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49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整个行动过程非常简单,龙晓鹏因为整晚审讯,此时还在睡觉。别墅里仍然在活动的,除了生活组,再就是负责值班的人。

池芳得到命令,回来后就向王雷作了汇报,王雷暗中安排了一个人,守在门口。同时,池芳也一直在一楼客厅里活动,暗中向外张望,见大量同事出现,她在第一时间,将门打开了,装着要回生活区,走到了门外。纪委的同事见到池芳,主要力量,迅速向那幢别墅集中。

他们和池芳擦肩而过的时候,并没有说话,池芳仅仅只是伸出一只手指,向上指了指,便向东边那幢别墅走去了。行动小组的人迅速进入别墅,里面的人见到,并不觉得奇怪。毕竟是同事嘛,他们还以为是派来增援的。

汪鼎臣等人顺利进入现场后,并没有纠缠现场其他人,而是问明龙晓鹏所在的房间,立即上楼,大力将那扇门撞开,然后冲了进去。龙晓鹏还在沉睡,听到一声巨响,迅速醒来,尚没有完全弄清是怎么回事,便被几名扑上来的同事按住口将龙晓鹏控制之后,汪鼎臣才向其他人说明情况。

此时,王雷闻讯赶来,要向汪鼎臣检讨。汪鼎臣说,其他的事,回去再说。情况比较特殊,我要立即带走龙晓鹏。这里的事,由你负责,尽快把其他人带回纪委。说过之后,汪鼎臣对手下说,带走。几个人押着龙晓鹏下楼。

到了楼下,才意识到情况变了,派出所的人,见纪委和自己的行动目标一致,并且提前采取了行动,一面打电话向上面请示,一面迅速扑向别墅。结果可想而知,别墅是由纪委控制的,派出所的人想进入,根本就不可能被允许。一个要进一个要拒,双方出现了争执。

汪鼎臣只好上前说明,这是纪委的案子,而且属于市委书记亲自抓的案子。派出所长没有得到上级的命令,不敢轻易放行。双方正交涉的时候,公安的两股人马,前后赶到。事情顿时麻烦了,无论是谁,都不准别人将人带走。同时,他们也向各自的领导打电话,希望得到指示。

汪鼎臣也在打电话请示。他的电话,是打给王宗平的。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明之后,王宗平问,现在人控制在谁的手里?

汪鼎臣说,在我们手里。

王宗平说,那就好。你听好,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人不能交给他们。等我们到了再说。

因为三方力量各不相让,又不敢太过霸蛮,只有一个办法,相持着,等待更进一步指示。

但这种相持,很快就变了,李福同和王宗平赶到了,他们两人,一个是市纪委书记、市委常委,一个是市委书记的秘书,代表着市委书记,谁还敢说半个不字?李福同现场拍板,人让纪委带走,其他人撤回。

公安方面虽然很不甘心,毕竟市委常委说了话,他们不敢再有意见,只得宣布收队。直到下午六点,陆敏才走出市委大门。

汪鼎臣曾经估计,下午五点之前,做笔录便应该结束。可实际情况比他预想的要复杂,关键是龙晓鹏用刑了,四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相对而言,陆敏的伤要轻得多。龙晓鹏曾两次对她刑讯,一次抽了她两巴掌,另一次是今天凌晨,她实在熬不住,在审讯的时候睡着了,龙晓鹏异常恼怒,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提起来,当胸给了她一拳,又踢了她一脚。他问她服不服,她说不服,就算你把我打死了,我也不服。龙晓鹏又抽了她两巴掌。

做过笔录之后,汪鼎臣表示,要替陆敏照相留证。陆敏的脸部有伤,照相没问题,龙晓鹏的那一脚踢在她的小腿上,也可以照相,只是他那一拳,打在她的两乳之间靠近右边乳房的地方。女人的乳部就像男人的下部,极其脆弱,很容易受伤。龙晓鹏的这一拳,又打得很重,陆敏甚至觉得,龙晓鹏是有意攻击她的胸部,下手又狠又准。当时,她痛得几乎要昏过去,直到现在,稍稍活动身体,还能牵动全部放射状疼痛。如果要对这个部位拍照,就势必会拍到她的乳房。在别人面前裸露自己的双乳并且让人拍照。实在太令人难堪。

做了很长时间工作,陆敏就是不同意。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汪鼎臣只好表示,不拍照也可以,需要去医院拍个片。陆敏说,她心力交瘁,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她希望明天再去拍片。刚刚走出大门,便看到了舒彦的车停在那里。那一瞬间,陆敏非常感动。她并没有向前走,而是站在那里,望着那辆车,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舒彦四点多就来了,已经在这里等了近两个小时。在陆敏之前,另外三个人,陆续离开了。她并没有理会那几个人,而是一直在这里等陆敏。见陆敏出来,她原想按一下喇叭,引起陆敏注意。可手正要按下去的时候,发现陆敏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这辆车。她知道,陆敏看到她了,便不再按下去。她以为陆敏会向自己走来,也有一种可能,经历了此次的事后,不想再见自己,会转头离开。如果她离开,舒彦便会驱车跟上去。

让她没想到的是,陆敏像被人使了定身法一般,站在那里了。等了一会儿,见陆敏没有丝毫动作,舒彦拉开车门,向她走过去。走到面前,发现她的脸上满是泪痕,大吃一惊,问,你怎么了?

陆敏说,我恨你。

舒彦再次大吃一惊,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陆敏说。你为什么要让我这么感动?

舒彦说,我说过呀,我们互为影子。或者说,互为镜像。你想吧,你照镜子的时候,会不会为自己而感动?别人我不知道,总之,我十八岁的时候照镜子,会对自己说,哦,舒彦,你怎么会这么漂亮迷人?二十八岁的时候照镜子,我会对自己说,哦,舒彦,你漂亮迷人倒也罢了,为什么还这么优秀?

陆敏在她的肩上打了一记粉拳,噗哧一声笑了,说,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

舒彦顺势挽了她的手,一边拉开车门,将她往车里推,一边说,这就对了。云开见雾散,最阴霾的日子过去了,往后,天天都是艳阳高照,你应该开心才对。

陆敏坐稳了自己,关上车门,叹了一口气,说,哪里像你说的这么简单?

应该很简单了。舒彦启动汽车后说,如果我的估计不错,这几天,兆平就应该出来了。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接他,你不会吃我的醋吧?

她说,他出来的时候,第一个想看到的,大概是你。是吗?

舒彦说,你认为他会吗?

陆敏说,连我都感动得一蹋糊涂,他能不感动?算了,我把他还给你好了。

舒彦笑了,说,还给我?你说得好有趣。他又不是一件东西。再说,就算他是一件东西,他也不是属于我的东西。他是属于你的,所以,准确地说,你可以把他送给我,却不是还给我。

陆敏心中痛了一下,多少有些不自然地说,好呀,你想要,我就送给你。

舒彦说,你以为你慷慨,我就会感激涕零?男人又不是一条狗,一条狗的话,你如果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诛仙小说

陆敏说,唉,想了想,自己真是失败。以前一直觉得,他对我不好,欠我太多。经历了这次的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他,连你对他一半都不如。实在说,我这个位置,应该由你来,才是最合适的。

舒彦说,你这样说,说明你还是没有想透。

陆敏问。为什么?

舒彦说,就按你说的,你对他,连我对他一半都不如。可你想过没有?就算我对他怎么好,那也是经历之后醒悟了。许多事情,需要的是经历然后领悟。你认为我适合你现在的位置,可我却觉得,我一点都不适合。我站在我现在的位置,或许可以做得很好。如果真的换个位置,可能就会非常糟糕。角色不同了,要求肯定就不同了。做妻子的难度,肯定比做朋友要高几千倍。

陆敏问,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仍然像现在这样,和他只做朋友?

舒彦说,大概没有比这个定位更好的。

陆敏说,如果可能,我也愿意像你一样,只和他做朋友。

舒彦大叫,你拉倒吧。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换个男人试试。人呢,就是这么奇怪,永远看见别人的东西比自己的好。只有等那好东西真的成为了自己的,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好。男人这种东西,大概是世界上最不好的东西,一身都是毛病,尤其是有很多令人憎恶的缺点和恶习。可是,每个女人,又不能缺少男人,所以,只好矮子里面拔长子。哪个女人如果认为自己遇到的是十全十美的男人,或者想找到一个十全十美的男人,这个女人不是弱智,就一定是脑残。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