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六十八章 李宁咏

上一章: 下一章:

王桥、毛明、乔勇等人刚刚离开,一辆小车停在街边。一个扛着摄像机的男子和一个年轻时尚的女子并肩走了过来,女子自我介绍道:“我是电视台《昌东故事》的记者李宁咏,接到举报,听说化粪池流到街面了,所以过来采访,你们谁能谈一谈情况。”

头发花白的老者指着不远外的粪便道:“刚才城管委和居委会的人都在,现在走了。你们采访那些当官的没有什么用,还不是老话套话,要采访就采访我们老百姓,你看看满街粪水。”

李宁咏早就注意到街道上流敞的粪便,此时臭气恰恰迎风而来,让她差点呕吐出来。她强忍着恶心,道:“那我们就采访你。你别怕,看着镜头,就象平说话那样。”

“我不行,从来没有上过电视。”老者推辞道。

“老胡,这是大家的事,你要接受采访。”

“老胡,平时对挺能说,正式场合怎么就怕了。”诛仙小说

在大家鼓励下,头发花白的老者接受了采访,最初面对镜头时还颇为拘谨,当他站在粪便边缘时,一股怒气油然而生,在镜头前挥着手,侃侃而谈。

“我叫胡立诚,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人民政府就要为人民,解决不了化粪池,还叫什么人民政府……”

采访完毕,李宁咏和摄影记者关鹏直奔居委会办公室。绝世唐门小说

这时毛明主任带着王桥等人刚刚走进居委会办公室。

居委会有四间办公室和一个会议室,墙壁的表面斑驳不堪,散发着一股霉味。办公桌椅笨重。造型呆板,还有1981年制的印迹。

毛明道:“居委会的屋子潮湿得很。住久了人都要发霉。居委会条件差,希望王主任能支持一下。改善我们的办公条件,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居委会跑得快些。”

王桥这四年在山南大学跟教授、主任们打交道,说话都很委婉,习惯把观点放在漂亮的辞藻之下。居委会毛明主任说话是刺刀见血,简直是赤祼裸威胁和利诱。这种说法方式缺点是太直接,优点也是直接,把中心思想全部表达出来,不会产生歧义。

王桥也就迅速接受这种说法风格。坦率地道:“我今天才到城管委报到,对城管委的事情两眼一摸黑,对城管委没有任何了解,若是答应就是一句空话。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想办法解决居委会办公的条件。”

毛明道:“王主任是实在人,没有拿假话来敷衍我们。我们基层干部都是实在人,当官的拿假话敷衍我们,我们就学慕容复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他们也听不到真话。”

王桥笑道:“我其实说了一堆废话。说了等于没有说。”

毛明对实诚的王桥挺有好感,道:“王主任说的是真话,所以我相信你。乔皮蛋,王主任才来城管委。你别耍滑头,把事情全部推到他身上,这事怎么办。”

乔勇与毛明极熟。被叫了绰号也不生气,第一次正面出主意道:“今天的事情得等到陈武阳来了再说。说到底,城管委只是监管部门。具体办事还是城关镇环卫站。”

毛明火冲脑门顶,道:“环卫所和环卫站两个神仙打架,让我们居委会怎么办。你今天再给我耍滑头,我以后再不管环卫所的事情。”

乔勇呵呵笑着,也不答腔。恰好这时传呼机响了起来,他借居委会的电话回了过去,“乐主任,小王主任在我身边,我们在居委会。”

乐彬道:“让小王主任接电话。”

乔勇将电话递给王桥,道:“乐主任找你。”

王桥将电话贴着耳朵,还未开口,话筒传来乐彬的声音:“小王主任,宫县长又打电话来询问化粪池外溢的事情,要求务必给老百姓一个说法。小王主任新官上任三把火,肯定能把这事解决掉。”

王桥道:“乐主任放心,一定解决好。”

乐彬又激将道:“你是选调生,肯定比其他干部能力强,一个小小的化粪池,应该不在话下。”

王桥道:“乐主任,你放心吧。”放下电话,他下定了决心,不管遇到多大困难,必须要将在城管委遇到的第一件事情解决好。

他不停地对脑筋,又对乔勇道:“城关镇环卫站陈站长什么时候能到?麻烦乔所长再联系一下。”

办公室房门被推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出现在众人眼前。她肌肤白皙,留着时尚的小波浪长发,漂亮且干练,就如山南步行街让人眼花缭乱的漂亮女子。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李宁咏自我介绍道:“我是昌东电视台《昌东故事》记者李宁咏,请问哪位是城管委领导?”

王桥初来昌东,从来没有看过昌东电视台,更没有看过《昌东故事》栏目,他从栏目名称猜到了栏目大体内容,道:“我是城管委副主任王桥。”

李宁咏道:“我们接到群众电话,说是师范后街化粪池流出来很久都没有人管,市民对此反应很大。我刚从化粪池外溢点过来,情况确实很严重,不公是严重,糟糕得没有办法了。请城管委王主任谈一谈化粪池是怎么一回事情?”她一边说话,一边示意关鹏将镜头对准了年轻的城管委领导。

王桥道:“我们正在商量解决措施。

关鹏将镜头对着王桥。李宁咏尖锐地道:“粪便己经流到街道上,又脏又臭,你们还在商量什么,现在应该马上解决,还居民们一个干净整洁的生活环境。这是政府机关应该做的事情,不做就是失职。”

镜头摆在眼前,王桥知道不能乱说话,谨慎地道:“任何事情解决起来都有个过程,我们在这里商量也就是为了更好解决问题。”

李宁咏不客气地步步紧逼:“请问化粪池是如何管理的,为什么要等到出了问题才想办法解决,有没有更好的预防措施。”

王桥确实不清楚化粪池是如何管理,他不愿意把责任推卸到前任,也没有立刻回答李宁咏的提问,脑子不停转动,思考着如何回答这位漂亮的咄咄逼人的记者。

毛明对新来的年轻副主任第一印象颇佳,忍不住插嘴道:“我是居委会的,让我来说两句公道,县城这么大,有多少幢楼就有多少幢化粪池,一两个出问题很正常,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更没有必要上纲上线。”

李宁咏没有理睬毛明,继续追问年轻、高大、英俊的年轻副主任,道:“这一个化粪池外溢应该如何解决,有没有方案和具体时间?”

王桥趁着毛明说话之机已经想好了措词,道:“据我了解,这个化粪池情况有点复杂,由于修建时间久远,找不到建设时期的图纸。我们正在通过寻访当事人等办法,摸清这个化粪池的具体情况。”

李宁咏道:“难道非要摸清情况才能整治,就不能有预防措施?”

王桥原本可以用第一天报到来推脱整个事件,但是他在镜头前一直没有将责任推给以前分管的领导,道:“事情发生了我们没有推诿,正在和居委会、城关镇一起商量解决方案,力争早日解决问题。”

“我们会继续跟踪报道。”李宁咏是今年从静州学院毕业,读大学期间最崇拜国外记者,学了些咄咄逼人的作风。上班不久,台里为其量身订做了《昌东故事》栏目,节目播放两期,反响还不错。

王桥礼貌地道:“欢迎新闻媒体监督,也希望你们继续监督。”

在坐诸人都看不惯颐指气使的年轻记者,觉得这个记者根本不懂基层的具体困难。造成化粪池堵塞的原因很多,但是和在坐诸人没有直接关系。他们正在想办法解决问题,算是尽心尽职,因此反感记者一幅高高在上的为公众代言的口吻。

乔勇在一旁嘀咕道:“化粪池管理是谁使用谁负责,本来就是居民自己的责任,他们自己不愿意出钱,怪得了谁,再说化粪池建成几十年,以前没有设计好,管我们卵事。”

李宁咏给了乔勇一个白眼,昂着头离开居委会。走出门外,她问关鹏,道:“你是老跑机关的,对这个副主任了解吗?”

关鹏道:“城管委以前两个领导我都比较熟悉,现在这个,我不认识,估计是才提起来的,还真是年轻。”

李宁咏对这个年轻副主任印象很深,回到办公室以后,就给组织部办公室谷丽打电话:“我去采访的时候,遇到城管委一个很年轻的副主任,叫王桥,年轻得不象样,是不是冒充的。”

谷丽笑道:“不是冒充的,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山南大学毕业的。你打这个电话,是不是把他看起了?选调生都是后备干部,很有前途的,我觉得可以。”

李宁咏道:“我又不是花痴,见一面就看起了。我只是觉得太年轻了,查一查是不是冒充的。”

谷丽道:“你少来啊。如果需要介绍,我来出面。”

李宁咏道:“算了,不给你说了,你这个组织部的大姐姐说话老是不正经。”

(第一百六十七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

共一条评论

  1. 123556说道:

    小桥加大更新力度啊!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