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41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公公更了解法律知识,他问,他妈妈被逮捕?正式逮捕?那就是说,问题很严重?

舒彦摆了摆头,说,还是受黎兆平案的影响。那个龙晓鹏,从黎兆平身上捞不到东西,风声又紧,狗急跳墙了,根本没有通过检察院的审批,一下子逮捕了四个人。大概想从他们身上打开缺口,为自己洗清责任。

公公说,一下子逮捕四个?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吧?是不是他后面的人?

舒彦说,我了解过,应该不是。

公公说,如果不是,那他后面的人会急得跳脚。

舒彦说,世上的事,真是说不清道不明。我们这边,黎兆林做了一件蠢事,差点把一切都搞砸了。现在,他们那边,龙晓鹏又办了这么一件蠢事。有了这件事,省委市委,就可以下决心,雷霆出击。我估计,这件事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公公摆了摆头,说,那也不一定。那个龙晓鹏之所以敢这样干,一是类似的事,并非没有先例,二是纪委大概也不想出丑闻,层层都想捂盖子,上面就算知道,大概也是很久以后的事啦。

舒彦说,爸,你太不相信你儿媳妇了吧?我已经直接把这件事捅到天上去了。如果我的估计不错,整个雍州市,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正说的时候,手机响了。舒彦拿起一看,是那部常用手机,汪鼎臣打来的。不久前,江鼎臣给她打电话,还用另一部手机,且用了变声装置,现在却来了个明码呼叫,她敏锐地感到,事情一定是起了根本性变化。

她说。汪组。这么晚还在日里万机?

汪鼎臣说,这个姓李的,是那些大官日的,我哪里够级别?再说吧,日她的人也太多了,我嘛,还是不要凑热闹了。如果能和你握握手,我这一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舒彦知道,汪鼎臣这个人还算正派,虽然口花花,却也不是那种见缝插针的人,否则,上次肯定就是另一个了局。既然如此,她就不怕和他开玩笑,一边向外面客厅走去,一边说,好呀。怕的是你见了我就躲。

汪鼎臣说,要不,你到我的办公室来?

舒彦略愣了一下,去他的办公室?显然,那不是握手的地方,难道说,他有什么特别的事,想见自己?她说,办公室那种地方太正规了,不如去喜来登三十八楼吧?挂了电话,舒彦和公公婆婆告别,又去看了看女儿和黎克,显然,两个人正聊得热乎,见她进去,两人都显得有点不自在。但至少有一点转变,黎克不那么沉默了,看到她,主动叫了一声阿姨。

舒彦对女儿说,红红,妈咪有点急事要出去一下,黎克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你代替妈咪安排一下。

女儿立即站起来,敬了个礼,说,是,保证完成任务,妈咪同志。

舒彦在她的鼻子上点了一下,转身离开,驱车前往喜来登。汪鼎臣已经先到了,早就定好了房间等她。舒彦人还没坐下,便问,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

汪鼎臣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舒彦说,那就先听坏消息吧。汪鼎臣说,现在有三拨人在找龙晓鹏。但是,龙晓鹏和他那个小组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找不到。

舒彦问,三拨人?哪三拨?

汪鼎臣说,第一拨,当然是市纪委。出了这样的事,搞不好,纪委的领导全部要受处分,惟一让他们少背些责任的办法,就是尽快找到龙晓鹏,把这件事摆平。

舒彦说,第二拨是那边的人?

汪鼎臣说,这个比较有意思。另外两泼,都是公安局的人,一拨以刑警为主,另一拨以治安警为主。而且,连城管好像也行动了。

舒彦问,那么,好消息呢?

汪鼎臣说,好消息是,纪委这拨人,暂时由我负责。

舒彦说,太好了。

汪鼎臣说,还有,赵书记正在召开一个特别会议,到底有哪些人参加,我还不清楚,但市委书记彭清源,市纪委书记李福同和市检察长吴建新都参加了。如果我的估计不错,赵书记在连夜部署,看来你把这件捅上天,效果明显,接下来很可能是一波更大的行动,而且是最后雷霆出击。

舒彦说,如果真是这样,说明你马上要被提拔了。

汪鼎臣却显得忧心忡忡,说,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舒彦不解,问,为什么这样说?

汪鼎臣说,如果能够抢在那两拨人前面找到龙晓鹏,把事情解决,就是好事。如果龙晓鹏被那两拨人控制,很难说不出变数,那就不是好事而是坏事了。搞人海战术满世界捞人,不是纪检机关的专长,相反,公安机关有基层派出所,有管片民警,他们的触角,伸进了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的优势,要强大得多。这是一场实力相差太远的赛跑,我若想胜出,一定不能拼实力,只能拼巧劲。问题是,这个巧劲,到底该怎么拼?龙晓鹏就是搞侦查的,反侦查手段极其高明,现代科技手段,在他身上,都不起作用。

舒彦说,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小组,还带着四个被限制自由的人。这是一个很大的目标。

汪鼎臣说,这一点,我们已经想到了。他必须有一个点,这个点,必须能够容纳这些人。

舒彦说,按照惯例,执行逮捕后,应该将人押到看守所。汪鼎臣说,雍州市所有的看守所,我们都查过了,包括相邻几个县市,也全都已经查过,他们根本没有出现。市里的一些酒店招待所,我们还在查。但以我对龙晓鹏的了解,他根本不会去那样的地方,那太容易查到了。就算他们躲在酒店一类的地方,最先查到的,肯定不是我们。我们人数太少了,要将全市的酒店查一遍,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时间。所以,这种办法,对我们根本不适用。

舒彦问,会不会和黎兆平关在一起?

汪鼎臣说,你是说双峰煤矿?我们已经了解过,根本没有。不仅没有关在那里,那里三个看守黎兆平的人,也撤回了两个。

舒彦想了想,说,我觉得你应该打草惊蛇。

汪鼎臣没明白她的意思,问道,打草惊蛇?怎么打?怎么惊?我欲封天小说白夜行

舒彦分析说,龙晓鹏那个小组有十几个人,这些人是不是全都和龙晓鹏一条心?肯定不是,他们并不是龙晓鹏的人,而是纪委的工作人员、国家公务员。他们之所以听从龙晓鹏指挥,因为龙晓鹏是纪检副书记,代表雍州市党的纪检机关,因此他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在履行职务。只要让他们明白,这一切并不是履行职务,而是被龙晓鹏利用,他们之中,肯定有人会立即和你们联络。

汪鼎臣顿时一拍大腿,说,对呀,我们可以发一个协查通报,贴在大街小巷。

舒彦说,重点要贴在菜场一类的地方。对,这是个好办法。

汪鼎臣说,他们如果不住酒店,就一定在某个较偏僻的地方。近二十个人需要吃饭,每天的消耗很大,不可能提前准备好。生活组一定要出来买米买菜。只要一出来,就能看到。

汪鼎臣的估计是正确的,龙晓鹏并没有将四个人押去看守所,他的小组也没有住酒店。一旦将陆敏等人押进看守所,看守所由公安局管理,必须履行正常的登记手续,想躲都躲不过去。住进酒店或者招待所?那也不行。如果只是一两个人,他完全可以用假身份证登记,而他的小组有十几个人,还有四个被限制自由的人,这样一群人住进旅馆一类场所,用假身份证绝对不行。用真身份证,自然是更不行,可能一个小时之内,就被查到了。

有关这一点,龙晓鹏早已经考虑好了,他选择了一个极其特别的场所,不是黎兆平案专案组的人,根本想不到。这个地方,就是碧玺温泉酒店郑砚华的那三套别墅。龙晓鹏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是因为他知道,那里基本没有住人。当初考虑从公安局借出黎兆林时,他就考虑关押在这里,暗中做好了准备,悄悄地配了那三幢别墅的钥匙,又以郑砚华的名义,和酒店方面联系,表示自己要用几天。

对于酒店来说,这三幢别墅是郑砚华的,他们只是代管,既然龙晓鹏持有钥匙,又肯交钱,他们也就不再过问,只是很随便地登记了一下。相对麻烦一点的是王雷。王雷知道这三幢别墅的业主情况,龙晓鹏不得不告诉王雷说,他实在没有办法可想,就找了郑砚华,郑砚华非常支持他们的工作,没有丝毫犹豫,答应了。尽管如此,王雷还是觉得这件事有点怪。郑砚华在别墅里和陆敏幽会,被他们拍下了录像,使得两人不得不分手。现在,龙晓鹏竟然要用别墅来关押陆敏,郑砚华会爽快地答应?他脑子没病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