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夜半不归

上一章: 下一章:

两天后,王桥将入党志愿书交到黄永贵手里。

黄永贵在办公桌前翻看着志愿书,道:“上学期没有想起入党这事,怎么突然就开窍了,这是好事,值得鼓励。但是,你目前的任务就是把艺术节弄好,弄好以后,一切都好说,弄不好,你就不配当入党积极分子。”

通过一个假期的接触,王桥基本上摸清了黄永贵的性格,知道他这是惯用的“威胁加利诱”手法,道:“艺术节的事情就请黄老师放心,方案磨得很细了,一步一步实施就行。”

黄永贵将入党申请书放在桌上,道:“没有你说得这么轻松,搞完艺术节,如果你不脱层皮就说明没有认真。”

王桥道:“那我立军令状。”

黄永贵笑道:“立军令状没有用,如果搞不好,我也不能立斩。所以,革命全靠自觉,必须要有强烈的内心驱动,否则无法做好学生会的工作。”

王桥道:“那就以实际行动来说话。”

随后的日子里,王桥大部分业余时间用在了艺术节的筹备和组织工作上,忙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

4月15日,艺术节开幕式和文艺汇演正式拉开序幕。从来没有参加过舞台演出的王桥被任命为舞台监督,在中文系艺术节做舞台监督的主要工作是协调乱七八糟的后台,包括协调演员、灯光、主持人、拉幕人员等。

这个岗位事情繁杂且看不出成绩,但是出了事就能立刻被发出,属于典型的幕后英雄。

整台文艺汇演结束,王桥喉咙嘶哑得厉害,好在整个演出没有出什么纰漏,效果良好。

演出结束以后,上级检查组观看了节目,纷纷赞扬山大校园文化搞得好。梁柏文副书记在演出结束时作了简短讲话,称赞中文系艺术节是一个良好开端,必将成为山大经典的学生活动。

黄永贵梳了一个《上海滩》周帅哥式的大背头。当梁书记讲完话以后,率先带头拍手,脸上激动神情就算是水泥墙都挡不住。

曲终人散,舞台没有了灯光和演员。失去了魅力。王桥突然松懈下来,感到无事可做,心里空空荡荡。他盘腿坐在后台上,点燃一支烟,安静地抽着。

雷成悄悄走上台。压低声音道:“找人收拾完场地,把从音乐系借出来的设备还回去,你到黄老师家里喝酒,他单独请我们几人吃饭。”

王桥打起精神,带着七八位自愿服务的同学收拾话筒、音响等行头。为了增加演出效果,这台演出没有采用校团委提供的老设备,而是从音乐系借了全套专业设备。

王桥带着人将昂贵的专业设备安全送进音乐系库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将胖墩叫到身边,道:“胖墩。你带着大家到老味道,专门给你们留了一桌,我私人请客,感谢大家的帮忙。”

杜建国笑嬉嬉地道:“你怎么不参加?”

王桥神秘地道:“我有特殊约会,你意想不到的约会。”

杜建国还以为是与女生约会,顿时豪爽地道:“那你赶紧去,晚上不回来也不要紧。我们寝室最帅的帅哥,至今仍然单身是我们全体寝室的耻辱。你能不能提前透个风,未来的嫂子是哪一位?”

王桥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杜建国又道:“晚上的菜定标准没有,可不可以加菜。我既要照相。又要唱歌,还要当搬运,可累坏了。”

王桥道:“我打了招呼,随便你们整。”

安置好几个志愿者。王桥这才来到教师公寓。

推开黄永贵的家门就闻到了满屋酒气。屋里有雷成、马彪、吴湘、陈刚等学生干部,个个喝得满脸透红。黄永贵情绪颇高,叫着王桥的绰号,道:“王桥快过来,我们人均喝了四五两了,你要补上。”他拿起白酒杯。给王桥嘟嘟地倒了一大杯,至少二两以上。

王桥端着杯子就大大地喝了一口。

吴湘关心地道:“别喝这么猛,先吃点菜。”

黄永贵表扬道:“今天你在后台当幕后英雄,弄得不错。我最担心后台出什么差错,表演得好不好是水平问题。后台出了差错就是组织问题。”

烈酒下肚,热量往上涌。这一瞬间,王桥仿佛回到了遥远的旧乡,正在与鹰钩鼻子赵海等人在一起胡乱喝酒。随即他又回到现实中,旧乡的事情已经远在天边,与现在的自己再没有任何关系。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点评今天的演出节目,雷成道:“中文九五级出人才,那个胖子和小女生唱歌真有水平,比音乐系的还有味道。”

胖子就是杜建国,小女生是指陈秀雅。在最初的节目中并没有两人的合唱,由于演出中歌舞类较重,演唱类相对不足,王桥就在寝室里顺口说到此事,杜建国自告奋勇要表演一个男女生二重唱,女方就是陈秀雅。

当时两人有一段对话。

“胖墩,你唱歌的水平我不怀疑,陈秀雅会唱歌,我怎么没有听过?”

“我在给广播站送稿的时候听过陈秀雅唱歌,她以前练过钢琴,学过唱歌,水平不错。我和她唱一首王洁实和谢丽斯的歌,然后再唱一首今夜无人入眠。”

“胖墩,我发现你对陈秀雅不错啊,是不是真有意思了。”

“蛮哥你别乱想,我就是觉得和她唱歌能配合好,以前是打胡乱说。”

此时想起这段对话,王桥暗道:“胖墩和陈秀雅还算般配,胖墩肯定有点意思了,不知道陈秀雅是什么想法。若是他们真成了,到时陈强称我为兄弟,胖墩应该称呼我为什么?”想到这一点,不禁觉得滑稽。

在整个艺术节的安排中,秦真高没有具体负责项目,最后又自告奋勇组织观众。黄永贵今天在家里是招待艺术节各个项目的有功之臣,也就没有让秦真高参加。

晚餐持续到了凌晨一点,散去之时,黄永贵醉倒在床上,雷成、马彪、陈刚都是脚步踉跄,师母夏琴见王桥最为清醒,道:“王桥,你一定要将吴湘送到楼下,学校治安虽然不错,还是得小心一点。”

教师宿舍有一道铁门,夏琴拿着钥匙打开将军锁,等到几位同学走远才锁上铁门,回屋收拾一片狼藉的房间。

从教师宿舍到女生宿舍有一长段是香樟树林,平时树木繁茂让人赏心悦目,夜里人多时显得浪漫,可是空无一人时则阴森恐怖,吴湘还从来没有熄灯以后走过香樟树林。

五人一起走到香樟林边,雷成等人分道前往男生二公寓,王桥陪着吴湘回女生公寓。刚走进香樟大道,几只大鸟扑拉拉从草丛中飞起,吓得吴湘躲在王桥身后。

王桥安慰道:“没事,几只鸟。”

吴湘在屋里就有了酒意,被大鸟惊吓以后,酒意上涌,她拉着王桥胳膊,免得摔倒。行至香樟林中段,酒意猛烈拥上来的吴湘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无论王桥如何轻呼都低着头一动不动。王桥试着扶着吴湘往前走,发现她的脚完全拖在地上。

王桥陷入了两难境地,如果将吴湘送到女生公寓,她无法独立上楼,必须要叫其他女生下来扶。作为学生女干部,若是被其他人知道她夜半醉酒而归,极有可能造成不良影响。

如果将吴湘送回教师寝室,因为有铁将军把门,必然要惊醒很多老师,也不妥。如果送到校外,只能穿过守卫严密的大门,同样不妥。

思来想去,王桥毅然背着吴湘离开香樟大道,沿着一条满是灌木的小道来到乒乓球练习场,坐在一处不易被发现的石凳上。四月夜晚依然凉气逼人,王桥让吴湘平躺在自己腿上,然后脱了外套给她盖上。

到了夜晚三点,王桥背靠在石椅上睡着了。

吴湘睁开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什么地方、身旁男子是谁,被吓得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嗡嗡作响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她悄悄检查自己,见衣冠整齐,这才暗自松了口气。黑暗的夜里,很难看清男子的面容,她艰难地撑起身,凑到近处去看男子的脸。

“王桥,王桥。”吴湘坐直以后低声唤着。

王桥睁开眼,寒气让他很想打喷嚏,将喷嚏强忍回去以后,道:“刚走进香樟道,你醉得走不动了,我不敢叫女生来扶你,就带你到这边休息。”

吴湘俯身捡起滑落在地上的外套,道:“你快穿上,好冷。”王桥穿上衣服,抬手看表,道:“三点半,离天亮还早,我们到教室去坐一会儿。”吴湘道:“不要走动,如果遇到保卫科巡逻队,我们就说不清楚了。”

两人并排坐在石凳子上,等着黎明降临。从灌木丛中吹来一阵又一阵带着早春寒气的冷风,直朝衣领口灌。王桥身体强健还能抵挡得住,吴湘牙齿开始颤抖起来,可可有声。

王桥轻声道:“靠着我,再这样下去要生病。”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