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九十章 搭桥

上一章: 下一章:

等到陈秀雅和杜建国回到雅间时,王桥和陈强还面对面聊天,两杆大烟枪不停地吞云吐雾。杜建国见两人神情都有些严肃和沉重,便开玩笑道:“蛮哥当了副主任,应该很有官威,出行时有没有鸣锣开道,前呼后拥。”

王桥道:“我当了史上最憋屈的副主任,天天陷在垃圾场里闻臭味,天天和老百姓打理扯,还是挨领导骂。如果有时机我想请山南日报帮我报道。”

杜建国面有得色地道:“垃圾场的事情我们日报不方便报道,如果真想要报道,晚报、晨报、都市报都可以,我们这一届新闻社骨干全进了山南各大报社,新闻资源很丰富,蛮哥要用,随喊随到。”

父亲叫王桥为蛮哥,男友也叫王桥为蛮哥,陈秀雅在旁边听得实在别扭。

王桥有意在陈强面前夸奖杜建国:“杜建国最初搞新闻社的时候,我并不看好。没有想到他能够坚持三年,硬是把新闻社搞成了山大第一社团。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山南媒体将会形成山大新闻社派。我是跟着校方混,不算本事。他自立门户,是新闻社的开派宗师,比我厉害得多。”

杜建国笑哈哈地道:“蛮哥别谦虚,你也是我们新闻社的开国元老之一,我们新闻社的招牌还是你写的。”

陈强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准女婿在报社搞新闻风险很高,告诫道:“杜建国别得意。搞新闻是走政治红线,你一定要小心,说不定那一天就踩到高压线了。”

老丈人多次说起这个话题,杜建国最初还认真听,现在已经这话当成了耳旁风。

吃完晚饭,陈秀雅陪着父亲回家,王桥和杜建国回校园去找留守在校园陪女朋友的情种赵波。

雀湖景色依然美丽。但是王桥心境发生了变化,以前作为山大学子。能够完全融入到这个环境。现在作为山大毕业生,犹如隔着玻璃看着校园,看得清楚,无法融入。

杜建国留在省城工作。与王桥相比,工作环境改变不明显,重回山大反而没有太多感慨。

赵波的录相室依然大门紧闭,往日热闹的枪炮声音停歇了,显得冷冷清清。

王桥写了一张纸条,塞到门缝上。

王桥和杜建国绕着雀湖转了一圈才离开校园,在校园大门,杜建国道:“我要回去弄一篇比较急的稿子,晚上就不陪你了。明天中午我们去尝一家特色餐厅。味道霸道。”

王桥道:“我今天住华荣小区,正好顺路,我陪你一起走过去。”与艾敏和平散伙以后。他不愿意在老味道土菜馆留宿,决定住在华荣小区大姐的家。

山大距离日报社和华荣小区都不太远,两人一路步行,聊着在新工作岗位遇到的事情。杜建国听到王桥提着小喇叭指挥强制进场的事,道:“我觉得不太对味,明明垃圾场周边村民都反对垃圾进场。说明垃圾场影响了村民的生活,就应该停下来。而不是动用警力强制进场。”

王桥诧异地看了杜建国一眼,道:“县城每天都要产生垃圾,垃圾场停下来,又没有替代品,城里的垃圾怎么办?未必就堆在大街上。”

杜建国道:“修垃圾第一步就是征得当地村民同意,你们从第一步就做错了。错了就应该改正,而不是强迫村民接受。”

王桥道:“这是理想主义的说法。我不讲大道理,只讲现实问题。第一点,城里垃圾必须要找地方处理,不放在甲地就要放到乙地,现实情况是不管是甲地和乙地都不愿意垃圾场放在自己身旁,这是人的本性;第二点,垃圾场是建委修的,交给我们城管委管理,作为新任的城管委副主任,我的职责就是组织人员将垃圾收集起来,运送到垃圾处理场处置;第三点,村民把路堵了,我能怎么办?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尽办法把垃圾运进去。把垃圾运进垃圾场,这才是我的职责。”

杜建国道:“你个人是没有问题,但是整个运作机制出了问题。修建垃圾场应该尽量满足村民的要求,依法行政。”

王桥道:“不谈这些抽象的理论。我问你一个具体问题,按照建设部的部颁标准,垃圾场的搬迁要求是夏季主导风向五百米内要逐步搬迁,如果恰好有一个五百零五米的,搬还是不搬?从实情来说,如果五百米会受到影响,五百零五米肯定也会受到影响,如果五百零五米搬了,五百零十米、五百零十五米难道不应该搬迁?如此一来就永无尽头。”

杜建国道:“建设部制定五百米的规定就是错的!”

王桥道:“就算建设部制定的规定是错的,我们一线人员在建设部标准没有修改之前必须执行部颁标准。”

杜建国坚持道:“我们要以人为本,垃圾场周边村民不应该因为垃圾场的修建而影响生活,这是对为政者基本的要求。”

王桥感觉和杜建国的思路是在两条轨道上跑,道:“打住,不讨论这个话题,我们讲点毕业后的风花雪月事。”

两人毕业以后,因为工作单位不同,看待问题的视觉悄然地发生变化。

一路聊着离别以来发生的事情,二十来分钟后来到山南日报大楼前。

杜建国指着大楼道:“大楼十六层是领导层,他们在十六层上指挥大楼所有人员,影响全省舆论,很牛吧。我的理想是在四十岁的时候从现在的三楼上升到十六楼。蛮哥,你的理想是什么?”

王桥遥望着与山南日报相距不远的省委大楼,想象着前女友晏琳行走于其间的场景,道:“我的理想很简单,从哪里摔下去就从哪里爬起来。十年之后,我要在省委大楼有一席之地。”

杜建国道:“十年回省委,难度太高,蛮哥是不是有了门路?”

王桥道:“没有半点门路,就是给自己定一个或许不切实际的目标,取其上得其中。”

夏风吹来,让两人脸上都感到一阵清凉。两个初出校园的年青人沉浸在如夕阳一般金黄色的理想之中。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王桥的思绪很快从金黄色的风景中跳出来,道:“就此分手吧。你和陈秀雅能走到一起不容易,好好珍惜。平时多关心青皮,他这一年的日子不好过,关键时得拉他一把。”

杜建国诧异地道:“蛮哥怎么有些伤感,这不象是你的作风。”

送走了杜建国,王桥来到李家。

姐姐王晓仍然住在李家。无论从现实还是从感情角度,王桥来到山南省城,都要到李家去拜访其长辈。

李仁德很欢迎孙子的有出息的舅舅,在客厅里泡了茶,陪着王桥聊天。

聊了一会闲话,王桥道:“李叔,我这次分配全靠姑爷帮忙,如果不是他给丁原打了电话,我肯定有点麻烦。”

李仁德道:“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就算老丁不帮忙,也差不到哪里。”

王桥道:“我现在了解到,昌东县这些年分去的选调生都没有职务,我是唯一的例外。”昆仑小说

李仁德惊讶地道:“昌东安排得也太差了。”诛仙小说

王桥道:“我想抽时间去感谢丁部长,还请姑爷再搭桥。”

“没有问题。”李仁德当然明白王桥想借机搭上丁原这条线的真实意思。

王桥如此年轻又是才参加工作,就懂得官面上的人情世故,让他颇为赞赏。

(第一百九十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