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离校前夜

上一章: 下一章:

ps:每个人记忆中的大学时代是不一样的,与时代、学校、专业、年龄、心境等诸多因素有关。

艾敏打开茅台,敬了一圈酒以后,将雅间房门轻轻拉下,让王桥、杜建国、赵波、陈秀雅、吴培几位同学安安静静地喝上一顿告别酒。

王桥、杜建国和赵波在山南大学一起厮混了四年,这是人生中最宝贵的四年,事业的基础在这里打下,人生的征程中从这里出发。在这四年里,他们恰好处于情感和心性的成熟期,更关键的是他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友谊纯正且深厚。参加工作以后,他们会接触更多的人和事,随着岁月流逝,他们会发现真正的朋友主要是在青年时代结交的。

王桥将分配失意的事情彻底丢在脑后,举起酒杯道:“啥都不用说,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变化,一定要记住我们的友谊,干杯。”

这句话放在平时会让大家牙齿发酸,在恰当的时间说起让杜建国和赵波激动起来。红光满面的杜建国激情四射地道:“蛮哥、青皮是我最好的朋友,希望友谊长青,今天谁都不准睡觉,大家彻夜长谈。”

赵波右手端着酒杯,左手拉着吴培,道:“我要龙潜于山大,陪着我的培培读书。一年之后会再与你们两个汇合,我们三兄弟都是社会精英,一定会在社会上出人投地,混出个人模狗样。”

吴培小鸟依人般坐在赵波身边,在桌下与男友十指紧扣。

杜建国借着酒劲,当着众人的面握住陈秀雅的手。

陈秀雅和杜建国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以后。拉过手,接过。吻。所有这些亲密行为都在黑暗之中进行。她不习惯在外人面前亲热,下意识将手往回抽。由于杜建国握得很紧,她抽了几下,无法摆脱那只熊掌,便随他去了。

无数杯茅台酒下肚,三个原本温情脉脉的男人暴露出本色,互相揭发四年来发生在校园的糗事。

杜建国刚刚提到“地龙”两个字,被赵波跳起来卡住脖子。赵波追求苏三妹失利是其心中永远隐痛,被“地龙”把小**蛰肿是在校期间最大糗事,他绝对不能让吴培知道当年发生的一切。

“不准说。谁说我跟谁急。”赵波眼珠都要鼓了出来。

吴培见到赵波这个样子,兴趣大增,道:“说一说嘛,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杜建国吐着舌头,道:“松手,我要窒息了。说事不说,我说另一件事。”

互相揭完糗事,一瓶酒被三个男人灌进肚子。在酒精作用下,他们拍肩膀搂脖子。说起掏心窝子的话,弄得两个女生眼圈都红了起来。

吴培知道赵波酒量不行,怕他喝得太醉又惹出事情,抢过酒瓶子。道:“赵波最多四两酒,你们这样喝下去,等一会他要烂醉。今天是告别酒。少喝点酒多说点话嘛。等到后天分手之后,也不什么时候才能聚在一起。”

陈秀雅对此举双手赞成。

在两个女生强烈抗议之下。九点钟,喝完两瓶茅台酒。告别酒暂时结束。

赵波酒量最浅,今天己经超水平发挥,被半扶半拖弄到三楼阁间。

杜建国身宽体胖,酒量超群,从三楼下来后,犹自招呼王桥再战。王桥酒量亦不错,但与杜建国比起来颇有不如,他打着酒嗝,向外喷着酒气,道:“虽然是告别酒,大家还得悠着点,否则陈秀雅要骂我们。”

陈秀雅道:“我支持蛮哥,不能再喝了。”

王桥拿着一瓶矿泉水,道:“我到楼上看赵波,你们两人自由活动。”

阁间里,赵波如螃蟹一样横七竖八躺在床上,喷着酒气,打着鼾。吴培无可奈何地坐在床边,随手拿本杂志无聊地翻看,抱怨道:“蛮哥,说好了晚上一起玩,赵波喝得烂醉如泥,根本没有办法玩。”

王桥将矿泉水递给吴培,道:“你看着点赵波,有事叫我们一声,我们都在二楼。”

二楼雅间,红光满面的杜建国道:“王桥是很牛气的一个人,但是有四样不如我。”

陈秀雅见杜建国眼光盯着自己手上的茅台酒,干脆将酒瓶放到身后,不让他再喝,道:“哪四样?”

“第一是体重,他明显不如我;第二是酒量,他酒量也不错,比我还差点;第三是唱歌,他的嗓子比公鸭嗓子稍微好一点;第四点是最重要的一点,他没有女朋友,我有。”

陈秀雅笑道:“我记得有一个故事,一个好吹牛的人向同伴们宣布,他赢了一个象棋世界冠军,又胜了一个游泳世界冠军。同伴们自然不信,吹牛者就说他是和象棋世界冠军游泳,和游泳世界冠军下棋。你现在和那个吹牛者一样,以已之长和别人的短处相比。”

杜建国道:“这是增加自信心的重要办法,否则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

王桥推门而入,道:“赵波大醉,估计今天晚上醒不了。”

陈秀雅嗔道:“都怪杜建国一直闹酒,我不明白喝这么多酒有什么意义,高兴时喝两口就行了。”

三人泡了一壶清茶,聊着四年来发生在身边的大事小事。

杜建国道:“蛮哥,我有一个埋在心底很久的问题,你一定要给我讲清楚,你为什么和陈家熟悉?”

王桥和陈秀雅一直保持默契,丝毫没有提及发生在山南省第一看守所的事情,因此杜建国对王桥和陈家的关系感到一头雾水。

王桥和陈秀雅对视一眼,都一起摇头。

杜建国不满地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瞒的。”

王桥笑道:“到时候你自然知道,我要找地方休息一会,不给你们两人当电灯了。”

吴培拿着两幅扑克站在门口,打着哈欠道:“赵波在呼呼大睡,我们打双扣吧,否则我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双扣在97年突然风靡山南,山大学生也流行打双扣。双扣玩法类似于“跑得快”,游戏打两副牌,对坐的两人为一队,两人要相互配合尽快将手中的牌先出完。

王桥和吴培一队,陈秀雅和杜建国一队。陈秀雅在大学里赢得了计算机脑袋的称呼,这在打双扣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她能记住每一家出过什么牌,能准确推算出对方手中的关键牌。打到凌晨两点,王桥和吴培三局完败。王桥兴味索然地道:“今天喝了酒,脑筋糊涂得记不住牌,改天再战。我到办公室去睡行军床,吴培在楼上守青皮,胖墩和陈秀雅自便。”

王桥是大哥,诸人都接受了他的安排。

杜建国道:“我和陈秀雅找个雅间,畅谈一晚。”

王桥从抽屉里取出蚊香,道:“老味道的蚊子营养过剩,长得膘肥体胖,你们要彻夜长谈必须有所防范。我先到办公室睡觉,不管你们了。”

王桥打开办公室,进屋后却发现平常放在角落里的行军床不见踪影。此时他实在乏了,另寻了一个比较偏的雅间,将椅子排成一排,倒头便睡。

吴培上楼,将赵波朝里面推,挤出了一点空位。她挨着赵波平躺在床上,捂着鼻子不去嗅赵波喷出来的酒气,默默想心事。

杜建国和陈秀雅在房间里坐了一会,杜建国道:“我们找一个干净房间。”陈秀雅“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杜建国在老味道吃过无数次饭,熟悉得如自家寝室一般,带着陈秀雅来到最角落的雅间,点燃蚊香。

陈秀雅想增加点浪漫氛围,道:“把灯关了吧,有蜡烛没有。”

“现在到哪里去找蜡烛,今夜月光明亮,不用蜡烛也行。”

陈秀雅和杜建国并排坐在窗边,磕着瓜子,低声细语。路灯的淡淡光线照进窗户,落在陈秀雅脸上,原本俏丽的五官增加了朦胧之美。杜建国看得痴了,情不自禁地挽住陈秀雅的腰,一股热火在身体里燃烧了起来。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