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三十八章 茶馆

上一章: 下一章:

熄灯以后,原本就是大家夜谈的好时机,今天有秦真高这个话题,大家自然会不会放过。

裴勇乐不可支地道:“秦真高平时不太说话,我们讲黄色笑话也不发言,原来肚子里面有货,酒后吐真言啊。”

魏兵道:“如果,我说的是如果,谁将这个话传到蒋玲耳朵里,会产生什么后果。如果胖墩的新闻社将这事报道出去,新闻社立马会成为校园关注的焦点。”

王桥道:“各位,各位,听我说一句。秦真高说的这句话在寝室无论怎样开玩笑都可以,但是不要到外面去说,说了以后他们两人很难堪。特别是蒋玲,本来别人是很无辜的,如果传出去会最受伤。”

杜建国笑道:“你们猜一猜蒋玲听到这事会是什么表情?”

魏兵道:“无法想象,蛮哥经常说黄泥巴落到裤裆里,不是屎也变成了屎,大约蒋玲就将面对这个情况。”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会,在欢乐气氛中沉沉睡去。

早上起床歌声响起以后,寝室诸人都从床上爬起来,秦真高翻身对着墙壁,不肯起床,室友们询问时他只是哼哼两声。王桥见到床边半盆呕吐物实在碍眼又制造臭味,屏着呼吸端到卫生间倒掉。

魏兵刷牙回来以后,见秦真高睁着眼趟在床上,笑道:“秦副主席,你昨天晚上吼了一句话。惊天地泣鬼神,你自己知不知道?”

裴勇与秦真高关系比较紧张。就没有说话,收拾自己的床。金庸小说全集

秦真高此时头痛欲裂。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道:“我吼了什么?”他平时最讨厌别人称呼其为“秦副主席”,因为这个称呼被很多人笑称为“秦妇主席”。

魏兵想起晚上那句话,又笑了出来,道:“你真不知道自己吼了一句什么话?”

杜建国拿着脸盆走了回来,笑道:“秦妇主席昨晚当真了得,说出了所有男人的心理话。”

秦真高闻言,道:“我昨天喝上说了什么,你们别乱编啊?”最好金龟换酒

魏兵忍不住就讲出了真相。“你昨晚大吼,我要日。蒋玲。”

秦真高愣征了一下,心里相信这是一句真话。因为在做春。梦之时,蒋玲无数次成为春。梦的主角。但是,他意识到绝对不能承认,承认就是太糗了,于是他翻身而起,脸色铁青地道:“魏兵,你他。妈的别乱说。再乱说我就不客气了。”

魏兵是嬉哈性格,与寝室里关系都处得不错,见秦真高生气,并不在意。道:“我说是实话,不信问胖墩。”他知道裴勇与秦真高前几天闹了不愉快,就没有说裴勇。恰好王桥提着秦真高呕吐过的盆子进来,便道:“不信你就问蛮哥。蛮哥。秦副主席是不是真的吼了一句我要。日蒋玲。”

魏兵反复将那一句话提到嘴里,又不停地叫“秦妇主席”。秦真高勃然大怒,抓起桌上的杜建国的饭盒朝魏兵砸去。

胖墩是食神,饭盒长期都料。昨晚陈秀雅从家里带来的红烧肉,胖墩将红烧肉吃得精光,剩了一些汤水在里面。

魏兵刚换的新衣被汤水糊得不象样子。如果秦真高只是语言上拿捏两句,甚至说点脏话,魏兵都不会翻脸。他家庭经济不好,难得穿一回新衣。眼见着新衣被弄脏,心痛万分,捡起饭盒就砸了回去。

两个人就在狭窄的寝室里打在一起,互相用拳头招呼。

王桥看着直甩脑袋,隔在两人中间,道:“都是一个寝室的,有话好好说,不要打架。”

秦真高的战斗力逊于魏兵,互相扑击之下,脸框被乱拳打出一个青包。

魏兵的新衣服不仅被弄脏了,还被撕了一条口子。他极为心痛这件唯一能在跳舞时穿得出去的新衣,坐在床边懊恼万分。

王桥站在屋中间,严肃地道:“你们两个不准再动手了,一个寝室的同学,用得着动手。秦真高就不要到操场去了,魏兵换衣服,跟我出去。”

他说了这句话,甩手走了出去。

胖墩杜建国、裴勇也跟着走出去。

魏兵默默地换了衣服,也跟着走出去。

寝室里只剩下秦真高一个人。

操场上,黄永贵背着手在场边站了一会儿,见王桥和同学们走过来,问道:“没有看到秦真高,他怎么没有来?”王桥道:“生病了,躺在床上起不来。”黄永贵没有多说,背着手去查看其他班级。

早操散了以后,王桥见魏兵一脸沮丧,道:“你把衣服送到外面洗衣店去洗,让她们帮忙缝一下。”

魏兵道:“这是我跳舞的当家衣服,缝好都有一条疤。”

王桥嗤笑一声,道:“以后要跳舞,直接穿的衣服,只要挂在衣架上的,取下来就可以穿。”

魏兵嘿嘿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蛮哥。”

在大一时,魏兵等人还刚刚在从高中生转化为大学生,对异性的追求还藏在心里,到了大二,不管条件好坏的年轻人都有一颗骚动的心,对异性的追求就转化实际行动了。

杜建国缩着脖子抄着手,道:“蛮哥,你能不能陪我到乡下去一趟。”

王桥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杜建国道:“我想到乡镇去看看情况。这一段时间新闻社全体同仁都在努力写有分量的稿子,写来写去大家明白一件事,如果不走出校园,在校园里凭想象肯定拿不出能在地级市报纸杂志发表的新闻稿,梁书记很老辣,他是在变相给新闻社提意见和要求。”

王桥道:“那我们就去泡一泡乡场茶馆,说不定能听到一些事情。另外。如果真想写乡镇,可以参考《半月谈》的时事类文章。对整理思路有好处。今天第四节没有课,我们一起到图书室。将近期的《半月谈》全部借出来,认真分析一下当前存在的热点,然后有的放矢。”

杜建国神情忸怩地道:“我把陈秀雅一起叫上,她特别聪明,点子也多。”

王桥笑道:“这是你的自由。”

第四节课,王桥、杜建国、陈秀雅三人来到图书馆,将两年的《半月谈》合订本借了出来,细细研读一番后,三人发现定当前乡村的热点是农民负担。乡镇干部为了收提留统筹和农业税,发生了很多起致死致伤案件,也有农村拒交税费款,打伤乡镇干部,更离奇的是发生在偏远省份的一个偏远村,村里轮流到公路上执勤,凡是见到乡镇干部进村,就将一颗消息树放倒,全村的人该躲的躲。该藏的藏。

这个热点和王桥预设的判断一致。

随后,杜建国专程到校外书店寻找与乡镇有关的书,买回《村民自治条例》、《村委会组织法》等小册子。研读完小册子,他郁闷起来:“我们这样做是主题先行。先有主题,再去凑新闻素材,这不符合新闻学原理。”

“胖墩。你想不想新闻社得到校方支持,让新闻社迅速发展壮大。”

“想。”

“你想不想通过校方的考验?”

“想。”

“你目前有没有好的办法写出有质量且能发表的新闻稿件?”

“没有。”

“我们选的这条路有没有可行性?”

“有。”

王桥摊了摊手。道:“别矫情了,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我们只要不是造假,方法灵活一点又有什么关系。你这人平时还挺灵活,怎么脑袋里有这么多框框。”

杜建国道:“不是框框,是新闻原则。我总觉得主题先行是亵渎。”他随即叹息道:“为了新闻社的发展,就算是亵渎我也干,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王桥笑道:“借用青皮的一句话,你这就是猪鼻子插葱——装象,就是去乡镇考察一下,谈得上下地狱吗。”

元旦前夕,王桥、杜建国、陈秀雅坐着公共汽车来到车费最便宜的近郊打谷镇,他们运气比较好,来时恰遇赶场天。打谷场镇人山人海,小摊贩云集,农家出产的鸡鸭鱼菜摆满街道。对于村民来说,赶场是重要的社交活动日子,除了买和卖以外,还有一项重要功能是与熟人见见面,喝茶聊天,打牌喝酒,快活得很。

红星厂附近就是旧乡,是王桥少年时经常玩耍的地方。他深知赶场奥妙,带着杜建国和陈秀雅来到一家最热闹的茶馆,茶馆旁边有好几家小餐馆。

“我们就泡这个茶馆,听到真话的概率最大。”

为了泡乡镇茶馆,三人特意换上了最朴素的衣服,尽管如此,走到人群中还是与乡镇人有明显区别,走进茶馆,引得众人侧目。

茶馆里有人打牌、有人下棋,还有人闲聊,王桥三人喝着茶,听村民们谈天说地。他们是外来人,不论从衣服、相貌到言谈都与村民有区别,不太容易融入到茶馆的环境中去。

王桥不愿意呆坐着,在茶馆里转来转去,然后站在几个打牌人身后观牌,顺便聊天。

杜建国和陈秀雅面对面而坐,大眼瞪小眼。按照他们事先计划,到了乡镇就能和村民打成一片,搜集到大量素材。谁知来到茶馆后才发现,在这个简陋的小茶馆里,他们是外人,村民们根本不理睬他们。

正在尴尬时,对面桌子有人喊:“谁下棋,豆包不耿直,输急眼就不来了。”喊话者是茶馆老客,象棋水平高,一时之间,没有人应战。

喊话者没有过瘾,开出了价码,“谁赢了我,中午请他喝酒。”

陈秀雅突然站起来,道:“我同你下。”

杜建国吓了一跳,跟着站起来,急道:“你能行吗?”

喊话者是一个穿着老式军装的麻脸,他见一个小娇滴滴的小姑娘应战,右脚踩在板凳上,睥睨道:“下输了中午要请客啊。”

陈秀雅道:“一言为定,下输了请客。”

楚河汉界摆开战场,由于一方主帅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引来茶馆众人围观。喊话者急于赢棋,对围观的几个好手道:“观棋不语真君子,你们几爷子不准支招。”

陈秀雅父亲陈强从农村娃儿做到省交通厅总工,智商相当高。陈秀雅继承了父亲的智商,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一会儿就通。她在父亲的倾力培养下,琴棋书画皆精,最拿手的则是象棋和围棋。面对着摸不清底细的乡村棋手,初战时她不敢丝毫大意,排兵布阵皆采取守势,观察着对方的战力。

麻脸对手丝毫未将小姑娘看在眼里,甚至还觉得与小姑娘对阵受到了侮辱,他大兵压境,以双车直奔对方腹地。

十几招过来,陈秀雅轻声道:“将。”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