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42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当天的第二轮逮捕结束后,龙晓鹏原想再执行第三轮第四轮逮捕。被他列出逮捕名单并且已经开出逮捕证的,总共有十几个人。但是,前去逮捕陆敏的路上,他接到一个电话,从而改变了计划。这个电话,是检察院一位与他私交不错的处长打来的,这位处长主管的就是逮捕申请的审批作。

作为这件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他很清楚逮捕的程序。纪委是根本没有逮捕权的,龙晓鹏手里,也不应该有空白逮捕证。而他在不久前,又恰恰丢失了一本空白逮捕证,正为此暗暗心惊呢。现在看来,这些逮捕证,可能是龙晓鹏弄走了。这位处长接到王雷的电话时,感到事态严重,却又考虑到和龙晓鹏的私人感情,决定先打个电话问一问情况,看能不能有办法补救。

龙晓鹇决定结束逮捕行动,倒不是担心此事会给自己造成严重的后果,这个后果,他早就已经想过了,否则,他也不敢这样做。但有两方面的顾虑,促使他结束了进一步行动,一是王雷的行动显示内部已经出现怀疑苗头,如果继续执行的话,他担心内部会出问题。如果王雷更进一步怀疑此事,便可能采取某些行动,比如向他提出质疑,甚至直接与纪委领导联络。他必须将这批人笼络在自己手里,为我所用,否则,他没人可用。其次,既然王雷已经将此事捅到了检察院,就难保市纪委不知道此事。市纪委一旦知道,很可能向市委或者省纪委汇报。如果那些人知道了,就难保他们不采取断然措施,迅速将他逮捕。真的出现了这种局面,他今天的行动,就等于在自掘坟墓。

决定这次行动,龙晓鹏是有周密计划的。他早已经考虑到,此事很快便会引起连锁反应,事情一旦败露,无论是陈运达那边的人,还是赵德良这边的人,都会四处捞他。此外,内部随时都可能出现分化,他其实是多面作战,是在和时间赛跑。他也清楚,这是一场自己注定要失败的战斗,他惟一的胜数,就是赢得时间。因此,选择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地点,极为重要。

完成对陆敏的逮捕后,龙晓鹏将所有成员召集起来开了个会,宣布了几条纪律,并且以保密为由,将所有人员的手机集中管理,又将别墅里的外线电话拨了。如此一来,这三幢别墅,成了城市里面的孤岛,与外界完全断绝了联系。一般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往往被羁押,在看守所一类地方,专案组通常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审讯组,一是侦查组。双规案件性质不同,双规时,犯罪嫌疑人并没有被逮捕,理论上仍然属于自由之身,办案场所,并不是羁押场所,而是酒店一类的公众场所。在办案地点内,所有人的活动是自由的,但场所之外,不仅犯罪嫌疑人被限制,就是办案人员,也同样被限制。专案组成员,严禁与外界接触,甚至与自己的家人接触,都被禁绝。所以,专案组往往就有三个部分组成,分别是审讯组、侦查组和生活组。

龙晓鹏这个专案组,原有十几个人,三个小组分工明确。住进碧玺温泉酒店的别墅后,龙晓鹏不再需要外围侦查,便将侦查组撤销,合并到审讯组。他对三幢别墅进行了分工,其中一幢,是生活区,生活小组住在那里,由他们利用别墅里的餐具,给大家做饭,专门安排了一台商务车采购生活必需品。另外两,瞳别墅,一幢作关押审讯用,另一幢,主要是专案组成员的宿舍。

审讯分了四个组,每组两个人。龙晓鹏本人机动,可以在各个组走动。按照龙晓鹏的安排,对陆敏的审讯,并没有立即进行。他知道陆敏是自己手中最重要的一张牌,这张牌一定要打好。因此,他希望将其他人审讯并且获得更多的优势之后,再全力以赴审讯陆敏。

主持审讯陶向阳的是王雷,龙晓鹏走进去的时候,审讯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龙晓鹏注意观察陶向阳,他正东张西望,目光散乱游移,就是不敢看审讯官的眼晴。王雷问话的时候,陶向阳偶尔露出一个嘲讽的微笑。笑的时候,嘴角抽动,表情僵硬。龙晓鹏看出来了,陶向阳内心充满了恐惧。这种表情让龙晓鹏心里有了底,知道陶向阳是一个性格粗糙的小人物,背后有人撑着,他会狗仗人势,一旦失去支撑,他立即就会充满媚态。

陶向阳是黎兆平的远房亲戚,在部队学会开车,复员后找不到工作,亲戚求到黎兆平。黎兆平当时在电视台没什么地位,驾私家车上下班。可他喜欢喝酒,喜欢打牌,同时也因为爱惜生命,喝完酒后,不敢开车,常常打的,自己的车,使用率反而不高。亲戚求上门后,黎兆平便让陶向阳替自己开车。后来,黎兆平当上了频道总监,将陶向阳招进电视台的司机班,仍然专职替他开车。电视台司机的工资比较低,只有两千多元,黎兆平便从其他渠道为他弄些补贴,加上黎兆平的一些人来客往,他本人不要一分钱一份物,司机却不会空手。所以,陶向阳在黎兆平手下开车,非常实惠,也非常牛逼。

王雷问陶向阳,知道为什么把你抓进来吗?

陶向阳说,不知道。

王雷顿时将桌子一拍,说,不知道?你知道让你签字的是什么?是逮捕证。你大概也知道一些法律常识吧?如果我们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你有犯罪行为,会签发逮捕证吗?

这话还真把陶向阳唬住了,他开始搜索枯肠,回想自己做过一些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想来想去,也就是做过两种坏事,一是打麻将赌博,一是嫖娼。

王雷当然不需要知道他的这些烂事,却也不阻止他,任他将所能回忆起的烂事说完,才转了话题,问他,你和黎兆平一起,做过些什么坏事?

这话让陶向阳警惕起来,也明白,自己被抓进来,原来与赌博或者嫖娼无关,而是受了黎兆平的牵连。不过,黎兆平待他不薄,对于黎兆平的事,他始终不肯开口。

龙晓鹏既然已经豁出去了,自然没了顾忌。他指示王雷对陶向阳上点手段。手段很简单,用塑料手铐将陶向阳铐起来。不是普通的铐法,而是书童背剑。一般人,最多能够这样摸到自己的手指,很少有人能够两只巴掌重合的。陶向阳身肥手短,将他的双手向后背的时候,差了十几厘米。龙晓鹏命令办案人员将他按在地上,用膝盖顶着他的后背,用力将手向后拉,陶向阳便像被杀的猪一般嚎叫。

所用的手铐并不是常用的金属铐,而是塑料铐。人们或许不太清楚塑料铐是什么东西,却见过机场大巴上的免费杂志用塑料扣扣在座椅上的情形。塑料铐和那种塑料扣,原理是一样的。这种手铐所铐的不是手腕,而是手指。左右手的两只手指被背铐着,时间一长,手指即使不断掉,也可能因为勒得太紧,血流不畅而坏死。铐子刚刚铐上,两只手指上的剧烈疼痛,便让陶向阳彻底失去了抵抗。他在心里说,老板,对不起了,不是我想害你,实在是我的革命意志不坚定,贪生怕死。

陶向阳开始交待,主要是两件事,一是赌博,一是玩女人。黎兆平有几个牌友,每个月都要;奏在一起打几场牌,其中包括龙晓鹏。陶向阳将黎兆平送达之后,便在车里睡觉,等着黎兆平。他们在一起到底打多大,谁赢了以及其他情况,陶阳根本不清楚。至于玩女人的情况,陶向阳就更加说不清楚了。他所能说的是,他开车将黎兆平送到某某酒店,黎兆平如果是单独去的,他去干什么,陶向阳是说不清楚的。也有些时候,黎兆平是和某个女人一起去的,陶向阳因此有一种猜测,他们可能是去做那个事了。

就这两件事,龙晓鹏根本不需要陶向阳说,他知道得更多。和黎兆平一起打牌的,没有一个是身份普通的,要么是厅局级官员,要么是大老板。黎兆平从来不打工作麻将,总是真打。如果他赢了钱,散场时会返还人家,如果输了,那是人家应得的。所以,和他打牌,从来都不会输,他也因此对牌搭子极其挑剔。

杜崇光之所以恼火他,也因为在牌桌上,他从来都不给杜崇光留面子,甚至在背后说,杜崇光是光输皇帝,又说他是赖昌星,除了耍赖,整个一个弱智。相反,龙晓鹏在牌桌上赢过他不少钱。黎兆平做事,很讲章法,比如龙晓鹏向他要一辆汽车,黎兆平肯定不会直接给,给了就是行贿,他提出打赌,愿赌服输,中国人全认这个理,也为他找到了说法。从这些方面抓黎兆平的把柄,那是很难的。最好金龟换酒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