等十几个人实施逮捕,是不是有这回事?什么?你这个检察长都不知道这件事?好。我等你的消息。

他刚刚挂上电话。温瑞隆便问。吴建新怎么说?

彭清源说,看来是真的。他也是刚刚听说这件事,正在查。彭清源一边说,一边拨打电话,这次是打给市纪委书记李福同的。电话接通后,他说,福同呀,我是清源。李福同问道,彭书记呀,有什么指示?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