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八十七章 桥主任

上一章: 下一章:

王桥到了城管委以后就陷入到化粪池、垃圾场等具体事情,反而对城管委内部管理了解得很少,他没有不懂装懂,问道:“按我的理解,城管委的钱应该直接来源于县财政,怎么还要到建委转一道弯。”

乔勇知道王桥的情况,耐心解释道:“城管委以前是建委的二级单位,所有资金都由建委控制。独立后,这个局面没有得到纠正。老曹主任在城管委当一把手的时候这个事情还算好办,因为曹主任的妹妹就是建委财务科长。乐主任任职以后,事情有点麻烦了,应该给的款拖着不及时给,应该给一百万的只给六十万。”

王桥道:“乐主任是正局级,财务科长级别都没有,难道建委领导同意划拨的钱,财务科长能够阻拦不给。”

乔勇道:“县官不如现管,财务科长要装怪,办法多得很。”

山南是个人情社会,各种人情关系纠缠在一起,王桥理解这种关系,想起垃圾场的紧急状况,道:“垃圾场不是普通的事情,关系归关系,管理归管理。”

两人来到值班室,找到值班人员,乔勇问道“今天早上打药没有?”

值班人员是老老实实的中年人,道:“我早上就想打药,没有药了。”

王桥用手扇走十几只苍蝇,铁青着脸,道:“在这个关键时刻,怎么会没有药了?”

值班人员道:“场里每个月去买一次药,昨天我就给曹场长说了,他答应今天一早就带上来。结果他没有买回来。”

三人来到库房,成百只苍蝇被脚步声惊动。轰然而起。地上摆了一排空药瓶。王桥拿起药瓶,道:“每个月要打几瓶?”

值班人员道:“一般打三十瓶。”

王桥仔细看了药瓶上的说明书。回头对乔勇道:“杨宗明反映垃圾场管理混乱,我看确实存在,不整顿不行。”

垃圾场由环卫所直管,被分管领导数次当面严肃地指出问题,乔勇面子再也挂不住,尴尬地道:“我三天两头给他说,他这人是个慢性子。”

王桥道:“那你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乔勇拿起办公室电话打给曹致民,无奈总是无人接听。

王桥气得不再想发火,暗自盘算着如何加强对垃圾加强管理。或者更准确地说,如何将这个场长换掉。

星期一,城管委集中力量处理阳和垃圾场堵场之事,没有召开例行的中层干部会。拖到星期三上午,才召开例行中层干部会。会议结束后,王正虎、王桥两位副主任来到乐彬办公室,召开班子会。

乐彬办公桌上有一个笔筒,笔筒上插有几枝毛笔。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内容是毛泽东的《沁原春.雪》。王桥在山南大学书法协会活动了近四年。眼界早已今非昔比,这幅书法作品初看还行,细看颇具匠气,算不得一流作品。连二流都勉强。

乐彬道:“王主任有一笔好书法,你觉得这幅字如何?”

王桥含糊地道:“不错、不错。”王桥在山大书法家协会时,与省内不少书家名家都有接触。对“刁老”没有什么印象,想必不是省内大家。他假装欣赏,不予评价。

用焚烧炉暂时解决了垃圾危机。乐彬心情着实不错,道:“这是山南书法家刁老送给我的,刁老的字在国内很有名气,一幅字能卖好几万。还有,我们局里有两位王主任,称呼起来别扭,以后我就叫桥主任,要不要得。”

王桥笑道:“当然没有问题。”

谈笑几句,进入正题。乐彬道:“桥主任这几天辛苦了,好歹把这一关过了。唐僧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垃圾场的麻烦还多得很,王主任要有思想准备。”

经过了垃圾场之役,乐彬基本认可以王桥,将“小王主任”改成“王主任”,现在又变成很亲热的“桥主任”。王桥敏感地注意到乐彬称呼的变化,心里还是十分高兴。他笑着汇报道:“我准备到山南、吴州、沙州等地去观摩,学习外地管理垃圾场的好经验。”

“如果有时间,我跟你一起去。那个叫杨宗明的社长说起垃圾管理问题时,我作为一把手感到脸红,垃圾场管理必须要跟上。”乐彬接着又道:“不管垃圾场放在哪里,都是打架扯皮的事,是个长期问题,今天我们暂时不研究。我手头有几个事情要研究,第一件事是人事调整。城管委是新成立的单位,工会、妇女、共青团都没有配置,这两天工会的同志老是给我打电话,要求我们尽快将工会主席配齐。你们看,谁来当工会主席更合适。我个人推荐邵林森。”

王正虎是老狐狸,自从刘友树被借调到办公室以后,便知道邵林森办公室主任位置不保,乐彬为人还算厚道,至少给邵林森安了一个工会主席的闲职。

王桥没有发言,静等在班子里排名靠前的王正虎说话。

王正虎依据刘友树的特征描绘道:“办公室主任有两个条件,一是脑瓜子要灵活,有协调能力;二是文字功夫要来得,城管委以前出文件出过几次差错,被县政府那班秘书嘲笑,我觉得刘友树比较适合。”

乐彬道:“桥主任有什么意见。”

王桥道:“我同意王主任意见。”

乐彬道:“刘友树是师专中文系毕业,在镇里当过多年办公室主任、组织干事,昨天人事局的正式调动文件到了。他各方面条件都符合,是比较合适的人选。”他从得知自己要调到城管委时起,就准备将刘友树调到身边,县领导为了加强城管委力量,痛快地答应了乐彬的请求。

研究完人事工作。又谈了几件杂事。乐彬开始征询两个副手有没有需要研究的事。诛仙小说

王桥道:“垃圾场在管理确实存在很大问题,根子在曹致民头上。我这几天都在垃圾场里。一次都没有见到曹致民,每次打电话去问他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我建议解除他的承包合同。另找他人来管理垃圾场。我研究过承包合同,其中有一条如果管理不善引起群体性·事情,甲方可以中止合同。”

乐彬和王正虎都作没有作答,过了半响,乐彬斟酌着道:“曹致民是曹主任的侄儿,曹主任离开城管委不到一个月时间,我们就把他的侄儿下课,未免太不近人情,说出去不太好。而且曹致民的姑妈在建委财务室当科长。和我们单位关系密切。”

王桥坚持道:“我知道这个情况,但是垃圾场特殊,管理得不好就要惹大麻烦,我思来想去很久才建议将曹致民下课。”

“垃圾场迟早要调整,但不是现在,为了大局,我们必须要忍耐。桥主任要加强管理,把垃圾场盯紧点。”乐彬也是早就有意将曹致民下课,但是作为一把手必须考虑全委的运行。财务是一个单位的血脉,血脉不通,日子难过。

乐彬这一番话说得很诚恳,王桥也能感受到他的无奈。不再坚持自己的意见。

乐彬道:“我们当前的一个任务是让县里同意明年争取直接对财政,而且争取二级部门单独对接财政。”

王正虎惊讶地道:“乐主任,委里不管钱。二级单位恐怕会不听招呼。”

乐彬道:“管住人,管住事。还怕他们翻天。城管委是新成立的单位,财政预算肯定不充足。与其让几个下属部门围着自己要钱,不如让他们八神过海、各显神通,围着财政要钱,这是群狼战术。我不会象建委那样把所有的钱掌握在自己手里,让二级单位失去了主动性。”

开完会,王桥走回乐彬办公室,见到居委会毛明主任站在走道上,道:“毛主任,有事?”

毛明笑嘻嘻地道:“王主任,师范后街居民们准备给城管委送锦旗。”

王桥吃了一惊:“简易化粪池才开始动工,现在送锦旗未免太早了。而且出钱的单位有城关镇、还有电力局、粮食局,光送城管委也不妥当。”

毛明道:“这个化粪池经常堵漏,居民们烦得很。这一次粪便溢出一个多月。居民们都说只有城管委的领导来看过。在城管委领导关心下,才能重新修化粪池,所以他们坚持现在送锦旗给城管委。他们就在门口,报社电台都在外面。”

毛明见王桥还在迟疑,笑道:“居民们被流出来的屎尿折磨怕了,他们看了简易化粪池的草图,都认为这次肯定能解决问题。”

刘友树提醒道:“这是好事,乐主任很重视宣传工作。”

王桥道:“城管委一把手是乐主任,应该让乐主任来接锦旗。”

乐彬听说此事,果然很高兴,道:“城管委现在危机重重,只能吃补药,不能吃泻药,这个锦旗来得及时,让县领导看一看城管委做的实事。”

头发花白居民胡立诚举着一面锦旗,锦旗上写着“城管委——扶危济困,为民解忧”几个大字,居民们纷纷拍手。

李宁咏拿着话筒站在一旁,等到乐彬接过锦旗,介绍道:“我是《昌东故事》的李宁咏,想采访一下乐主任。”

乐彬曾经在老领导家见过李宁咏,只不过当时李宁咏还是小女孩,女大十八变,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因此乐彬没有认出这是老领导家的千金,笑哈哈地道:“不要采访我,事情是王主任处理的,你采访他。”

李宁咏拿着话筒走到王桥身边,道:“我们又见面了,王主任,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王桥面对着话筒和镜头,近距离与李宁咏对视。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