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45章

上一章: 下一章:

郭怀宇承包工程,并不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而是凭着他手下的一帮弟兄。只要听说某处有工程,他便指使一帮弟兄前去闹事,让别人无法正常施工。同时,他自己出面,声称只要将工程给他,所有的麻烦,都由他出面解决。就是用这种方法。他的公司竟然越做越大。

古昌华解除劳教后,无法就业,只好干个体,先后从事过很多行业,每个行业做的时间都不长,有没有赚到钱,谁都不清楚。不过,他挺能折腾,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公司,竟然越折腾越大。直到有一天,新城实业公司宣告成立,古昌华也就成了江南省著名企业家。新城实业最初是新城娱乐,主要经营卡拉OK厅,后来又发展到桑拿浴以及酒店等。到了今天,早已经成了一家跨行业大型企业集团。

新城实业和雍江地产的关系非常特殊,有人说,雍江地产是新城实业的二级公司,也有人说,新城实业是一家股份制公司,而雍江地产,只是新城实业的大股东古昌华的独资公司,还有人说,雍江地产有两个股东,董事长是古昌华,总经理是郭怀宇。冷青确实暗中调查过新城实业和雍江地产的关系,能够确定的是,古昌华曾经是雍江地产的董事长,占有绝对股份。现在到底还有没有关系,难以查清。

当然,冷青也清楚,查不清,是因为调查无法深入。随着调查的深入,这些盘根错节的关系,都会一一理清的。他所要做的,就是抽丝剥茧,先从小处突破。这个小处,便是由那八名保安,突破刘绍元,再由刘绍元,突破雍江地产的高管。冷青原以为,像刘绍元这种人,一定属于那种死硬分子,不容易突破。让冷青大为意外的是,第一场审讯,刘绍元就尿了裤子,很快就将郭怀宇、梁佑龙等人,全都抛了出来。

专案组并不仅仅只想知道那次打人事件的幕后,那次事件,影响虽大,量型却不可能太重。就算将雍江地产以及雍新物业的高管牵扯进来,最终,大概也难以给他们沉重打击。彭清源将这件案子交给冷青的时候,曾和他单独谈话,要求他盯紧这件案子背后的腐败行为和职务犯罪。

冷青当即明白,此案之所以兴师动众,并不是要查清地产公司或者物业公司高层涉案的情况,而是要查明,雍江地产背后的靠山。冷青往深处挖。果然挖到了猛料。理论上,任何一个住宅小区,都是业主的物业,业主有权决定聘请物业公司对小区进行服务。但是,业主是散乱的个体,业主组织又是义务劳动,很难组织起来。除非物业公司或者国土局出面组织。物业公司组织,肯定找那些自己信得过的人,这些人得到物业公司一点小恩小惠之后,便将其他业主的利益出卖给物业公司了。全国范围内,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小区,物业管理权,掌握在物业公司所建立的傀儡业主委员会手里,也实际上是掌握在物业公司手里。物业公司要组建这类傀儡业委会,必须做一件事,买通国土局。雍新物业之所以胆敢对小区业主大打出手,也正在于他们完全买通了区国土局。

据刘绍元说,区国土局的几名局长科长,早已经和雍江地产以及雍新物业穿上了一条裤子,替他们谋了很多利益。比如说,房子建成,开发商向国土局领取售房许可证时,国土局应该确权。所谓确权,便是对建筑的实际面积进行测量。而雍州新城的面积实在是太大了,仅是测量费一项,便是一大笔数目。开发商当然不肯出这个钱,他们只是拿出几十万,买通国土局官员,国土局则根本没有测量,便在确权文件上盖了公章。

业主们不知道,开发商报上去的数据,多加了百分之三至百分之五的面积。如此一来,开发商便从每位业主手中,多收了一万元左右。此外,雍州新城的一楼是架空层,原设计是绿化和公共活动场所。规划局考虑到这一点,便在顶层给他们加了面积。这也就是说,底层架空层,属于业主的公共空间。开发商却将这些面积计算在分摊面积之内,平均每户,至少多分摊六平方米。加上额外多算的,大约平均每户,被暗中侵占了十平方米。事情还不仅仅如此,开发商为了更多地赚钱,将一楼的绿化铲平了,改建成停车住,卖给了业主。这些原本属于公共面积的场地,被开发商强行侵占不说,甚至重复出售。

除了一楼架空层,其他一些公共面积,比如物业管理用房、小区会所用房、游泳池、网球场、篮球场等,全部属于公共面积,被业主分摊了的。物业公司同样全部售出,交给一些社会公司经营,不仅多卖了一次,还可以收取物业管理费。个别业主维权意识比较浓,查清了这些侵害业主利益的事实,向市里申请行政复议。市里自然维护区里的利益,在他们看来,这是维护稳定。

据刘绍元坦白,由他本人送往国土局各位领导手中的现金,就不下一百万,还不算请他们嫖娼以及过年过节请客送礼等费用。雍江地产公司送给他们的更多。当时的局长,从雍江地产手里拿到了一幢价值二百多万的别墅不说,他竞选副区长,就是雍江地产在背后活动,出钱出关系。

掌握这些证据后,冷青亲自前往彭清源的办公室,向他进行了专题汇报。彭清源知道案情取得突破性进展,下一步,纪委很可能介入,因此通知纪委书记李福同一起参加。听完汇报后,彭清源指示,冷青这边,继续查下去,不管是谁,只要涉及刑事犯罪,一经调查确认,立即逮捕。至于涉及职务犯罪,则由市纪委介入。

市纪委力量有限,相当一部分人力,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被龙晓鹏带走了,一部分交给了汪鼎臣,加上手里还有几个案子在办,分身乏术,只好由李福同牵头,从几个区纪委抽调力量,组成一个专案小组。纪委侦办的是纪律案件,手续相对简单一些。彭清源和李福同商量之后,立即拍板。当天晚上,一名副区长以及区国土局的一名局长两名副局长一名科长,被从不同的地点带走,执行双规。第二天,专案组迅速出击,将郭怀宇、梁佑龙等十一人逮捕。次日,雍州日报和江南日报,同时刊发了雍州新城殴打业主案涉案嫌疑人增加至三十余名的消息。绝世唐门小说

雍州都市报的消息做得更细一些,他们电话采访了新城实业集团的董事长古昌华。古昌华否认与此案有关,但不肯回答他和雍江地产的关系。他向记者表示,与此有关的一切,只有四个字,无可奉告,至于他本人是否涉案。他说,至少他现在还是自由的。

就在这一消息出来的同一天,赵德良主持召开常委会,研究人事安排。陈运达走进省委大院时,心情极度沮丧。看着这座大院,他是既爱且恨。爱是因为这座大院在相当一个时期里,是他人生的奋斗目标。这个大院,甚至还是他花了很多心血建起来的,他着手建这个大院时,一直想的,便是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定会成为这里的主人。恨自然是因为至今这一希望仍然渺茫,往下发展,似乎还不仅仅是渺茫,甚至有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走到一号会议室门口,里面正热火朝天讨论着什么。他有意放慢了脚步,想听一听里面的内容。他很清楚,虽然大家都是常委,常委和常委是不同的,看上去,仅仅只是一个位置的差别,职权的差距,却大得无法想象。在所有的常委乃至全省人民眼里,他陈运达是当之无愧的二把手,行政一把手。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二把手和一把手之间,有着天渊之别。就算是他和其他常委之间,也同样如此。在常委中排位第三的副书记,又怎么能够和他这个行政一把手同日而语?其他常委,就更不用说了。

正如他所料,里面的人,正在谈论今天《江南日报》关于雍州新城的新闻。有人问唐小舟,二号首长,老板看了今天的新闻没有?

唐小舟是省委书记的秘书,职务上面,和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法相比。可就因为他是省委书记的秘书,是和省委书记最贴近的人,许多时候,甚至是省委书记夫人要见丈夫,都得由秘书安排。所以,民间有一种说法,如果某位官员是一号首长的话,他的秘书,无疑就是二号首长。许多秘书,听到人家这么叫,习惯以后,也就认了。唐小舟这个人不简单,无论人家叫多少遍,他绝不承认。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