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四十一章 送别

上一章: 下一章:

放假第二天,王桥到黄永贵家里吃过午饭,又与黄小波一起打了篮球。从大一到大二,他与黄永贵一家人的关系非常融洽了,唯一遗憾的是与辅导员陈刚的关系一直不太理想,在一起时表面上挺协调,甚至能开开玩笑,实质上却隔了一层玻璃,能看见,少温暖。

“人与人讲究缘分,我和陈刚就是属于那种不投缘的,总是尿不到一壶。但是我是学生,他是辅导员,双方地位是不平等的,我的命运受到他的直接影响和掌控,隔了一层玻璃对我不利,我必须主动想办法解决这问题,不能消极对待。”每次想起这个问题,王桥都感到头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种感觉很不好。可是在从政的道路上,每个人都要当刀俎,又要当鱼肉,王桥对这一点有清醒的认识,想到这一点,他甚至对以后从政的选择都有所怀疑。

打完篮球,王桥回到老味道土菜馆,淋浴以后,只觉神清气爽。

吕一帆站在二楼与三楼之间的楼梯上,喊:“蛮哥,蛮哥。”王桥说了句“上来吧。”只听得“蹬、蹬”几声响,吕一帆出现在眼前。

“难得,今天没有穿运动服了。”在王桥印象中,吕一帆除了穿运动服和老味道土菜馆制服以外,基本上没有穿过其他服装,今天穿了一件普通的夹克短外套,将腰身曲线显现出来,既英姿飒爽。又不缺少女性妩媚。

吕一帆大大咧咧地笑道:“哪个女子不爱美,我难道不能穿点漂亮衣服。晚上记得送我到火车站。十一点的火车。”

“为什么买十一点的火车?”

“你真笨,又问了同一个问题。晚上十一点的火车可以节约旅馆钱。在车上睡一晚。第二天下午就到家了。”

王桥经历过苦日子,挺能理解吕一帆,道:“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吕一帆反问道:“请我吃什么?”王桥道:“你来定吧。”吕一帆乐呵呵地道:“让我想一想啊。我要吃酸菜花鲢,当然如果有黑鱼最好,可惜没有。”王桥道:“改天等你毕业之时,我一定要弄一顿酸菜黑鱼。”吕一帆道:“我再提一个要求,今天想到雅间吃饭,行不行。”王桥笑道:“这有何难处,晚上到雅间吃饭。菜品都想好了,老邢师傅的三大绝技,沸腾鱼、呛炒油渣白菜和风干排骨,再加上我去做的酸菜花鲢。”

学校放假,老味道土菜馆生意依然红火,王桥等到近八点,才要到最角落的雅间。他亲自到厨房,弄了一盆酸菜花鲢,再端了上来。

吕一帆坐在带着绒布的椅子上。感叹道:“平时天天站在这里给客人倒水,今天终于翻身做了主人。蛮哥,弄点酒,增加点气氛。”

“你能喝酒吗。晚上还要赶夜路。”

“我酒量好着了,喝一点没有关系。”

“平时没有见你喝过。”

“谁见过服务员喝得满身酒味。”

取了半瓶山南高粱酒,先分成两杯。王桥这杯约有三两多,吕一帆只有一两多。吕一帆取过酒杯。将两杯酒倒齐,道:“蛮哥要请客就不能多吃多占。我们两人要公平,何况,我是师姐,今天是请师姐吃饭。”

王桥不愿意她多喝酒,取过酒杯朝自己杯里倒了些,道:“虽然你是师姐,但是还得讲桌上的规矩,男士的酒怎么能和女士一样多。”

“臭规矩。”吕一帆不再争酒,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几口之后,杯中酒见底,吕一帆到楼下又提了半瓶酒回来。半瓶酒都是客人喝剩之酒,酒店内部的人不会嫌弃这种干净的剩酒,或用来泡药酒,或是自饮,做到物尽其用。

王桥见吕一帆头脑清醒,确实有好酒量,也就不再劝,陪着她喝。

酒入愁肠,吕一帆的话明显多了起来:“蛮哥,你以为我不知道轻轻松松地玩,开开心心享受青春时光。我家原来也是小康之家,父母都在厂里上班,厂里有幼儿园、小学、医院。现在工厂败了,父母双双下岗,生活无着落。我读高中时,最惨的一次三个月才吃一回肉。”

说到这里,她用手抹了抹眼睛。

王桥道:“不至于吧,就算在农村,自家养得有鸡鸭,外面河里有鱼,只要勤快,想吃口肉还是没有太大问题。我家在三线厂,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菜地。”

吕一帆道:“农村好歹有块地,你们三线厂都是建在大山里,可以开荒种菜。城区工厂的工人下岗是什么概念,完全是赤贫,没有任何生产资料,有病不敢医在家等死的邻居大有人在。以前工人工资低,没有积蓄,工厂破产,啥依靠都没有。”

最初她还面带笑容,说到最后泪水涟涟。

吕一帆一直在自言自语,她很有倾诉的**,此时打开了话匣子,更是不吐不快,道:“我这次回去要跟家里人商量是否留在山南的重大决定,以前总是想着要回老家,甚至还有人准备和我相亲,不止提过一次,据说是一个成功人士。我在老味道端了大半年盘子,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就是一个小女人,没有责任背上太多重负。相亲,滚一边去。”

王桥不由得想起很久都没有想过的初恋女友杨明,道:“家庭困难其实并不可怕,只要勤奋做事,咬咬牙就能挺过来。赵波开录像室时一分钱都没有,靠借钱开起录像室,虽然不能赚大钱,维持自己在学校的开支没有问题。艾姐以前是下岗工人,为了学手艺到厨房打工当墩子。墩子大多是男人,她一个女人家愿意去当墩子,全靠一股子毅力在支撑。你看艾姐的手,有很多刀伤。她现在走出了困境,生活越过越好。”

吕一帆仰头喝了一口酒,道:“你说的我都懂,但是全靠一点一点积累,得拖得哪年哪月。等到有了钱,说不定我父母早就完了。正在由于有这个想法,所以以前我也有过走捷径的想法,答应在这个假期和那个成功人士相亲。少十几年奋斗,我能有什么损失,损失的就是青春和梦想,不管嫁给谁,青春都会流逝,而梦想又值几个钱!人就是一幅臭皮囊,用不着看得太重。”

王桥不愿意看到吕一帆略有些玩世不恭的神情,认真地道:“你的家庭到底需要多少钱,需要用你的青春和梦想交换。真需要钱,可以一起想办法。”

在王桥的逼视下,吕一帆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慢慢消失,道:“一个家庭沉沦于最底层,被人瞧不起,没有任何改变的希望,这种滋味你没有尝过。我们家目前欠下医药费就有六万五千块,买单位的又破又旧的房子欠下了两万多块钱,为了我读书将又破又旧的房子租了出去,另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更破更旧的小房子。我爸以前在车间工作,弄成了矽肺,等着用钱治疗。农村还有爷爷奶奶,虽然身体还好,可是谁时都有可能生病进医院。大哥大嫂同时下岗,想起这些事情就觉得身上压着五十座大山。”

细说全家人在困境中挣扎的痛苦,吕一帆终于在王桥面前哭出声来。哭了一会,她抬起头,用纸巾擦了眼泪,道:“你这人怎么回事,把我弄哭了。到了山南读大学,我还没有哭过。”

王桥道:“哭就哭吧,没有必要硬撑着。”

吕一帆道:“如果没有你,我这次回去就要相亲。现在我接受了你的意见,争取留在山南。等着稳了脚跟,把爸妈接过来,就算做点小生意,也一样能过。”

王桥竖起了大拇指,道:“你这个思路是正确的,操作性也强,应该能成功。”

吕一帆又撇了撇嘴,道:“这只是设想,离现实还差得远。落叶归根,这是多数老人的想法,而且还有两位老人,我爸妈是否愿意离乡背井来到山南,还是一个未知数。而且他们多半不愿意来拖累我。”

吕一帆家里遇到的困难在重工业城市非常普遍,原有的社会组织遭到重创,新的社会组织还未建立,整整一代人经受了沉重打击。从理论上来说这是社会改革的阵痛,落到每个具体家庭则是不堪忍受的惨痛经历。

王桥想再劝一劝吕一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劝说难以改变心灵受到的重创。

到了九点,一瓶酒喝完,王桥最多喝了三两到四两,大部分都被吕一帆抢着喝了。吕一帆酒量确实不错,除了情绪稍为激动一些,神智清楚,一点都没有醉酒的感觉。

喝完酒,王桥睡在床上稍稍休息,十点钟准时下楼,吕一帆已经收拾好行囊在底楼大厅等着,脸色正常,一点都看不出在喝酒时还哭过一回。

“这个天骑摩托车冷,等会把这个围巾把脖子、脸都围上。”

吕一帆接过围巾看了看,故意道:“这是女朋友送的?温暖牌的?”

王桥道:“是女生送的,但是和女朋友无关,是我姐王晓。”

吕一帆见过王晓,没有再开玩笑,仔细用围巾把脖子和脸围上。

摩托车发动,寒风立即袭来,所幸有围巾护脸,否则吕一帆肯定会被吹成冰棍一根。她习惯性地环抱着王桥的腰,将脸贴在宽厚结实的男性后背。这时,她觉得特别安全。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