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151章

上一章: 下一章:

梅尚玲一动,级别就上来了。

人是市纪委抓的,既然省纪委副书记都出了面,市纪委不能没有表态,所以也出了一台车。整个案子,虽然与市检察院没有太大关系,毕竟,执法程序属于检察院的管辖范围,他们不出个面,似乎不太好,便由副检察长邵东风带着几个人来了。省纪委和雍州市纪委的主要领导都来了,岳衡市纪委和检察院,不可能没有任何表示,他们也分别出了两台车。黎兆平一直被关在岳衡市双峰煤矿,主管单位是司法局,岳衡市司法局的几位局长副局长,也就跟着出面了。而黎兆平至今还是省电视台娱乐频道的总监,正处级干部。省广电局和省电视台不得不表示态度,他们派了一位副局长和台长一起来了。省台一来,岳衡市台肯定也坐不住,自然也出面了。

这些车,并不是同时来岳衡的。舒彦和陆敏是以私人名义过来,她们自然不便和那些官员一起。尽管她们的车下高速公路的时候,见路口有好几辆车在那里等候,甚至还有一辆开道警车,却也并不感到惊讶。省广电局的两辆车,比梅尚玲的车到得更早。他们既不方便和梅尚玲约定,也不太可能拉到她的后面,所以,提前出来了。在高速公路出口,岳衡市广电局和岳衡市电视台的两台车,早在此迎候。在此迎候的,并不止他们两家,纪委副书记的级别摆在那里,岳衡市赶到高速公路口迎候的,分别有市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检察长、反贪局长、司法局长、副局长等人。广电局和电视台的领导和这些人熟,自然要打招呼,得知他们是在迎接梅尚玲,梅尚玲还有一刻钟便会到高速公路出口,省广电的人,只好在这里多等了一会儿。

不多一会儿,梅尚玲以及雍州市的几台车到了。梅尚玲下车和岳衡市的几位领导握了握手。岳衡市的想法是,先到市里转一圈,其他人正好借这机会离去,至于去双峰煤矿,岳衡市派出一两个人陪同,一辆警车开道,也就可以了。可梅尚玲表示,她办完这里的事以后,还要赶回省里,就不去市里了,直接去接人。既然她不去市里,其他的人和车,就不好离去,一起跟来了,浩浩荡荡一长串。

这些人,等于是被梅尚玲绑来的,梅尚玲明白了赵德良的意思,要让黎兆平风光地出来。因此有意不给这些人离开的机会。杨诚刚等人立即迎上去,见梅尚玲下车,立即趋步上前,主动伸出双手。梅尚玲握着杨诚刚的手,问,黎兆平同志的家人来了吗?

杨诚刚转头看了看,看到不远处站着的舒彦和另一个女人,估计是黎兆平的家人,便说,那边的两个女同志,可能是他的家属。

梅尚玲离开众人,向舒彦和陆敏走来。

陆敏和舒彦只好快步迎上去。梅尚玲和两人握手,说了一番安慰的话。接下来,梅尚玲代表省纪委去向黎兆平宣读决定,司法局长跟在一起,由杨诚刚领着。其他人员不可能跟去,双峰煤矿又没有地方接待这么多人,大家只好等在汽车前。

其实,这些人没有注意到,有一辆车,比他们到得都早。这是一辆白色广本汽车,似乎知道一会儿有很多车来一般,这辆车停的位置比较远。只有岳衡市的人知道。这辆车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却没有人知道来的人是谁。当然,梅尚玲进去之后,这个谜底很快揭开了,那辆车是林志国开来的。

林志国早已经进了双峰煤矿。留守处的房子很多,能用的却很少。林志国被安排在那间经常用来审讯的房子里,里面摆设非常简单,一排桌子,对面一把椅子,还是审讯室的结构。林志国没有坐到那排桌子后面,而是搬过后面的椅子,摆在侧面,坐下来。黎兆平被一留守处的司法干警带过来,林志国立即站起来迎着。那名司法干警将装着黎兆平私人用品的包放在桌上,悄悄退了出去。房间里,仅仅只剩下林志国和黎兆平。

黎兆平确实没料到会在这里见到林志国,猛地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林志国倒显得坦然,主动迎上两步,说,兆平,我来接你出去。上前和黎兆平握手。坐下来后,黎兆平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对林志国说,我穿了你的鞋子,怎么样?现在,你也穿穿我的鞋子?

林志国说,你说什么呢,你是我哥。我的鞋子就是你的鞋了,你想穿就可以穿呀。

黎兆平拍了拍林志国的肩,说,志国呀,你能成事。看来,你还会升。

林志国苦笑了一下,说,承你吉言呀。

黎兆平说,干嘛苦笑?遇到什么麻烦了?告诉我,我帮你出主意。

林志国说,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今天特意提前赶来,是想……

黎兆平再次在他的肩上拍了拍,说,算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的。

林志国站起来,说,那就好。过几天,我赶过去给你接风。现在我要走了,我还是不和那些人碰面好一些。你自己保重。

看着林志国匆匆离去的背影,黎兆平想,看来,这个人将来真的是前途无量。韩信受胯下之辱算什么?面前这个林志国,自己的鞋子被人家穿了,还能表现出这种姿态,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他不能忍的?

时间不长,梅尚玲等人进来了。黎兆平和梅尚玲并不热,甚至没有正式接触过,只是远远地看过而已。他属于那种见面熟的人,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想接近,立即可以搭上话。见杨诚刚领着几个人进来,其中只有一位女性,他立即知道此人就是在江南省有女包公之称的梅尚玲。

他并没有从坐着的位置起身,而是坐着说道,尚玲同志,你从外面往里面送的人不少,但从里面往外接人,大概还是第一次吧?

梅尚玲略愣了一下,随即很轻松地笑着说,不错,确实是第一次。

黎兆平说,看来,我在这里面呆段时间,还是很值得的嘛。

岳衡市司法局长问。怎么说呢?

黎兆平说,连我们亲爱的梅尚玲同志,都把第一次给了我,还有什么不值得的?落霞小说网

梅尚玲想,这个黎兆平,果然是个人精,见第一面,也不清楚人家是什么个性,就开这种玩笑,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场合。她倒也是见惯场面的,当即说,还能开玩笑,情况比我想象的好。

黎兆平立即说,你没听说一个成语,苦中作乐吗?这个地方,就是苦中作乐的地方,不然,简直就没法活下去。

梅尚玲说,要不,我们把正常的程序走完,然后不管你是苦中作乐还是乐中作乐,好不好?

黎兆平还是抓紧时间调侃了一句,说,该不是宣布正式逮捕吧?你们可别吓我,我胆子小,经不住了。

梅尚玲没有回答他,而是从秘书手里接过一张纸,开始读起来。这张纸,是省纪委的文件,文件有一个名称,叫《关于解除对黎兆平同志双规的决定》。

一听这个名称,黎兆平就有点发懵。他是当记者出身,最擅长的就是咬文嚼字。他很清楚,中国的方块字,堆在一起,就像一堆沙,毫无章法。但按照不同的方式拼接在一起,便有了不同的意思。许多时候,仅仅只是一两个字的差别,意思就完全相反,甚至仅仅只是某个字的字序不同,意思也出现了差别。比如现在这个文件,解除双规。那也就是说,此前宣布对他双规,是被承认的。可他得到的消息却是,那只是龙晓鹏等人的私自行为,并没有在省市两级纪检机构立案。既然没有立案,自然就不存在解除,甚至连纠正都不应该,只是某些人借助权力,将他以法律的名义绑架,现在,组织拨云见日,终于将他成功营救。当然,还有一种处置方法,即承认当初确实对他立案并且双规,只不过,最终发现,这一双规行为,是由组织的某项程序错误造成的。如果承认这一点,就应该是对他予以纠正。无论是解除、撤销或者被组织救出,对于黎兆平本人来说,意义是一样的。他不是什么战斗英雄,从这里走出去,也不会被认定为劳模什么的,甚至不可能因此增加任何政治资本或者经济收益。

他之所以感到吃惊,是因为处置结论的不同,对于制造了这次事件的人,显然是不一样的。如果说必须是撤销,那就说明,是组织制造了冤假错案,责任就得由组织或者说组织的某个人来承担,有关责任人,至少应该受到纪律处分。如果是被营救,那就说明,他是受到了程序的某个环节或者因子的非法迫害,制造这次事件的责任人,就应该受到法律的惩处。现在既不是营救成功,也不是撤销,而是解除,那就说明,此前的所有程序,都是正确的,是得到组织承认的,不会有任何人为此承担纪律或者法律责任。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在游戏规则内斗智斗勇,

  2. 匿名说道:

    男女关系真乱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