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五秘书网

第一百九十五章 见面会

上一章: 下一章:

建委工作人员甘原见到摄像镜头对着自己,不由得一阵紧张,赶紧不停地摆手。李宁咏道:“你别紧张,县政府统一安排跟踪采访重点工程,例行公事。”

甘原道:“这个工程比较小,也就是百来万,算不得重点工程。”

李宁咏道:“工程虽小,意义不一样。这一次是采访重点工程,又不是采访工程量最大的工程。”

李宁咏采访之时,王桥从山沟爬回管理房。沿着垃圾场走了一圈,身上被无数苍蝇爬过,汗水将衣服完全湿透。他站在管理房门前的水管前,脱掉衬衣,冲洗身体。

甘原远远地看到王桥,如找到救星一般,道:“我是做具体工作的,不知道啥子更高的意义。那边洗手的是城管委副主任王桥,他熟悉垃圾场的情况,你们去采访他。”

李宁咏正是为了找王桥才上山,顺水推舟地道:“那我们去采访他。”

王桥甩干手上水滴,透过管理房玻璃窗,仍然没有见到曹致民。他看到走过来的李宁咏,正要招呼时,手机响了起来。

“桥主任,你找我有事?”诛仙小说

“曹场长,昨天没有来,今天又没有来,你经常不在场里,怎么管理。你看看来电显示,我给你打了七个电话了。”

电话里传来曹致民狡辩的声音:“我到城里看钢板,前脚刚离开,桥主任就来了。不是我没有来,只是没有碰面。”

王桥最烦曹致民嬉皮笑脸的老油子腔调,道:“你是几点走的?”

曹致民道:“八点半。我搭垃圾车走的。中午吃了午饭就回来。”

王桥压住火气,道:“你要晓得当前局势。不加强垃圾场的管理,肯定要惹事。惹了事就牵一发动全身。”

曹致民笑道:“桥主任放心一万个心,垃圾场管理严格,绝对不惹事。”

王桥对曹致民颇有意见,只是这个不合格的场长有着错踪复杂的关系,为了大局,他只能忍耐,于是冷冷地道:“响鼓不用重锤,明人不用指点,你要好自为之。”

李宁咏饶有兴致地欣赏着王桥有型有款的腹肌。等到他打完电话,道:“桥主任,能不能采访你几个问题。”

王桥套上t恤衫,道:“当然可以。”

李宁咏换上了一幅工作表情:“电视台准备搞重点工程巡礼,焚烧炉是重点工程之一,想请你谈一谈焚烧炉的意义。

王桥说这话时还带着与曹致民谈话时的火气,道:“这个项目是建委在做,我来谈似乎不妥当。”

李宁咏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桥,甜甜一笑:“可以不谈具体项目。但是为什么要建这个项目,建这个项目的意义,你总可以谈吧。”

王桥恢复了正常神态,道:“这个当然可以谈。”

他参加工作的时间短。可是泡在垃圾场的时间很集中,对焚烧炉的意义更是了如指掌。由于电视台有宣传作用,他自然不会谈出自己对二恶英的认识。只谈焚烧炉在灭苍蝇和除臭味的效果。

采访结束后,关鹏提着机器回小车上。

李宁咏笑吟吟地道:“谢谢你接受采访。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没有见到。”

王桥道:“我到垃圾场下面走了一圈,查看一下沟底的情况。”

“我也去看看。”最好金龟换酒

“是悬崖。苍蝇多得很。”

“没事,你去得,我也去得。”

李宁咏跟着王桥来到悬崖边上,居高临下察看到垃圾场全貌。她倒吸一口凉气:“你从这里下去的?太危险了。”

王桥道:“垃圾场是一个火药筒,随时可能引爆,我必须要了解情况,否则轮到我说话时,连基本情况都摸不准,岂不放空炮。”

李宁咏道:“你是副主任,别逞个人英雄主义,要依靠集体力量。换言之,要让部下去爬这个垃圾堆。”她忽然看到王桥皮鞋上还有些垃圾残迹,退后一步,娇嗔地道:“好臭,离我远点。”她在家里是老小,时常与两位哥哥撒娇,今天自然而然就将在家里的状态表现了出来。

王桥道:“垃圾场就是这个味道,我脚上的垃圾味道与下面比起来,可以忽略不计。”

李宁咏捂着鼻子道:“后天要上映一部美国大片《诺丁山》,朱莉亚罗伯茨主演,到时我请你看七点半钟的那一场。你后天不准到垃圾场啊,弄得臭哄哄的。”

王桥道:“行。”

李宁咏一只手捂着鼻子,另一只手赶着苍蝇,兴高彩烈地坐上了车,离开了垃圾场。

那个摄影记者道:“这个城管委副主任好年轻,肯定是那家的公子少爷,否则不好年纪轻轻就当官。”

李宁咏道:“你猜错了,王桥家里是414厂的,普通的工程师家庭。他从山南大学毕业,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

摄影记者隐约知道李宁咏是官家小姐,可是分析来分析去也搞不明白是哪一家的小姐,他很感兴趣地道:“你认识这个王桥?”

李宁咏自豪地道:“我们是朋友。”

摄影记者道:“男女朋友?”

李宁咏脸微红,道:“朋友很多种,不一定非得得男女朋友。”

山上的公路多弯道,李宁咏车速不快。即将下山时,通过倒车镜看到后面开过来一辆摩托车。摩托车在山道上极为灵活,速度不慢,很快就超过了李宁咏开了警用便车。

李宁咏拿起喊话器,道:“前面的摩托,开慢点,弯道多。”

王桥没有回头,朝着小车挥了挥手,继续保持高速。他直接将车开到了城管委,回到办公室,屁股没有坐热,就接到了李宁咏的电话,“你骑摩托车,不要开这么快。你知不知道第一代摩托车骑手都差不多消失了,以后要上山,如果委里没有车,给我打电话,我那辆破桑修好后,开起来还是挺不错的。”

王桥笑道:“我们不能公车私用,也不能私车公用。”

李宁咏道:“反正是辆破桑,你随便开,别客气。”

放下电话,王桥突然间有点心神不定。他是明白人,李宁咏对自己的态度太明显了,岂有不知之理。另一方面,自己居然对这位见过几面的女子颇有好感,愿意与她接触。

在这个节骨眼上,背叛吕琪的感觉又在心中莫名其妙的升了起来。

“早就水过三秋了,我还想这么多。”王桥自嘲地拿起扔在桌上的一枝烟,点燃,吸了一口。

刘友树来到门口,道:“桥主任,下午有个办公会。”

王桥见刘友树站在门口不进来,从烟盒里抽了一枝烟,道:“刘主任,别站在门口,进来坐。”

以旧乡之时,刘友树调进了镇政府工作,在王桥面前很有些优越感,谁知风水轮流转,今天到了王桥这边。

“下午什么会?”

“中层以上干部会,研究召开县人大代表建议、批评、意见和政协委员提案办理工作的报告会。这是一个例行动作,每年都要搞。我看了以前的档案,你分管环卫,人大建议、批评、意见以及政协提案最多。”

王桥尽管不是初出社会的菜鸟,可是隔行如隔山,政府机关的事很多都还不懂,因此虚心地向刘友树请教,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副主任而把架子端着。

刘友树讲了些基本情况,又道:“到时要现场答代表和委员的问题,桥主任要趁着今天下午,认真备下功课,否则明天答不出来,会很难堪。”

在王桥心目中,人大、政协就是完全的配角,可有可无,没有料到政府各部门会相当重视代表提出的意见和提案。

他查看了刘友树拿来的今年所提意见和议案的表册,看到了委员中牛清德的名字,不由得皱了眉,道:“我操,牛清德这个人渣居然是政协委员。你我都知道,他是混社会的。”

刘友树道:“混社会是桥主任的看法,很多人并不这样看。政协原本就是爱国统一战线组织。牛清德开的矿是利税大户,还解决了不少就业,成为政协委员是理所当然的事。”

王桥道:“他的提案我要认真研究,明天的会不好过啊。”

每年年初昌东县都要召开县人代会和政府会,俗称两会,这是全县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在两会上,人大代表依职提出建议、批评和意见,政协委员依职提出提案。两会结束后,收集到的人大建议、批评、意见以及政协提案就会分门别类交给政府各部门和镇街办理。办理完成以后,以县政府名义写出回复,再由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给出“满意、基本满意、不满意”等评价。凡是有不满意的评价,县人大或政协领导就要介入督办。

昌东县政府各部门相当重视人大建议、批评、意见以及政协提案的办理工作,按惯例各部门要搞一次集中的办理情况汇报会,再听取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意见,一来以示尊重,二来显示重视,三是借机联络感情。

王桥到城管委不久,根本没有来得及顾及这方面工作,刘友树离开办公室后,他拿着办公室送过来的环卫工作方面的厚厚一叠回复,临时报佛脚。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发表评论

2016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LiBaiWu.com .