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九十一章 邓建国

上一章: 下一章:

王桥在客厅与李仁德里聊了近一个小时,告辞而去。王晓拿着车钥匙送弟弟下楼。

王晓呼吸着夜晚的空气,道:“好想单独住啊。”

王桥道:“李家对你不好吗?”

王晓道:“不是不好,是太好了,好得我没有了自由。每次想搬出来,想到婆婆爷爷对安健的深厚感情,又觉得于心不忍。”

王桥道:“你不可能永远沉湎在过去,总得有自己的新生活。”

王晓神情平淡地道:“这事再说吧。你这个时候过来,应该不是专程聊天吧。”

王桥讲了老味道土菜馆散伙之事。王晓说了一句与王桥几乎一样的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艾敏做到这个程度也算不错了。”

王桥道:“艾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这一次也是正常提出散伙,所以没有什么值得埋怨。我现在想用这笔钱进行投资。”

王晓道:“你这笔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你想搞什么投资,又是餐馆?”

王桥道:“投资还是有收获的,在山南大学读书,除了最初拿了家里一点钱,以后都靠自己。现在大学毕业,还要分一笔钱,这就坚定我投资的想法。以前我在广南第三看守所时,恰好遇到山南交通厅总工陈强被异地关押。我在看守所时照顾过陈强,后来陈强的女儿陈秀雅又是我的同学,你在老味道见过她,是胖墩的老婆。我想和他合作。弄一个路桥方面的公司。”

王晓道:“陈强坐过监狱,人心善变。就算他以前为人不错,从劳改队出来以后会不会变化?”

王桥道:“我还是选择相信他。理由是他被关进监狱后没有乱咬人,人品不错。他在省交通系统颇有人脉,拿点工程问题不大。据胖墩说,陈强在监狱时,很多交通系统的领导和地市领导都去看过他,出狱时,接风酒都吃了好几天。我们两人一起投资,和他合作,应该能行。他不仅是交通系统有人脉。还是路桥方面的专家。”

王晓道:“我的钱不多了,加上你的钱,做工程还是不够。再说拿你的钱来投资,万一亏了,我觉得对不起你。”

王桥道:“能不能把赵海拉进来,他本来就在搞投资,拉他进来应该问题不大。”

王晓没有立即答应,道:“这事先说在这里,我得和那个陈强见一面。先看看感觉好不好。再征求赵海的意见,他经商多年,眼光毒辣。如果他觉得行,才有下一步合作的可能。”

姐弟俩都是干脆人。十来分钟就把此事框架敲定。

“你今天晚上住哪里,是华荣小区,还是回老餐馆。”

“拿了艾敏给的散伙费。现在回老味道是物是人非,我住华荣小区。”

小车开过省委大楼。省委大楼还有几扇亮着灯的窗,王桥暗道:“人的命运太诡异了。原本以为和晏琳再也没有关系了,结果又因为这幢省委大楼与她发生间接关系。”

晏琳正好在值班,端了一杯咖啡,站在窗前看远处车来车往。她喜欢独自在单位值夜班,累了乏了就站在窗前发呆。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任思维象湖中一片叶子,随浪飘动。

晏琳从吴重斌那里知道了王桥成为选调生,分到了昌东县,还知道王桥没有女朋友。她就经常幻想着突然来到他的面前,两人重归于好。她幻想了很多种重逢的场景,每一种都极具画面感,感人至深。

男:你漫漫走来走进我的视线

这样重逢像是梦

女:多少年过去深情已是曾经

如今重逢只是空

男:忘记你多么难你该知道

女::离开你多么苦你该明了

合:你有你我有我不同的路

为什么今天要这样重逢

合:当你和我随人群擦身而过

请你不要把思念写在脸上

男:慢慢走过

女:静静走开

合:我们都别说再见

电脑里放着叶倩文和林子祥的《重逢》,她将歌曲设置成单曲循环,反复听,百听不厌。

歌曲声音不大,飞出窗外就被风吹散。

王桥坐着小车快速地开过省委大院,将微弱的婉转歌声远远地抛在脑后。人生就是如此,有无数人、无数机遇与你擦身而过,你却根本没有意识到。

王晓发现弟弟在经过省委大院时变得沉默起来,道:“还在为分配的事情耿耿于怀?”

王桥道:“这是命运的又一个转折点,怎么能轻易放得下。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是激励我继续奋斗的动力,我的人生又有了目标。十年时间,我要回到这里。”

王晓笑道:“搞好投资才是正经事,至于当官,那不是你单方面所能决定的,制约人的因素太多。比如这次分配,你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吧。”

王桥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总要搏一搏。”

与姐姐分手以后,王桥在华荣小区的房间里独坐,喧嚣的电视声更显得独自一人的孤寂。他身体里有强烈的欲·望在涌动,这是一个年轻的强健男人对女子的渴望。

终于,内心渴望促使他下楼,沿着小巷,来到一处砂舞场所。读大学时,为了防止被熟人看见,王桥和赵波多次前往更偏僻的位于东城的东砂舞场,一直不敢来这一家更近的砂舞场所。

此时,大学同学各奔东西,在山南几乎没有熟悉的人,也就不担心在砂舞场所被熟人瞧见。他可以在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下稍稍放纵自己,将积累的能量慢慢释放出来。

山南城内的砂舞场所依然火爆如昔,平时在办公室里戴着面具的一本正经的男人们。在昏黑环境和缠绵歌声中放下了让人疲倦不堪的伪装,露出了人性的另一面。

相较垃圾场的争斗。砂舞场犹如另一个妖魔世界。

王桥与一位身穿吊带裙的高挑女子相拥进入舞池,一曲罢。女子主动道:“帅哥,包场吧,我陪你跳。”王桥熟悉其中的套路,点头同意。

如亲密恋人一样跳舞,王桥欲·望不断高涨,有些压抑不住。女子觉察到帅哥身体有着巨大反应,微笑着更加主动,道:“帅哥,等会带我出去吃饭。”王桥只想跳砂舞。并不想做更出格的事,趁着舞曲间隙将女子放开,抽了一张人民币塞到女子手里。女子迅速低头,看清楚手中钞票的面额以后,拉着王桥的手,道:“我可以外出的。”

王桥没有理睬年轻女子,穿过昏暗灯光下妖魔鬼怪一般的人群,走出舞厅。在街道上,清新空气扑面而来。他在黑暗处站了一会。等身体恢复平静后,独自在街边吃了几串又麻又辣的烧烤,喝了一瓶啤酒,这才回到华荣小区。

夜晚。不服输的身体**奔涌而出,王桥在梦中回到羊背砣,激情万丈地与吕琪做运动。

一泄如注后。王桥睁开眼睛,透过窗户能看见满天繁星。他脱下内裤。赤裸着身体来到卫生间,任由冷水淋遍全身。

此时。他身体里的渴望消解了,变得平静。

星期天早上,王桥到老味道餐馆取了摩托车。

离开山南前,王桥特意到偏僻的太平菜市场买了两条来自王家河的黑鱼。打了两年多交道的鱼老板见到王桥,道:“好几次都给你留着货,你没有来,就卖给别人了。”王桥道:“我不做生意了,以后不用给我留鱼。如果那天想吃黑鱼了,我提前给你打电话。”

鱼老板用抹布将骨节粗大的手揩干净,惋惜地道:“你不做鱼生意,又少一个识货人。想吃黑鱼尽管给我打电话,王家河黑鱼,质量有保证。”

王桥骑上摩托车,轰着油门,一路奔驰来到静州。

几年时间,王桥和杨琏成为关系特别的忘年交。王桥只要经过静州,必定会到康家去一趟,也不用预约,就这样自自然然就去了。

听到门铃响,杨琏开门。

王桥晃着手里的袋子,道:“杨叔,我从山南弄了两条黑鱼。今天吃红烧鱼还是酸菜鱼?”

“酸菜味道最地道,吃酸菜鱼。”杨琏等王桥进门后,道:“王桥,给你介绍一个朋友,邓建国邓书记,山南工业大学党委书记。”

沙发上坐着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学者,他主动道:“在康老师家里没有邓书记,只有邓建国。我是杨琏老师的学生,读高中的时候家里穷,经常到康老师家里蹭饭吃。”

王桥礼貌地道:“邓书记你好,我叫王桥,在昌东工作。”

杨琏兴致颇高地道:“王桥是山大毕业生,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在昌东城管委当副主任。他做的酸菜黑鱼味道极佳,今天我们不出去吃饭,就在家里喝点革命小酒。”

邓建国道:“王桥很年轻嘛,就当副主任了,是哪一年毕业的?”

王桥道:“今年毕业的。”

邓建国道:“昌东不错,还给选调生安排了职务。据我了解,工业大学的选调生没有一个安排职务。”

杨琏在昔日学生面前无话不谈:“安排职务是有原因的,王桥毕业时,省委办公厅到山大选人,王桥是最有希望的一人。最后结果让人意想不到,山大七个优秀学生干部全部落选,一名来自北京的女学生分配进省委办公厅,我估计王桥的职务是一种补偿性安排。”

王桥清楚自己被安排职务的原因并非省委组织部的补偿性安排,而是姐姐的姑父赵永刚与静州市委组织部常委副部长丁原是老朋友。当然,他不会傻乎乎把这个关键点说出来。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