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官路风流 侯卫东官场笔记 第八百零三章学琴(上)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小佳给宋致成打电话之时,侯卫东并不在家里

当小佳就要动身去看卫浴设备之时,她接到了侯卫东电话:“粟部长两口子带着粟糖儿要幕岭西市先要到家里来坐一坐,晚上一起吃饭”

小佳并没有接到赵秀的电话,有点奇怪,道:“有什么要紧事吗?赵秀没有给我打电话”

“也没有别的事,是票糖要拜师她的钢琴水平在沙州已经很高了想吃专业饭,我帮她约了省歌舞团的一位高手,晚上一起见面”

两人在屋子里等了一会,接到粟明俊的电话小佳道:“我们一起去接人”

侯卫东坐着没有动,摇了摇头道:“你下去接他们,我在屋里泡茶”

小佳坐着电梯到了楼下,在小区大门站了几分钟,就见到一辆岭牌照的车出现在视线中在岭西省岭西市是岭牌照,铁州市是岭牌照沙州是岭牌照以前在沙州看惯了岭牌照如今在满大街岭牌照中,突然看见一辆此牌照的车,觉得很显眼

粟明俊、赵秀和粟糖出现在院中

打过招呼以后,三人一起朝院中走去赵秀亲热地挽着小佳的手,道:”省城就是省城,这个区太漂亮了”

小佳尽量低调,道:“这个小区也就这样,和月楼差不多”

粟明俊看了看小区内环境,总结道:“这是修的小区,与月楼相比有不少进步,第一是小区内绿化搞得好,第二运动设施比较全,第三我看到摄像头比较多,安全系数也比较高,第四是管理得很规范,你看那几个保安,在院里站得笔直”

赵秀笑道:“你这人报告成习惯了说话总是一二三四,拜托,这是在家里,不是在单位”

小佳也笑了起来,道:“侯卫弃也是这个习惯,三句话离不了本行”

粟明俊手里提着一个包,里面是一些土特产

这一次到岭西,他是给粟糖找钢琴老师,粟糖弹钢琴挺有天赋,多次获省市的奖,在沙州小有名气看着她这方面的特长越来越突出,两口子准备给她请好的老师,经过专业人士指点,他们知道省歌舞团有一位钢琴老师水平很高

这位钢琴老师在岭西挺有名,包括岭西大学音乐系的学生很多都是她的学生由于技术高性格就不免高傲只要资质不行出再多的钱,她也不会收为自己的学生

粟明俊知道侯卫东与省歌舞团的关系很好,就拜托侯卫东联系钢琴老师今天一家人到岭西,是准备与钢琴老师见面

在临行前,赵秀提醒粟明俊:“我们到侯卫东家里去不能空手去呀你还是提点东西,意思一下”

在两家人初识之时,侯卫东还是上青林的小干部,向来都是侯卫东在过年过节之时给粟明俊拜年送礼此时,一人是沙州市委常委,一人是省政府的副秘书长,论级别两人相差不多,可是论位置,侯卫东则为紧要,发展空间大赵秀是很识实务的人,这一次请侯卫东办事,她想着要带一些礼物去

粟明俊与侯卫东很熟,常来常往,根本没有想着带礼物,道“我们和侯卫东家是什么关系,还需要带礼物吗”

赵秀道:“明俊,现在形势变了,你也要与时俱进侯卫东不是小年轻了,他是省政府的要员,礼多人不怪,按人之常情,我们从沙州到省城去做客也不能打空手”

粟明俊想想也有道理,只不过送什么礼物也有些考究,道:“那送什么,酒或者是烟?侯卫东还缺烟酒吗?”

赵秀也觉得为难,两口子合计了一会,赵秀脑中灵光一闪,道:“这一次老家来人,不是拿了许多三珍干货吗?就送这些土特产,显得亲近,又不俗”

粟明俊也觉得可以,将板凳拿到了厨房,他人到中年,身体已经明显发福,扶着厨柜心站在板凳上面,在厨房的顶格上将赵秀老家送的山货提了下来这些山货用农村粗布口袋提过来的,采摘了山里食用茹,晒得很干是普通的山货,又是未经农药的难得绿色食品

作为粟明俊的地位,送东西的人多,这一口袋山货就原封不动地放在厨柜,还没有来得及吃此时想起耍送礼,他们才将山货拿出来检查一番

山货晒得很干,颜色色泽都还行凑在鼻尖,还有些淡淡的太阳香味

粟明俊拍了拍山货,道:“这个东西好,既亲热,又不俗”

赵秀见山货的粗皮袋实在有些粗糙道:“换不换个包装?这个土袋子太丑陋了”

粟明俊道:“我们是朋友家串门这种山货越土越地道,要洋,我们洋得过侯卫东吗?”

两口子就把山货装到车尾厢里一路来到了岭西

上了楼,侯卫东见粟明俊提着幕子,开玩笑道:“粟部长,到我家还要提东西?我还得想着如何给你回礼”

“以前在月楼,我们串门方便,现在来往一趟不方便了,得架个,势才能成行”粟明俊又道:“走亲戚带着土特产,这可是岭西的传统每年赵秀娘家屋里人都要给我们送几袋山货,放在家里也吃不完”

赵秀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说话呀难道是吃不完的东西才送给卫东和小佳,这是最好的农家产品,纯天然”

粟明俊又道:“我们就是吃不完啊吃完了我们家还不够呢”他将土货子递给小佳,道:“这是赵秀老家带来的土货,炖鸡,香得很

小佳听了直笑,道:“以前我在赵姐家里吃过这种野干茹,还拿了一些回家看着这些山货我就嘴馋干脆别出去吃饭,在家里吃山珍”

侯卫东道:“我怎么没有吃过,没有耳象啊”

小佳一边将山货提向厨房,一边道:“你是我们家里的大忙人,一年到头在家里能吃上几顿晚饭”

“小佳说的是实话,我和粟部长愿望就是回家吃稀饭,半碟盛菜,比大酒唐衢联,了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们的胃肠并不是我们的,而是党和国家的”

小佳抢白道:“你说得好听,若是你不想出去,谁能绑了你去,内因始终是占有主导作用”

侯卫东马上拿今天的事来举例道:“今天晚上为粟糖小朋友办事特意约了柳团长因为柳团长是外人,所以要在外面吃饭其实我想在家里吃山货炖的鸡汤,可是胃肠得为大局让位,尽管想在家里吃,实际上只能在外面吃饭”

他喝了口茶,又:“这种事情在平时工作中多得不得了若是我天天陪着张小佳,肯定在外面混得很差,到时,你又要说老公是窝囊废了这男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怪东方不败要自宫他是当男人当怕了”

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家庭气氛顿时就无比亲热

小佳和赵秀是紧密的牌友,两人接触的时间比粟明俊和侯卫东在一起的时间要多得多

进了居小佳又带着赵秀在屋里参观

小佳的房子是在省城买的住房一百五十平米,四室两厅,还带了一个顶楼经过岭西家装设计师精心设计的家,用材用料不张扬档次却很高,看着很舒服

赵秀听着小佳介绍,不断地发出“啧啧”的赞叹声粟糖儿充分发挥了女**凑热闹的天性,象个小跟屁虫子一般,跟在小佳和赵秀身后看着家居

侯卫东和粟明俊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两人都是官场中人,聊的话题自然是官场之事

小挂带着赵秀和粟糖儿转了一圈,回到客厅时,赵秀赞道:“省城的装修档次比沙州要高,简洁、大方,很人性化”

小佳道:“这次装修,大部分我都认可,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个整体卫浴设备,听说宋致成那里来了一套卫浴,我准备去看一看”

侯卫东正在于粟明俊谈天,听到这里,一下就想起了曾宪网与郭兰在门面处相遇之事,道:“我觉得这卫浴挺好,用不着再换”

小佳摇头:“这卫浴牌子响,看上去也漂亮,我试了试,觉得不太实用,我要换一台”她想起一事,道:“我刚才还跟致成功了,说是等会要去看卫浴设备,现在只能改天去了”

侯卫东知道宋致成和曾宪刚才与郭兰见了面,此时听到小佳的话,心里有些紧张,可是他并没有恰当理由让小佳不去换卫浴,他连忙转换了话题,道:“粟糖到了岭西,明天你就带着粟糖去动物园玩一玩”

粟糖马上抗议道:“侯叔,你别把我当小孩,我不去动物园游乐场我也不去”

侯卫东成功地将话题转到了粟糖身上,道:“那明天,你想到哪里玩”

小佳有心带着赵秀在岭西多转一转,道:“明天的安排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就别管了,我要和赵姐一起去看卫浴,装修房间,卫浴设备很重要,要改善生活,从卫浴做起”

听到小佳如此说,侯卫东只能翻白眼了,道:“粟糖儿要学钢琴,难道也带着她去转装修小佳,改天,带粟糖儿好好玩两天,不去动物园,还可以到科技馆,可以去欣赏音乐”

粟糖抢着道:“我要跟着小佳阿姨去转街侯卫东无法说服小佳放弃换卫浴设备的想法,他借口上厕所,躲到子卫生间,给曾宪网打了电话,道:“宪网小佳明天也许要来看卫浴设备,她和小宋约过了你给小宋打招呼,绝对不能在小佳面前提起郭兰和门面的事,一个字都不能提,绝对”

听到侯卫东如此打招呼,曾宪网明白宋致成的说法是正确的郭兰应该和侯卫东有特殊关系,否则也不会这么忌惮小佳他道:“卫东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办,我马上给宋致成打招呼,让她把嘴巴闭紧点你放心,不会露出一个字”

侯卫东,丁嘱道:“此事千万不能让小佳知道,别忘了”他没有解释,只是打了招呼,在生活中许多事情不能解释,越解释则越描越黑

曾宪网放下电话,马上将宋致成叫到了办公室,同时将门关上,道:“侯卫东给我打了电话,小佳要来换卫浴,你不能跟她提郭兰的门面”

宋致成给了曾宪网一个大白眼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以前我最信任侯卫东,没有想到他也是花心大萝卜我偏要给小佳说”

曾宪网一下就火了,拍了桌子,道:“你要敢说,别怪我翻脸”

宋致成对曾宪网很上心,最怕他发火,道:“好好,我不说侯卫东的事,我一个字都不说”

在侯卫东家里,侯卫东打完电话,从厕所出来粟明俊问:“今天晚上,钢琴老师能来吗?”

侯卫东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道:“我约好了柳团长,她答应做工作尽量请钢琴老师吃饭只不过钢琴老师性子有些怪,不一定能出来老师不出来,明天上羊就带粟糖过去看”

粟明俊道“粟糖儿拜师,我们还是想正式一点,先请她吃顿饭”他是官场中人,长期习惯了请客吃饭,在与人打交道时,总觉得不吃顿饭介绍一下,办起事就不顺

“搞艺术的人和我们想法不一样这事我拜托柳团长,由她处理,只是我有一个建议,事情办成了,有机之时,给省歌舞团安排一个有偿演出的机会”

“宁书记跟我提过此事,说是春节要热闹些,搞点演出,为全市人民营造些节日的氛围”

两人聊了几句,侯卫东又给柳洁打了电话,确定晚饭的时间和地点

省歌舞团团长柳洁接电话之时正在高路上,打完电话,她对开车的晏紫道:“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饭,沙州印象”

晏紫道:“我不去”

柳洁道:“你不去,谁给我开车,我的技术还生的很而且你以后要撑起省歌舞团这些政府官员你还得应

上一章节 侯卫东官场笔记 下一章节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共 2 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妈的 怎么越来越水

  2. 匿名说道:

    怎么越看越遭,何卫东就不说了,这个宋致成简直就是白眼狼,自己是什么还要说别人,你看中曾宪刚什么了!年龄又大还伤了一只眼,还不是钱财 对曾宪刚还是够朋友的!

  3. 匿名说道:

    栗糖多大了?第一次被救时就12了?这都过了十几年了,还是小孩呢?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